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07章 在耶稣脚前歌唱:复活
 道格·巴契勒 牧师       2019-04-03       1323

【故 事】

马大温和地劝耶稣的母亲安息日到她家里过。“马利亚,我知道你家人在伯利恒,但从这到那里,要比到伯大尼多一倍的路程呢。安息日过后,我们可以一起回去膏祂的身体。”

马大注意到约翰站在她身边——他们都听到耶稣临终前把母亲托付给了这个年轻的门徒——于是马大又说:“当然了,约翰,我们总是乐意邀请你也来的。”她同时也邀请了革罗罢的妻子马利亚(译者注:革罗罢Clopas或Clepphas,也即革流巴Cleopas)。“拉撒路和其他几个门徒留在耶路撒冷,我们地方够的。”

革罗罢的妻子谢了马大,但没有答应。“我丈夫担心该亚法要逮捕耶稣所有的门徒。他觉得我去以马忤斯会比较安全些。不过第一日那天我会回到坟墓旁帮助你们的。”

在黄昏的微光中,这小群哀悼的门徒进了伯大尼的村庄,但发现这小镇子没逃过地震的影响。他们发现路边的旧城墙倒塌成为碎石堆,并且一些谷仓都倾斜着。他们到达马大家中时非常感恩,那里没发生什么严重的破坏。妇女们和约翰在外面等着,马大进去点了一盏灯。

妹妹马利亚开始哭泣。接着耶稣的母亲说话了,仿佛是在一场梦中。“今晚天空还晴朗宜人。和早一点的时候比真是不同!我清楚地记得就在大约34年前的一个晚上,就像今晚这样,上帝的天使向我显现,告诉我将成为祂的母亲。”

抹大拉的马利亚止住抽咽,她望着这不平常的女人,逾越节的月光照在她身上。

耶稣的母亲继续说:“现在我知道先知西面的意思了。当耶稣还是婴孩的时候,西面预言我自己的心也要被刀刺透。现在知道这就是他所说的那一天了。”

马大回到门口,他们就都进屋去了。陶土灯中发出摇曳的光,在墙上,天花板上跳跃着。这小群人就在寂静中这样呆坐了好几个小时,望着这小小的火焰。马利亚对姐姐马大邀请他们来这里十分感恩。这样靠近最爱耶稣的人,温暖了她的心。她目不转睛麻木地坐着,呆呆地看着这小小的灯光。一只飞蛾扑进火苗里,掉下来拍着翅膀,她才缓过神来。

马大被所发生的事分了心,忘记在灯里添上油了,因此他们就这么看着,这小小的火焰耗尽了油,慢慢地熄灭了。他们一个个地退到几个房间去休息,一直到清晨。整个晚上,不时地有人不由发出呻吟或是抽泣声,似乎白天发生的可怕的事还历历在目。

马利亚还是躺在厨房边的小床上。几天前,拉撒路把屋顶上的凉瓦片拉了回去,盖在厨房之上。这就使得她可以抬头望见星星。星空是那么晴朗,那么美丽。为什么在世界上有这么多的痛苦和死亡呢?她在心里祷告着,天父啊,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但我相信祢是良善的,因为耶稣说祂正是像祢。我依然相信祢。但是请帮助我明白吧。没有了祂我该怎么活下去呢?不知为什么,在和天父沟通后,马利亚感到了熟悉的平安。最后她非常疲惫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他们穿戴整齐去做安息日礼拜。为了避开人群,他们选择去了伯大尼的那个小会堂。只有几个人在那里——一些不满12岁的孩子,还有几个年纪大一点的乡亲,不方便行路到耶路撒冷的。其他所有人都在城里过逾越节。

安息日的时光总是因为耶稣的到场而充实且备受祝福,现在祂不在,显得那么空洞。那个老拉比站起来读先知书,他选了以赛亚书,从上周停下的地方接下去读:“祂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祂受责罚,被上帝击打苦待了。哪知祂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祂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祂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祂身上。

“‘祂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祂象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象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祂也是这样不开口。

“‘因受欺压和审判,祂被夺去,至于祂同世的人,谁想祂受鞭打、从活人之地被剪除,是因我百姓的罪过呢?祂虽然未行强暴,口中也没有诡诈,人还使祂与恶人同埋;谁知死的时候与财主同葬。

“‘耶和华却定意(或作:喜悦)将祂压伤,使祂受痛苦;耶和华以祂为赎罪祭。祂必看见后裔,并且延长年日,耶和华所喜悦的事必在祂手中亨通。祂必看见自己劳苦的功效,便心满意足。有许多人因认识我的义仆得称为义,并且祂要担当他们的罪孽。’”(赛53:4-11)

拉比还没读完,忧伤的门徒们都开始惊讶地彼此对望着。在对视中,知道彼此都在想着同样的事。这里弥赛亚的预言是在讲耶稣吗?他们记得,三年前施洗约翰宣布耶稣是“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

回到家里,马大准备了些简单的食物,但他们都不肯吃。他们聚集在餐桌前,约翰说:

“现在我明白主的意思了,祂曾说:‘新郎和陪伴之人同在的时候,陪伴之人岂能哀恸呢?但日子将到,新郎要离开他们,那时候他们就要禁食。’”(太9:15)

那个安息日下午晚一些时候,拉撒路和多马从城里回来了。这小群妇女不住地问他们问题。

这两个门徒真是有意思的搭档。拉撒路是个彻底的乐观主义者,而多马常常注意负面的东西。

“今天在圣殿的逾越节献祭真是一片混乱,”多马说,“很明显的,昨天当主把灵魂气息交给天父时,圣殿里厚厚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露出了至圣所!”

