返回首页
 
第04章 服务的真谛
 哈门·艾伦       2019-04-03       1009

“你们要小心,不可将善事行在人的面前。”(太6:1)

基督在山上的讲论,乃是他人生无言之教的表述,但民众对此却不了解。他们不明白他既拥有如此伟大的权柄,何以竟不加以利用以获取他们所视为首要的利益。他们的精神,动机,和方法,都与他背道而驰。他们虽声称热心维护律法的尊严,但他们真正的目的乃为荣耀自己;而基督却要向他们显明,偏爱自我的人便是违犯律法的人。

但法利赛人所怀抱的主义,也就是历代人类所表现的特征。法利赛主义的精神无非就是人性的精神;而救主既显明他自己的精神和方法,与拉比们的迥然不同,可见他的教训乃是同样适合于各时代之人的。

在基督的时代,法利赛人仍继续地企图赚得上天的宠眷,以获致他们所视为德行的报偿,就是属世的尊荣与兴盛。他们同时也在民众面前,炫示自己的善行,旨在博取众望而获致圣善的虚誉。

耶稣谴责他们虚饰夸张的行为,宣称上帝决不认可这一类的服务,而他们所十分热切寻求的民众的谄媚与赞誉,也就是他们所能获得的唯一报偿了。

他说:“你施舍的时候,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作的;要叫你施舍的事行在暗中,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报答你,(有古卷作,必在明处报答你)。”(太6:3-4)

耶稣这番话,并不是叫人经常使善行保守秘密,使徒保罗在圣灵感动之下写信时,并没有埋没那班马其顿基督徒所作慷慨的克己牺牲,乃述说基督在他们身上所施的恩典,因而使他人也感染了同样的精神。他也写信给哥林多教会,说:“你们的热心激动了许多人。”(林后9:2)

基督自己的话,足使他的意义明白易晓——善行的目的不应为博取人的赞誉与尊敬。真正的虔诚,从不怂恿炫耀的意图。凡贪慕称赞与恭维的话,并以之为甘美食物的人,不过是虚有其名的基督徒而已。

基督的信徒不要借着他们的善行来荣耀自己,乃要荣耀那位因他的恩典与力量使他们得以行善的主。每一项善工皆借圣灵而得以成全,而圣灵的赐下并非为荣耀领受者,乃为荣耀赐予者。当基督的光照在心中之时,口里就必充满了赞美感谢上帝的话语。你的祈祷,你的尽职,你的善行,你的克己,就不再是你思想与谈话的主题了。耶稣必被尊为大,自我必隐匿不现,而基督必显为是在万物之上,为万物之主了。

我们施舍宜出于至诚,并非表彰自己的善行,乃因怜恤并爱护那班受苦的人。诚恳的宗旨和真实的爱心,乃是上天所重视的动机。爱心真诚,信仰专一的人,上帝视之比俄斐的纯金更宝贵。

我们所应念念不忘的虽非赏赐,乃在服务,然而出自这种精神的善行,终必获得报偿。“你父在暗中察看,必在明处报答你。”固然上帝本身就是至大的赏赐,包含着一切其他的赏赐,但人要接受并享有他,则全赖乎品格变化而与他相似。唯有彼此相似,方能互相感佩。唯有当我们将自己献与上帝而为人类服务时,他才将自己赐给我们。

人若能在心灵和生活中留有余地,让上帝福惠的恩泽借此流向别人,则他自己决不会得不到丰盛赏赐的。山坡和平原虽供给山涧溪水以河床而通达海洋,但自身却毫无损失。它们所给予的得到了百倍的报偿。因为溪流虽然淙淙流去,却留下了青翠和肥沃的赠礼。溪涧两岸的青草因而格外碧绿,树木格外茂盛,花朵也格外繁多了。当大地伏在溽暑炎热之下而显得荒芜焦赤之时,小河的流域仍然青翠满目;而那敞开怀抱将深山的珍宝输送到大海去的平原,也披上了清新与美丽,证明上帝恩惠的报酬,必赋予一切献上自己作为通渠,而将此恩惠流向世界的人。

这就是凡向穷乏者施怜悯之人的福祉。先知以赛亚说:“不是要把你的饼分给饥饿的人,将飘流的穷人接到你家中,见赤身的给他衣服遮体,顾恤自己的骨肉而不掩藏吗?这样,你的光必发现如早晨的光;你所得的医治要速速发明。……耶和华也必时常引导你,在干旱之地使你心满意足。……你必像浇灌的园子,又像水流不绝的泉源。”(赛58:7-11)

