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34章 死人能和我们说话吗?
 哈门·艾伦       2019-04-03       1945

《圣经》中所阐明有关圣天使之服务的真理,对于每一个基督徒乃是最足安慰而最宝贵的。但《圣经》关于这一方面的教训,已被现代流行的神学所蒙蔽所曲解了。灵魂不死的道理最初是从异教哲学中传来的,以后在离道反教的大黑暗时期竟渗入基督教的信仰之中,以图取代《圣经》明白的教训,就是“死了的人毫无所知”的真理。故此,虽然《圣经》已经证明在人尚未死亡之前,天使早已存在,而且他们与人类的历史已经发生关系,但仍有许多人相信那“奉差遣为那将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的“服役之灵”,就是死人的灵魂。

人死后仍有知觉的说法,尤其是死人的灵魂要回来服务活人的信念,已经给现代的招魂术预备了道路。既说死人可以来到上帝和圣天使面前,并能获得比生前远为高超的知识,那么,何以他们不能重返人间来开导并指教活人呢?如果照一般神学家的教训来说,死人的灵魂时常徘徊于他们在世的亲友之间,那么,他们为何不与这些亲友相交通,警告他们避免祸患,或在他们忧伤时安慰他们呢?那些相信人死后仍有知觉的人,怎能拒绝从那些所谓荣耀之灵传来的神圣的亮光呢?这就是一条被他们视为神圣的孔道,撒但便用来达成他的目的,那些在他指挥之下的堕落的天使常化装为来自灵界的使者。这邪恶之君自称能使活人与死人交通,借以在人的思想上逞其蛊惑的魔力。

他有能力使人们已故的亲友的面容出现。他的赝造品是无懈可击的;音容声色,惟妙惟肖。许多人听见故人在天享福的消息,便大得安慰,于是他们毫不顾及任何危险,去听从“那引诱人的邪灵,和鬼魔的道理。”

在他们相信死人确能与他们相交之后,撒但便叫自己的使者装作那些未曾悔改而去世之人的形状出现。他们说自己在天上过着幸福的生活,甚至于还得了高尚的地位。这样,异端便到处传开了,使人相信义人与恶人之间是没有区别的。那来自灵界的骗子有时也会发出一些事后显明为正确的训诫和警告。及至这些邪灵博得人信任之后,他们便要传出一些直接摧毁《圣经》信仰的谬道。他们在表面上表示深切关怀他们世上亲友的幸福,但在暗地里却传出最危险的异端。他们所讲的话多少含有几分真理,有时他们也能预言未来的事,这样,他们的话就能显为可靠,许多人也就欣然接受他们的教训而笃信不疑,把它看作是《圣经》最神圣的真理一般。于是上帝的律法被废弃了,恩典的圣灵被藐视了,而立约的血也被认为是不圣洁的了。这些邪灵否认基督的神性,甚至妄将他们自己与创造主同列。在这种新的伪装之下,大叛徒撒但就此进行反抗上帝的战争,这战争最先在天上发动,然后在地上延续了几达六千年之久。

许多人想解释这种招魂术的表显,说它完全是出于巫婆术士们的欺骗和戏法,固然,江湖骗子的法术时常能造出显灵的幻象,但此外确实也有显然是超自然的能力出现。那发起现代招魂术的神秘现象,决不是出于人的骗术或巧计,而是恶使者直接的工作。他们借此发动了一种最容易毁灭人心灵的骗术。许多人因为相信招魂术不过是人为的戏法,所以就要陷入魔鬼的网罗中,在他们亲眼见到自己所不得不承认是超自然之能力的表现时,他们就要受迷惑,因而相信这乃是上帝的大能。

这些人竟忽略《圣经》中有关撒但和他的使者所行之奇事的教训。古时法老的术士曾靠撒但的帮助仿效上帝的作为。保罗也说明,在基督再来之前,撒但的能力必要这样显现。在主降临之前,必有“撒但的运动,行各样的异能神迹,和一切虚假的奇事,并且在那沉沦的人身上,行各样出于不义的诡诈。”(帖后2:9-10)使徒约翰曾形容末日所要显现的神迹奇事,说:“又行大奇事,甚至在人面前,叫火从天降在地上。他因赐给他权柄……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启13:13-14)这里所预言的,不仅是人所行的一切骗术。原来这些迷惑人的奇迹乃是撒但的爪牙所实在有权柄能行的,并不是他们假装行出来的。

