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06章 在耶稣脚前服侍:在坟墓里
 道格·巴契勒 牧师       2019-04-03       1240

【故 事】

钉十字架的时间似乎是无休无止地拖长着,被分派钉耶稣和两个强盗的兵丁们忙于瓜分从这些受害者搜刮来的微薄之利。他们把所获之物分为四份,他们发现耶稣的衣服,虽是沾着血迹,但却没有缝上下一片织成的,质量非常好。马利亚看见这些人拖扯着她和马大为主做的衣服,感觉脸上发烫。兵丁们最后决定拈阄,看看谁可以得到。

“‘他们分我的外衣,为我的里衣拈阄。’”马利亚又听到尼哥底母在她身后,哽咽着引用大卫诗篇22篇的话。

开始,当官长们嘲笑耶稣时,那两个一起判决的强盗也加进来讥诮辱骂祂,但随着时间过去,其中一个变得安静多了,开始沉思起来。

有一个祭司指着耶稣头以上的名号,讥笑说:

“以色列的王基督,现在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叫我们看见,就信了。”(可15:32)

接着在耶稣左边的强盗也附和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路23:39)

但是他的同伴,在耶稣右边的那个强盗应声责备说: “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上帝吗?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作过一件不好的事。”(路23:40-41) [注加:真是一语惊人,]人群安静下来,[注加:此人竟会一反常态,认真起来,怎样会撇弃任性、怨叹、不服、烦躁和绝望,竟冷静地反思,冷静得令人诧异,冷静得令人惊讶,冷静得镇住了狂风恶暴,冷静得令人不得不屏着气]听着在这三个垂死的人当中发生的神奇变化。

第二个强盗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路23:42)

他的话音刚落,耶稣就回答说:“今日我实在告诉你,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23:43)

[注加:啊!多么清晰,多么亲切,多么肯定、多么安宁……]马利亚看到属天的平安降临在这个将死之人的脸上。

从兵丁们把长钉钉进耶稣的手脚,并举起十字架而今已将近6个小时了。几个祭司确定祂的命运已定,他们咒骂喊叫到声音都发哑,然后就回家去了,假意是要为安息日做准备。事实上,他们中间许多人为这头顶上空笼罩的可怕黑暗心神不宁,如坐针毡,似乎某种神圣的审判已经迫近。

几个门徒远远地观看着,捶着胸,为这可怕的事悲痛哀哭。约翰仍然站在耶稣的母亲身边,现在约翰自己的母亲也和他们站在一起了。他们知道耶稣已临终,就一起小心地走近十字架。

救主艰难地从十字架上看着祂忠心的朋友们。祂无力地想眨动眼睛弄掉干了的血块,赶走飞舞的苍蝇。祂先看着自己的母亲,再向她身边的约翰点点头,说:“母亲,看你的儿子!”然后祂转向约翰说:“看你的母亲!” 祂说话时朝着拿撒勒的马利亚,而不是约翰自己的母亲。西庇太的妻子为耶稣临终前还惦记着自己的母亲深深感动了。

约翰也明白耶稣是把祂在世上最亲的人委托给了最好的朋友。约翰走近马利亚,同情地把手搭在她肩上,表示他明白并接受了这神圣的托付。从那时候起,约翰就和他母亲一起把马利亚接到自己家里来,待她如同一家人。

耶稣的呼吸越来越短促。祂双手被钉子挂起,疲惫无力,几乎无法再说出比低语更大声的话了。祂想往上伸一伸身子,但这使得脚上的钉子承受了更多重量。祂又痛苦地颤抖起来。

祂嘶哑地发出急切恳求:“我渴了。”(约19:28)

耶稣忽然大大吸一口气,用祂本族闪族语大声喊叫,“以罗伊,以罗伊!拉马撒巴各大尼?”——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为什么离弃我?(可15:34)

一些站在附近的罗马人误解了这话。他们以为耶稣在等着以利亚回来,就说:“这人在叫以利亚呢!”有一个人拿海绒蘸满了苦酒,绑在苇子上,递给耶稣喝。

耶稣转过头去,希望海绒上的是水来舒缓下祂那肿胀干裂的嘴唇。祂尝了尝这苦酒就转过头不肯喝,即便祂那焦干的喉咙迫切需要任何一点的滋润。祂必须保持头脑和意识的清醒,因为堕落人类永恒的命令正在紧要关头上。

