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01章 在耶稣脚前羞耻:殿里的淫妇
 道格·巴契勒 牧师       2019-04-03       2780

【故事】

“抓住她!”一个愤怒的声音咆哮着,打破了清晨的宁静。厚重的木头门开了又砰的一声关上了,撞在墙上发出沉闷的声音,在原先已破损的灰泥上又砸出个更深的洞。

马利亚被这突来的侵袭震住吓呆了。显然,她一直所最害怕的那一天到来了。

“淫妇!娼妓!”进来的人大声叫嚷着。他们不怀好意的脸上流露着蔑视的神情,好像口水从恶狗的嘴里滴滴答答流下来。圣殿的拉比和祭司们杀气冲冲地挤进她那小小的私人之地。

那客人从她的被窝里悄悄下来,朝她不安地耸耸肩。他拉上衣服,似乎对此一点也不奇怪。

陷阱!她瞪着那些靠墙站在阴影处的人们,他们尴尬的脸上还带着夜晚的残余之色。有几个是她以前的客人,但她明白现在去认他们只会使那迫在眉睫的惩罚更糟糕严厉。

为了维护自己虔诚的形象,安抚人群中的敬虔者,文士、律法师和祭司们不时地把外地的娼妓拉出来在大街上游行示众,让过路人咒诅,向她们吐唾沫,以儆效尤。与此虔诚的热心相仿的是,他们会毫不留情地把遭殃者从圣城经由粪厂门推出街示众,以示愤慨。

我真该呆在抹大拉呀,马利亚抓着单薄的被单心里想。她把被子都拉到近旁遮住身体,挣扎地站起来。

“抓住她!别让她跑了,”一个祭司厉声喊着,另一个则向她冲了过去。还有一个人是圣殿的护卫,他抓住她的上臂,指甲嵌到她细嫩的皮肉里。

马利亚试着想挣开,但那人紧紧地抓住她。这惊恐的女人失控地浑身颤抖起来。当这个新客人清晨一早出现她的房门口时,马利亚就心存怀疑了。他们要抓我示众了!

“让她穿上衣服。”一个律法师粗鲁地把她从护卫手下扯过来。

“哼,我看就这么抓她过去好了,”一个文士辩解说。“这样更能说明问题。”

“不行,祂(译者注:英文中用大写He,译为“祂”以示有别,特指耶稣或上帝)正在圣殿里,我们不能就把这女人这模样带去圣殿!”一个老祭司扫视了她颤抖的身体,最后做出了个权威的决定。

其中一个靠着墙的人把一件皱巴巴的脏外衣递给老祭司,那外衣原先是铺在一张小凳子上的。

“把这个穿上。遮住你的羞耻!”祭司厉声说着,把这沾满泥巴的外衣丢给那颤抖的女人。马利亚感激地从那人手中抓过哪怕是这样粗陋的遮盖,裹到自己身上。她虽沦为妓女,但仍有羞耻之心。在众控告者贪婪地注目下,她遮好自己赤裸的身体。那外衣过大了,脏兮兮的,她的手指颤抖着把腰带系在腰间。

在老祭司的指挥下,两个圣殿的护卫抓住她的手臂,把她往门外拖。拉比们退后来,让他们过去。她与其中一个拉比目光一遇,彼此是相识的。他羞愧地低着眼。更确切地说,像他这样一个受人尊重的领袖,是永远不可能公开去碰如此一个坏名声的女人的。

护卫们把她拖过几条街。他们蛮力的手指在她黄褐色的皮肤上留下青紫的淤血块。她那美丽的长头发,她的尊严和荣耀都散落着乱成团贴在脸上。沿路有些石头,她挣扎着想在其上站稳来。他们要带我到哪里去呢?她想着。前方隐隐现出了圣殿。圣殿?她的恐慌更加剧了。为什么到圣殿来?

她听到观望的群众经过时喊叫和咒诅的声音。好奇的家庭主妇和商贾们开始加入到这奇怪的队伍后边。

哦,上帝啊,马利亚绝望地祷告着,求您别让马大和拉撒路看到我真实的样子。她的抽泣中夹含一声无奈而绝望的惨笑。我怎么能指望圣洁的以色列圣者垂听像我一样肮脏的罪人的祈祷呢?我已经走得太远,太远了,上帝不会赦免我,也不会听我的祷告了。

他们下到窄小的街道旁,马利亚的心快要蹦出来了。几个祭司正在拣散落在圣殿门口的大石头,这些石头原是用来挡在店铺门口的。

“他们要用石头打我!”她倒抽了一口凉气。一小群骚动的狗跟在后面上来了,在这异样的清晨里吠叫着。马利亚哭泣着。“他们要用石头打死我,然后这些狗就会来吃我,就像吃耶洗别的肉一样!”

