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42章 善恶之争的结束
 哈门·艾伦       2019-04-03       2314

在一千年的终点,基督要再度降临地上。他要与得赎的群众一同降临,并有天使护送他们。当他在极其显赫的威严中降临时,他要吩咐一切死了的恶人复活受报应。他们从坟墓里出来,声势浩大,人数多如海沙。他们与第一次复活的人比较起来真是何等的对照啊!义人复活时是披着永存不朽的青春与美丽的,而恶人复活则带着疾病与死亡的痕迹。

这广大群众都要转眼注视上帝圣子的荣耀。这些恶人同声喊叫说,“奉主名来的有福了!”这种呼喊并不是出于敬爱耶稣的心,而是因真理的力量迫使他们不得不说出这话来。恶人从前进入坟墓的时候怎样,现在从坟墓里出来还是怎样。他们仍旧仇恨基督,仍旧怀有反叛的精神。他们不得再有什么新的恩典时期可以弥补生前的缺欠了。即或他们有这样的机会,也是无济于事。因为他们已经终身犯罪作恶,心地刚硬不化。纵然赐给他们再一次的恩典时期,他们还是会像前一次一样逃避守上帝诫命的责任,并发动叛逆来反抗他。

基督要降临在橄榄山上。他昔日复活后,曾从这个地方升天,曾有天使在这里重申他复临的应许。先知也曾预言说:“耶和华我的上帝必降临,有一切圣者同来。”“那日,他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东的橄榄山上;这山必从中间分裂,……成为极大的谷。”“耶和华必作全地的王,那日耶和华必为独一无二的。”(亚14:5,4,9)当那光耀夺目辉煌无比的新耶路撒冷从天下降,落在这块经过洁净并预备妥当的地方时,基督便要带着他的子民和众天使进入圣城。

这时撒但便下手预备进行一次最后的大斗争,设法争取优势。在一千年的时期中,这邪恶君王的权力被剥夺,他无法进行迷惑人的工作时,他是悲惨颓丧的,及至死了的恶人复活之后,他一看到这拥护他的人山人海,他的希望便死灰复燃了,他决心在这场大斗争中顽抗到底。他要动员一切不能得救的人到他的旗帜之下,并要利用他们去执行他的计划。恶人都是撒但的俘虏。他们既已拒绝基督,就是接受了叛逆之首的统治。他们随时愿意接受他的建议,执行他的命令。他依然是老奸巨滑,不承认自己是撒但。他宣称自己是这世界合法的君主,而他的国权曾被非法强夺。他对那些受他迷惑的人说自己是他们的救赎主,并坚称他的能力已经使他们从坟墓里出来,并且他将要拯救他们脱离最残酷的暴政。基督既不在他们中间,撒但便施行许多奇迹来证明自己的说法。他使软弱的变为刚强,并把自己的精神和能力灌输给众人。他倡议要领导他们去进攻圣徒的营,占领上帝的城。他满面狞笑,洋洋自得,指着那从死里复活的无数群众,宣称自己作为他们的首领,足能攻陷圣城,并收复他的宝座和国度。

在这广大的群众中,有许多是洪水以前寿命很长的人种,他们身材魁梧,智力卓越,他们曾服从那些堕落天使的管辖,竭尽心机来高抬自己,他们曾创作精巧的艺术品,令世人崇拜他们的天才,但同时他们的残酷和许多邪恶的发明却污秽了全地,并毁损了上帝的形象,以至他必须将他们从地上除灭。在这次复活的人中还有许多曾经征服列国,百战百胜的君王和将领,他们都是英勇无比,野心勃勃的战士,平生声势煊赫,所向无敌。他们在死亡之中并未经受任何的改变,所以他们临死时所想的是什么,从坟墓中出来时所想的还是什么。那在他们生前激动他们去征服世界的欲望,此时又在他们心中发作了。

撒但先同自己的众使者会商,然后再和这些君王、雄主、及伟人商议。他们夸耀自己的实力和人数,并宣称圣城中的队伍比较弱小,所以是可以被消灭的。于是他们计划要夺取新耶路撒冷城的财富和荣美。全体立即动员起来准备作战。精巧的工匠制造各种武器,素负盛名的军事家把这些好战的群众,编成军队。