善举必蒙受双重的福份。人若周济穷人固属加惠于他人,但他自身却蒙受更大的福惠。基督的恩典正在他的心灵中培养那与自私相反之品格的特质,——就是那使人生趋于文雅、高贵而丰盛的特质。暗中所行的善事必使人心团结,并引其更近那原为一切慷慨心情之源的主的慈怀。细微的关注和小小出于爱心与舍己的行为,如花卉之芳馨般无声无息地自生活中散溢出来这一切便构成了人生的福惠与喜乐的大部份。而且至终必能发现,那为别人谋福而作的克己之举,无论是多么的微小,多么地在此世不受称赞,但上天却视为我们与他——就是那荣耀的王——联合的凭证,他本来富足,却为我们成了贫穷。

仁慈的行为即或是在暗中作的,但在施行者的品格上所产生的效果,却是无法隐藏的。我们若以基督门徒的身份全心全意地去工作,则我们的心必与上帝全然契合。而上帝的圣灵在我们心里运行,就必唤起灵性中虔敬的和音,以应答他神圣的抚摸。

那将有增无已的禀赋赐予凡善于利用所交托他们的才干之人的主,乐于承认一切信靠他的子民在他爱子里所作的服务,他们原是靠他爱子的恩典与能力而工作的。凡力求在善行上运用自己的才能,借以发展并成全基督化品格的人,必在来世收割他们所撒播的。在地上所创始的工作,必在那更崇高更圣洁的生活中完成,以存到永远。

“你们祷告的时候,不可像那假冒为善的人。”(太6:5)

法利赛人有规定的祈祷时间,而他们在外面若遇到这指定的时刻,不论是在什么地方——可能在街上或市场里,在熙来攘往的人群中,往往就在那里,高声背诵他们刻板的祷告文。这种专为荣耀自己而献的崇拜,招致了耶稣毫不留情的谴责。然而他并非反对公共的祈祷,因为他自己也和他的门徒一同祷告,而且也在众人面前祷告。但他乃是教训人勿以私人的祷告公诸众人面前。在私下灵修之时,我们的祷告唯要陈达那垂听祈祷之上帝的耳中,而没有好奇的耳朵听你祈求的内容。

“你祷告的时候,要进你的内屋。”(太6:5)当有一个私自祷告的地方。耶稣曾有他所选择与上帝相交之处,我们也当如此。我们需要时常退到一个能独自与上帝同在的地方去,不论这地方是怎样的简陋都可以。

“祷告你在暗中的父。”(太6:5)我们奉耶稣的圣名,就能怀着赤子般的信任之心来到上帝面前。毋需什么人作中保,我们靠着耶稣就能向上帝,犹如向一位相知相爱的人一样剖露心怀。

在那唯有上帝的眼能看到,唯有上帝的耳能听见的隐密祷告处,我们可向无穷慈怜的天父倾吐我们心中最隐秘的愿望和冀求,而在心灵寂静之余,那永无不应世人需要之呼吁的声音,就必向我们的心灵说话了。

“主是满心怜悯,大有慈悲”(雅5:11)他满怀永不倦怠的爱,等待着要听取刚愎自负之人的认罪,并要悦纳他们的悔改,他守候着我们向他作回报感恩的表示,犹如慈母守候她疼爱的婴儿发出认识她的微笑一般。他甚愿我们明白他的慈心是怎样诚恳亲切地眷念着我们。他邀请我们将自己的艰辛带来换取他的体恤,以我们的忧愁换取他的慈爱,以我们的创伤换取他的医治,以我们的软弱换取他的能力,以我们的空虚换取他的丰盛。凡来就他的人从来没有一个失望的。“凡仰望他的,便有光荣,他们的脸,必不蒙羞。”(诗34:5)

凡在暗中寻求上帝,向主陈明自己并乞求帮助的人,是决不会徒劳无益的。“你父在暗中察看,必在明处报答你。”(太6:4)当我们以基督为我们日常的友伴时,就必觉得有不可见之世界的权能环绕着我们,并因仰望耶稣,就必变得与他的形象相似。借着仰望,我们以得改变。品格也因而柔和,文雅,高贵,得与天上的国度相称了。我们与主相交的必然结果,便是敬虔,圣洁和热心的增加。在祈祷中所获得的智慧也必逐渐长进。我们正在领受一种神圣的教育,并且这事必在勤恳热诚的人生中表现出来。

