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59章 祭司的阴谋
 哈门·艾伦       2019-04-03       1255

(本章根据:约11:47-54)

伯大尼离耶路撒冷不远,所以拉撒路复活的消息很快传到城里。犹太官长派的奸细看见了神迹,就赶快将真相报告上去。于是犹太公会立即召集会议商量对策。基督现在已经完全显明他有控制死亡和坟墓的权柄,这伟大的神迹是上帝赐给人的最大凭据,证明他已差遣他的儿子来拯救世人。这一神能的显示,足以使一切有理智有良知的人心悦诚服。所以许多人看见拉撒路复活,就信了耶稣。祭司们因之就更恨耶稣了。他们既已拒绝证明他神性的一切较小的证据,如今这新的神迹也只能惹动他们的怒气。死人是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复活的。任何巧辩也不能抹煞这样的证据。正因这缘故,祭司们的仇恨便越加恶毒。他们制止基督的工作的决心,比过去更坚定了。

撒都该人过去虽然不赞成基督,但还不像法利赛人对他那样狠,对他的仇恨也没那么毒,可是现在他们都恐慌起来了。撒都该人不相信死人复活,他们根据所谓科学的论据说,死人重得生命是不可能的事。但他们的理论被基督几句话就驳倒,显明他们不明白《圣经》,对上帝的大能一无所知。如今基督又行了这个神迹。他们看出,想消除这神迹所给予民众的印象,是不可能的。基督既能从坟墓中将死人抢救出来,还有什么办法能使民众离弃他呢?他们曾以虚谎的谣言愚惑群众,但这次的神迹是无法否认的,他们真不知道该怎样抵消这神迹的影响。以前撒都该人并不赞成处死基督的计划,但在拉撒路复活之后,他们看出,唯有将基督处死,才能制止他对他们的大胆谴责。

法利赛人相信死人复活,所以他们不能不看出这次的神迹证明:弥赛亚确已在他们中间。但他们向来反对基督的工作,一开始就恨他,因为他揭露了他们的假冒为善,扯掉了他们遮蔽自己道德丑态的宗教外衣。基督所教导的纯洁宗教定了他们假虔诚的罪。基督常指着他们的罪恶来谴责他们,故此他们急欲复仇。他们曾设法引诱他说一些话、作一些事,以便找到把柄来定他的罪。有几次,他们曾想拿石头打他,但他都安然地避开,不见踪影了。

基督在安息日所行的一切神迹,都是为了解救受苦的人,可是法利赛人却想定他犯了“干犯安息日”的罪,他们想激起希律党人来反对他,诡称基督企图建立一个国家与希律抗衡,故同他们商量怎样除灭他。他们又煽动罗马当局来反对他,诡称基督企图推翻罗马政权。他们用种种借口想消灭他在民众中的影响。可是直到现在,他们的计划都一一失败了。众人亲眼目睹他一切怜悯人的作为,聆听他圣善的教训,明知这些行为和言论决非干犯安息日或亵渎上帝的人所能作。连法利赛人所派的差役,也为他的话所感动,不敢下手抓他。最后,犹太人通过了一条法令,谁承认自己相信耶稣,就把谁赶出会堂。

所以这次祭司、官长和长老们聚集商议时,就决定要置他于死地,因他行了那么令人惊叹的事。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比以前更为团结了。他们以前是对立的,但在反对基督上,又结为一体了。尼哥底母和约瑟在以前的几次会议上,曾拦阻他们定耶稣的罪,所以这一次不让他们出席会议。虽然议会中还有些有势力的人是相信耶稣的,可是他们的影响未能抵住那一帮恶毒的法利赛人。

虽然如此,公会议员们的意见却不是完全一致。这时犹太公会已不是个合法的组织,它之所以还存在,只是由于罗马当局的容忍而已。议员中有些人对处死基督,颇有疑虑。他们怕这样会激起民愤,使罗马人借机收回对祭司们的一些优待,撤消他们仍能掌握的一点权柄。撒都该人对基督的仇恨是与他们一致的,却认为应多加小心,谨慎为妙,恐怕罗马人剥夺他们的优越地位。

在这策划处死基督的议会中,有一位见证者在场。这位见证者从前曾听见尼布甲尼撒说夸大的话,曾看见伯沙撒设拜偶像的筵席(见但4:28-33;5:1-6);基督在拿撒勒宣称自己是受膏者时,这位见证者也在场;而现在使犹太的官长们感悟到他们是在干什么事。基督一生的事迹,清楚地活现在他们面前,使他们警觉起来。他们记起从前圣殿中的情景:那时耶稣还只是个十二岁的儿童,站在博学的律法师面前所发的问题,使他们惊奇。再想到他新近所行的神迹,更证明耶稣不是别人,正是上帝的儿子。旧约《圣经》中关于基督的经文的真义,忽然闪耀在他们心中。官长们困惑为难地互相问道:“我们怎么办呢?”议会里出现了意见分歧。在圣灵的运行下,祭司和官长们无法排除内心的感悟:他们这样做,是在攻击上帝!