她生长在一虔诚的犹太人家庭,曾经听过无数次这个故事,但从未想过自己的命运会像亚哈邪恶的王后一样。那抓着她右臂的护卫同情地匆匆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尽力穿过越来越拥挤的围观人潮。在她左边,她看到一个店铺的主人拣起了一块石头。在她右边一个卖鱼的人也拣了一块。马利亚的心跳得很快。她颤抖得更厉害了,大口喘着气呼吸。这些景象在她眼前飞舞着旋转着;她感觉自己仿佛置身洞穴中晕倒了。

“为什么他们要带我到圣殿来呢?”马利亚问那个抓着她右臂的人,眼里充满困惑与痛苦。“为什么不在门外就用石头打死我?”

那护卫的嘴角悄声动着,声音传到这美丽的年轻女人耳中:“你也许还有个机会。如果他们拿石头打死那位夫子,也许会放你走。祂才是他们想要抓的。”

那位夫子!她曾经听说过祂周游犹太国医治人,为人祝福。每个人都听说过那位夫子。很快,在好奇的围观人群和宴乐之徒,以及飞扬的尘土上方,她看到上帝的圣殿那白色的墙

凉飕飕的风吹动她那长长的棕发。马利亚打了寒战。她不知道什么更使她惊恐,是因行淫要被石头打死呢?还是这样半裸着被拖着经过上帝的殿,为这可耻的罪行痛疚呢?

祭司和护卫们继续蛮力穿过最后100英尺进到院子里。那里一群兑换银钱的和贩卖牲口的人聚集在圣殿门口。奇怪呀,马利亚想着。他们通常都是带着牲口和银钱进到院子里面的。

几个愤愤不平的牲口贩子向和马利亚在一处的祭司搭话。“祂编了个鞭子把我们都赶出来了,”一个人嚷嚷着。“祂把我那兑换银钱的桌子推倒了!”

“谁给这加利利人这样的权柄呢?”另一个人问着,在拉比面前挥着拳头。“要阻止这个人!”

祭司们重整旗鼓,低下头进了圣殿。马利亚被这戏剧性的一幕吸引了去,几乎忘记自己的处境了,直到一个年轻的女人气恨恨地把她的面纱扯下来,对着她的脸上大声喊。“娼妓!”那女人尖声叫着,然后像只骆驼一样朝马利亚吐了口水,恰好吐在她的外衣上。马利亚低头看着那已经沾满尘土的外衣上的唾沫渍,不由畏缩起来。她从来没觉得这么脏过。

在神圣的院子内,气氛戏剧性地发生着变化。那熟悉的牛鸣羊叫,鸽子咕咕的聒噪,及所有牲口棚的气味,就是凡来敬拜之人一进圣殿的院子所通常闻到的,现在全都消失了。空气中充满着一种甜蜜而安宁的神圣。没有人吩咐护卫们,但他们脚步慢下来,接着停了下来。他们松开了抓着她上臂的手。她揉了揉发青的皮肤。

领头的祭司也已经停了下来。他们悄声地商议着这奇怪的转变,接着站直来,又显出一副傲慢和假意的虔诚来。“那里!祂在那里!”其中一人低声叫着。他指着那边一大群人,他们正围在一位坐在圣殿台阶上的人周围。

祭司们停下来抖抖他们衣角上的灰尘,双手合掌收在白色外袍上的蓝穗子里,装出虔诚敬畏之态。他们相互点点头,脸露得意而阴险之色,他们大步经过大理石门厅朝聚集在台阶那里的敬拜人群走去。圣殿的护卫们跟了上去,他们对所掌控之中的女人没那么厌恶了。

祭司们的部队走进人群中心,敬拜的群众分开来让他们通过,他们一直走到显然为人群聚集的中心之人面前。

马利亚敬畏地望着祂。虽然她曾经听说过——就像每个人一样——但从来没有见过像这样的人。祂的体格健壮结实,显然是是习于艰苦的工作和户外生活了。但在祂的神态之中,她看到了一种温柔,一种闪烁着智慧与高尚之光的圣洁。祂整个人显现出高贵与满有怜悯之气质,是那么完美。马利亚曾见过许多男人,但从来没见过任何男人有如此庄端尊严。

马利亚觉得在祂面前有一种平安和安全感,她说不出是为什么。围观的人群挤得水泄不通,根本逃不了的,于是护卫松开了抓着马利亚的手,她跌倒在耶稣的脚前颤抖着。

马利亚闭上眼睛,双臂抱在头上,无法继续望着这样一个圣洁的人;她渴望着这噩梦可以消失。在嘈杂的喊叫和轻慢声中,她听到那些控告的人向耶稣说出要定她死罪的话。“夫子,这妇人是正行淫之时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呢?”(约8:4-5)

绝望和羞愧击溃了她。惶恐惊吓的情绪使她一时竟失去了知觉。她就这样昏倒在冰冷的石头面上,甚至没有人注意到她晕过去了——除了耶稣以外没有人。耶稣明白这个年轻女子的一切。久在她进入院子前,久在她带着第一个陌生人上床前,久在她迈出第一步走向羞耻前,祂早已适时地预知到了此刻的情形。