黑暗之君对于欺骗的工作已有多年的经验,故能很巧妙地把他的骗术配合各等阶层和各种环境中之人的心理。对于有学问有造诣的人,他强调招魂术优雅和学术的一方面,借此勾引许多人陷入他的网罗。关于招魂术所给予人的智慧,使徒雅各曾形容说:“这样的智慧,不是从上头来的,乃是属地的、属情欲的、属鬼魔的。”(雅3:15)但这一点那大骗子撒但是要遮盖起来的,因为他总以不露真相为最有利于自己的目的。那能在试探的旷野中披上天使的荣光而出现在基督面前的撒但,也会用最动人的姿态,装作光明的天使来到人面前。他提出高尚的题旨来迎合人的理智,他用奇妙的情景使人欣赏出神,他高谈仁爱与慈善,以挑动人的感情。他刺激人的想象力,使之想入非非,令人因自己的智慧而骄傲,以至心中藐视永生的上帝。这位大有能力的魔鬼既能把世界的救赎主带到极高的山上,并将地上的万国和万国的荣华都摆在他面前,他也必向世人提供许多试探,来混乱一切未蒙神圣能力保护之人的感官。

撒但现今欺骗人类的方法和他古时在伊甸园中欺骗夏娃一样,利用谄媚的话,设法唆使人追求上帝所禁止的知识,并鼓动人生出自高自大的野心。他自己曾因这些恶念而堕落了,现在又想利用这些来遂行他毁灭世人的目的。他声称:“你们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恶。”(创3:5)招魂术教导人说:“人类是进步的生物,他一生的命运就是前进,永远向着上帝前进。”又说:“各人要判断自己的思想,而不必受别人的判断。”“判断既出于自己,这判断就必是正确的。……你就是你自己的主。”有一位招魂术的教师在他受“灵感”时,说:“各位同人,我们大家都是未曾堕落的神人。”还有一位说:“任何公正与完全的人就是基督。”

这样,撒但使人不以无穷的上帝为敬拜的真对象,不注意他的公义与完全,也不以他完全公义的律法为人类应当追求的真标准,而以人自己有罪有错的本性为敬拜的唯一对象,为审判的唯一法则,为品格的唯一标准;这种“进步”决不是向上的,而是向下的。

心理与灵性的一个定律就是:我们所常注意的事物足以使我们改变。人的思想专注于什么事,就必渐渐适应之,并与所爱所敬的事物同化。人决不会超过自己所决定的纯洁、良善和真理的标准。如果人以自己为最高的模范,他便永不能达到比自己更高的标准,反而要愈降愈低。唯独上帝的恩典有能力使人高升。人若单靠自己,他的生活一定是向下的。

招魂术必要在有学问有造诣的人身上用比较微妙的伪装,但对于那些放荡无羁,贪爱宴乐,纵情声色的人,却不必那么奸猾。因为他们能在招魂术比较粗俗的形式中,找到与自己的性情相投的事。撒但研究人本性中的每一个弱点,他注意每一个人所容易犯的罪,然后尽量布置一切有利的条件,给人机会去满足他们邪恶的倾向。他引诱人在一些本身是合法的事上趋于极端,借此减弱他们的体力、智力和道德力。从古至今,他用放纵情欲的方法,使千万人归于毁灭,并使人的天性变为兽性。最后为完成他的工作起见,他又借着邪灵说:“真知识能使人超脱一切律法,”“凡存在的,都是正当的,”“上帝决不会定人的罪,”甚至说:“人所犯的一切罪都是无辜的。”因此,众人便以自己的欲望为最高的律法,以自由为纵情任性的特权,并以为人只需要对自己负责。这样看来,世界上充斥着腐败与堕落,又何足为怪?许多人欢喜接受这些教训,使自己可以自由依从情感的冲动行事。许多人不肯克己自制,只知随从情欲的支配,使心智和灵性的能力屈从于兽性的倾向,这样,撒但便欢欣雀跃地看着成千上万自称为基督徒的人陷入他的罗网之中。

但无论何人都无需因招魂术的虚谎主张而受迷惑。上帝已经赐给世人充分的亮光,使他们能以发现这种罗网。例如前面所提到的几点说明那种为招魂术理论的基本论调,都是与《圣经》最明显的教训相抵触的。因为《圣经》明说,人在死后是毫无所知的,他们的思想也已消灭;在日光之下的一切事,他们都没有分,他们对于世上最亲爱之人的喜乐或忧伤,也是一无所知的。

更进一步来说,这一切与死人灵魂交往的事,都是上帝所明令禁止的。在古犹太国的时候,有一等人正如今日交鬼的人一样,自称能与死人来往。但《圣经》却说明这些“用迷术的、交鬼的、行巫术的、过阴的,”(申18:11)乃是与“鬼魔的灵”相交(参民25:1-3;诗106:28;林前10:20;启16:14)。与鬼交通的事,是耶和华所憎恶的,并且是以死刑来严禁的(利19:31;20:27)。“邪术”这个名词现今固然被人轻视,人与邪灵相交的事,也被看为黑暗时代的神话。然而招魂术在今日所招引的信徒,不止几千几百,而是百万之众了。它已经钻进科学界,侵入了教会,并得了一些国家立法团体的赞助,甚至于插足于王室宫廷之内,这种招魂术的大欺骗乃是旧约时代所严禁的邪术,现在以新的伪装出现而已。

