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01章 为何允许罪恶存在?
 哈门·艾伦       2019-04-03       1383

罪恶痛苦是从哪里来的?是来自上帝吗?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祂不制止呢?它会结束吗?上帝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关于自己的品格,祂说了什么?

爱的律法既是上帝政权的基础,一切受造之物的福乐就在于他们完全符合这个伟大的公义原则。上帝所求于祂一切受造之物的,乃是出于爱心的侍奉,乃是因为充分认识祂的品德而崇敬祂。上帝不喜悦出于勉强的效忠,所以祂赐给众生自由的心志,让他们出于自愿地侍奉祂。{DD 1.4}

可惜有一个天使竟滥用了这个自由。罪恶便从他开始了。他原是上帝所最器重的,地位仅次于基督,在天上居民中是最有权柄最有尊荣的。他名叫“路锡甫”(译者按:赛14:12;的“明亮之星”拉丁和英文译本均作“路锡甫”,意即“明亮之星”)。在他堕落之前,他在遮掩约柜的基路伯中居首位,是圣洁而没有玷污的。“主耶和华如此说:你无所不备,智慧充足,全然美丽,你曾在伊甸上帝的园中,佩带各样宝石。……你是那受膏遮掩约柜的基路伯,我将你安置在上帝的圣山上,你在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间往来。你从受造之日所行的都完全,后来在你中间又察出不义”(结28:12-15)。{DD 1.5}

【创造反映上帝的荣耀】

路锡甫本来可以一直蒙上帝喜悦,并受众天军的敬爱,又可运用他高贵的能力来造福其他天使,并荣耀他的创造主。但先知却说:“你因美丽心中高傲,又因荣光败坏智慧”(结28:17)。路锡甫渐渐放纵了自高的心愿;“居心自比上帝。”“你心里曾说,……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上帝众星以上;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结28:6;赛14:13-14)。路锡甫不愿尊上帝为至上,为祂所造之物最爱戴最忠顺的对象,反而尽力收揽他们的心来事奉并敬拜他自己。这个天使的野心竟贪图全能天父所赐给祂圣子的尊荣,并羡慕基督所独有的特权。{DD 2.1}

天庭全体本来是乐于反照创造主的荣耀并宣扬祂的尊名的。当上帝受到这样崇敬之时,全天庭都是和平而喜乐的。但这时忽然有一个不协之音,破坏了天上的和谐。路锡甫这种事奉自己抬高自己的心意,是与创造主的计划相反的,使那些以上帝的荣耀为至上的众天使警觉到不祥之兆。天庭的议会向路锡甫作了多次的恳劝。上帝的儿子也向他说明了创造主的伟大、良善、公正、以及祂律法的神圣性与不变性。天庭的秩序原是上帝亲自设定的。路锡甫若偏离这个秩序,就必亵渎他的创造者,毁灭自己。然而这出于无穷慈爱和怜悯的警告,结果只有激起他反抗的精神。路锡甫让妒忌基督的心理得势,并且愈加顽强。……{DD 2.2}

【大骗局】

从此他那卓越的智力便完全用在欺骗的工作上,为了要博得那些曾经受他指挥之天使的同情。他甚至歪曲了基督警告并劝诫他的话,来遂行自己叛逆的阴谋。对于这些忠诚爱戴他并与他发生最密切关系的天使,撒但声称自己受了不公正的裁判,并声称他的地位没有被重视,他的自由将要受限制了。他起先只是歪曲基督的话,后来索性狡赖强辩,直接撒谎,诡称上帝的儿子蓄意在天上居民之前侮辱他。他也设法在自己与忠心的天使之间无事生端。凡他所不能勾引来支持他的天使,他便诬告他们不关心天庭众生的幸福。他把自己所正在进行的工作抵赖到那些仍然效忠上帝的天使身上。为要证实他所说上帝亏待他的话起见,他歪曲了创造主的言语和作为。他的手段是用狡猾的论据,使众天使对上帝的旨意发生怀疑。他给每一件简单的事物加上一层神秘的色彩,并用巧妙的曲解,对于耶和华最明显的指示提出疑问。他那崇高的地位既与上帝的政权有那么密切的关系,他的诡辩就格外有力,结果有许多天使受迷惑与他联合,同谋反叛上天的威权。……A {DD 2.3}

