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27章 “你若肯,必肯叫我洁净了”
 哈门·艾伦       2019-04-03       1344

(本章根据:太8:2-4;9:1-8,32-34;可1:40-45;2:1-12;路5:12-26)

在东方人所知道的一切疾病中,麻风病算是最可怕的了。它传染性强,又无药可治,在患者身上的影响也非常可怕,所以连最勇敢的人一提到麻风,也无不谈虎色变。犹太人认为,这种病是对犯罪的一种刑罚,所以常称之为“大灾”、“上帝的手段”。因其病毒太深,很难断根,且是致命的,所以麻风病也被看作罪的象征。照犹太人仪文的律法,麻风病患者被判为不洁净。所以人患了麻风,便要像已死的人一样与人们隔绝。凡他所接触的东西都是不洁净的,连他所呼吸的空气也是污秽的。凡被疑为患有此病者,必须受祭司的检查和鉴定。如被断为麻风病,就必须离开自己的家,与以色列会众隔离,只能与患同样病的人在一起。这条规定非常严格,即便是官长和君王,也不能例外。就是君王患了这可怕的病,也必须放弃王位,与社会断绝关系。

麻风病患者既与亲友隔离,就必须独自承当这恶疾的咒诅。他必须宣布自己的灾祸,撕破自己的衣服,并口里发出警告,叫众人避开他的污秽。这孤独的流亡者所发出的“不洁净!不洁净!”的凄惨叫声,使听者不禁恐惧、憎恶。

在基督传道的地区,有许多麻风病患者。当耶稣工作的消息传来,他们心中便燃起一线光明的希望。但自从先知以利沙的时代以来,未曾有过大麻风得洁净的事。他们不敢期望耶稣为他们行他从未向人行过的事。然而有一个人,心中却萌发了信心,可是他不知道如何到耶稣那里去。他既不得与同胞接触,又怎能到那位大医师面前呢?他又怀疑,基督肯不肯医治他,他肯屈尊俯就一个被人看为受上帝的刑罚的人吗?他会不会像法利赛人,甚至和那些医师一样咒诅他几句,并警告他远避稠人广众呢?他所听到的有关耶稣的消息说,凡求告他的人,没有一个遭拒绝的。于是,这可怜的人就打定了主意,要去寻找救主。他虽不能进城,但也许有一天他能在山间小路上碰到耶稣,或在他到乡下讲道时找到他。困难固然不少,但他只有这唯一的希望。

这麻风病患听人指引,来到救主那里。耶稣正在湖边教训人,众人都聚集在他周围。那可怜的人站得远远的,偶尔也听到几句从救主口里出来的话。他看见耶稣按手在病人身上,看见瘸子、瞎子、瘫子和各种患病垂死的人都恢复了健康,赞美上帝的拯救。于是他的信心加强了,他一步一步地走近那一群人。律法的禁令、大家的安全和众人对他的惧怕,他一时都忘掉了,他只想到蒙医治的幸福希望。

他的样子实在令人恶心。他的病势已严重到可怕的地步,他那逐渐溃烂的身体,令人不寒而栗;众人一见他就起恐慌,一起向后退。为了避开他,众人相互拥挤躲开。有人想要阻止他走近耶稣,也是徒然。他既不看他们,也不听他们,对他们的憎恶表情,他视若无睹。他所看见的只是上帝的儿子,所听见的只是那赐生命给垂死之人的话音。他赶到耶稣面前,俯伏在他脚前,说:“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

耶稣回答说:“我肯,你洁净了吧!”说着就按手在他身上(太8:3)。

麻风病人身上立时起了变化。他的皮色康健了,神经灵敏了,肌肉坚实了。麻风病所特有的鳞状粗糙的表皮消失了,代之以一片红润,像健康孩子的皮肤一样。

耶稣吩咐他不要将这事告诉人,只要立刻亲身带着礼物到圣殿去。祭司在接受礼物之前,必须先检查一番,才能宣布此人已完全痊愈。无论他们多么不愿意履行这个义务,他们总是无法回避检查,并鉴定这病是否痊愈。

《圣经》的记载说明基督如何叮嘱他,必须保持缄默,并立即去见祭司。“耶稣严严地嘱咐他,就打发他走,对他说:‘你要谨慎,什么话都不可告诉人,只要去把身体给祭司察看,又因为你洁净了,献上摩西所吩咐的礼物,对众人作证据。’”(可1:43-44)如果祭司知道医治麻风病的事实经过,他们因恨基督,或许会做个假的判断。耶稣要那人在这个神迹的风声还未传到祭司耳中之前到圣殿里去。这样他就可以得到公正的鉴定,好与家属和朋友团聚。

