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05章 良心的自由受到威胁
 哈门·艾伦       2019-04-03       968

那些强迫少数人的良心服从多数人意愿的人,正在威胁摧毁美国宗教信仰和实践的宝贵自由。

现今美国的基督教正在运动国家来支持教会的制度和习惯,这就是步罗马教的后尘。但在实际上,其意义远不止于此,因为他们正是为罗马教开辟道路,使她在信奉基督教的美洲得以恢复她在欧洲所失去的优势。那使这运动具有更重大意义的,就是他们的主要目标是要强制人遵守星期日。这原是罗马教所创立的制度,也是她所认为是她权力的标记。罗马教的精神也就是要迎合世俗的习惯,尊重人间的遗传过于上帝的诫命。这种精神现今正在渗透于各基督教的教会中,使他们去进行同样的工作,就是罗马教在他们以前所行过的高举星期日的工作。{DD 24.1}

如果读者要明白在这快要来临的大斗争中,罗马教将要如何运用她势力的话,只要翻阅历史的记载,查看在以往的各时代中,罗马教为实现这同一目标所使用的种种手段。如果读者要知道罗马教徒与基督教徒联合之后将要如何对待那些拒绝他们教义的人,可以看一看罗马教过去向安息日和拥护安息日的人所表现的精神。{DD 25.1}

异教的纪念日之所以能逐渐在基督教世界达到尊贵的地位,乃是由于皇帝的谕旨、宗教的会议和政府所支持的教会法案。历史上第一个强迫人遵守星期日的措施,乃是君士坦丁皇帝所制定的法令(公元321年)。这道法令吩咐城市的居民在“可敬的太阳日”休息,但准许农民继续他们的农作。这道法令虽然根本是属于异教的条例,但总是在皇帝名义上信奉基督教之后颁布的。{DD 25.2}

皇帝的谕旨既然不足以代替上帝的权威,就有一个专门讨君王欢心,又与君士坦丁特别接近而喜爱奉承他的主教犹西比乌主张说,基督曾把安息日改为星期日。但他并没有从圣经中举出一点凭据来证实这个新的教训。况且犹西比乌自己还在无意之中承认了这种主张的虚假,并说明了这个改变究竟是谁策动的。他说:“凡是人应在安息日遵守的本分,我们已经移到主日上去了”(罗伯特.柯克斯《安息日的法律和安息日的义务》538页)。这个守星期日的论点虽然毫无根据,但总能使一般人大胆践踏主的安息日了。凡是喜爱受世人尊敬的,都接受了这流行的节日。{DD 25.3}

【星期日的法律及其后果】

及至罗马教廷的权势愈形巩固之后,高举星期日的工作也就继续发展下去了。一般信主的农民一度还在星期日不做礼拜的时候从事农作,同时他们也遵守第七日为安息日。但这种情形渐渐又起了变化。到了一个时候,一切担任圣职的人不得在星期日受理一般有关俗务的纠纷。再过不久,当局颁布法令,吩咐众人,不论地位身价如何,都必须在星期日停止普通劳作。凡违犯这命令的,自主的必须付罚款,为奴的必须受鞭打。后来有法令规定:富人必须付出财产的一半作为罚款。如果顽梗不化,最后要被卖为奴。低层阶级的人则要被永远逐出国境。{DD 25.4}

为要充分加强星期日的法令起见,他们还要捏造许多神迹奇事。其中的一个传说,论到一个农人擅敢在星期日下田耕地。正当他用一个铁条刮犁头时,那铁条就粘在手上了,他只得把它带来带去,两年之久,“痛苦之至,羞耻非常”(弗兰西斯.威斯特《论主日的历史和实践》174页)。{DD 25.5}

后来教皇下令吩咐各地的神父应当告诫一切干犯星期日的人,劝他们到礼拜堂去祷告,否则必有严重的灾祸临到他们和他们的邻舍身上。……{DD 26.1}

宗教会议的通令既然还不足以达到高举星期日的目的,教会便要求政府当局颁发命令胁迫人民在星期日停工。于是罗马召开一次会议,将过去一切的会议所通过的法案以更有力更严肃的措辞重申一遍,然后将这些法案编入教会的法典之中,由各地政府,在基督教界全境之内予以执行(海林《安息日的历史》卷二第5章第7部分)。{DD 26.2}