最后进攻的命令终于发出了,这数不尽的军旅便向前开动,这一支军队极其强大,是地上任何雄主从来没有带领过的,即使把地上自有战事以来历代的武力都综合起来,也不足与比拟。最雄武的战士撒但在前领队,他的众使者集合全力,参加这最后的一战。世上的君王和武士都在他们的行列之中,其后还有无数的群众,各随其指定的军长前进。在严密的组织之下,各级军旅在崎岖不平的地面上向上帝的圣城进攻。耶稣要发出命令,新耶路撒冷的各城门便关闭了,于是撒但队伍前来包围,准备攻城。

这时,基督又要在他的敌人眼前出现。远在圣城的上方有一个高大的宝座,其根基是发亮的精金。上帝的圣子要坐在这个宝座上,他国度的子民要侍立在他周围。基督的权力和威严是言语所不能形容,笔墨所不能描绘的。有永生之父的荣耀环绕他的圣子。他临格的荣光要充满上帝的城,并射出城外,使全地都充满光辉。

最靠近宝座的是那些曾一度热心为撒但效劳,后来像“从火中抽出来的一根柴”一样,以深切的热诚献身跟从救主的人。其次就是那些曾在虚伪和不信的环境中养成基督化品格的人,也就是那些在基督教界宣告废弃上帝律法之时仍然尊重他诫命的人,还有历代以来为信仰殉身的千万群众。此外还有“许多的人,没有人能数过来,是从各国、各族、各民、各方来的,站在宝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树枝。”(启7:9)他们的战争已经结束,已经胜利。他们已经跑尽当跑的路,并已得到奖赏。他们手中的棕树枝是他们胜利的徽号,白衣则表明基督无瑕疵的公义现今已经是他们的了。

蒙赎的群众扬声颂赞,歌声响彻穹苍:“愿救恩归于坐在宝座上我们的上帝,也归与羔羊。”天使和撒拉弗也同声赞美。得救的群众既看到撒但的权势和恶毒,他们就空前地认识到:唯有基督的能力才使他们得了胜利。在这一队辉煌的群众中,没有一个人将救恩的功劳归于自己,或以为他们是靠自己的能力和善行得胜的。他们自己所行的事,所受的苦,他们却一字不提。每一诗歌的叠句,每一颂赞的中心都是:愿救恩归于上帝,也归与羔羊。

在天上和地上众生的大会之前,上帝圣子的最后加冕典礼开始了。于是那承受了最高威严和权力的万王之王便向那些反抗他政权的叛徒宣告判决。并向一切干犯他律法并压迫他子民的人施行公义。上帝的先知预言说:“我又看见一个白色的大宝座,与坐在上面的,从他面前天地都逃避,再无可见之处了。我又看见死了的人,无论大小,都站在宝座前,案卷展开了,并且另有一卷展开,就是生命册。死了的人都凭着这些案卷所记载的,照他们所行的受审判。”(启20:11-12)

当案卷展开,而耶稣的慧眼定睛望着恶人时,他们立刻就感悟到自己所曾犯过的每一件罪恶。他们看出自己曾在何时何地偏离了那纯洁神圣的道路,以及骄傲与反叛的精神如何使他们干犯了上帝的律法。他们过去怎样因纵欲作恶而助长试探的势力,怎样滥用上帝所赐的福,藐视上帝的使者,并拒绝他的警告,以及他们刚硬不化的心怎样击败恩典的浪潮,这一切都要显明出来,好像是用火写成的字一样。

在宝座之上有十字架出现,于是亚当受试探与堕落的情景,以及救恩的伟大计划各阶段的发展,像一幕一幕的活动电影放映出来,救主的卑微降生;他幼年朴素和顺命的生活;他在约旦河受洗;他的禁食和在旷野的试探;他的公开服务,并向世人所显示上天最宝贵的福分;他白日忙于慈悲仁爱的事,他黑夜在山间寂静之处警醒祷告;人们所用以报答他恩德的嫉妒、阴谋、仇恨和恶毒;他在客西马尼园中因全世界的罪孽重负而感到惨重奇特的痛苦;他的被卖和交在凶恶暴徒的手中;那恐怖之夜的种种惊人事件,这个毫不抵抗的囚犯,被自己心爱的众门徒所遗弃,在耶路撒冷的街道上被人粗暴的拖来拖去;上帝的圣子被人耀武扬威地带到亚拿面前,他在大祭司的庭院中,在彼拉多的公堂上,又在那卑鄙怯懦而且残酷无道的希律面前受审问,被人嘲笑、侮辱、折磨、判处死刑,这一切都要生动地放映出来。