可以感受到撒但也亲自在场。他挖空心计,用尽了奸诈之能要引诱上帝的儿子犯一次罪。他知道那样的话,全人类就注定无望地灭亡了。

耶稣忽然又大声喊叫,响彻宇宙:“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路23:46)

然后祂用清晰洪亮的声音,胜利地宣布,“成了!”(约19:30)

救主说完这些话,气就断了。祂的头软软地垂在胸前。那是震耳欲聋的沉寂,接着黑暗狂怒的乌云开始盘旋在上空,似乎大自然本身也在为造物主的死去而呜咽反抗。大地开始震动;很快这震动扩大为大地震。

惊慌失措的群众开始呼喊祷告着,地震停止了。

负责监督行刑的百夫长看到这些迅速而超然发展之事,他被上帝的圣灵感动,发出所有人都在思想的问题:“这人真是上帝的儿子!”(可15:39)

耶稣断气以后,地面停止震动,可怕的沉寂笼罩在上空。之前嘲笑辱骂耶稣的宗教领袖还有几个剩在那里的,他们现在都面部苍白,震惊而扭曲变了形。接着,一个吓坏的报信从圣殿跑来,边跑边喊着说整个耶路撒冷都处在惊恐慌乱之中。这又使他们要崩溃了。

“就在祭司献上逾越节的祭物时,”报信说,“圣殿里神圣的幔子裂为两半,露出至圣所来。刀从震惊的祭司手上掉下来,羊就挣扎逃跑了消失在惊慌的人群中。”

法利赛人严肃地彼此对望着。这真是个坏兆头。他们赶紧赶到耶路撒冷彼拉多的府邸,似乎要隐藏他们罪恶之证据。他们要求把耶稣和其他人的身体从十字架上取下来,免得有碍安息日的神圣。

彼拉多知道十字架的酷刑通常要折磨几天的,他非常惊讶地得知耶稣这么快就死了。就命令打断两个强盗的腿,促使他们快点死。

马利亚听说在去找彼拉多的法利赛人中有一个叫约瑟的亚利马太人,是个公义正直的好人。约瑟是犹太议会的一个贵族成员,素来等候上帝的国度。他没有赞成其他人的决定要处死耶稣。当其他领袖离开彼拉多府邸时,约瑟留在后面请求要耶稣的身体,要给祂一个体面的葬礼。

彼拉多很惊讶地看到这狂妄的一群人中还有一个似乎尊敬这加利利人的。他同意了约瑟的请求,说,“只要士兵们确定祂真的死了,你就可以带走祂的身体。”一个文字抄写员写着彼拉多的批示命令,彼拉多对约瑟说:“我妻子昨天晚上为这个人在梦中受了许多苦。你知道,这个人的确有点不一样。”

“是的,我知道。”约瑟回答说。

约瑟回到各各他,兵丁们刚打断在耶稣左右两个强盗的腿。他们都因难以忍受的疼痛半昏迷着,无法再伸直身体呼吸了。他们的身体扭曲地吊在手上,短促而艰难地吸着气。

剩下一些嘲笑的人群满意地看到阴谋已经达成,就开始散开了;他们心里有种可怕不祥的预感,感觉那天在髑髅地发生了什么大事。

但是马利亚、约翰、耶稣的母亲还有其他忠心的门徒和朋友们还不走,继续看着。马利亚看到约瑟把彼拉多准许他保管耶稣身体的批示给百夫长看。百夫长就命令兵丁们把十字架放下,让门徒们把祂的身体取下。但在这之前,一个刚硬的兵丁想要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死了——也许还再在犹太人身上出最后一口气——就把枪刺进耶稣的肋旁。两股清浊分明的液体从伤口流出来——一股是血,一股清澈像水。惊讶的兵丁们往后退去,直到水和血流完,然后才开始放下十架。(译者注:根据圣经约翰福音19:33,34,38;兵丁是先扎主肋旁,约瑟才求到批示取主的身体。此处情节以圣经为准!)