基督徒要看明招魂术的真性质,只需以这一个证据,就是这些灵在义人与恶人之间不作任何区别,并把基督最高贵最纯洁的使徒与撒但最腐败的仆人同列。撒但说最卑鄙的人已在天上并大享尊荣,这无异是向世人说:“不管你们是多么罪大恶极,不管你们是否相信上帝和他的《圣经》,你们尽可随心所欲,天国必是你们的家。”这些交鬼的教师们简直就是说:“凡行恶的,耶和华眼看为善,并且他喜悦他们;或说,公义的上帝在哪里呢?”(玛2:17)但《圣经》却说:“祸哉那些称恶为善,称善为恶,以暗为光,以光为暗的人。”(赛5:20)

这些虚谎的灵虽然装作使徒,但他们所讲的话却与使徒在世时受圣灵感动而写作的道理相反。他们否认《圣经》的神圣来源,借此破坏基督徒希望的根基,并熄灭那照明天路的亮光。撒但正在使世人相信,《圣经》只是一部小说,或者只是一本合乎未开化时代之人的书,而现代人士尽可以轻视它,甚至也可以看它为过时的废物而全然丢弃之。他要用招魂术的显灵法来代替《圣经》。这是一条完全受他控制的孔道,借此他可以使世人相信他所要他们相信的事。那将要审判他和他党羽的《圣经》,他竟置之一边,因为他不要人注意这经,同时他把世界的救主说成一个平常的人。古时看守耶稣坟墓的罗马兵丁怎样被祭司长老们收买,否认救主复活并散布虚谎的报告,照样,现今招魂术的信徒也尽力说在救主生平的事迹中,并没有什么神秘的因素。及至他们设法把耶稣置于度外之后,他们便请世人注意他们自己的奇迹,并宣称这些奇迹都比基督的工作远为伟大。

招魂术现在固然已在那里改头换面,把那些容易引起反感的几方面隐蔽起来,并装上一副基督化的假面具。但根据它这许多年来借讲台和刊物对公众所发表的言论看来,它的真情实况便显露出来了。这些言论是无法否认或隐藏的。

现代招魂术的形式不但并不比从前更值得容受,而事实上它的危险性更大,因为它是更狡猾而阴险的了。先前,它否认基督与《圣经》,而现在却扬言要接受基督与《圣经》了。但它所用解释《圣经》的方法却专迎合未曾重生之人的心理,并使《圣经》中严肃而紧要的真理失去效力。它固然承认爱乃是上帝的主要特性,但它却把这爱讲成一种懦弱的情感主义,在善与恶之间不作多少区别。至于上帝的公正,和他对于罪恶的谴责,以及神圣之律法的要求等等,它却一字不提。他们教导众人把十条诫命看作死的条文。他们那种悦耳并迷惑人的谎言使人心夺神移,因而拒绝《圣经》为信仰的基础。实际上,基督已被他们拒绝了,正像从前他被拒绝一样,但因为撒但已经蒙蔽了众人的眼目,所以他们觉察不出这种欺骗。

很少有人能正确地认识到招魂术的欺骗能力以及感觉其影响的危险性。许多人为要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竟不惜贸然尝试。他们本来对它没有什么真实的信任,而且若是想到把自己交给邪灵去支配,不免毛骨悚然。但他们还是大胆踏上了禁地,于是那大有能力的毁灭者,便能在他们身上行使他的权力,这原是他们所不愿意的。只要他们一次受了引诱,让他来支配他们的思想,他就要把他们牢牢地缠住。他们想要靠自己的力量来挣脱这蛊惑并引诱人的束缚,是不可能的。只有上帝因信心的恳切祈祷而赐的能力,才能拯救这些陷入网罗中的人。

人若纵容自己品格上的恶习,或明知自己的罪而不肯放弃,就是招致撒但的试探。他们使自己与上帝和他使者的照顾隔绝,及至那恶者施行欺骗时,他们就没有保障,并要很容易成为掠物。这样把自己放在撒但势力之下的人,没有想到自己将要落到什么地步。那试探者既使他们堕落,便要利用他们作为自己的工具去引诱更多的人趋于灭亡。