拉撒路补充说:“圣殿的祭司说,看起来像是天使的手把幔子撕成两半的。”

“对,但是大祭司说是因为昨天的地震造成的。”可以听出多马带着讥嘲的口气说。

拉撒路接着说:“我们今天还听说了,宗教领袖去找彼拉多,要一个士兵长带领一百个兵守在坟墓旁。他们说我们可能会想把主的身体偷走。”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在安息圣日去找彼拉多了?”单纯的约翰插嘴问道。“真是假冒伪善啊!他们要彼拉多审问耶稣时,人们都在场看着,他们连迈进审判厅都不肯,假意不愿被玷污。”

马大深深地皱着眉头。“这不是问题,约翰。我们都已经知道那些人非常腐败了。问题是,我们要怎么去膏祂的身体呢?有一百个士兵守在坟墓口呀。”

日落祷告以后,这群门徒分散开。拉撒路和约翰回到耶路撒冷。多马担心留在耶路撒冷太危险了,就去和他在伯大尼的表哥住在一起。妇女们分散到几个朋友家收聚必要的香料和膏油,来膏耶稣的身体。她们都不知道要怎样过罗马兵这关,或者怎么滚开那块巨石。她们决定天一亮,就去坟墓旁做好这事,向她们的耶稣最后道别。

那天晚上妇女们没有一个睡得着,都因耶稣的被害和这天搅扰着她们的几件事惶惶不安,疑惑不解。马大从其他几个妇女的呼吸声中也知道大家都醒着。还有两个小时天亮,马大起来点了油灯。“我们现在去和等会去都一样,”她对客人们说。“我们越早到,就越能避开耶稣敌人们的注意。”

马大的眼睛适应了灯光,她看了看房间。“马利亚在哪儿呢?”马大的妹妹马利亚发觉漫长的夜太难熬了,就悄悄在黑夜里出门了。马利亚被难以估量的爱所激动,就忘记了惧怕,一个人到坟墓去了。

其他几个妇女开始向耶路撒冷走去时,天仍是漆黑的。她们紧紧地走在一起,以免在狭窄的小路上滑倒,她们谈论着基督慈爱的工作,并祂安慰的话语。

她们将近安葬祂的地方时,看到一个人——革罗罢的妻子马利亚。她一个人从以马忤斯行了七里路来帮助她们。革罗罢的妻子向她们温和地问候,发出了也困扰着其他几个妇女的问题:“谁来帮助我们把大石头滚开呢?”

大家还没来得及回答,一道白而光明的亮光从黎明前晴朗的天空划过,降落在园子坟墓的附近,立刻就把周围照得像正午一样明亮,妇女们一时间都要看不见了。她们脚下的大地开始震动。耶稣的母亲抓着马大,怕站不住要跌倒了。马大所带的一些香料膏油溅了出来,不知所措的妇女们无助地彼此紧靠着。

大地一震动就马上停止下来了。她们听到前方有罗马口音的惊叫声和喊声,她们惊奇地看着一大群人向耶路撒冷跑去,有些人还跌跌撞撞的,似乎是喝醉了酒。在黎明的微光中看,可以判定这些逃跑的人一定是罗马兵丁。

妇女们呆站着,看着这一切。

“有什么神奇的事发生了。”耶稣的母亲轻声说。安静了一会儿,妇女们继续悄悄地向主坟墓的方向走去。

抹大拉的马利亚在大光和地震过后一会儿才到达坟墓。她小心地进到园子的空地,发现那大石头已经被滚开了。她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兵丁们把耶稣的身体挪走了。她想到连最亲爱朋友的尸体都丢了,就悲痛不已。她跑到开了的坟墓口,小心翼翼地钻了进去。一束神秘的光似乎照亮了安放耶稣的地方。但坟墓是空着的;祂的身体不在里面。

马利亚悲伤而吃惊地看着那空架子,几乎无法呼吸了。然后她走出坟墓外,都处看了看,茫然而惊讶。

她想着,我得找到门徒们,他们知道该怎么办。这伤心的女子回去了,抄近路从希律的大门进到耶路撒冷。她到了马可约翰的家,发现彼得和约翰醒了,在屋顶上悄声地谈话。

马利亚跑上楼,喘着气说,“有人把主从坟墓里挪了去,我们不知道放在哪里!”虽然她无意要吓他们,但敏感的门徒们都惊跳起来。

彼得第一个回过神来。“你说什么?” 他问。

马利亚喘着气,努力调着呼吸说。“我去过坟墓了。祂的身体不见了。大石头被滚开。兵丁们也不见了!”