基督吩咐那人不可声张,还有其它用意。救主知道他的仇敌随时在设法限制他的工作,使百姓离弃他。他知道若是治好麻风病的消息传出去,则其他患这可怕疾病的人就必蜂拥到他面前来。于是就会发出谣言说:这些麻风病患者要将这病传给众人。再者,有许多患大麻风的人,不会善用这健康的恩赐,来为自己或别人造福。而且耶稣如果吸引许多麻风病人到他面前,必给敌人借口,说他破坏仪文律法的限制。这样一来,他传福音的工作势必受到阻碍。

事情的发生,果然不出耶稣所料。许多人已经亲眼看见大麻风被治好的情形,他们急切地要听祭司的鉴定。当那人回到亲友面前时,大家兴奋异常。虽有耶稣的警告,那人却不再隐瞒他蒙医治的事实。要隐瞒这事本来不可能,但那人还要大事宣传。他以为耶稣叫他不要声张,只是出于他的谦逊。因此,他就到处传扬这位大医师的能力。他哪里知道,他每次宣讲,更坚定祭司和长老们除灭耶稣的决心。这获医治的人觉得健康的恩典非常可贵。他能重新作人,与家人和社会相见,就觉得不能不归荣耀给那位治好他的大医师。岂知他如此到处宣扬,结果反阻碍了救主的工作。因为众人听了他的话,就成群结队地拥到耶稣那里去,使他不得不暂时停止工作。

基督传道时所做的每件事,都有其深远的寓义。在治好大麻风的这件事上也是如此。耶稣为一切到他面前来的人服务,他也极愿赐福给那些没有来的人。他一面吸引税吏,不信上帝的人和撒玛利亚人;一面也切望能影响那些被成见和遗传所包围的祭司与教师们。他用尽了各种可能感化他们的方法。他叫那被治好的麻风病患到祭司那里去,给他们一个见证,来消除他们的成见。

法利赛人曾宣称基督的教训是与上帝借摩西所颁布的律法相抵触的。但基督叫已被洁净的麻风病人,照摩西的律法到圣殿里去献祭,就证明法利赛人的控告纯属不实。对一切愿意相信的人,这是充足的证据。

耶路撒冷的领袖们曾派奸细去找把柄,要置基督于死地。耶稣却回之以他爱世人的行动、他对律法的尊敬、以及他救人脱离罪恶和死亡的能力。论到这些人,他作见证说:“他们向我以恶报善,以恨报爱。”(诗109:5)在山边上,耶稣吩咐人说:“要爱你们的仇敌。”(太5:44)他自己以身作则,“不以恶报恶、以辱骂还辱骂,倒要祝福。”(彼前3:9)

从前宣布对那麻风病人施行隔离的祭司,现在证明他已痊愈。这个当众宣布并已记录在案的鉴定,便成了基督永久性的见证。而且根据祭司的亲口证明,他身上再无麻风的余毒。那被治好的人得以恢复他在以色列会众中的地位,就是他的恩人活的见证。他欣然献上祭物,并颂扬耶稣的名字,使祭司们不得不相信救主的神能。他们得到了认识真理的机会,从真光得到帮助。如果拒绝,这机会就一去永不复返了。祭司中固然有许多人拒绝真光,然而这次的光照并不是徒然的。另外有不少人心里受到感动,当时却没做什么表示。救主在世时,他的工作在祭司和教师们身上似乎没有引起他们一点爱的表示。但在他升天之后,“也有许多祭司信从了这道”(徒6:7)。

基督洁净大麻风患者可怕的病症,是他从人心中除净罪恶的一个说明。那到耶稣面前来的人“满身长了大麻风”,麻风的致命之毒遍及全身。门徒想阻止夫子摸他,因为凡与麻风病患接触的,自己也就不洁净了。耶稣却按手在他身上,非但没受感染,反而发出赐生命的能力,使那麻风病人得以洁净。罪恶的麻风也是如此——它的毒根扎得很深,能致人死命,是人力所不能洗净的。正如圣经所记:“满头疼痛,全心发昏。从脚掌到头顶,没有一处完全的,尽是伤口、青肿与新打的伤痕。”(赛1:5-6)但是耶稣住在人间,并未沾染污秽。他的亲身来临有医治罪人之能。凡来俯伏在他脚前的人,凭着信心求他说:“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就必听见他回答说:“我肯,你洁净了吧!”(太8:2-3)

耶稣有几次医病时并没有立刻把病人所求的福气赐给他。但对于麻风病,病人一求,他就立刻允准。在我们求世俗的福惠时,上帝可能迟迟不答应我们的祈求,或者赐一些我们没有求的东西。但若求他救我们脱离罪恶,就不同了。他的旨意本来就是要洗除我们的罪孽,使我们做他的儿女,并赐给我们能力,得以过一种圣洁的生活。“基督照我们父上帝的旨意为我们的罪舍己,要救我们脱离这罪恶的世代。”“我们若照他的旨意求什么,他就听我们,这是我们向他所存坦然无惧的心。既然知道他听我们一切所求的,就知道我们所求于他的,无不得着。”(加1:4;约一5:14-15)“我们若认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一1:9)