那借着每天诚恳的祈祷而转向上帝乞求帮助、扶持、和能力的生灵,必具有崇高的抱负,对真理与义务之清楚的理解,超卓的行为宗旨,以及不住的饥渴慕义的心。我们因与上帝保持联系,就必在和别人交往之时,能将那管治自己心灵的亮光、平安和安宁散布给他们。那由祈求上帝而获得的能力,连同从事训练心智以深思熟虑所作的恒切努力,就能使人准备胜任日常的职责,且在任何情形之下都能保持心灵上的平安。

我们若亲近上帝,他就必将那应当向他说的话——就是赞美他圣名的话放在我们口里。他必以天使所唱诗歌的旋律——就是感谢我们天父之诗歌的旋律教导我们。在每一项生活行为上,都必显出那居住于心内之救主的荣光和慈爱来。外在的困扰无法侵及那凭信心住在爱子里的生灵。

“你们祷告,不可像外邦人,用许多重复话。”(太6:7)

异教徒认为他们的祷告本身含有赎罪的功劳。因此,祷告愈长,功劳愈大。他们若能靠自己的努力而成圣,这样,他们心里就有些欢乐的理由,也有些自夸的余地了。这种祷告的观念无非是靠己赎罪主义的必然结果,而这项主义正是各种伪宗教的基础。法利赛人接受了这种出自异教的对于祷告的观念,直到今日这种观念还未消泯。甚至在自称为基督徒的人中也是如此。口中重复背诵刻板而成为俗套的辞句,心里却毫不感觉需要上帝,其性质实与外邦人的“重复话”无异。

祷告并不是赎罪之举,它的本身也不含什么效能或功劳。我们所能讲的一切花言巧语,还比不上一个圣洁的心愿。即使是最动人的祈祷,若不表达内心的实情,也不过等于毫无价值的空话而已。但那出自恳切之心的祷告,表露心灵单纯的需要,犹如向世上的好友请求帮助,并期待他允于我们所求一般。这就是出于信心的祷告。上帝并不希望我们作仪式上的恭维,但因感悟自己的罪过与十分软弱,以致伤心而归顺之人的无声呼求,却要上达于诸恩之父的面前。

“你们禁食的时候,不可像那假冒为善的人。”(太6:16)

上帝圣言所吩咐的禁食,不单是一种仪式而已。它不仅包括不进食物,披麻蒙灰而已。凡真正为罪忧伤而禁食的人,绝不求自身的炫耀。

上帝要我们奉行禁食的目的,并不是要因心灵的罪而刻苦己身,乃是要帮助我们辨察罪的恶性,而在上帝面前存谦卑的心,并领受他赦罪的恩典。他给以色列人的命令乃是:“你们要撕裂心肠,不撕裂衣服,归向耶和华你们的上帝。”(珥2:13)

我们若作苦行之举,或自我安慰地以为靠着自己的行为就配承受或购取与圣徒有分的基业,这都是徒劳无益的。当人问基督说:“我们当行什么,才算作上帝的工呢?”他就回答说:“信上帝所差来的,这就是作上帝的工。”(约6:28-29)悔改乃是弃绝自我,归向基督,而当我们接受基督,以至他能因着信心而在我们里面度他自己的生活时,善行就必彰显出来了。

耶稣说:“你禁食的时候,要梳头洗脸,不叫人看出你禁食来,只叫你暗中的父看见。”凡为荣耀上帝而行的事,都当欣然而为,而不以愁苦忧郁的心情从事。耶稣的宗教中没有忧郁的事。基督徒若带着悲哀的态度,表露他们在主里面已大失所望的话,这就是误表了他的圣德,徒资他的仇敌以诡辩的口实。他们虽然在口头上可能承认上帝是他们的父,但因忧愁与悲哀,却向世人显出了孤儿的样子来。

基督甚愿我们使有关他的服务都显为令人羡慕的,因其实质确是如此。但愿自我牺牲以及深藏于内心的苦楚,得向慈悲的救主陈露。要将一切重担卸在十字架脚前,并在那位先爱你的主的爱中欢欢喜喜地向前迈进。世人也许永远不会发觉心灵与上帝之间暗中进行的工作,可是圣灵在心内运行所结的果子,却是人所共见的,因为“你父在暗中察看,必在明处报答你。”(太6:4)