此后,在这波动的人山人海之前,出现最后的几幕景象,那位忍耐的“受难者”踏上髑髅地的刑场;天庭之君竟被挂在十字架之上;骄傲的祭司和讥诮的暴徒在那里嘲笑他临终的痛苦。那超乎自然的黑暗、那震动的地面、崩裂的岩石、敞开的坟墓,都是世界救赎主牺牲性命之时的显著事件。

这残怖的情景要原原本本地出现。撒但,他的使者和他的百姓不能不看这暴露他们罪行的描绘。其中的每一分子都要回想自己所充当的角色。那曾经屠杀伯利恒无辜婴孩,妄想借此除灭以色列之君的希律;和卑鄙下贱,心术邪恶,染了施洗约翰之血的希罗底;还有那懦弱无能,随波逐流的彼拉多;和那些讥诮戏弄救主的兵丁、祭司、官长,以及疯狂乱喊“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的群众,这些人都看出自己罪恶的严重性。他们妄想藏身躲避救主那比日头远为辉煌的神圣威严。同时,得救的群众却要摘下自己的冠冕,置于救主的脚前,喊叫说,“他为我而死!”

在得赎的群众之中,有基督的众使徒,有英勇的保罗,热心的彼得,蒙爱而又爱人的约翰,以及他们许多忠诚的弟兄,还有大群的殉道者和他们站在一起;同时,那些曾经逼迫他们,囚禁他们,杀害他们的恶人,联同一切污秽可憎之物,却都关在圣城的墙外。其中有那残忍行恶的暴君尼罗皇帝,他曾逼迫圣徒,并以他们所受的痛苦为快。现在他却要看见他们得享欢乐与尊荣。他的母亲也在那里。她要亲眼看到自己行为的后果,看出她品格的邪恶怎样遗传给自己的儿子;她的感化力和榜样曾助长她儿子的邪情私欲,以至结出罪恶的果子,使全世界为之战栗。

在那里还有罗马教的神父和主教们,他们曾自命为基督的使者,却想用拷问台、牢狱和火刑柱等来统制上帝圣民的良心。那里有傲慢的教皇,他们曾抬举自己高过上帝,并擅敢改变至高者的律法。那些虚伪的神父终必向上帝作交代,这乃是他们巴不得可以逃避的。他们那时才要看出:全能者是严格执行自己律法的,而且决不以有罪的为无罪,可是他们悔之晚矣。他们现在才明白基督是与他受难之子民同受苦难的。他们这时也感到了主所说的这一句话的力量:“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太25:40)

全体恶人要站在上帝的台前为反叛上天政权的大罪受审。这时没有人为他们代求,他们是无可推诿的,于是有永死的判决宣布在他们身上。

现在全体都看明罪的工价不是崇高的自由和永远的生命,而是奴役、毁灭和死亡。恶人看出自己因叛逆的生活而丧失的究竟是什么。当初上帝向他们提供那极重无比的荣耀时,他们曾傲慢的拒绝了,而现在看起来,这荣耀是何等地可贵啊。沉沦之子要喊叫说,“这一切都是我们本来可以获得的,而我竟把它置于脑后。唉,这该是多么奇怪的昏迷啊!我已经把平安、幸福和荣誉换取悲惨、耻辱和绝望。”众人都要看出自己之被摒弃于天庭之外,乃是公正合理的处分。因为他们已经在自己的生活上宣称,“我们不要这耶稣作我们的王。”

恶人曾经心夺神移地观看上帝圣子的加冕典礼。他们见到他手中有神圣律法的法版,就是他们所曾轻视并干犯的律法典章。他们目睹得救群众惊喜欢腾和敬拜的情形,当歌唱的声浪洋溢于圣城之外时,那里群众异口同声地感叹说:“主上帝,全能者啊,你的作为大哉,奇哉!万世之王啊,你的道途义哉,诚哉!”(启15:3)这时恶人也俯伏在地,敬拜生命之君。