“祂的心碎了。”马太说,这是马利亚那天第一次听到马太说话。“祂是心脏破裂而死啊,”马太指着十字架脚下清浊交汇的血与水说。“那会引起血水分离。”

马利亚希奇这个曾经的税吏怎么知道这样的事的,但她仍然相信他说的。

门徒们谨慎小心地把丑陋的长钉从他们夫子手上,脚上拔掉。约瑟指挥着,他告诉这小群门徒,他相信耶稣是上帝的伟大先知。他说如果他们允许的话,他愿意献出自己的坟墓,就在附近的一个园子里。门徒们没有为这不测之事变做准备,就都谦恭地接受了约瑟慷慨的奉献。

正在这时候,尼哥底母和两个仆人出现了。耶稣一死,他就去了城里买来没药沉香合成的贵重香料,还有一些细麻布来裹耶稣的身体。约瑟弄来一个担架运祂的尸首。他们开始庄严地向坟墓走去,马利亚看到尼哥底母走回十字架,取了写着“耶稣,犹太人的王”的名号。他小心地把这羊皮卷卷好放进自己的衣服里。

这小群人到达坟墓了,他们都很满意,周围是美丽的园子。约瑟叫他们在地上铺一块布,把耶稣损伤的身体展开,预备好整理清洁,用布包裹,再放进坟墓里。马利亚把手搭在耶稣母亲的手臂上,恳求准许她来裹耶稣的脚。耶稣母亲点头同意了,她说:“我还记得第一次用布条裹祂,把祂放在喂牲口的石槽里,就离这里不远。”接着她又说,“祂真是个好孩子。”说着,眼泪又迸流了出来。

约瑟和妇女们裹好上帝儿子的身体,把祂放在坟墓里一个石壁上,此时只剩下几缕残阳还映着西边的云。他们听到耶路撒冷城中传来的号角回声,提醒着时辰已晚了。“太阳马上要下山了,”亚利马太的约瑟在坟墓前喊着,妇女们还逗留在里面。他温和地提醒她们圣安息日马上来临了。

革罗罢的妻子马利亚朝周围看了看,忽然意识到在坟墓里有多黑暗。“如果我们干犯安息日的神圣光阴,主一定不喜悦,即使我们是为爱而劳碌的。”她说。

马利亚跪下来,无声地哭泣着,她的手放在耶稣裹好的脚上。祂的身体现在看起来好像蝴蝶的茧。马利亚默想着,哦,但愿祂能冲破这细麻布,伸展开祂的双翼吧!

马利亚感到有人把手搭在她的肩上,是马大。自从早上马利亚从楼上离开后,马大就担心着妹妹,跟着她到了坟墓边;马大知道如果能找到耶稣就可以在附近找到马利亚。“我们回家吧,马利亚,”她催促着。但马利亚还是没有动。她湿润的眼睛望着渗出这白色细麻布的一滴血。就在几个星期前,两姐妹也这样为她们的兄弟拉撒路做同样的事,但那时候没有血。现在拉撒路活着,而耶稣却死了。

这是真的吗?马大知道要她的妹妹离开耶稣身旁非常难。“安息日来临前,我们还可以准备好香料和膏油,安息日过后再来继续膏祂。”她说道。

马利亚茫然地向坟墓外走去,几乎要倒回去再看看耶稣的身体。她觉得自己的心也和她的主一起埋葬了。

约翰和几个其他使徒站在园子外。腓力用拳捶着胸:“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做!祂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凝重的沉默被打破了。

多马含着眼泪也说,“我们太不应该离开祂!我们离弃了祂呀。”

约瑟下了手势,几个强壮之人就用杆子和杠杆推着那块大石头。

马利亚轻推了下约瑟的手臂。“好心的先生,我们还没膏祂的身体呢!”

“我知道,女士,”约瑟低着头说,“但我们不能让坟墓门开着。有野兽会来…”

同时,约瑟的仆人们推不动那块大石头。他们看着门徒们,问道:“主人啊,这些加利利人可以帮帮我们吗?”

门徒们虽因悲伤而麻木着,也拖着脚走到石头旁,帮着这费力的活。大家都齐心协力,最后才终于把这块大石推到位了。

看着坟墓刚刚被这巨石封好,那天发生的事终于显得可怕而真实。马利亚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哭泣着,很快地,这悲伤就传染了这小群门徒。

他们冷静下来,不情愿地离开了坟墓。马利亚边抽泣边问姐姐:“我们要怎么进去最后膏祂的身体呢?”