约翰朝彼得看了看。“谁会这么做呢?”他想着。

“我不知道。”彼得回答说,“但我们应该亲自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要不要叫醒其他人?”约翰问。

“不,那太危险了,”彼得说,“那可能会是宗教领袖们清除我们几个的陷阱。我一个人去。”

约翰发誓说,“上帝为证,我要和你一起去!”

他们悄悄下了楼,向城门跑去,他们注意到罗马兵丁不在岗了。年轻的约翰一越过城门,就飞快地跑起来,彼得跑着跟在后面。

马利亚等不了批准,决定跟着他们。她对最后一次见耶稣的地方有特殊的依恋。她决定要弄清楚祂的身体出了什么事。

马大和其他几个妇女进到空地里,发现罗马人的剑,头盔,盾牌散了一地,就在葬耶稣的那个地方附近。革罗罢的妻子马利亚喘着气用手指着。她们都震惊地看着一个高大的陌生人,他穿着长长的白衣坐在裂开的大石头上,那块大石头原来是挡在耶稣坟墓口的。现在它被远远地滚离并裂开了,仿佛是参孙盛怒中把它抛在一边一样。

这坐在石头上的人友好地向这些受惊的妇女们微笑,他见她们很害怕就说:“不要害怕!我知道你们是寻找那钉十字架的耶稣。祂不在这里,照祂所说的,已经复活了。”(太28:5-6)

这陌生人优雅地用手指着山边的坟墓。“你们来看安放主的地方。”(太58:6)

这高大的信使从石头上下来,向坟墓走去。“你们自己来看看吧,”他愉快地说,向坟墓口走去。

耶稣的母亲望着这高贵的脸。他微笑着,她想起来他是天使加百列,34年前宣告耶稣降生的那一位。

妇女们惊讶地试着理解这令人困惑的事,耶稣的母亲小心地朝坟墓口走进去。其他的妇女也跟着。虽然她们很害怕,但一步一步地走着,因对主的爱而坚定心意。从天而来的光仍然照在坟墓里。她们在里面见到还有一个人,坐在星期五傍晚安放耶稣的架子上。这个陌生人说:“为什么在死人中找活人呢?祂不在这里,已经复活了。

当记念祂还在加利利的时候怎样告诉你们,说:‘人子必须被交在罪人手里,钉在十字架上,第三日复活。’”(路24:5-7)

妇女们震惊极了,退出石墓。马大轻轻反复说着天使的话,先是疑问地重复:“祂已经复活了?祂已经复活了?”接着,确定是事实地说:“祂已经复活了!”然后她做了与其性格完全不合之事——把装香料的袋子丢在一边,开始尽力向耶路撒冷跑去。其他妇女也跟在后面。

她们几乎是一跑上窄路就差点撞到约翰,彼得,然后是抹大拉的马利亚。妇女们喜悦而不解地又激动又兴奋,一起要告诉他们所看到听到的事。

彼得从她们脸上的惊讶得知,有什么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去告诉城里的其他人你们看到的事!”他说。

彼得还没说完,约翰就跑向坟墓要亲自看看发生的事。他在空地上停下,看着罗马守卫丢下的武器,然后再看看那块大石头。约翰想着,要用多大的力气才可以把它滚开这么远呢?但是妇女们所说的天使看来是不见了。

彼得和马利亚也气喘吁吁地在后面赶上来了。“这是地震造成的吗?”约翰问。

“不!”彼得坚决地摇摇头。“地震根本不可能这样。”

约翰向坟墓走去,朝里面看。彼得没有停下,大胆走了进去。坟墓是空的,只整齐地放着两件安葬的细麻布。约翰颤抖地抚摸着。“这一定是真的!”

彼得点点头。“只有耶稣会用心思做这些。但是祂在哪里呢?”

“不知道。”约翰紧张地四处看看。“我们最好离开这里。兵丁们可能会回来,指控我们撕了彼拉多的封印,偷了耶稣的身体。”

两个门徒出现在坟墓口,清晨的阳光已经照耀在耶路撒冷的城墙上了。马利亚站着不动,呆望着,在早春清晨的寒意中缩着身子。

“我们要走了,马利亚。”约翰温柔地按着她的手臂。“兵丁们可能会回来的。”

马利亚点点头,但仍为眼前的景象迷惑着,彼得和约翰先赶着上路了。她不顾危险,就是无法离开。她有个强烈的感觉,耶稣就在附近。

她绝望地想在最后一次见到主的地方在找到祂,就再次慢慢走向石墓。她一手扶在石墙上,低头朝里面看。

忽然,她因眼前的光惊讶不已。两个穿着白衣的人站在里面。马利亚说不出话来,她看着,其中一人问她:“妇人,你为什么哭?”(约20:13)

她悲伤地说:“因为有人把我主挪了去,我不知道放在哪里。”(约20:13)

马利亚希望找到人向她指明耶稣在哪里,就转过身走出墓窟。她害怕而困惑极了。

她想逃离那个地方,但有什么东西使她停在那里。马利亚走到一小时前还挡在墓口的石头旁,她的心充满忧伤,不由痛哭起来。她瞥见地上彼拉多封在石头上的封条。她想起小时候听过的故事,当但以理被丢在狮子坑里时,大利乌王类似的封印也封在石板上。当那封条被揭开,但以理就活活地出来了。

她望着,心想起这些事,早晨的阳光照耀着她,留下长长的身影。有个人悄悄地走近来,马利亚震惊起来抬起头看。

东方天空的光明,从一个黑暗的人影后面直射过来,马利亚很难看清楚祂的脸。那人温柔地问:“妇人!你为什么哭?你找谁呢?”