撒但见到了基督的威严和光荣,似乎全身瘫痪了。这一度作过遮掩约柜的基路伯,想起自己是从何处堕落的。他曾是一个发光的撒拉弗,“早晨之子”,这时何竟改变,何竟堕落了!他曾荣任天上的大议会的一员,如今却被永远排斥在外。他现在看到另一位天使侍立在圣父面前,遮掩他的荣耀。他已经见到一位魁梧高大,威严英武的天使把冠冕戴在基督的头上,他也知道这位天使崇高的地位,本来是他所能得的。

他想起自己从前那无罪而纯洁的天家,在他埋怨上帝并妒忌基督之前,他本有平安和满足的喜乐。他的诬告、他的反叛、他的骗取天使之同情和支援,以及在上帝愿意饶恕他时,他的顽梗不化,使他现在再没有自新的机会,这一切都要生动的涌现在他面前。他要回顾自己在人间的工作以及这工作的结果——人类互相仇视,彼此残杀;邦国的兴亡盛衰,以及一连串的扰攘、纷争和叛乱。他也想起自己曾如何不断地努力反对基督的工作,使人类日趋败坏。他看出自己的恶毒阴谋并未能毁灭那些信靠耶稣的人。当撒但看到自己的国度,和自己一生劳苦的结果时,他所看见的无非只是失败和消灭。他曾迷惑群众,使他们相信上帝之城是容易攻陷的,但他明知这是虚谎。在大斗争的漫长过程中,他已屡战屡败,被迫屈服。他对于永在之君的权利和威严原是素有认识的。

这个大叛徒的目的一向是要证明自己有理,而上帝的政权应当为叛乱的事负责。他曾用尽他的卓越智力以求达到这个目的。他曾坚决而有计划地奋斗,并获得了很大的成功,使许多人对于这进行已久的大斗争接受他的见解。几千年来,这叛逆的首领一贯地以虚伪冒充真理。现时候已到,叛逆终必失败,撒但的历史和性格必须完全揭露。在他想要推翻基督的王权,毁灭他的子民,并占领上帝圣城的这一次最后的努力上,这个大骗子已经显出他的庐山真面了。那些曾与他合作的人都眼见他事业的完全失败。基督的门徒和忠心的天使都看明了他反叛上帝政权的全部阴谋。他已成为全宇宙所憎恨的目标了。

撒但看出他那出于自动的反叛已经使他不配居留天上。他已惯于用自己的能力去反抗上帝,所以天庭的纯洁、平安与和谐对于他必是极端的痛苦。他对于上帝之慈爱与公义的诬告已经不能成立。他所想要加在上帝身上的罪名,现在完全都落在他自己的头上。到此撒但不得不低头下拜,承认自己所受的处分的公正合理。

“主啊,谁敢不敬畏你,不将荣耀归与你的名呢?因为独有你是圣的,万民都要来在你面前敬拜,因你公义的作为已经显出来了。”(启15:4)在这长久斗争中一切有关真理与谬道的问题,现在都已显明了。叛逆的终局和废弃神圣律例的后果,都已在一切受造之物面前赤露敞开了。撒但统治的结果和上帝政权的对照,已经摆在全宇宙之前。撒但自己的工作已经定了他的罪。上帝的智慧、公义和良善,现在都全然显明了。同时也显明:在这大斗争中,上帝的每一措施都是以他子民的永久利益和他的创造之诸世界的利益为前提的。“耶和华啊,你一切所造的,都要称谢你,你的圣民,也要称颂你。”(诗145:10)罪恶的历史要永远作为一个凭据,证明上帝律法的存在是与他所创造之众生的幸福有密切关系的。这大斗争的全部真相既已大白于全宇宙之前,所以无论是忠诚或是叛逆之徒,都要同声赞扬:“万世之王啊,你的道途义哉!诚哉!”