先知以赛亚说:“有人对你们说,当求问那些交鬼的,和行巫术的,就是声音绵蛮,言语微细的,你们便回答说,百姓不当求问自己的上帝吗?岂可为活人求问死人呢?人当以训诲和法度为标准,他们所说的,若不与此相符,必不得见晨光。”(赛8:19-20)《圣经》已经明白提出人的本性和死后的状况,如果人们乐意接受这真理,自必看出招魂术的主张和显灵法乃是撒但所施行的“异能神迹,和一切虚假的奇事。”但许多人不愿放弃那迎合情欲之心的自由和自己所爱好的罪恶,故闭眼不看真光,不顾警告,昂然前进,同时撒但就在他们周围布置罗网,使他们成为他的掠物。“因他们不领受爱真理的心,使他们得救,故此,上帝就给他们一个生发错误的心,叫他们信从虚谎。”(帖后2:10-11)

反对招魂术之教训的人,不单是在攻击人,而也是在攻击撒但和他的使者。他们已经参加了那反抗空中执政掌权之邪灵的斗争。若不是天庭使者的权力迫使撒但败退,他是决不放弃寸土的。上帝的子民应当像救主一样以“经上记着说”这一句话去应付他。撒但今日也会引用《圣经》,像在基督的时代一样,并且要曲解其中的教训来加强自己的欺骗。所以凡要在现今危险时代中站立得住的人,必须亲自领悟《圣经》的训诲。

许多人将要遇到邪灵所化装的亲友,并听他们讲述最危险的异端邪说。这些灵体必能引起我们最深切的同情,并要施行奇迹来加强他们的骗术。我们必须预备以《圣经》的真理击退他们,这真理说明死人毫无所知,并指出这些出现的死人事实上乃是鬼魔。

当前的时辰,正是“普天下人受试炼的时候。”(启3:10)凡是没有在《圣经》上坚立信仰的人将要受迷惑,并要被制胜。“撒但行各样出于不义的诡诈”来取得控制人类的权柄,而且他的欺骗要与日俱增。虽然如此,但也只有在人们自愿受他试探的时候,他才能达到目的。那些恳切寻求真理的知识,并因顺从而努力洁净心灵,准备作战的人,将要在上帝的真理中找到确切可靠的保障。救主的应许是:“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我必……保守你免去你的试炼。”(启3:10)他情愿差遣天庭所有的天使去保护他的子民,而决不容一个信赖他的人被撒但所胜。

先知以赛亚形容恶人所要受的可怕欺骗,使他们竟以为自己不致受上帝的刑罚说:“我们与死亡立约,与阴间结盟,敌军如水涨漫经过的时候,必不临到我们,因我们以谎言为避所,在虚假以下藏身。”(赛28:15)这里所形容的一等人中,有一些是顽梗不肯悔改,以罪人不致受刑罚的话来自欺自慰,并说一切人类,无论多么腐败,都要在天上大享尊荣,变成像上帝的使者一样。但还有一等人更坚持说是与死亡立约,与阴间结盟的,他们竟放弃上天所赐那使义人在灾难之日作为保障的真理,而接受了撒但所提供的谎言——招魂术的欺骗——作为避难所。

现代世人的盲目现象已非言语所能形容的了。千万人拒绝《圣经》,认为它是不值得相信,同时却热切而诚心地接受了撒但的欺骗。怀疑主义者和一般喜好嘲笑并攻击那些为先知和使徒的信仰争辩的人,说这些人是有偏见了,他们把《圣经》中有关基督,救恩计划,以及那将要临到拒绝真理之人的报应等等严肃的训言作为笑柄。他们表示可怜那些承认上帝的命令并顺从他律法要求的人,认为他们的心思太狭窄、衰弱、迷信。他们似乎很有把握,好像是他们真已与死亡立约,与阴间结盟,似乎是他们在自己与上帝的报应之间已筑成一道无法越过的屏障。没有什么事能使他们起恐慌了。他们已经那么一味地顺服那试探者,那么密切地与他联合,那么完全地感染他的精神,甚至他们再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思要挣脱他的网罗了。

撒但久已为欺骗世人的最后努力作了准备。他在伊甸园中给夏娃的保证,也就是为他将来的工作奠定基础,说:“你们不一定死。”“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恶。”(创3:4-5)他一步一步地为他欺骗的杰作——招魂术——预备了道路。现在他还没有完全实现他的计划,但是末日最后的一段时期内,这计划就必实现。先知预言说:“我又看见三个污秽的灵,好像青娃,……他们本是鬼魔的灵,施行奇事,出去到普天下众王那里,叫他们在上帝全能者的大日聚集争战。”(启16:13-14)除了那些因信仰《圣经》而有上帝能力保守的人之外,全世界的人都要扫数陷入这一次的欺骗之中。众人都在一种致命的安全感中逍遥自在,只有上帝忿怒的爆发才能使他们惊醒过来。

耶和华上帝如此说:“我必以公平为准绳,以公义为线砣,冰雹冲去谎言的避难所,大水必漫过藏身之处。你们与死亡所立的约,必然废掉,与阴间所结的盟,必立不住,敌军如水涨漫经过的时候,你们必被他践踏。”(赛28:17-18)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