马利亚以为是看园子的来工作了,心想,他怎么知道我在找人呢?

马利亚意识到只有非常富有的人才用得起像这样一个石墓,想着也许是领袖们把耶稣的身体移走了。也许这个人可能知道主的身体怎么了。

“先生,若是你把祂移了去,请告诉我你把祂放在那里,我便去取祂。”(约20:15)

她恳求着,低下头转身要隐藏起新流出的眼泪。

这好心的陌生人为她的爱所感动,再也不忍心看到她的悲痛。祂开口说话,使她的忧愁变为喜乐。

“马利亚!”

忽然,喜乐涌流到她的全身。慈爱的耶稣发出她熟悉的音乐般的声音,叫着她的名字。马利亚急忙转身,扑在耶稣钉痕的脚前。“拉波尼!你复活了!复活了!”她偎依在耶稣脚前,欣喜的眼泪湿了祂的脚。

祂跪在旁边,按手在她头上祝福。另一只手轻轻地用发光的衣服袖子擦去她的眼泪。马利亚觉得祂用温暖的光轻擦着她的眼泪。

然后耶稣对她说:“不要耽搁我(You must not detain Me),因我还没有升上去见我的父。你往我弟兄那里去,告诉他们说,我要升上去见我的父,也是你们的父;见我的上帝,也是你们的上帝。”

耶稣说了这些话就站起来。马利亚依依不舍地放开耶稣的脚,她看到最奇妙的改变。耶稣的脸上发光,好象早晨的太阳。似乎有人把她眼前的幔子揭开一样,她看到了无数发光的天使围绕着祂,祂开始从天使中,在这说不出的荣耀中升上去了。

天使们唱起美丽的得胜之歌:“众城门哪,你们要抬起头来!永久的门户,你们要被举起!那荣耀的王将要进来!”(诗24:7)壮美的旋律比她所听过任何曲子都要动听奇妙。

耶稣在天使们簇拥的云中快看不见时,转身向马利亚。她听到祂的声音回荡着,说,“我永不离开你。”

马利亚正想着,她无法在如此圣洁的荣耀中再看下去时,这些就都消失了。相比之下,新升的太阳也显得无光了。马利亚回味着这些事,她开始走向往耶路撒冷的小路,心中燃起新的光芒,充满活力地奔跑着。天使的歌声听不到了,但马利亚的心中歌唱着。“耶稣复活了!耶稣复活了!”然后她在路上停了下,允许自己咀嚼着这最深刻的启示。“祂等我?是的,祂拣选了我来传扬这好消息。”她继续走着,继续重复着,“即使是我!”

马利亚过去总觉得自己永远不够好。西门觉得她不够好不配碰,更别说洗耶稣的脚了。宗教领袖觉得她只配得被石头打死。但是,耶稣等待着,直到彼得,约翰,甚至是祂自己的母亲离开坟墓后才给予她——一个曾经是社会渣滓的女人这样的委任。救主看她是全新的,洁净的器皿。祂拣选了她去告诉这个世界:祂,永生的上帝,她的朋友与救主,已经复活了。

(译者注:参<历代愿望> 第八十一章 “主已复活”;第八十二章 “你为什么哭”)

【灵修学习】

“马利亚却站在坟墓外面哭,哭的时候,低头往坟墓里看,就见两个天使,穿着白衣,在安放耶稣身体的地方坐著,一个在头,一个在脚。天使对她说:‘妇人,你为什么哭?’她说:‘因为有人把我主挪了去,我不知道放在哪里。’ 说了这话,就转过身来,看见耶稣站在那里,却不知道是耶稣。耶稣问她说:‘妇人,为什么哭?你找谁呢?’马利亚以为是看园的,就对祂说:‘先生,若是你把祂移了去,请告诉我你把祂放在那里,我便去取祂。’ 耶稣说:‘马利亚。’马利亚就转过来,用希伯来话对祂说:‘拉波尼!’(拉波尼就是夫子的意思。)耶稣说:‘不要摸我,因我还没有升上去见我的父。你往我弟兄那里去,告诉他们说,我要升上去见我的父,也是你们的父;见我的上帝,也是你们的上帝。’抹大拉的马利亚就去告诉门徒说:‘我已经看见了主。’她又将主对她说的这话告诉他们。”(约20:11-18)

“在七日的第一日清早,耶稣复活了,就先向抹大拉的马利亚显现,耶稣从她身上曾赶出七个鬼。她去告诉那向来跟随耶稣的人,那时他们正哀恸哭泣。他们听见耶稣活了,被马利亚看见,却是不信。”(可16:9-11)