在全宇宙之前,圣父与圣子为人类所作的伟大牺牲已经清楚的显明了。现在时候已到,基督要站在他应有的地位上,并享受尊荣,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他因那摆在他前面的喜乐,要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就轻看羞辱,忍受十字架的苦难。这苦难与羞辱虽然是大得不堪设想,但是他的喜乐与荣耀却比之更大。他看到这得救的群众已经恢复了他自己的形象,人人心中具有上帝的完美印记,人人脸上反照他们君王的威仪。他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劳苦的功效,便心满意足。他随即发出声音,对那聚集的义人和恶人说:“看哪,这是我的血所赎回来的!我曾为这些人受苦,为这些人舍命,使他们可以永永远远留在我面前。”然后从宝座周围穿白衣的群众中,扬起颂赞的歌声:“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权柄、丰富、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赞的!”(启5:12)

撒但虽然不得不承认上帝的公正,并向基督的至高威权低头,但他的品性并没有改变。叛逆的精神像一股汹涌的洪流再度暴发了,他的心内充满狂怒,决意在这场大斗争中顽抗到底。时候已到,他必须对天上的君王作最后的挣扎。于是他冲到自己所统治的人中,尽力以自己的狂怒来鼓动他们,激发他们立即作战。不料,在他所引诱参加叛变的无数群众中,现在却没有一个人再承认他的主权了,到此,他的势力已经消灭了。恶人固然像撒但一样,仍旧充满仇恨上帝的心理,但他们看出大势已去,他们决不能胜过耶和华了。他们便向撒但和他所用来欺骗众人的爪牙工具大发烈怒,并以恶魔般的疯狂向他们猛扑过来。

主耶和华如此说:“因你居心自比上帝,我必使外邦人,就是列国中的强暴人,临到你这里,他们必拔刀砍坏你用智慧得来的美物,亵渎你的荣光。他们必使你下坑。”“遮掩约柜的基路伯啊,我已将你从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除灭。……我已将你摔倒在地,使你倒在君王面前,好叫他们目睹眼见。……使你在所有观看的人眼前,变为地上的炉灰。……你令人惊恐,不再存留于世,直到永远。”(结28:6-8,16-19)

“战士在乱杀之间所穿戴的盔甲并那滚在血中的衣服,都必作为可烧的,当作火柴。”“耶和华向万国发忿恨,向他们的全军发烈怒,将他们灭尽,交出他们受杀戮。”“他要向恶人密布网罗,有烈火、硫磺、热风,作他们杯中的分。”(赛9:5;34:2;诗11:6)从天上上帝那里有火下降。地也裂开了。藏在地底深处的武器也拿出来了。从每道裂开的深坑中,有灭人的火焰喷出。连岩石本身也都着起来了。“那日临近,势如烧着的火炉。”“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玛4:1;彼后3:10)这时地面看起来像一片熊熊的熔岩,一个广大而沸腾着的火湖,这乃是不敬虔之人遭受报应与沉沦的时候,“因耶和华有报仇之日,为锡安的争辩,有报应之年。”(赛34:8)

恶人要在世上受报。(箴11:31)“万军之耶和华说:那日临近,势如烧着的火炉,凡狂傲的和行恶的,必如碎秸。”(玛4:1)有一些人只烧片刻便毁灭了,但有一些人却要受苦多日,各人都是“照着他们所行的”受刑罚。义人的罪都已归到撒但的头上,所以他不但要为自己的叛逆受刑,也要为他所引诱上帝子民去犯的一切罪受刑。他所遭受的刑罚,要比一切受他迷惑之人所遭受的远为可怕。在那些受他迷惑之人都被烧尽之后,他还要活着受苦。在这一场洁净地球的火焰之中,恶人终于都被除灭了,根本枝条一无存留,撒但是根本,跟从他的是枝条。犯法的刑罚全已执行了,公义的要求都已达到了,于是天与地要同声宣扬耶和华的公义。

撒但毁坏的工作就此永远终止了。六千年来,他都是任意妄为,使地球充满祸患,使宇宙忧伤悲痛,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但从今以后,上帝所造的万物得以永远脱离撒但和他的试探了。“现在全地得安息,享平静,人(义人)皆发声欢呼。”(赛14:7)从效忠上帝的整个宇宙,扬起一阵赞美与胜利的呐喊。有“群众的声音”好像“大雷的声音”,说,“哈利路亚,全能的主上帝作王了!”