在治愈迦百农瘫子的事上,基督又指出了这同样真理。他行这件奇事的目的,是要显明他有赦罪的权柄。同时,这奇迹也说明了其它一些宝贵的真理。它充满着希望和鼓舞,但对那些吹毛求疵的法利赛人,则含有警告的意味。

这个瘫子像麻风病人一样,已失去一切复原的希望。他的疾病是自己一生犯罪的结果。又因心里悔恨,痛苦万分。他早已向法利赛人和一般医士求治,希望解除精神和肉体的痛苦。但是他们冷淡地说,他的病是无可救药的,并说他必死在上帝的忿怒之下。法利赛人认为,人受痛苦,表明上帝不喜悦他,故自己对穷苦患病者,只是袖手旁观。其实这些自以为圣洁者的罪,比他们所鄙视的病人的罪更重。

那瘫子毫无办法,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没有得帮助的希望,他已陷入绝望中。后来他听说耶稣的奇妙作为,听说有许多像他一样有罪、一样可怜的人,都已得到医治,连长大麻风的也得了洁净。传这消息给他的朋友鼓励他,叫他相信只要能到耶稣面前,就一定也能得到治愈。然而,一想到自己害病的原因,他的希望就消失了,恐怕那位纯洁的医师不容他出现在他面前。

但他急欲得到的还不是肉体的痊愈,而是从罪的重担之下得到释放。他觉得,只要能见到耶稣,获得赦罪的保证,并与上天和好,那么,按照上帝的旨意,无论是生是死,他都心满意足。这垂死之人唯一的呼求是:巴不得能到耶稣面前!他不能再拖下去了,他身上枯干的皮肉已呈腐烂的症状。于是他央求朋友,用床把他抬到耶稣面前,他们慨然应允。但是救主所在之处,连房子四周都挤满了人,以致这个病患和他的朋友,不要说靠近耶稣,就连耶稣的声音也无法听到。

当时耶稣在彼得家讲道,照他们的规矩,门徒是挨近耶稣坐着。还“有法利赛人和教法师在旁边坐着,他们是从加利利各乡村和犹太并耶路撒冷来的。”他们来窥探耶稣,要寻找把柄,好控告他。除了这些官长之外,还聚集着庞杂的群众,有热心的、虔诚的、好奇的、不信的。从不同的国家和社会的各阶层,都有人来挤在那里。“主的能力与耶稣同在,使他能医治病人。”有生命的灵运行在会众之间,只是法利赛人和教法师并未察觉。他们不觉得自己有需要,所以那医治之能与他们无缘。正如《圣经》所说:“他……叫饥饿的得饱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路1:53)

抬瘫子的人,一再努力,想从人丛中挤进去,但是徒劳无功。那病人也左顾右盼地表示难言的痛苦。现在所渴望的帮助就在眼前,他怎能放弃希望呢?于是他请朋友把他抬到房顶上,将房顶掀开,将他缒到耶稣脚前。救主的讲论被打断了。他看着瘫子忧伤的容貌,看着他那恳求的眼神注视着他,他很了解这种病。这个踌躇疑惧的病人,就是他亲自吸引到自己跟前来的。当这瘫子还在家里的时候,救主已感动了他的心。当他悔悟自己的罪,并相信耶稣的能力足以使他痊愈时,救主赐人生命的怜爱,已经安慰了这个干渴的心灵。耶稣曾注意到他信心的微光,如何开始发旺,一直到相信耶稣为罪人的唯一帮助者;也看到他要到救主面前来,每努力一次,信心就加强一次。

现在救主开口讲话,在病人耳中犹如音乐,对他说:“小子,放心吧!你的罪赦了。”

失望的重担,从病人的心灵上卸掉了。重罪被赦之后的平安充满他的心,从他脸上焕发出来。他肉身的痛苦消逝,全身起了变化。无药可救的瘫子竟得痊愈,罪人竟得大赦!