过了一会儿,马利亚恢复了知觉。院子里的氛围已经变了,显得异常安静。她从凌乱的发间悄悄瞟去,看到耶稣正平静地在圣殿地板的尘土上写字。开始时她认不出是写什么。她看到耶稣直起腰来,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约8:7)

她畏缩在那里,等着石头像大雹子一样砸落在她身上,但却听到一个沉闷的声音,然后有人走开了。

她睁开眼睛,看到夫子又弯下腰继续写字。祂在写什么呢?马利亚听着越来越少的人群中窃窃私语的议论。祂把那些圣殿的领袖们的罪都列了出来,所有人都看得到。

一切显得似乎非常漫长,耶稣温柔的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她拨了拨下脸上的头发抬起眼。她见耶稣正无限怜悯地望着她,脸上带着一点点询问的微笑,似乎在想为什么她要如此羞辱地被带到此圣地来。她慢慢地站起来,四下看看,发现文士和法利赛人都走了。那些抓她的假冒为善者都已经逃离圣殿了。然后耶稣用尊重的口吻向她说话了,“妇人,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吗?”(约8:10)

马利亚向周围望了望,困惑地说,“主啊,没有。”(约8:11)

耶稣对她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约8:11)

马利亚心想着这真太好了,几乎不可能是真的。“去吧,从此不要再这么做了?”我是个犯了奸淫之罪的人哪!祂唯一的责备竟是“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

可能是真的吗?她可以自由地走了?她被撤消了刑罚,释放了。她最初只想要尽快逃离开这个地方,但现在她感到油然生出一种非常强烈的感恩之情,使她要留下来谢谢恩主。马利亚甘心地俯伏在耶稣脚前,边泣边诉地表达她的感激和敬爱。她正这样做的时候,看到地上写着“行奸淫者”的词似乎正对着她。看着这些光亮清晰的笔画在石头地上的尘土中凸现,她的脸涨红了。

她还没来得及抬头看看那温柔的夫子脸上要显出怎样的回答,一阵强烈的晨风吹进圣殿来,把写在尘土里所有写着罪的字迹都扫得不见了。从那一刻起,马利亚感觉罪的重担离开了她的心灵。

【灵修学习】(约8:2-11)

“清早又回到殿里。众百姓都到他那里去,祂就坐下,教训他们。文士和法利赛人带着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来,叫她站在当中,就对耶稣说:‘夫子,这妇人是正行淫之时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呢?’他们说这话,乃试探耶稣,要得着告祂的把柄。耶稣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还是不住的问祂,耶稣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于是又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的都出去了,只剩下耶稣一人,还有那妇人仍然站在当中。耶稣就直起腰来,对她说:‘妇人,那些人在那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吗?’她说:‘主啊,没有。’耶稣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约8:2-11)

【马利亚是谁】

这个在行淫时候被拿的妇人是谁呢?圣经没有写出她的名字,但我相信是指抹大拉的马利亚,这个故事只出现在约翰福音里,这是耶稣第一次遇见她。这里她只是被称为“一个女人a woman”。在福音书的其他地方,马利亚也被称为“一个女人a woman”。(路7:37)也许因为这样的经历马利亚成为了主忠诚的门徒,约翰觉得这是个令人难堪的故事,为要保护她的声誉起见,就用更隐匿的方式来讲述。

由于下列原因,我和许多新约的学者一样,相信福音书中抹大拉的马利亚和伯大尼的马利亚是同一个人。原因如下:

1.她们都没有结婚。

2.名声都不好。

3.都有钱。

4.都有同样的名字。

5.都和耶稣在一起,但她们的名字从来没有被同时提起过。

可以证实的经文包括:

1.“安息日将尽,七日的头一日,天快亮的时候,抹大拉的马利亚和那个马利亚来看坟墓。”(太28:1)这里“那个马利亚”是约西和雅各的母亲,革罗罢的妻子。(译者注:约19:25 “站在耶稣十字架旁边的,有他母亲与他母亲的姊妹,并革罗罢的妻子马利亚,和抹大拉的马利亚。”)

2.“这不是那木匠吗?不是马利亚的儿子雅各、约西、犹大、西门的长兄吗?他妹妹们不也是在我们这里吗?”(可6:3)

3.“内中有抹大拉的马利亚,又有雅各和约西的母亲马利亚,并有西庇太两个儿子的母亲。”(太27:56)

4.“还有些妇女远远的观看;内中有抹大拉的马利亚,又有小雅各和约西的母亲马利亚,并有撒罗米。”(可15:40)

马利亚(Mary)在希腊文中,相当于希伯来文米利暗(Miriam),意思是“苦”。我们一开始介绍她的时候,发现她真是在苦难的羞辱中。但还有个更大的问题:抹大拉的马利亚怎么变成这样淫乱呢?一个女子怎么会到这样个地步,每夜把自己出卖给出最高价的人呢?为养育自己的孩子,一个母亲在急需支援的情况下可能会去卖淫;但大多数的实例中,理由要复杂得多。