当整个地球变成一团烈火时,义人却安然居住在圣城里,在头一次复活有分的,第二次的死在他们身上没有权柄。(见启20:6)上帝对于恶人乃是烈火,但对于他的子民却是日头和盾牌。(见诗84:11)

“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启21:1)那烧灭恶人的烈火把这个地球炼净了。咒诅的一切痕迹都消除净尽。再没有永远烧着的地狱使赎民一直看见罪恶的惨局。

但要留作记念的只有一件事:我们救赎主被钉十字架的伤痕要永远存在。罪恶残忍之工作的唯一痕迹乃是救主受伤的头,刺破的肋旁,被钉的手脚。先知看见基督在他的荣耀中说:“从他手里射出光线,在其中藏着他的能力。”(哈3:4)那被刺的肋旁曾流出宝贵的泉源,使世人与上帝和好,那正是救主的荣耀,那里“藏着他的能力。”他既因救赎的牺牲,“以大能施行拯救,”他也就以大能向一切轻视上帝恩典的人执行公义的报应。基督受辱的记号正是他最大的光荣。在永恒的岁月中,他在髑髅地所受的创伤要彰显他的荣耀,宣扬他的权能。

“你这羊群的高台,锡安城的山哪,从前的权柄,……必归于你。”(弥4:8)时候到了,自从那发火焰的剑把始祖拒于伊甸园门外以来,圣洁的义人所长久渴望的“上帝之民被赎”(弗1:14)已经到了。这最初赐给人类作为国度,后来被人出卖到撒但手中,而被他长久占领的地球,现在已被伟大的救赎计划赎回来了。那因罪恶而丧失的一切就此都被恢复了。“创造诸天的耶和华,制造成全大地的上帝;他创造坚定大地,并非使地荒凉,是要给人居住。”(赛45:18)上帝当初创造地球的目的现在已经实现。这地要作为赎民永远的家乡。“义人必承受地土,永居其上。”(诗37:29)

许多人因为要避免把来生的基业看得太具体化,便用“属灵”的解释否定了那应当使我们仰望这基业为我们家乡的真理。但耶稣曾向他的门徒确切保证说,他去乃是为要在父的家里为他们预备住处。凡接受《圣经》教训的人决不至对于天上的住处一无所知。然而“上帝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2:9)义人的奖赏不是人的言语所能形容的,只有那些身历目睹的人才能知道。上帝乐园的荣美决非人类有限的脑力所能理解的。

《圣经》上称得救之人的基业为“家乡”(来11:14-16),那里有天上的好牧人领他的群羊到活水的泉源。生命树要每月结果子,其上的叶子要供给万民使用。涌流不竭的清泉,明净如同水晶,河边绿叶成荫,使那为上帝救赎之民所预备的道路更为清幽。广大无垠的平原一直伸到荣美的山麓之下,那里有上帝的圣山,高峰耸立。上帝的子民,就是那些长久飘流的客旅,要在那宁静的平原上,和生命水的河岸边,找到他们的家乡。

“我的百姓,必住在平安的居所、安稳的住处、平静的安歇所。”“你地上不再听见强暴的事,境内不再听见荒凉毁灭的事;你必称你的墙为拯救,称你的门为赞美。”“他们要建造房屋,自己居住;栽种葡萄园,吃其中的果子。他们建造的,别人不得住;他们栽种的,别人不得吃;……我选民亲手劳碌得来的必长久享用。”(赛32:18;60:18;65:21-22)

“旷野和干旱之地,必然欢喜。沙漠地也必快乐,又像玫瑰开花。”“松树长出代替荆棘,番石榴长出代替蒺藜。”(赛35:1;55:13)“豺狼必与绵羊羔同居,豹子与山羊羔同卧;……小孩子要牵引他们。”“在我圣山的遍处,这一切都不伤人,不害物。”(赛11:6,9)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在天国里痛苦是不能存在的。那里不再有流泪或送葬的事,不再披麻戴孝。“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启21:4)“城内居民必不说,我病了,其中居住的百姓,罪孽都赦免了。”(赛33:24)