【祂震动了天地】

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是个伟大的人,但是可惜是个自然神论者,不接受圣经中的神迹。他编写了自己特别版本的圣经,把所有超自然的记载都删去了。在编写四福音时,杰斐逊只摘录了耶稣道德上的教导。杰斐逊圣经的结束语是:“他们在那里安葬了耶稣,滚过一块大石头挡在坟墓口就离开了。”感谢上帝,真正的故事并不是这样结束的。

耶稣的复活被许多无法否认的证据证明了。头上黑暗的天空和脚下震动的大地为证,这还不是在最小的证据之列。耶稣从坟墓里出来,可以从此略微看到将来荣耀的情景,祂将要在天上众军的荣耀里出现来收聚自己的百姓。怀爱伦谈到这些天地的征兆时说:“当基督舍去祂的生命时,曾有一次地震作为特征;当祂胜利地取回自己的生命时,又有一次地震为那时刻作证据。已经得胜死亡和阴间的主,迈着胜利者的步伐,在地动、闪电和雷轰之际从坟墓里出来了。但将来祂再来到地上时,祂‘不单要震动地,还要震动天。’(来12:26) ‘地要东倒西歪,好像醉酒的人;又摇来摇去,好像吊床。’‘天被卷起,好像书卷’;‘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但‘耶和华却要作百姓的避难所,作以色列人的保障。’(赛24:20; 34:4; 彼后3:10; 珥3:16)”(历代愿望,P780,译者注:第八十一章 主已复活)

我住在加利福尼亚洲,经历过一些地震。当脚下的大地开始摇晃时,是非常慌张的。我们活过一生,心想可以相信大地是永恒不变值得信赖的。如此,地震就教会了我一件事:唯一不能震动的东西,就是扎根在上帝里面的。

“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太24:35)

三日三夜?

这样,耶稣在坟墓里多久时间呢?这重要吗?

“当时,有几个文士和法利赛人对耶稣说:‘夫子,我们愿意你显个神迹给我们看。’

耶稣回答说:‘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除了先知约拿的神迹以外,再没有神迹给他们看。约拿三日三夜在大鱼肚腹中,人子也要这样三日三夜在地里头。’”(太12:38-40)

许多人对以上的圣经不理解,因为耶稣清楚地说明,“人子也要这样三日三夜在地里头(in the heart of the earth)。”假定说,“在地里头(in the heart of the earth)”意思是在坟墓里的话,耶稣星期五死去星期日复活,祂并没有三夜在坟墓里呀。理解这段的一种方法就是明白“地里头(the heart of the earth)”不是指在坟墓里。“地里头(heart of the earth)”比较简单地就是翻译为“在世界当中(in the midst of the world)”,或者是说在耶稣来拯救的这个失落星球的掌握之中(in the grip of this lost planet that Jesus came to save)。

“地里头(in the earth)”在钦定版圣经(KJV)中出现了几十次。没有一次是指着坟墓而言。比如,在主祷文中,“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in earth),如同行在天上。”是不是说,上帝的旨意行在坟墓里,如同行在天上呢?不是,当然不是的!这是说上帝的旨意行在地上的人当中,如同行在天上的天使当中。

耶稣为罪恶世界所受的痛苦不是从星期五十字架上开始的。祂为我们的罪所受的痛苦在吃完最后晚餐后就马上开始了。耶稣好几次说到“时候到了”,是指着星期四的那个晚上。(太26:45,可14:41,路22:14,约16:32,约17:1)

耶稣受的折磨是从星期四晚上被暴徒抓走开始的。“地里头(in the heart of the earth)”真正的意思是“在世界的掌握之中(in the grip of the world)”。(当记得,撒但被称为这个世界的王,在约翰福音12:31)

因为耶稣从天父的保护中被隔离了三天三夜,落在敌人的手里。祂是“在地里头(in the heart of the earth)”的掌握中,为了世界的罪受了惩罚与折磨。

【祂去了哪里?】

很多人都想着这样的问题,耶稣在十字架上死后去了什么地方。大多数的迷惑是由于对一处圣经的曲解造成的。

“因基督也曾一次为罪受苦,就是义的代替不义的,为要引我们到上帝面前。按着肉体说,祂被治死;按着灵性说,祂复活了。祂借这灵曾去传道给那些在监狱里的灵听,就是那从前在挪亚预备方舟、上帝容忍等待的时候,不信从的人。当时进入方舟,借着水得救的不多,只有八个人。”(彼前3:18-20)

初看这段圣经,很多人会想这是说耶稣不是真的在十字架上死了,而是去了某个灵界地方。有人相信,祂去给洪水前的人传道去了,给他们第二次悔改的机会。这样的教导在使徒信经(Apostles’ Creed)中反应出来。但很多人并不知道使徒信经根本就不是使徒写的;它是在最后一个使徒去世后大约100年以后才写成的。使徒信经并不是圣灵感动写成的圣经之一。

这种理论是与圣经中这个主题的所有教导违背的。圣经非常清楚说明,死后就没有第二次悔改的机会了:“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来9:27)

“因为我们众人必要在基督台前显露出来,叫各人按着本身所行的,或善或恶受报。”(林后5:10)