【寻找爱】

几年前我在加利福尼亚的棕榈泉市(Palm Springs)工作,在一个名为桃树与青蛙的嬉皮士休闲餐厅弹吉他吹笛子。这份工作没干多久,因为餐厅经理看出我不是个好乐手,做歌手就更糟糕了。但是,大多数客人进来的时候都已是半醉了,镇上其他的酒吧都已经关门,他们觉得我表演得还不错。

一天晚上(或许该说大清早)我大约在凌晨3:00下班,那正是我做民谣歌手的短暂时期。我开始开着我的大众车经过无人的街道回家。在棕榈泉市的主街道上,我看到一个大约55岁的人和他20岁的女儿坐在一个车站里。

他们一定是来旅游的,不知道午夜之后汽车就不开了。我想着。我当时刚刚做了基督徒,还有很多要学的东西。我想做个好撒玛利亚人,就停了下来告诉他们汽车在这时候是不开的。

这个醉醺醺的人用惺忪的眼睛盯住我,含混地说,“我在一个小时前叫了计程车,它老是不来。”我非常确信他不只才喝了一点点。

“这样,你们要去哪里?”我问。

“去两英里外的那个宾馆,在镇子的南边那头。”他用满怀希望的口气说着。

“好吧,上车,我带你们去。”

那人和那女孩子全都挤进我的大众车后座,却不是其中一个坐在更宽敞的前排座上。

在开往宾馆的短旅中,我偶尔从观后镜中看了看那两个人,猜想着他们根本不是父女关系。

我把车子稳当地停在宾馆前,那人吻了吻那年轻的女孩子,向她道别,挣扎地挤出我那过小的后座,跌跌撞撞地走了,他侧着肩说了声“谢谢”。我不知道他在谢谁呢。

我在这样尴尬的安静中坐着,然后恢复风度地问那还剩在那里的女孩子,“你去哪里呢?”

“我住在镇子的北面,”她腼腆地说。

我平静地把车子掉了个头,返回到刚才开过的路上。我再一次通过镜子看了看,路上的街灯偶尔射在她年轻的脸上,她的表情空洞而迷离,看起来好像是最不开心的人。

我想帮助她。我刚刚在圣经中认识了主耶稣,非常想和每个人分享我所寻得的平安;就是当我向祂祈求掌管自己乱七八糟的生命时所寻得的平安。

“你想不想停下来喝杯咖啡?”我问着,尽量显得镇静而友好。

“好啊,当然啦,”她说,从镜子里也看看我,第一次打量了我一下。

我适时地感觉到这不是做见证的最好方式。但我还是个年轻易冲动的婴孩时期的基督徒,那时一点也不知道。我相信慈爱的天父那时没有监察我的蒙昧无知。(徒17:30)现在我会建议青年男子为避免潜在的问题,不要向孤独的青年女子提供圣经学习,特别是在凌晨3:30时候。

我把车开进一家通宵营业的咖啡屋。在凌晨这个时候找个位子根本不成问题。在几分钟短短的寒暄中,我得知她叫玛莲。我问道,“那你是…妓女?”我总是显得过于唐突。

她似乎对我的问话只是一点点惊奇,点点头算回答了。她狡媚地一笑,仿佛在说,“现在是我的营业时间。”

我意识到自己被误会了,吓了一跳,更窘迫了。我很快地问道,“你快乐吗?”

现在是她非常惊奇,举止全变了。似乎我的问题把她带回到痛苦的现状中,罪疚感和羞愧重重地压在她的心灵上。

见她没有回答,我就说了自己的生活曾经是那么堕落空虚,一直到遇见了救主。玛莲则讲述了她如何先是逃离那没有爱的家,现在和一个无情的拉皮条的男人住在一起;有一天那男人殴打了她,再给她买了些廉价的首饰,自己把她带回的钱都花光了。她的眼里盈满了泪水,厚厚的睫毛膏形成了几道小渠沟。玛莲才17岁。

我们大约聊了一个小时。我建议她应该开始新的生活。然后送她回家,和她一起做了祷告。

我不记得那天晚上谈话的大部分内容了,但她的乞求中有一件是我永远忘不掉的,“我只想有个人爱我!”

我想,有多少男男女女在世界上陷入困境,都是因为同样的错误。他们尝试填补心灵的空虚,不是用上帝的爱,却是用一些低廉的替代品。就像一首乡村歌曲所唱的,他们“在错误的地方寻找着爱。”

【恋慕上帝】

我有个过激的理论,即上帝把全人类都造成瘾君子了。是的,我们每个人都对某事物有着强烈的恋慕,上帝就是这么设计我们的!也就是说,上帝吸引着我们对祂自己恋慕。当人拒绝祂时,就沉迷于其他事物,徒劳无益地想填上那个大黑洞。