【遵守星期日的权威】

虽然如此,他们还是没有圣经的权威作为守星期日的根据,这使他们不胜烦恼。同时,人们还要提出疑问:他们的宗教教师究竟有没有权柄废除耶和华颁布的明令: “第七日是向耶和华你上帝当守的安息日,”去尊重太阳日呢?所以为要弥补圣经方面所没有的证据起见,他们必须想出其他方法。在第十二世纪末叶,有一个热心提倡星期日的人去访问英国各地教会,到处遇见忠心为真理作见证的人。他的一切努力都显然无效,于是他暂时离开英国去寻找更好的方法来支持自己的教训。及至回到英国时,他所缺少的凭据果然找到了,而且他日后的工作也因而有了更好的成绩。他带来的是一个文件,据说是上帝亲自发下来的,其中记载着那人所缺少的有关星期日的命令,并附带着可怕的威胁来恐吓一切不肯听从的人。这一个宝贵的文献——原来它是与它所支持的制度一样卑鄙的赝造品——据说是从天上落下来的,后来在耶路撒冷的各各他山圣西缅的神坛上被人发现。其实它的真实来源乃是罗马教皇的宫庭。因为罗马教廷向来认为一切旨在增进教会权势和荣誉的伪造品都是合法的。……{DD 26.3}

罗马教徒虽然多方努力要确定星期日为圣日,但他们自己还是公认安息日乃是有上帝的权威为根据的,并承认那代替安息日的日子乃是人所设立的。在第十六世纪,某一次罗马教的会议明确宣布说:“基督徒都应记得,第七日是上帝所定为圣的。它不但为犹太人,而也是为一切愿意敬拜上帝的人所接受而遵守的,但我们基督徒已经把他们的安息日变更为主日了”(莫勒《论主日的名称,观念和遵守的六次谈话》281,282页)。可见这些蓄意破坏上帝律法的人对于自己所进行之工作的性质,并不是不知道的。他们明明是故意抬高自己在上帝之上。……{DD 26.4}

【“死伤“的治愈】

《启示录》第十三章预言说,两角如同羊羔的兽将要“叫地和住在其上的人,”去敬拜罗马教皇——“形状象豹”的兽。这两角如同羊羔的兽也要“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说,要给那受刀伤还活着的兽作个像,”并且命令“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要受“兽的印记”(见启13:11-16)。已经证明这两角如同羊羔的兽代表美国,并且这段预言将要在美国政府强迫人遵守星期日——罗马教所宣称为其最高权力的特别标记——的时候完全应验。但在这敬拜罗马教皇的事上,美国政府倒也不是独自进行的。在那些受过罗马教统治的国家中,罗马教的势力至今依然存在。预言也说罗马教的权力必要东山再起。“我看见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那死伤却医好了,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启13:3)。这兽所受的死伤是指一七九八年罗马教皇的势力衰败而言。先知说,在它受了死伤之后,“那死伤却医好了,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保罗很明白地说,这大罪人要存留到主第二次降临的日子(见帖后2:8)。他要进行欺骗的工作,直到末日。蒙启示的约翰也预言到罗马教皇说:“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他”(启13:8)。将来不论在旧大陆或新大陆,人们都要在遵守星期日——完全根据罗马教的权威而创立的制度——上崇奉罗马教皇。{DD 27.1}

近数十年来,在美国研究圣经预言的人已经向世人发出这种见证了。从现今的时事上可以看出以上的预言正在迅速应验。现今基督教的教师们正在同样地主张星期日是出于上帝神圣的权威,但他们也同样地拿不出圣经的凭据来,正象那些伪造神迹奇事来代替上帝命令的罗马教领袖们一样。现今已经有人提出这种论调。那强迫人遵守星期日的运动现今正迅速地得势了。{DD 27.2}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