新耶路撒冷是这荣美新世界的京都,在“耶和华的手中要作为华冠,在你上帝的掌上必作为冕旒。”(赛62:3)“城的光辉如同极贵的宝石,好像碧玉,明如水晶。”“列国要在城的光里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将自己的荣耀归与那城。”(启21:11,24)万军之耶和华说:“我必因耶路撒冷欢喜,因我的百姓快乐。”(赛65:19)“上帝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的子民,上帝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上帝。”(启21:3)

在上帝的城中,“不再有黑夜。”没有人再需要或希望休息。在奉行上帝旨意并颂扬他圣名的事上,是不会疲倦的。我们必长久享有早晨清新的精神,是永世无穷的。“他们也不用灯光日光,因为主上帝要光照他们。”(启22:5)太阳要被一种比现今正午的日光更辉煌的光芒所胜,但它并不令人眼花目眩。上帝和羔羊的荣耀使圣城充满永不熄灭的光荣。那里永远是白昼,得赎之民要在没有太阳的荣光之中行走。

“我未见城内有殿,因主上帝全能者和羔羊,为城的殿。”(启21:22)上帝的子民享有特权,得与圣父和圣子直接交通。“我们如今仿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林前13:12)自然界和主对待世人的作为好像一面镜子,我们在其中模糊地看到上帝的形象,但将来我们都要面对面与他相见,当中再没有隔阂。我们要侍立在上帝面前,瞻仰他圣颜的光荣。

那时得赎之民要全知道,如同主知道他们一样。上帝所亲自培植在人心中的友爱和同情将要最切实最甜蜜地发挥出来。与众圣者纯洁的交通,与快乐的天使和历代以来用羔羊的血洗净衣服之许多忠心圣徒的社交生活,以及那使“天上地上的全家”(弗3:15)团结一致的神圣关系,这一切都要协助构成得赎之民的幸福。

在那里,永远不衰残的心智要因思考创造之能的奇妙和救赎之爱的奥秘,而得到无穷的喜乐。再没有残忍诡诈的仇敌来引诱人忘记上帝。人的各种才能都要发展,一切力量都要增强。知识的追求不会使脑力疲惫或精神穷竭。在那里,最伟大的事业必能推进,最崇高的志向必能达到,最雄伟的愿望必能实现,但此外还要出现新的高峰需要攀登,新的奇迹需要赞赏,新的真理需要推究,并有新的目标让人发挥脑力、心力和体力。

宇宙的全部宝藏都要开启,以供上帝所救赎的子民研究。他们不再受必死亡之身体的捆绑,却要展开不知疲倦的翅膀,一直飞翔到天外的诸世界,那些世界上的居民曾看见这个世界上人类的祸患并为之忧伤惊惧,也曾因听到世人得救的喜讯而欢唱。那时地上居民的心中要充满莫可言宣的快乐,与那些从来没有犯罪的生灵共享喜乐和智慧。他们要分享知识与聪明的宝藏,就是那世世代代因思念上帝的手段而得的收获。他们要以清晰的目光观察创造物的荣美,就是千千万万的太阳、星辰和天体,都环绕着上帝的宝座,在指定的轨道上运行。在万物之上从最小到最大的,都写有创造主的尊名,无不显示他丰盛的权能。

永恒的岁月要带来有关上帝和基督的更丰盛更光荣的启示,知识是怎样发展,照样,爱心、敬虔和幸福也要增进不已。人越认识上帝,就越要饮佩他的品德。当耶稣向人阐明救恩的丰盛,以及他与撒但的大斗争中所有的惊人的成就时,得赎之民便要以更热切的忠诚侍奉他,并以更热烈的喜乐弹奏手中的金琴,亿万的声音要一同歌颂赞美。

“在天上、地下、地底下、沧海里和天地间一切所有被造之物,都说,但愿颂赞、尊贵、荣耀、权势,都归给坐宝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远远。”(启5:13)

善恶的大斗争结束了。罪与罪人也不再有了。全宇宙都是洁净的。在广大宇宙之间,跳动着一个和谐的脉搏。从创造万物的主那里涌流着生命、光明和喜乐,充满这浩大无垠的宇宙。从最小的原子到最大的世界,一切有生和无生之物,都在他们纯洁的荣美和完全的喜乐上,宣扬上帝就是爱。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