仔细阅读彼得前书4章第6节。是说福音曾经传给“死人(them that are dead)”。他们现在是死的,但是当他们还没死的时候,有福音传给他们。要向死人传福音是非常难的事。向还活着的人传就已经是够难的了。需要智慧和知识来理解福音,而这样的智慧惟独还活着的人才有。(传9:5,10)

彼得说:“他借这灵曾去传道给那些在监狱里的灵听。”(彼前3:19)

这同一位的灵使得耶稣复活,在洪水时期,耶稣(上帝)向着那时候还活着的人传道,他们被罪恶捆绑在监狱里。比较创世记6章3节非常有名的宣告:“人既属乎血气,我的灵就不永远住在他里面;然而他的日子还可到一百二十年。”

“然而,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者的灵若住在你们心里,那叫基督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也必借着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罗8:11)

因此你可以看到彼得不是在说耶稣死了以后就去了某个神秘的监狱,给在洪水以前生活的人传道。事实上,他是在说这同一个曾经传道给他们的圣灵,使耶稣复活的圣灵,也向我们传道。

还有一些人为这样的想法烦恼着:耶稣,上帝的儿子,死了!他们想,“上帝怎么会死呢?”我不知道!但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上帝变成一个人的!圣经把这个说成是奥秘:“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上帝在肉身显现。”(提前3:16)篡改圣经简单的教导是相当危险的。罪的工价乃是死(罗6:23)。

如果说耶稣不是真的死在十字架上,而只是去了某个灵界空间,这就是在破坏福音的一项基本真理了。圣经清楚地教导耶稣死了,(罗5:6,林前15:3)

我们必须接受祂的话,即使完全不能来解释。这就叫信心。

【爱,就逗留不走】

在苏格兰爱丁堡的Greyfriars墓地附近有一个纪念喷泉,还有一只叫Greyfriars博比小狗的塑像。1858年一个叫Jock Grey的人葬在教堂的公墓里。他那只忠诚的小狗哀伤地看着主人被安葬的地方。以后的14年间无论日夜,刮风下雨,直到1872年它去世,这只衷心耿耿的小狗一直住在主人坟墓的上面,每次仅离开一个小时去看看它的两个朋友:喂养它的饭店老板,以及为它在墓地搭了个棚的教会司事。

在它14年的守侯中,数千人来墓地参观,看这只忠实的小狗。为了纪念它一生的忠诚和爱,人们把它葬在教堂公墓,它的主人旁边。

在每个人都离开耶稣的坟墓后,马利亚忠诚地留在最后一次见到主的地方。有时候,我们开始专注于自己的意愿和议程时,会失去耶稣的同在。我们被世界上的关系转移了注意,就忘记了我们天上的朋友。

即使是耶稣自己的父母去耶路撒冷圣殿后,也失去了他们最宝贵的蒙托之子。但他们在三天之后,就在他们最后一次见到祂的地方找到了耶稣。马利亚说:“看哪!你父亲和我伤心来找你!”(路2:48)

当我们不小心把主弄丢时,也要花时间伤心寻找,再把祂找到。正如耶稣的母亲一样,抹大拉的马利亚在三天以后找到了耶稣,她在最后一次见到主的地方徘徊逗留不走才找到的祂的。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林前13:4-8)

【知道祂在身旁】

“要叫他们寻求上帝,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实祂离我们各人不远。”(徒17:27)

在他的一次大型布道会的初步准备中,葛培理(Billy Graham)戴上帽子和墨镜,装作普通人到处走走来收集听众中的客观回应。葛培理看到一个看起来漠不关心的人靠在会场的大门口,就问他说,“您怎么不进去呀?会议已经开始了!”

“不,”那个人懒洋洋地说,“我对行动前的热身准备没多大兴趣。我来这里是想看看那个大人物的!”他一点儿也不知道自己正是和这个“大人物”谈话。同样的,我们也因为不知道耶稣就在附近而错失了许多祝福。耶稣在井旁对撒玛利亚妇人说,“你若知道上帝的恩赐,和对你说‘给我水喝’的是谁,你必早求祂,祂也必早给了你活水。”(约4:10)

知道主就在身旁会给我们带来喜乐。在我们的故事中,马利亚哭泣,是因为她不知道主正站在她身旁。“说了这话,就转过身来,看见耶稣站在那里,却不知道是耶稣。”(约20:14)

当那天晚些时候,耶稣向去以马忤斯的两个门徒显现,他们也非常忧伤因为不知道是谁与他们同行。“只是他们的眼睛迷糊了,不认识祂。耶稣对他们说:‘你们走路彼此谈论的是什么事呢?’他们就站住,脸上带着愁容。”(路24:16~17)

世界上有多少人走过一生都是忧愁与失望,因为他们不知道或是不相信耶稣就在近旁。一个刚悔改归主的华裔美国人罗常(Lo Chang)在读钦定版(KJV)圣经马太福音结束部分时,不由喜乐欢呼:“(罗lo,)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And, lo, I am with you alway, even unto the end of the world.)”(太28:20)