“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太6:19)

在地上积攒的财宝不能久存,因为有贼挖窟窿来偷,有虫子咬,也能锈坏,且有火灾风灾会将你所有的财产席卷一空。而且“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太6:21)在地上积攒的财宝常会霸占心念,以致将属天的事置之度外。

在犹太人的时代,贪爱钱财成了主要的欲望,世俗之事在心灵中霸占了上帝和宗教的地位。今日也是如此。贪财求利的心意在一般人的生活中发挥了盅惑的影响,以致败坏了人的尊荣,腐化了人的人性,终至使他们陷入沉沦。那为撒但而作的服务是充满忧虑,困扰,以及耗神伤身之操劳的,而且世人辛辛苦苦在世上积攒的财宝,也只能存在片时而已。

耶稣说:“只要积攒财宝在天上,天上没有虫子咬,不能锈坏,也没有贼挖窟窿来偷,因为你的财宝在那里,你的心也在那里。”(太6:20-21)

这教训就是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天上。”获取属天的财宝,原是为你自己的益处。在你一切所有之物当中,唯独这些才是真正属于你的。那积攒在天上的财宝是永存不灭的。火灾或水灾不能损毁它,没有盗贼来偷它,虫子或锈也不能侵蚀它,因它是蒙上帝所保管的。

基督所视为无价之宝的财富,乃是“他在圣徒中得的基业”之“丰盛的荣耀。”(弗1:18)基督的门徒被称为他的珍宝,他的珍贵而又特殊的财宝。他说:“他们必像冠冕上的宝石。”“我必使人比精金还少,使人比俄斐纯金更少。”(亚9:16;赛13:12)基督视他圣洁完美的子民为他一切的受苦、蒙羞和慈爱的报偿,也是他荣耀的增补——基督是伟大的中心,一切的荣耀都从他那里发射出来。

并且我们也得蒙准许在那伟大的救赎工作上与他联合,并与他分享他因遭难受死而赢得的财富。使徒保罗写信给帖撒罗尼迦的基督徒说:“我们的盼望和喜乐,并所夸的冠冕是什么呢?岂不是我们主耶稣来的时候你们在他面前站立得住吗?因为你们就是我们的荣耀,我们的喜乐。”(帖前2:19-20)这就是基督吩咐我们努力去争取的财宝。人生伟大的收获就是品格。每一借着基督的恩典而激起他人向往天国之心的言行,每一有助于养成基督化品格的努力,就是积攒财宝在天上。

财宝在那里,心也必在那里。我们每次努力造福他人时,自己也必得益。凡献上金钱或光阴以推广福音的人,就是以他自己的兴趣与祷告来协助圣工,并关怀福音所能达及的一切生灵。他的善意广及他人,以致自己受到鼓舞而更加忠于上帝,就能为他们谋取最大的福益。

而当那最后的日子,就是属世的财富尽都归于毁灭的时候,那曾积攒财宝在天上的人必见到他一生所有的收获。我们若曾听从基督的话,那么当我们围聚在那白色大宝座之前时,就必见到那些因我们所作努力而得救的人,并且知道其中的某人又救了其他的人,而这些人又救了另外一些人——一大群人因我们的努力而被领进安息的所在,在那里将他们的冠冕放在耶稣脚前,永世无穷地赞美他。为基督而工作的人,见到这班得蒙救赎的人分享救赎主的荣耀时,该是何等的快乐啊!对于那班曾忠心努力拯救生灵的人,天国该是何等的宝贵啊!

“所以你们若真与基督一同复活,就当求在上面的事,那里有基督坐在上帝的右边。”(西3:1)

“你们的眼睛若了亮,全身就光明。”(太6:22)

救主的话中所提出的条件乃是:宗旨专一,全心皈依上帝。你只要心志真诚不移地去辨识真理,并不计任何代价去顺从它,就必领受神圣的启迪。何时与罪恶的妥协完全终止,真实的虔诚便开始了。于是,心中的话语就必像使徒保罗的一样:“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他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腓3:13,14,8)

但是眼睛若因专爱自我而致盲昧,则一切都黑暗了。“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太6:23)那使犹太人困于顽固不信之中,以致不能辨察那位来拯救他们脱罪之主的品德与使命的,就是这种可怕的黑暗。