有些人就成了工作狂,有些人对食物上瘾,暴饮暴食后又剧烈呕吐,或是过度肥胖。有些人选择酒精,毒品或是香烟为他们的最爱。对有一些人来说,选择的是性爱或音乐;还有些人选择时尚服装和虚浮的外表。他们迷恋于物质主义和虚荣。还有人和别人互依互赖,沉迷于这样的关系。所有这一切都是错误地想要填满只有上帝才能填满的空洞。

人类是被创造来充满上帝圣灵的,当上帝不是生活的中心时,人就绝望地想要用其他东西来填补那个空位。上帝是要我们迷恋于爱祂,祂是这样设计我们的。惟有在祂里面我们才能找到喜乐与满足。

【回到故事中】

让我们再来走进看看那天在圣殿里发生在马利亚身上的故事。犹太领袖想要除掉耶稣,为达成目的,他们乐于把一个迷途的年轻女子陷在难堪之中,甚至要处决她。今天,我们称之为陷害。

故事开始的时候就显明这是有预谋的,很显然,“一个巴掌拍不响。”那个男人在哪里呢?如果是有预谋的,那个人很可能加到了人群中,抱着一袋石头,随时准备打死她。

这就像撒但。他引诱我们犯罪,然后站在一旁控告指责。说谎之人的父会教唆你做错事,然后为你听从他而告发你。

这些对神圣的夫子而言一点也不显惊奇。耶稣只看了一眼就都明白了。祂看透这些领袖心中骄傲阴险的目的。祂也看出在祂脚前颤抖哭泣的女子的心痛羞耻。

耶稣满有智慧和慈爱,祂没有直接审视她加增她的羞耻感。这一位将来要审判世界的主,本可以只定睛看一眼就把她烧成灰烬。但祂来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祂得救。(约3:17)

文士和法利赛人提出他们的诉讼:“‘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呢?’ 他们说这话,乃试探耶稣,要得着告祂的把柄。耶稣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约8:5-6)。

这些自负的宗教领袖相信他们的恶毒计谋无懈可击了。如果耶稣赞同摩西律法,他们就打算立刻把马利亚拉出城去,用石头打死她。然后他们就要到罗马人那里控告耶稣僭越只有罗马政府才拥有的司法权,即宣判死刑的权力。(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过后要把耶稣带到彼拉多那里,为要得到执行命令以钉祂十字架。)

另一方面,如果耶稣说“让她走吧,”祂就会走到恶人的另一个深坑中。文士和法利赛人知道,自从罗马占领巴勒斯坦,就把他们异教的文化强加在以色列中,人们便形成了对摩西律法热心而重视的虔诚。宗教领袖计谋假意愤怒并在人群中引起暴乱。他们就会因祂反对摩西用石头打死祂。(几年后他们就用同样的方式对待使徒保罗,记载在使徒行传21:28)

(在另一方面,如果耶稣将此诉讼推却给当局或祭司或其他任何一方,那就表明祂怯懦无能、不配牧养管理上帝的国,表明祂没有权柄,否定自己是基督;又表明祂当在他们的管制之下,臣服他们。)

无论耶稣怎么回答,他们都打算在那天早上用石头打人了。

耶稣没有认同地看一眼这些假冒为善者。祂弯下腰,用手指在圣殿地上的尘土里写字。祂要鼓励马利亚,也要使文士和法利赛人降卑下来。

“困苦的百姓,你必拯救;但你的眼目察看高傲的人,使他降卑。”(撒下22:28)

文士和法利赛人非常恼怒,耶稣竟然敢挑战,无视他们的权威,甚至装作没听到。几个小时前祂把兑换银钱的人赶出了圣殿;商贩们仍缩头缩脑地在门口,害怕耶稣的权柄,他们在灰溜溜退出来后还在骚动中。

宗教领袖仍自信他们的陷阱万无一失,祂一定要选择一个的。所以他们又重复了他们的问题,催逼耶稣回答。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耶稣的答案会是这样。

【审判】

“他们还是不住的问他,耶稣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于是又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约8:7-8)

当他们听到这些嘴巴张得老大。他们彼此商议对这样的反应怎么回答。围观和敬拜的人群越来越多,都把目光投在这些宗教领袖身上。这些堕落的圣殿官长敢扔出第一块石头,宣称他们是无罪的吗?

“世上没有不犯罪的人。”(王上8:46)

“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赛53:6)

“他们都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污秽;并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诗14:3)

正当他们竭力想寻找恰当的方式来反驳这尖锐的邀请时,他们低下头,第一次发现耶稣在石头地的尘土里写的字。

圣经三次提到上帝写字:

1. 祂用指头在石头上写下十诫。

2. 祂用指头在巴比伦宴席厅的墙上写下对巴比伦的审判。

3. 祂用指头在圣殿地上的灰尘中写下假冒为善者的罪恶。

我们时常扮演着假冒为善者。但感谢主!虽然耶稣把律法写在永恒之石上,把对巴比伦的咒诅刻在粉墙上,而把我们的罪写在尘土里——就是可以被祂的爱和饶恕所吹走,所清除的尘土里。