罗(lo)弟兄特别欢喜,因为他把这个应许当作是给他自己的——“罗(他的名字),我与你同在。”(译者注:英文lo是“看哪”的意思,在这里罗弟兄把“lo”看为他自己的名字“罗Lo”)。有多少自称是基督徒的人无谓地在受着苦,仅仅是因为忘记了耶稣同在的应许。他们不知道耶稣就在身旁要帮助他们背负他们的重担。“你们要将一切的忧虑卸给上帝,因为祂顾念你们。”(彼前5:7)

【收养成为一家人】

一个主日学的老师新登记了两个学生来主日学。问到他们的生日时,大胆一点的那个说,“我们都是7岁。我的生日是1976.4.8,我弟弟是1976.4.20。”

“这不可能!”老师说。

“不是的,”另一个男孩子说。“我们中有一个是收养的。”

“是哪一个呢?”老师问。

男孩子们互相看了看都笑了。第一个孩子说,“我们刚才问过爸爸,他说我们两个他都爱,想不起来哪一个是收养的了。”

耶稣对马利亚说的最后一句话,确认了她已经完全被接纳为上帝的女儿了:“你往我弟兄那里去,告诉他们说,我要升上去见我的父,也是你们的父,见我的上帝,也是你们的上帝。”(约20:17)

她已经完全被接纳到上帝的家中了,就如末底改收纳了以斯帖,妓女喇合成为了以色列之母一样。“你们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旧害怕;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罗8:15)

“我要作你们的父;你们要作我的儿女。这是全能的主说的。”(林后6:18)

【抱着园主的脚跟】

“耶稣问她说:‘妇人,为什么哭?你找谁呢?’马利亚以为是看园的,就对祂说:‘先生,若是你把祂移了去,请告诉我你把祂放在哪里,我便去取祂。’”(约20:15)

这是圣经中唯一出现的一次“看园的(gardener)”这个词。非常意思的是,这个词适用在耶稣身上。马利亚是对的——耶稣是看园的。圣经教导我们:“耶和华上帝在东方的伊甸立了一个园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里。”(创2:8)

并且主在今天仍然看顾园子。上帝的话语是种子,我们是祂所栽种的。“万军之耶和华的葡萄园就是以色列家;祂所喜爱的树就是犹大人。”(赛5:7)

在第一个园子里,主对第一个女人发出预言:“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创3:15)

耶稣是女人的后裔,是要伤蛇的头的那一位。但并不是没有代价的。祂的脚跟也要被伤到。当耶稣得胜了死亡与撒但时,祂的脚上仍然带着从十字架来的钉痕。马利亚,正如今天的教会,需要俯伏在祂受伤的脚跟前敬拜。

【我们来与去】

耶稣不单是救赎了马利亚;同时也给了她一份工作去做。主所洁净的每一个人都赋予了使命。以赛亚的嘴唇被上帝祭坛上的炭洁净以后,主就差遣他去传讲。(赛6:1-9)

耶稣实际上是对马利亚说,“不要只是依着我;去告诉其他人。”如果我们爱耶稣就像马利亚爱祂一样,我们也要去告诉其他人。我们无法把祂只留给自己。耶稣从一个人身上赶出一群污鬼以后,他只是想留在耶稣身边。“鬼所离开的那人恳求和耶稣同在;耶稣却打发他回去,说:‘你回家去,传说上帝为你作了何等大的事。’他就去,满城里传扬耶稣为他做了何等大的事。”(路8:38-39)

就像马利亚与这个人一样,耶稣拯救了教会,使她可以告诉其他人。

救赎包括了来与去。我们接受耶稣的大邀请而来,接着我们带着大使命为耶稣而去。“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11:28)

“来吧,我们与王家报信去!”(王下7:9)

我们必须首先到耶稣那里来,才能够为耶稣而去。

上帝用了人来沟通人。祂本可以用天使来传福音,更有效得多。但是,见证是我们成圣过程的一部分。马利亚从没有被认为非常有沟通的恩赐,但是主拣选了她来把祂复活的好消息告诉别人。这应该鼓舞我们每个人来耶稣那里,这样我们才可以为耶稣而去,成为祂复活的见证。

【一种属灵的得胜模式】

有意思的是,在四福音里,没有一处记载女人做过什么伤害耶稣的事。男人图谋害祂,向祂吐口水,鞭打祂,但我们没有看到一个女人在耶稣在世生活中曾经这样伤害过祂。(译者注:作者在故事中曾描述过一个女人高喊要钉耶稣十字架,但圣经四福音书中没有记载。)你还记得我们以前的学习,圣经中的女人预表教会。总结一下,马利亚的生活故事怎样在整体上成为上帝子民重生复活的模式,同时也成为我们每个人得胜的模式。

1、就像马利亚一样,我们必须用时间在耶稣的脚前,为我们的罪而流出悔改的眼泪,正如马利亚在圣殿前所做的。然后,我们就听到耶稣宣布祂不定我们的罪。祂对我们说:“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