当会众正惘然不知所措时,大祭司该亚法站了起来。他是个骄傲而残忍的人,素来自高自大,唯我独尊,丝毫不能容忍别人。与他的家族连成一气的是那骄傲、妄为、鲁莽、野心勃勃、残暴无情的撒都该派,这些恶性都掩藏在虚伪的公义外衣之下。该亚法研究过预言,虽不明内中的真谛,却以大权威和肯定的口吻说:“你们不知道什么。独不想一个人替百姓死,免得通国灭亡,就是你们的益处。”大祭司强调说,即使耶稣是无罪的,也必须把他踢开。他将百姓都吸引去了,削弱了官长们的权威,实为大家的累赘。他只不过是一个人,与其官长的权威被削弱,不如让他死掉为妙。百姓若对其官长失去信任,国家的统治权就要崩溃。该亚法强调说,在耶稣行了这次神迹之后,跟随他的人很可能要起来造反。他又说,那时罗马人必来封闭圣殿,废除律法,灭我们的国家。这个加利利人的性命,与国家的存亡相比,算得什么呢?如果他是以色列人幸福之途的障碍,那么将他除灭岂不是对上帝尽了一份义务吗?我们宁可叫一个人丧命,而不能令通国灭亡。

该亚法宣称的一个人必须替通国死这句话,表明他对预言还有一点认识,然而只是极有限的一点。而约翰记载这事时,却将预言中更广泛、更深奥的意义说明了。他说:“也不但替这一国死,并要将上帝四散的子民,都聚集归一。”这傲慢的该亚法是如何盲目地承认了救主的使命啊!

从该亚法口中出来的话,竟使最宝贵的真理变成谎言。他所建议的办法是根据邪教的道理来的。异邦人对一人替全人类死的道理模糊不清,所以就有用活人献祭的风俗。该亚法建议以耶稣为牺牲来救一个犯罪的国家,不是为了脱离罪恶,而是想在罪中得救,让人继续犯罪。他想借此使那些胆敢提出异议,说耶稣没有犯什么该死之罪的人无言可答。

基督的仇敌在这次会议中是有过深刻的觉悟的。圣灵感动了他们的心。但是撒但竭力地控制着他们,叫他们想起自己为了基督的缘故蒙受过大的损失。他一点不尊重他们所行的义,却提出了凡愿作上帝儿女者所必须具备的更大的义。他根本不注意他们的仪式和礼节,却鼓励罪人直接到慈悲的天父上帝面前,陈明他们的需要。这样他们就认为他已经把祭司抛开了,他又不肯承认拉比学校所讲的神学。他曾暴露祭司们的恶行,损伤他们的影响力到无法补救的地步。他又损害了他们的规条和遗传的势力,还说他们虽然严格地履行仪文律法,却废弃了上帝的诫命。这一切撒但使他们都想起来了。

撒但告诉他们,要想保持自己的权威,就必须置耶稣于死地。他们随从了撒但的这个建议。他们一想到自己可能因耶稣而丧失正在行使的权柄,这一点已是采取行动的充分理由。除了几个不敢表态的人之外,全公会都接受该亚法的建议,像接受上帝的话一样。于是会议得出结论,分歧的意见达到一致。他们决定一有机会,就要从速将基督处死。祭司和官长们拒绝了耶稣神性的证据,就把自己锁在光亮无法透入的黑暗之中。他们完全被撒但所驱使,被他赶到永远灭亡的边缘上。而他们还在自欺,还在自鸣得意,以为自己是爱国志士,在为拯救祖国而努力呢!

虽然如此,公会还是不敢向耶稣采取鲁莽的手段,怕激起民众的愤怒,使他们企图加在耶稣身上的暴力反落在自己头上。因此议会对其所宣布的事,没有立即执行。救主洞悉祭司们的阴谋,知道他们急欲除灭他,而且不久他们会达到目的。但耶稣不要促成危机,就带门徒离开了那一带。耶稣用自己的榜样再次加强他给门徒的教训:“有人在这城里逼迫你们,就逃到那城里去。”(太10:23)救人工作的范围非常广大,若不是因效忠上帝而有必要,主的仆人不可冒无谓的生命的危险。

到现在为止,耶稣公开为世人服务已有三年之久。他的克己、无私和仁爱的榜样是人所共见的。他的纯洁、吃苦和虔敬的生活是人尽皆知的。可惜这短短三年,竟是世人容忍其救赎主生存的时限,再长也忍不住了。

耶稣一生备尝逼迫和侮辱。在伯利恒他被嫉妒的希律王所驱逐,在拿撒勒被自己的同胞所拒绝,这次他又在耶路撒冷无缘无故地被判死刑。耶稣与他几个忠心的门徒不得不在他乡另找暂时的栖身之所。那常为人类祸患悲伤的主,到处医治病人,使瞎子看见,聋子听见,哑巴说话,使饥饿的得饱足,使忧伤的得安慰,如今倒被驱逐,离开他所要拯救的人。他曾在波涛汹涌的海上行走,说一句话就使风浪平静;他曾赶逐污鬼,污鬼离开人身时还承认他是上帝的儿子;他曾使死人从长眠中醒过来,使成千的人目不转睛地听他智慧之言,可是对那些因偏见和仇恨而瞎了心眼、顽固地拒绝真光的人,他却无法感化他们的心灵!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