他以真诚的信心接受耶稣的话为他的新生命。他不提其它要求,只是得意地、默默地安然躺卧在那里。天上的神光映在他脸上,众人都屏息注视着这个情景。

拉比们也殷切地等待着,要看基督怎样处理这件事。他们回想,这人从前曾求过他们的帮助,而他们不肯给他一点希望和同情。不但如此,还说他是因自己的罪被上帝咒诅了。如今他们看到这个病患,这一切又浮现脑际了。他们看到众人对这件事所表示的兴趣,感到极大的恐慌,只怕自己失去在民间的威信。

这些权贵们彼此并未交谈,只是互相对视,都心照不宣地认为,必须设法阻止群众情绪的发展。耶稣说瘫子的罪已蒙赦免。法利赛人认为这是亵渎的话。以为用这个罪名就可以置耶稣于死地。他们心里想:“他说僭妄的话了,除了上帝以外,谁能赦罪呢?”(可2:7)

耶稣定睛注视他们,他们便畏缩躲闪,耶稣说:“你们为什么心里怀着恶念呢?或说‘你的罪赦了’,或说‘你起来行走’,哪一样容易呢?但要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就对瘫子说:“起来,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

于是那被人用床抬来的人,立刻以青春的活力站起来。主所赐生命的血液,在他血管里活跃起来,全身器官突然运动自如了。健康的柔润光彩代替了垂死灰白的气色。“那人就起来,立刻拿着褥子,当众人面前出去了,以致众人都惊奇,归荣耀与上帝说:‘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

基督的爱是何等的奇妙啊!他不惜屈尊医治受苦的罪人。至高的神竟向受苦的人们表同情,慰藉他们的苦痛。他所显给人看的,是何等伟大的能力啊!谁还能怀疑救恩的信息呢?谁还能轻视仁爱之救赎主的爱怜呢?

要使那行将腐烂的身体恢复健康,非有创造的能力不可。现在对那垂死的瘫子说话,使他重得生命的声音,就是当初用尘土造人,并使之得生命者的声音。那赐生命给病人的能力,也更新了他的心。那“说有,就有;命立,就立”的主(诗33:9),已将生命赐给死在过犯与罪恶之中的人。肉体的痊愈显示了那使心灵更新的能力。基督吩咐瘫子起来行走,“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

瘫子从耶稣那里得了肉体和灵性两方面的医治。灵性先得了医治,然后肉体也获得健康,这教训是我们所不可忽视的。现今的世界上,受肉体疾病痛苦的人成千上万,他们都像瘫子一样希望听见“你的罪赦了”的信息。他们的病根,就是他们罪的重担,及其烦躁和失望。他们若不来求那能医治心灵的医师,就得不到解救。只有他所赐的平安,才能恢复身心的精力和健康。

耶稣来,是要“除灭魔鬼的作为”。“生命在他里头”,他说:“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他是“叫人活的灵”。(约一3:8;约1:4,10:10;林前15:45)今天他有同样赐人生命的能力,如同当日在地上医治病人,赦免罪人一样。“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医治你的一切疾病。”(诗103:3)

在医治瘫子这件事上,主所给人的印象,使他们感到犹如天开了,显出那更美家乡的荣光。当这个被治愈的人,拿着褥子像拾起鸿毛似地从人群中走出来,一步一唱地赞美上帝时,众人就让开一条路给他走,肃然敬畏地注视着他,彼此轻轻耳语说:“我们今日看见非常的事了。”

法利赛人惊异得哑口无言,彻底失败了。他们看出这里再没有煽动民众的机会,以遂其嫉妒之愿。他们曾把这瘫子撇弃在上帝的忿怒之下,而今在他身上所行的奇迹,使众人大受感动,以致暂时把他们都忘掉了。法利赛人看出基督具有他们认为上帝所独有的能力。然而他温良的仪表,同他们傲慢的态度恰恰相反。他们张皇失措,羞愧万分,明知耶稣远远高过他们,但又不愿承认。耶稣越显出强有力的证据,表明他在地上有赦罪之权,他们反而越坚决地不信他。他们在彼得家里看见瘫子因主的一句话得医治之后,就去图谋新的计策,要除灭上帝的儿子。

肉体的病症无论多么险恶,多么顽固,基督的能力总能医治。唯有心灵的病患,在那些闭着眼睛拒绝真光的人身上,倒更难医治了。麻风和瘫痪,远没有宗教偏见和拒不相信的罪那么可怕。

瘫子家里的人,不久之前还亲眼看见他躺在褥子上,被人慢慢抬出去,如今他竟能轻松地自己拿着褥子回来,他们真有说不出的欢乐。他们流着喜乐的热泪围着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人精力充沛地站在他们面前。先前常见的瘫痪不动的膀臂,现在挥动自如;先前干瘪灰白的皮肉,现在变成清新红润了;走起路来也步履安稳。他脸上的表情有喜乐与希望。纯洁平安的神色代替了先前悔罪和痛苦的面容。从这家庭中发出无限快乐感恩的声音,上帝也因他的儿子大得荣耀。他曾使绝望的人得到希望,瘫痪的人得到力量。若要瘫子和他全家的人为耶稣舍身,他们也在所不惜。他们的信心毫无疑惑,效忠基督的心一直不动摇,因为他已将光明带给黑暗的家庭了。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