【反叛延续到地上】

直到这一场斗争在天上告一段落之后,这个大篡夺者还是强辩自己有理。及至上帝公布撒但和一切同情他的天使将要被逐出天庭之后,这个叛逆的魁首就大胆表示蔑视创造主的律法。他再度声明,天使无需受管束,却应当有自由随从自己的心意,而这心意必能永远引导他们行义。他抨击上帝的律法为一个抑制他们自由的轭,并宣布他的宗旨乃是要废除律法,以便众天使可以达到更崇高,更光明的生存境地。{DD 3.1}

撒但和他的全军异口同声地把自己叛逆的罪完全归咎基督,并声称祂若没有责备他们,他们是决不会叛变的。他们就是这样的存心不忠、顽梗不化、大胆无礼、妄图推翻上帝的政权,同时还说自己是专制暴力之下无辜的牺牲者;如此,这个大叛徒和他的同党终于被逐出天庭了。{DD 3.2}

这在天庭发动叛乱的同一个精神,现今还在地上鼓动叛乱。撒但从前在天使身上施用什么手段,今日他在世人身上也施用什么手段。撒但的精神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作主。他们像他一样,设法废除上帝律法的约束,并应许人可以藉着干犯律法而获得自由。斥责罪恶的人现今还是会惹起憎恨和反抗之精神的。当上帝的警告感动人心之时,撒但却叫人自以为义,并设法使别人同情他们的罪行。他们不但不改正自己的错误,反而挑唆众人去反对那斥责罪恶的人,令众人看他们为造成困难的唯一祸根。从义人亚伯的日子起,直到我们现今的时代为止,世人向一切胆敢指责罪恶之人所表现的都是这一种精神。{DD 3.3}

在驱逐撒但离开天庭的事上,上帝声明了自己的公义,并维护了祂宝座的声誉。但及至人类屈服于这叛逆之灵的欺骗而犯了罪之后,上帝竟牺牲了自己的独生子来为堕落的人舍命,作为祂慈爱的证据。上帝的品德在基督为人赎罪的事上显明出来了。十字架的有力论据向全宇宙说明:路锡甫所自取犯罪的途径是决不能归罪于上帝的政权的。{DD 3.4}

【救赎人类的计划】

撒但对于上帝品德和政权的诬告,这时才显出它的实质。他曾指摘说,上帝要受造之物顺从祂,目的不过是要高抬自己;他又宣称,创造主要求万有舍己为人,而祂自己却没有舍己为人。但现在可以看出:为要拯救这堕落有罪的人类,宇宙的主宰已经作了爱心所能作的最大牺牲;因为“上帝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林后5:19)。 此外,还可以看出:路锡甫因贪图尊荣和高位而打开了罪恶的门,但基督为要除灭罪恶起见,竟谦卑虚己,顺命至死。{DD 4.1}

上帝已经显明祂对于叛逆的痛恨。从撒但所受的制裁和人类所蒙的救赎这两件事上,天庭全体已经看出上帝的公义。路锡甫曾说,如果上帝的律法不能更改,犯罪的刑罚也不能取消,那么,一切犯罪的人就必永远不能蒙创造主的喜悦。他又声称,犯罪的人类已无救赎之望,所以他们已经成为他的合法俘虏。如今基督的死乃是为人类所作的辩证,是不能被推翻的。律法的刑罚已经归在那与上帝同等的基督身上,人类便得到自由可以承受基督的义,并藉着悔改和自卑的生活胜过撒但的权势,正如上帝的儿子得胜一样。这样看来,上帝是公义的,同时祂也可以称一切信耶稣的人为义。{DD 4.2}

【上帝的律法得到维护】

基督降世受苦受死,不单是为要成全人类的救赎,而也是要“使律法为大为尊”(赛42:21)。不单是要叫地上的居民心中对于律法存应有的尊重,而也是向全宇宙的诸世界显明上帝的律法是不能改变的。如果律法的要求可以作废,上帝的儿子就不必来舍身为违犯律法的人赎罪了。基督的死证实律法是不能更改的。圣父与圣子由于无穷之爱的激励为救赎罪人所付的牺牲,向全宇宙证明——况且除了这救赎的计划之外,别无其他证明——公义与慈悲乃是上帝政权和律法的基础。{DD 4.3}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