屈从试探乃起源于任凭心意犹疑不定,不专一信靠上帝。我们若不决心将自己全然献与上帝,那就是在黑暗里了。当我们作任何保留的时候,便无异乎敞开门户让撒但由此侵入,借着他的试探而引诱我们走入迷途。他知道设若他能使我们的视觉模糊,以致信心的眼睛看不见上帝,那就没有抵御罪恶的保障了。

犯罪的欲望占优势,就是表明心灵受了迷惑。而每次放纵这样的欲望,便足以加强嫌憎上帝的心。我们既顺着撒但所选择的道路而行,就被罪恶的黑暗所围困了,而每行一步,就引入更深的黑暗,而心灵的盲昧也增加了。

灵界与自然界所通行的乃是同一定律。凡久处黑暗中的人,终必丧失其视力,他要被一种比午夜更深的黑暗包围起来,对他而言,正午最强烈的日光也毫不明亮了。他“在黑暗里行,也不知道往那里去,因为黑暗叫他眼睛瞎了。”(约一2:11)罪人由于固执地怀存邪恶,故意藐视神圣慈爱的恳劝,便丧失了爱善之念、仰慕上帝之心、以及领受天上亮光的能力。恩典的邀请仍然充满着慈爱,真光仍然如起初照入他心灵时一样的辉耀,可惜声音却落入失聪的耳中,光亮也照到失明的眼上了。

凡有一丝希望可予拯救的生灵,上帝总不会把他丢弃,而任凭他行走自己的道路。“世人转离上帝,而非上帝转离世人。”我们的天父不住地以劝告,警戒和慈怜的保证追随着我们,直至更多的机会与权利全都归于徒然为止。责任落在罪人的身上。他今日抗拒上帝的圣灵,便是预备在真光以更大的力量来到时再度加以抗拒。他如此一再地逐步抗拒,终至于真光再不能感动他,而他对于上帝的圣灵也丝毫没有反应了。那时,在“你里头的光”也就变为黑暗了。我们本来明悉的真理都被曲解,以致心灵的盲昧也就更为增加了。

“一个人不能侍奉两个主。”(太6:24)

基督并不是说人不愿或不可侍奉两个主,乃是说“不能”。上帝的事业和玛门的事业是毫无关联,也是不类同的。就在基督徒的良知警告他应当忍耐,应当克己,应当止步之处,一般属世之徒却跨越界线去放纵自私的癖性。在界线的一边有克己的基督徒,而在另一边则有放纵自我、贪爱世界之辈,随从时尚,习于轻浮,贪恋被禁止的娱乐。基督徒不可跨越到界线的那一边去。

没有什么人能采取中立的立场,没有所谓中间阶级——既不爱上帝,也不侍奉公义之敌的人。基督要住在他代表的心内,凭他们的天赋而工作,借他们的才能而行事。他们的意志必须顺服他的旨意,他们必须随同他的圣灵行事。这样,他们活着就不再是他们,乃是基督在他们里面活着。凡不将自己完全献与上帝的人,便是处在另一种势力的控制之下,听从另一个声音,而这声音所作之提示的性质全然不同。心持两意的服务将人置于仇敌那一边,成为黑暗军旅中一个有效的同盟。当那自称为基督精兵的人参与撒但的联盟,并帮助他那一边时,他们就显明自己乃是基督的仇敌。他们背弃了神圣的委托。他们在撒但与忠实的精兵之间串通了一条线索,因此仇敌得以借着他们为媒介而经常地活动,以偷获基督精兵的心。

我们这个世界上最坚固的罪恶堡垒,并不是那无耻的罪人或堕落而被鄙弃者的邪恶人生,而是那外表似乎贞洁,正直,高贵,但实际却培养罪恶并放纵恶习的人生。对于那在暗中与某种巨大的试探争斗,而战栗地站在悬崖上的生灵而言,这种榜样确是最有力的罪恶引诱之一。凡对于生命,真理和荣誉赋有崇高观念,却仍故意违犯上帝圣律法中一条的人,便是妄用他所赐予的高贵的禀赋,使之成为犯罪的诱饵。天才,技能,同情,甚至慷慨或仁慈的行为,都能变成撒但的诱饵,勾引他人堕于那使今世与永生同归毁灭的悬崖之下。

“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因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都不是从父来的,乃是从世界来的。”(约一2:15-16)

“不要……忧虑。”(太6:25)

那位赐你生命的主,知道你需要食物以维持生命。那位创造身体的主,也不会不顾你衣着的需要。那位曾赏予更大恩赐的主,岂不也会供应一切所需要的而使之美满吗?