在那里,在眼目高傲的人眼前,耶稣用完美的希伯来文字说明了他们的罪。“骄傲,贪婪,谎言,邪念,贪恋。”他们立时意识到自己站在只用一眼就看明他们一生的那一位面前,非常惊慌失措。这些表面上宣称自己是属上帝而内心却与魔鬼达成交易的人,现在感觉到自己正站在那位将来要审判世界的主面前:“在将来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凭着他的显现和他的国度…”(提后4:1)

形势翻转了。不是那个妓女正在为罪受审判,而是他们受了审结果是有罪的。他们面无人色。一些人开始四下窜逃。一些人羞愧地捂着眼睛,感觉他们自以为义的外袍已经被撕毁,他们赤裸裸的伪善众人皆看到了。(注加:原来他们是同案犯,比她更有罪!)

一些人本能地向他们的长老们求助。而震惊的长老们也一样哑口无言,他们罪的记录是最长的。他们羞耻地掩住高傲的头,逃离耶稣的面,逃离圣殿神圣的法庭。

启示录告诉我们这样的场景在耶稣从天为忠心的信徒复临时还会重演。那些作恶的和骄傲的将逃离他的圣面,“向山和岩石说:‘倒在我们身上吧!把我们藏起来,躲避坐宝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启6:16)

“他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的都出去了,只剩下耶稣一人,还有那妇人仍然站在当中。”(约8:9)

正如蟑螂在灯光亮时四下窜逃一样,控告马利亚的人也如此逃离主的圣面。圣经告诉我们审判的一部分在耶稣回来前就开始了,因为他回来时就会给予生命或死亡的奖赏:“看哪,我必快来!赏罚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启22:12)

这样,明显的,审判的某部分在耶稣回来前就开始了。使徒彼得告诉我们该次审判的焦点是那些自称是信主之人的。那些口称“主啊,主啊”,但却不遵行祂旨意的人,将要被赶出去。“因为时候到了,审判要从上帝的家起首。若是先从我们起首,那不信从上帝福音的人将有何等的结局呢?”(彼前4:17)

就在对马利亚的审判在圣殿中正进行时,这样的审判也临到那些长老们:“于是他们从殿前的长老杀起。”(结9:6)

【投石头】

在圣经里,贞洁的妇人被比作教会:“那秀美娇嫩的锡安女子(就是指民的意思),我必剪除。”(耶6:2) “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弗5:25)“作长老的写信给蒙拣选的太太(或作:教会;下同)。”(约二1)

马利亚和教会之间不断出现的相似性贯穿在全圣经中。在启示录12章,魔鬼想要毁灭一个光明的妇人,她代表上帝的教会。正像马利亚故事中虚假的宗教领袖一样,当他们逼迫妇人时撒但站在旁边:“因为那在我们上帝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启12:10)“天使(原文作他)又指给我看:大祭司约书亚站在耶和华的使者面前;撒但也站在约书亚的右边,与他作对。”(亚3:1)

控告与扔石头的灵都不是基督的灵,乃是仇敌的灵。但是对大多数人来说,批评上帝的教会已经变得像本能反应一样,成为一种流行的再现宗教的方式,就像谈论天气一样。这样的人说教会的坏话时应当小心。即使她有诸般不完美,她仍是“他(上帝)眼中的瞳人”。(亚2:8)

当我们坐在法利赛人的位份上,以论断控告之态向别人扔石头时,也许有一天我们会看到耶稣的指头把我们的罪写在尘土里,让大家都看得到。

【站着听宣判】

“只剩下耶稣一人,还有那妇人仍然站在当中。耶稣就直起腰来…”(译者注:英文另有“只看见那妇人”)(约8:9-10)

在此,马利亚是站着与耶稣面对面。她等待着祂的谴责。

历代的传统是当宣布审判结果时,被指控的人要站在法官面前,这在全世界都是一样。“因我们都要站在上帝的台前。”(罗14:10)

在世界末了,当至高法庭的法官站起来时,祂就不再听证了。祂准备好要宣判结果。当基督复临前对教会的查案审判完成时,米迦勒(耶稣)就必站起来,并且有大艰难;接着耶稣就会复临。(但12:1-2)

【审判与完全】

耶稣说祂来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但也不是来姑息罪恶的!当浑身颤抖的马利亚站在祂面前,等待她的判决时,我相信她在祂的脸上读到了爱助与怜悯。虽然还不明白祂的恩典,但她相信并且接受了。“我也不定你的罪,”祂说。(注加:以基督的君王身份)

但,为使我们不误解罪那致死的本性,祂又加上一句,(注加:以基督的救主身份)“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

等一下,有人会想,耶稣是不是叫我们要变成无罪的呢?当然是的。对此耶稣非常强调的。正是罪,这种疾病正在害死马利亚。

你希望耶稣说些什么呢?“去吧,少犯一点罪”?“去吧,少过些淫乱生活”?耶稣不是来在罪中拯救我们,而是要拯救我们脱离罪。(太1:21)我们被拯救脱离罪的刑罚和权势,并且最终脱离罪。我个人不是要宣称自己完全了,但我是那完全的救主之跟随者。耶稣给我留下了一个完美的榜样。