2、正如马利亚为拉撒路所做的一样,每一位基督徒也需要在耶稣脚前,为那些在灵性上死亡的朋友和家人祈求代祷,求祂再赐他们生命。

3、就像马利亚一样,上帝的子民需要花上最宝贵的时间,在耶稣脚前读经听道。在圣经里,记载马利亚说的非常少;明显的,她用了更多时间聆听,而非谈论。

4、就像马利亚一样,教会只有明白牺牲奉献的义务与优美之后,才可能壮大发展。

5、我们多用时间在耶稣脚前,仰望祂为我们的罪被钉十字架,这是非常重要的。正是这样,我们爱的蓄电池才得以充电。

6、马利亚花了许多时间事奉耶稣,在西门的宴席上以及在耶稣的安葬上。同样的,我们明白祂对我们的大爱之后也希望能服侍祂。

7、最后,喜乐地向他人宣扬永活的救主是上帝每一个孩子的特权与责任。

【要隐藏好消息非常难】

Lawrence Maxwell讲述了一个故事,一群淘金者从蒙大纳洲班芮克(Bannack)(那时候的洲首府)出发去找金矿。他们经历了许多艰难。在路上死了好多人。他们被印第安人抓到,好马都被带走,只给他们留下几匹年迈的矮马。

接着,袭击他们的印第安人威胁他们,要他们回到班芮克去就呆在那里。印第安人说,“如果我们发现你们又来这里的话,就把你们全部杀掉。”

这群淘金者又失望又悲伤,就向首府城市回去了。在一个地方,他们把筋疲力尽的马拴在小河边时,其中一个人随意地拣起河床上的一块小石头。

他叫了同伴来问,“你有带锤子吗?”他敲裂岩石,说,“看起来好像这里可能有金子呢。”

两个人下午剩下的时间都用来淘金,并得到了价值12美元的金子。接下来一天,整个淘金队都在河边淘金,那几天他们得到了价值50美元的金子,是笔大数目。

“我们得到了!”他们彼此说。他们回到班芮克,发誓对发现金子的事一个字都不说。以后,他们又小心地装备齐整,准备再去。但他们一出发离开镇子,后面就跟了300个人。是谁泄露了他们的秘密呢?没有人。他们快乐的脸泄露了他们的宝藏。

就像这群淘金者和他们的好运一样,如果我们被耶稣深深吸引,如果我们真正理解了福音的好消息,就无法隐藏所找到的喜乐。我们快乐的脸会泄露我们的秘密。

我们在圣经中看到马利亚最后的状况是快跑着,脸上发光。她轻快地跑着,因为在她心中燃烧着世界所听过的最好的消息。她跑上去耶路撒冷的路,欢唱着和散那,要告诉世界:“祂复活了!”

【倒空与破碎】

当爱迪生(Thomas Edison)在忙于发明白炽灯灯泡时,他发现,除非是放在真空中,否则即使最好的灯丝也会马上烧坏。把氧气取走后,正确材料做的灯丝就可以连续燃烧好几个小时了。同样的,耶稣基督的光芒也无法在充满其他别样东西的心中燃烧。上帝圣灵之油只能浇灌在倒空的器皿里。(王下4:3)

何凡斯(Vance Havner)说:“上帝使用破碎裂开的东西。裂开的土壤才能种出庄稼;裂开的云朵才能下雨;裂开的谷物才能做面包;裂开的面包才能补充体力。正是破碎裂开的哪哒玉瓶才流溢馨香——正是彼得,痛痛地哀哭,回来后才有了胜过以往的能力。”

耶稣可以在伟大的事上使用马利亚,因为经过试炼,她的心灵已经倒空自我,只渴慕祂的充满。她经历了彻底的悔改,完全屈服了。

【在后的将要在前】

“在七日的第一日清早,耶稣复活了,就先向抹大拉的马利亚显现;耶稣从她身上曾赶出七个鬼。”(可16:9)

在复活的事上,如果我来做的话,永远都不会这么像主选择的那样做。从坟墓里出来后,我会去向希律或彼拉多显现,洋洋得意于他们如何无力地想用兵丁,封条和大石头阻止我复活。如果希律还有胆侮辱我的话,倒要看看他还敢不敢再去拿紫袍和荆棘冠。或者,我至少也要向大祭司和咒诅我的宗教领袖显现一下,让他们手脚发软吓得发抖。我要看看他们一想到自己咒诅并钉了久盼的弥赛亚这个可怕的事实时,脸上渗透出的血滴。如果是我来设计复活的场面,我至少要让耶稣先向祂的门徒,或是祂的母亲马利亚显现。

但是耶稣选择了越过所有这些逻辑上的选择;祂首先向一个社会渣滓显现自己。耶稣有意地等到彼得,约翰,甚至是祂自己的母亲都离开园子以后,把这个殊荣赐给了这个曾被魔鬼占据堕落过的女人,她因上帝的恩典——这是赐给任何人的最高尊荣——而得救。为什么?为什么耶稣复活以后所说的第一句话是对马利亚说的,而且这也是她在圣经记载中最后一次的出现呢?是为了要强调这一真理——祂来是寻找拯救失丧的人。是为了提醒我们,如果祂可以改变,拯救,并赋予使命给一个柔弱的女子马利亚——那么,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有希望的。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