耶稣指示他的听众注意那唱着赞美之歌而毫无挂虑的飞鸟,因它们“也不种,也不收,”伟大的天父尚且供给它们需要。他接着就问:“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麻雀落地主看顾,世人悲哀耶稣知,无论何往他同在,痛苦眼泪全擦去。专心信靠他的人,他永不予以撇弃。”

当时各处山坡和田野都因满布鲜花而倍觉明媚,耶稣在那早晨带露的清新气氛中,指着那些花朵说:“你想野地里的百合花,怎样长起来。”世人的技艺或能摹拟植物和花卉的优美形态与精致色彩,但有什么技巧能将生命赋予一朵小花或一根野草呢?路旁每一朵小花的存在,都归功于那在穹苍中陈设星宿的同一能力。从上帝伟大的慈心,发生生命的脉息贯彻一切受造之物。他亲手为田野的花朵穿上鲜艳的外衣,比世上任何君王所穿戴的更华美。而且,“你们这小信的人哪,野地里的草,今天还在,明天就丢在炉里,上帝还给它这样的妆饰,何况你们呢?”(太6:30)

那位创造百花并使麻雀歌唱的主说:“你想……百合花,”“看哪……飞鸟。”你从自然之物的优美上可以明了有关上帝的智慧,过于一般学者所知道的。在百合的花瓣上,上帝已为你写下了一项信息,——所用的言语,只有等你心里抛弃疑惑、自私和腐蚀灵性之挂虑的教训时,才能领会。他为什么将歌唱的飞鸟和美丽的花朵赐给你呢,还不是出自慈父心中洋溢的爱,要使你人生之途成为光明喜乐吗?本来在你所需要的一切维生之物中,花鸟并不在内,但上帝却不以供给仅敷维生之物为满足。他使大地,穹苍和天空中充满了美景,向你说明他眷爱你的心意。一切受造之物的华美,不过是他荣耀所发的一线微光而已。他既为了你的幸福和快乐,在自然之物上施用无穷的技巧,你还能怀疑他不将一切所需的福惠赐予你吗?

“你想……百合花。”每一朵向日绽开的花朵,莫不遵从那导引诸星的同一伟大定律,而花朵的生命又是何等的单纯,优美,馨香啊!上帝要借着花朵唤起我们注意基督化品格的优美,那使花朵如此美丽的主,更加希望世人都当披上基督圣德的优美。

耶稣说:你想百合花怎样长起来,怎样从阴冷幽暗的土地或河床的淤泥中茁长,而呈露其美丽与芬芳。谁会梦想到百合花粗糙的棕色球茎中蕴含着美丽的可能性呢?然而上帝的生命一旦藏在其中,则在甘霖和阳光之中应和他的召唤而开放时,世人便因其显示的娇美可爱而诧异不止了。照样上帝的生命也必在每颗降服于他恩典之运行的心灵中呈露出来,而他的恩典正如甘霖和阳光一样,白白地将其诸般福惠赐与万人。那创造花卉的乃是上帝的圣言,而这同一圣言也必在你里面结出他圣灵的美果来。

上帝的律法乃是爱的律法。他以华美环绕着你,为要教导你,你被安置在地上,并非单为自己挖掘,奠基建造,劳碌纺织,乃要借着基督的爱而使人生光明、快乐、而优美——犹如花卉一般,借着爱的服务而使他人的生活快乐。

身为父母的人哪,当使你们的儿女从花卉上学习。要带他们一同到花园和田野去,在那枝叶茂密的树下,教导他们从大自然中研读上帝慈爱的信息。当将有关他的观念和飞鸟,花卉及树木联结起来。要引导儿女在一切可爱的美物中,看出上帝对于他们之爱的表现。要将你们信奉的宗教本其使人欢愉的特质推荐给他们。但愿你们的口中带有仁慈的法则。