如果我胆敢说上帝不能使我免于犯罪,我就是冒入了仇敌之地。我实际上是在说,“魔鬼的权柄之大可以试探我犯罪,但耶稣的权柄不够大不能使我免于犯罪。”圣经应许说,“小子们哪,你们是属上帝的,并且胜了他们;因为那在你们里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约一4:4)如果我能为罪编造出借口,罪也不再是罪了。

并且,我在指责上帝显然而残忍的不公平,要我做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然后因我做不到而惩罚我。这就像一个父亲叫他那正学走路的小孩子要碰到天花板。当小孩子费力踮起脚尖要碰到7英尺高,徒劳地用他的小腿跳着,但只能够到一两英寸;这样父亲气愤愤地挥手给小孩子上一巴掌,把他打得瘫在地上。“我告诉过你要碰到天花板,而你竟违背我!”

这当然是很糟糕的场景。假使我要那学步的小孩子碰到天花板,正当他尽力做着这不可能做到之事时,我会温柔地弯下抱他起来碰着目标的。这就是圣经中所描述的上帝。在上帝的每一诫命中,那固有的能力随时随在要做我们的帮助。当天父要祂的小孩子跨越过没有船的红海时,祂就把海水分开了;在彼得的故事中,天父就使他可以在水面行走。在现在的说法,祂也许会给我们配备水肺装备!

【罪恶不再掌权】

罪不单单是一项单独的罪行;罪是一种延续状态,是一种生活方式。被耶稣拯救以前,我们都是自己罪的奴仆。被耶稣拯救后,我们可能会跌倒,碰伤膝盖,但“罪必不能作你们的主,因你们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罗6:14)

对基督徒而言,原先是罪恶掌权不可动摇的地位之处,现在是耶稣坐着为主为王了。“所以,不要容罪在你们必死的身上作王,使你们顺从身子的私欲。”(罗6:12)这不是说真正的基督徒不会犯错。约翰说,“我小子们哪,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是要叫你们不犯罪。若有人犯罪,在父那里我们有一位中保,就是那义者耶稣基督。”(约一2:1)

这在那本著名的《喜乐的泉源》中讲得更为详细:“人品的表现,不在乎偶尔作一两件好事,或偶尔作一两件恶事,是在乎一贯言行的倾向。”(原文p57,58.译者注:见《喜乐的泉源》第7章)

【不姑息也不定罪】

“耶稣就直起腰来,对她说:‘妇人,那些人在那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吗?’她说:‘主啊,没有。’耶稣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约8:10-11)

等等,她是有罪的呀!耶稣在这里姑息奸淫罪吗?不,永远不会!耶稣的话正好强调了其反义。永生上帝的儿子视奸淫为罪,祂说,“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

控告这妇人的那些人都走了。这个案件因此结束于一个学术问题。耶稣已经说祂也不定她的罪。她可以自由地走了。

想想吧。如果耶稣来是要定我们的罪,全世界的石头都不够用来打了,也没有足够无罪的人来扔石头。

“因为上帝差他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或作:审判世人;下同),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约3:17)

如果祂来世界的目的是定世人的罪,祂就完全不需要来了,因为我们本就是被定了罪的。“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为他不信上帝独生子的名。”(约3:18)

有人推测当耶稣告诉马利亚,“我也不定你的罪”(约8:11)时,祂是在说律法现在已经被放在一边了。但事实上,正是相反呢!“凡犯罪的,就是违背律法。”(约一3:4)

事实上,耶稣是在告诉马利亚,“我会担当你的刑罚因为我爱你。罪伤害了你,它也伤害了我。我会替代你的位置成为牺牲。因为你爱我,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违背律法)了。”

【真实的悔改】

撒拉是个非常好的基督徒姐妹,她和主有极好极深厚的关系。但她的弟弟乔治却如常话所说的,是家中的害群之马,与他姐姐的生活正好形成对比。乔治酗酒的问题相当严重。多年来对身体的残害,他的身体反抗了,肾功能急速减退。医生告诉撒拉,如果乔治不做肾移植,很快就会死去。

“那么,就做移植吧,怎么样?”她问道。

“因为乔治一直酗酒,他的名字能否列在器官申请者之中都成问题呀。”撒拉毫不犹豫地问医生她自己的一个肾可否捐给她那害病的弟弟。

“如果你们的血型相配就可以。”医生回答说。“但这会是个昂贵的手术,并且这样为了一个有着自我残害习惯之人,使你的健康处于危险之下,我们怀疑是否值得。”

“麻烦您了,医生。就看看我的肾可否移植吧。”

他们的血型确实相符。当医院财务部谈到钱的问题时——乔治没有保险——撒拉把她的房子拿去抵押,并承担付清所需的一切款项。她坚决地说服了医院和肾移植小组做了这个手术。

移植手术还好——对乔治而言是这样,但对撒拉而言却不是。她对麻醉剂有少见的过敏反应,手术过后她的腰部以下就瘫痪了。

撒拉在得知乔治明显好转时,便得了安慰可以承受这一悲剧性结果。“感谢上帝,”她说。“如果我可以为弟弟买到几年光阴让他找到救主,那么即使我再无法走路也真是值得的了。”

这慈爱的姐姐是多么高贵而无私啊。但是,她的高尚不是我讲这个故事的目的,因为生活实际和故事是不一样的。如果撒拉的弟弟从来就没有来到她的床前谢谢她伟大的牺牲,你想,撒拉是作何感想呢?如果她的弟弟出院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个酒吧庆祝一下,你想,撒拉得知后是什么感受呢?

大多数世人就像乔治一样,接受上帝的赐福后自私地挥霍一空。如果一个自称是基督徒的人接受了恩惠和生命后,离开耶稣的面又回到使主受苦害的行为方式上去,你想,耶稣是什么感受呢?当我们真明白为了我们的罪耶稣所付出的代价时,我们就再不会想要亲近那伤害主如此之深的恶者了。

耶稣死在十字架上,不是为我们买到一张犯罪许可证;他来是救我们脱离罪。爱是能使我们转离那些罪的能力。“还是你藐视他丰富的恩慈、宽容、忍耐,不晓得他的恩慈是领你悔改呢?”(罗2:4)

【重复的犯罪者】

马利亚的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于圣殿。我们的也没有。因为我们可能重复同样的错误,在同样的罪上不止一次跌倒,这并不意味着上帝已经丢弃我们。“和他同去的有十二个门徒,还有被恶鬼所附、被疾病所累、已经治好的几个妇女,内中有称为抹大拉的马利亚(曾有七个鬼从她身上赶出来)。”(路8:2)“在七日的第一日清早,耶稣复活了,就先向抹大拉的马利亚显现(耶稣从她身上曾赶出七个鬼)。”(可16:9)马利亚曾经有7次又回到旧有的罪恶生活方式上,耶稣都已赦免了她。

“因为,义人虽七次跌倒,仍必兴起;恶人却被祸患倾倒。”(箴24:16)

我们的问题是,在某个特定的罪上得到释放,脱离那些鬼时,我们不会马上用好的替代品填补那些空处,然后很快我们又会回到旧习惯的轨道上。

“污鬼离了人身,就在无水之地过来过去,寻求安歇之处;既寻不著,便说:‘我要回到我所出来的屋里去。’到了,就看见里面打扫干净,修饰好了,便去另带了七个比自己更恶的鬼来,都进去住在那里。那人末后的景况比先前更不好了。”(路11:24-26)

这7个鬼代表马利亚需要得胜的7个方面。你曾听说过“7种致死的罪”的说法吗?虽然还不是圣经的说法,但经上确实显明了上帝的子民应该得胜的7处地方。

“耶和华所恨恶的有六样,连他心所憎恶的共有七样:”(箴6:16)。它们是:

1.“高傲的眼”(箴6:17)

2.“撒谎的舌”(箴6:17)

3.“流无辜人血的手”(箴6:17)

4.“图谋恶计的心”(箴6:18)

5.“飞跑行恶的脚”(箴6:18)

6.“吐谎言的假见证”(箴6:19)

7.“弟兄中布散分争的人”(箴6:19)

如果你也像马利亚一样在同样的罪上悔改了多次,不要灰心。耶稣在路加福音17:3-4 中说:“你们要谨慎!若是你的弟兄得罪你,就劝戒他;他若懊悔,就饶恕他。倘若他一天七次得罪你,又七次回转,说:‘我懊悔了’,你总要饶恕他。”

如果上帝要我们在一天中彼此饶恕7次,祂难道为我们做的还会少吗?我们每次真诚的悔改上帝都会赦免。但是,这里有一个危险,就是我们会来到这样一个境地,滥用祂的恩典与赦免,对祂的爱起刚硬之心,扑灭信心之火花。

钉死自我,过上基督徒的生活需要付出努力。圣经说我们要打战(意为发抖),争战,赛跑,斗拳,比武。但那打战是为信心打美好的战。我们全力相信上帝为我们的计划和旨意,而不是我们自己的。我们争战是要靠近耶稣。就像马利亚一样,我们和耶稣在一起的时候就远离罪。“凡住在他里面的,就不犯罪;凡犯罪的,是未曾看见他,也未曾认识他。”(约一3:6)

那天,马利亚在圣殿里遇见了耶稣,在生命里第一次发现有人无条件的爱她。她遇见了一位对她的灵魂而非身体感兴趣的人。从她听到祂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约8:11)她明白祂会以某种方式代替她成为罪。她看到祭司们愤怒凶残的目光,知道他们若不为自己在人前丢脸报仇就必不甘休。那天在圣殿里,基督站在一个有罪受责难的妇人和控告她的人面前。祂要担当她的刑罚。这也是耶稣为我们每个人所做的事。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