当教导儿女明白:由于上帝的大爱,他们的性情也可能有所改变,而得与他的性情相合。要教导他们明白:他甚愿他们人生美化,带有花卉般的优雅。当他们采撷芬芳的花朵时,要教导他们明白:那位创造花卉的主,比这些花卉更美。如此他们心灵的卷须就必缠住他。那位“全然可爱”的主就成为他们日常的伴侣和知己的良友,他们的人生也必得蒙变化而与他纯洁的形象相似了。

“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太6:33)

那些倾听基督话语的民众,仍然热切地在指望着有关属世国度的宣告。当耶稣向他们展示属天的财宝时,许多人心中最先想到的问题是:与他联络怎样能增进我们属世的前途呢?耶稣说明他们若专以属世的事物为念,就与四围的异教国家相似,活在世上仿佛没有上帝,也不觉得他仁慈的眷顾是普及他所造之物的。

耶稣说:“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们需用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6:32-33;参阅路12:30)我来是要向你们显示仁爱,公义与和平的国度。你们当敞开心门接受这个国度,以对它的服务作为你们最高的志趣。这虽是一个属灵的国度,但也不必担心你们今生的需要会被忽略了。你们若将自己献与上帝的服务,那位拥有天上地下一切权柄的主必供给你们一切的需要。

耶稣并不是要免除我们所必须作的努力,但他却教训我们应当在凡事上以他为始,为终,为至善。我们不要参与任何事业,从事任何职务,追寻任何娱乐,是足以阻挡他的公义在我们品格与人生中成就其善工的。我们无论作什么,都要从心里作,像是给主作的一样。

耶稣在世时,他借着将上帝的荣耀显在人前,并将一切都归服他天父的旨意之下,就使人生每一细节都显得可贵了。我们若效法他的榜样,他向我们所作的保证便是:此生所需用的一切“都要加给”我们。无论贫穷或富贵、患病或健康、愚钝或聪明,在他应许的恩惠中都已有充分的供应。

上帝永恒的膀臂怀抱着凡回头向他求助的生灵,无论那个生灵是多么地软弱,仍是一样。诸山的宝物都要销毁,但那为上帝而生活的人必与他同住。“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唯独遵行上帝旨意的,是永远常存。”(约一2:17)凡学会在世上虽置身于失败与困苦中,而仍依靠上帝的指导与智慧、安慰与盼望的人,上帝的圣城必敞开其金门来迎接他。天使的歌声必欢迎他进来,生命树也必为他结出果子来。“大山可以挪开,小山可以迁移,但我的慈爱必不离开你,我平安的约也不迁移,这是怜恤你的耶和华说的。”(赛54:10)

“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太6:34)

你若已经献身与上帝,从事他的工作,那你就毋须为明天忧虑了。你所侍奉的主,是从起初知道末后的。明天的事,虽然隐秘而为你所不能察透,却都敞露于全能者的圣鉴之下了。

当我们将有关自己的事操于自己手中,想依靠自己的聪明去求取成功之时,就负起了上帝所未曾交托我们的重担,并企图不靠他的帮助而自己承当了。我们便擅自负起了属于上帝的责任,这样实际上也就是僭处于他的地位上了。固然我们也难免有所挂虑,或预料到危险和损失,因为这样的遭遇是必然会临到我们的。但是当我们确信上帝爱我们,意欲使我们得益处的时候,我们就不会再为将来忧虑了。我们就会依靠上帝,犹如儿女依靠慈爱的父母一般,于是我们的烦恼和痛苦都必消逝,因为我们的意志已被上帝的旨意所吞没了。

基督并没有应许帮助我们,在今天就背负明天的担子。他曾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林后12:9)但他的恩典正如在旷野所赐的吗哪一样,乃是每日赐下,以应付当天需要的。我们正如以色列民飘流作旅客的时候一样,每日清晨都可寻得天来的粮食,足供当天的需要。

只有一天的时间是属于我们的,而在这一天当中我们应为上帝而活。我们应为这一天而将我们一切的意志和计划等都交在基督的手里,作虔诚的服务,并将我们一切的忧虑卸给他,因为他顾念我们。“耶和华说: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你们得救在乎归回安息,你们得力在乎平静安稳。”(耶29:11;赛30:15)

你若每日寻求主而悔改,你若愿借着自己属灵的选择而在上帝里面自由快乐,你若衷心欣然地应他的恩召而来背负基督的轭,就是顺从与服务的轭,则你一切的怨怼都必止息,你一切的困难都必挪除,而你现在面临的一切困惑的难题也都必迎刃而解了。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