马大还没回答,耶稣的母亲说:“上帝会开路的。”

(译者注:参<历代愿望> 第七十八章 髑髅地;第七十九章“成了”;第八十章 在约瑟的坟墓里)

【灵修学习】

“有一个人名叫约瑟,是个议士,为人善良公义;众人所谋所为,他并没有附从。他本是犹太亚利马太城里素常盼望上帝国的人。这人去见彼拉多,求耶稣的身体;就取下来,用细麻布裹好,安放在石头凿成的坟墓里;那里头从来没有葬过人。那日是预备日,安息日也快到了。那些从加利利和耶稣同来的妇女跟在后面,看见了坟墓和祂的身体怎样安放。她们就回去,预备了香料香膏。她们在安息日,便遵着诫命安息了。”(路23:50-56)

“有亚利马太的约瑟前来,他是尊贵的议士,也是等候上帝国的。他放胆进去见彼拉多,求耶稣的身体。彼拉多诧异耶稣已经死了,便叫百夫长来,问他耶稣死了久不久。既从百夫长得知实情,就把耶稣的尸首赐给约瑟。约瑟买了细麻布,把耶稣取下来,用细麻布裹好,安放在磐石中凿出来的坟墓里,又滚过一块石头来挡住墓门。”(可15:43-46)

“这些事以后,有亚利马太人约瑟,是耶稣的门徒,只因怕犹太人,就暗暗地作门徒。他来求彼拉多,要把耶稣的身体领去。彼拉多允准,他就把耶稣的身体领去了。又有尼哥底母,就是先前夜里去见耶稣的,带著没药和沉香约有一百斤前来。他们就照犹太人殡葬的规矩,把耶稣的身体用细麻布加上香料裹好了。在耶稣钉十字架的地方有一个园子,园子里有一座新坟墓,是从来没有葬过人的。只因是犹太人的预备日,又因那坟墓近,他们就把耶稣安放在那里。”(约19:38-42)

【在坟墓里安息】

约翰本仁在他的不朽之作《天路历程》中写道:“我在梦中看到,基督徒刚走到十字架跟前,他肩上的重担就松开来,从背后落下,一直滚到墓穴入口处,掉了进去,以后我就再没有见到它了。这时基督徒又高兴又轻松,欣喜地说:‘因基督的忧伤,赐我安息,因基督的死亡,赐我生命。’”

那些宗教领袖在耶稣钉十字架的时候还如此迂腐地拘泥于遗传,执著于律法的字句,不希望尸首在安息日留在十字架上,却全然忘记了律法的灵意。这真是让人惊奇了。耶稣才是安息日安息的根本。

耶稣发出慈悲的邀请,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11:28)

耶稣在安息日即将来临前死去,这并不是巧合。祂完成了救赎工作,宣布:“成了!”然后在整个安息日中,祂歇下救赎人类的大工,在坟墓里安息。祂在星期日早上复活继续工作,成为我们的大祭司,用祂自己的宝血和功劳在天父面前为我们做中保代求。伊甸园的第一个安息日,上帝歇下创造大工。现在耶稣歇下了再造大工。

有意思的是,耶稣在十字架上一共是七个小时。祂受苦六个小时,从我们现在说的早上九点到下午三点。祂断气以后,在十字架上安息了大约一小时,其间约瑟去请求准许来取下并安葬祂的身体。(可15:25,34)

耶稣在十字架上七个小时:六个小时受苦,一小时安息。

有人说耶稣的死与复活废除或改变了安息日。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偏离真理的了。事实上,耶稣的门徒们都知道祂尊敬安息圣日,因此他们甚至不敢继续完成膏祂的身体,因为怕自己为爱的劳碌会干犯到安息日。

“她们就回去,预备了香料香膏。她们在安息日,便遵着诫命安息了。”(路23:56)

【钉在十字架上】

虽然耶稣的死没有改变或废除十条诫命,但特定的仪文律法确实因为耶稣的死而撤去或成全了。保罗写道:“你们从前在过犯和未受割礼的肉体中死了,上帝赦免了你们一切过犯,便叫你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又涂抹了在律例上所写攻击我们有碍于我们的字据,把它撤去,钉在十字架上。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掳来,明显给众人看,就仗着十字架夸胜。所以不拘在饮食上,或节期、月朔、安息日,都不可让人论断你们。这些原是后事的影儿;那形体却是基督。”(西2:13-17)

这样,是什么律法被钉在十字架上呢?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答案就在刚才引用的圣经中——“在律例上所写攻击我们有碍于我们的字据。”十条诫命是上帝用手指写下的(出31:18),但仪文律法是摩西手写的:

“以色列人若谨守遵行我借摩西所吩咐他们的一切法度、律例、典章,我就不再使他们挪移离开我所赐给他们列祖之地。”(代下33:8)

正是仪文律法,比如歌罗西书2章13节中特别提到的割礼,还有犹太人节期的安息日比如逾越节,被钉在了十字架上。第七日安息日是上帝十诫的一部分,可以追溯到伊甸园,在人类犯罪以前就存在,是上帝完美永恒的设计之一。(创2:2-3)

第七日安息日是永存不废的,在新天新地得赎之民还要继续遵守。(赛56:6;66:23)

十诫写在石板上,而把石板钉在木板上是不可能的。

【祂最后的心愿】

耶稣被挂在十字架上断气前,说出了最后的心愿和遗嘱,托付祂在地上最珍贵的产业。祂把衣服遗赠给了世界,赦免给了敌人,母亲给了最爱的门徒约翰,灵魂气息交给了天父。

耶稣降生时,祂的母亲温柔地把祂用布条包裹好,放在马槽里。现在她要再包裹一遍,把祂放在坟墓里。(约19:40-42)

耶稣的朋友们取了祂的身体,用香料和细麻布包裹,这是犹太人安葬的传统。

“约瑟取了身体,用干净细麻布裹好,安放在自己的新坟墓里,就是他凿在磐石里的。他又把大石头滚到墓门口,就去了。有抹大拉的马利亚和那个马利亚在那里,对着坟墓坐着。”(太27:59-61)

【向着罪死】

古代,当海盗船的船长要埋葬他们的财宝箱时,为了保护不让人知道藏宝位置,通常他们会杀掉挖坑的水手,说,“死人不会搬弄是非。”死人不会说话,不会编造谎言,不会犯罪,这是真的。听起来很像似非而是的话,但除非基督徒首先在属灵意义上死去,否则无法完全活出来。

“于是,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太16:24-25)

死了的身体从来不会在丧礼上被伤到自尊感情。他们从来不会在读悼词时坐起来抱怨所读的,或者担心自己不是穿着最喜欢的衣服被埋葬掉。

很多时候,我们犯罪,脾气失控或愠怒的原因是老自己,自私的本性还没死去,没有和耶稣一起埋葬。因此保罗说,“因为已死的人是脱离了罪,”(罗6:7)

又说“我是天天死” 。(林前15:31)

在罗马书6章11节,我们读到:“这样,你们向罪也当看自己是死的;向上帝在基督耶稣里,却当看自己是活的。”要经验这一应许,我们必须要向过去奴役我们的罪的习惯死去。正如死人不能被试探,因为它对试探无反应一样,基督徒如果向罪死了,也当对试探无反应。对自己说:“我对罪恶试探的反应,和一个死人一样。我看自己向着罪恶的事情是死了。”

我们的头脑似乎是上了什么弦,习惯记事“三步走”。因此当你在任何方面被撒但试探时,记得这“1-2-3”步骤,大声说出来:

1.“不!我选择不再犯这样的罪了。”

2.“主啊,我为这次得胜谢谢你。”

3.“我向着这个罪死了。”

当马利亚离开坟墓时,她向着罪已经死了。

【最著名的经文】

圣经中最广为人知,最受喜爱,最被人记诵的经文大概就是约翰福音3章16节了。但我大胆猜测一下,如果你问问一般的基督徒约翰福音3章16节前两节经文是什么,50人中没有1人会知道。大部分人忘记了,这最不朽的经文正是承接了前两节的思想而继续说的。以下是它们完整的引用:

“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叫一切信祂的都得永生。上帝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4-16)

在这三节经文中,我们可以略微瞥见整个善恶之争,在上帝与蛇之间的宇宙大争战。我们再来看看原来的故事。

“(他们)就怨渎上帝和摩西说:‘你们为什么把我们从埃及领出来、使我们死在旷野呢?这里没有粮,没有水,我们的心厌恶这淡薄的食物。’ 于是耶和华使火蛇进入百姓中间,蛇就咬他们。以色列人中死了许多。”(民21:5-6)

要记得,蛇,就是魔鬼成功引诱了我们始祖怀疑上帝的话之后,罪才入了世界。在民数记这个故事里,当以色列人拒绝了上帝的食物后,蛇就出来咬他们。上帝的话(Word)才使我们远离罪。(诗119:11)

我们继续读民数记:

“百姓到摩西那里,说:‘我们怨渎耶和华和你,有罪了,求你祷告耶和华叫这些蛇离开我们。’于是,摩西为百姓祷告。耶和华对摩西说:‘你制造一条火蛇,挂在杆子上,凡被咬的,一望这蛇,就必得活。” 摩西便制造一条铜蛇,挂在杆子上;凡被蛇咬的,一望这铜蛇就活了。”

【杆子上的铜蛇】

对于一个放牧民族而言,挂在杆子上的蛇是非常有力的象征,他们都很清楚。蛇对羊来说是致命的危险。狗被响尾蛇咬了,不采取任何特别措施也许也还可以活。但羊就危险得多。这就是为什么牧羊人都带着杆子的原因之一。

我住在荒洞里时,有一根蛇棍,用途很多。(译者注:作者曾独自住在山洞里,正是在那里他发现一本遗落的钦定版KJV圣经,生命从此被改变。)如果在山洞里发现有毒的入侵者,我就朝它的头猛打,“伤它的头”。但是蛇虽然受了致命伤,还可能继续蹦跳扑腾几个小时。因此我就不冒险用手抓,而用杆子把它弄出洞外去。挂在杆子上是蛇被打败的显著标志。但还不止于此,这一象征还有更丰富的属灵意义。在《先祖与先知》中,怀爱伦写道:

“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都得永生。”(约3:14--15。按:根据英文《圣经》,此处多“不至灭亡”一语。)凡住在地上的人,都曾受过“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启12:9)的毒害。罪的致命影响,惟有靠着上帝所作的准备才能解除。以色列人曾借着仰望那举起来的蛇救了自己的性命。仰望就是信心的表现。他们得了生命,是因为他们相信上帝的话,并借着上帝所安排的使他们复原的方法。照样,罪人也可以因仰望基督而得存活;借着相信救赎的牺牲而领受赦罪之恩。基督本身的能力和美德足以医治悔改的罪人,这是他与那些没有生命的象征物不同的一点。”(P431译者注:第三十八章绕过以东地)

“众人知道铜蛇本身没什么力量帮助他们。它原是基督的象征。被举起来医治他们的既是伤害人之火蛇的像,照样,有一位要“成为罪身的形状”来做他们的救赎主(罗8:3)”(《历代愿望》P174~175,译者注:第十七章 尼哥底母)

耶稣说:“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约12:32)

仰望十字架上的耶稣,我们就被祂的大爱吸引。用信心仰望救赎主的牺牲,我们就从被蛇的咬伤中得救出来。

【两个强盗,两个选择】

在最后一刻得救的强盗是人仰望被举起来的耶稣而得救的例子。两个和耶稣同钉的强盗代表着两大群的人,包括过去的和将来的——得救的与沦亡的;为义的与不义的。请注意这两个被定罪的人在许多方面代表了整个人类:

1、他们都犯了背叛、谋杀和偷盗之罪。我们也是,犯了罪,亏欠了上帝的荣耀。我们全都背叛了创造主的意愿,在心里密谋杀害,并且偷盗了上帝借给我们的时间,资源和才干。(罗3:23)

2、他们都无法自救。想象一下,他们被挂在那里,赤着身,无助无望,手脚被钉在十字架上。我无法想象出比这更生动说明个人无法自救的图景了。但就如这两个强盗无力做任何努力从十字架上脱逃一样,我们也无法靠自己的好行为得救。

3、这两个人都有均等得救的机会。他们虽然无力自救,但却是在全宇宙最伟大的爱与能力之本源面前。然而他们必须凭信心打开心灵,向祂祈求。我们也一样,也在救主的附近;祂离我们只有一个祷告的距离那么远。(诗139:7)

但是大部分人都在渴望被拯救中无谓地丧亡了,原因就是他们没有做这个简单动作:祈求。(约16:24)

耶稣虽然受着最剧烈的痛苦,但祂从来不会听不到一声真诚需要帮助的呼求。魔鬼可以把祂慈爱的双手钉在木头上,但他永远无法阻止救主的拯救。

在十字架强盗的故事中,我们可以略微瞥见救赎的计划。在路加福音23章40至43节,这四节经文中,我们可以看到相信的强盗经过了得救的所有步骤,并经历了悔改的所有方面。

1、他看到耶稣“被举起来”。“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约12:32)

2、他相信耶稣是无罪的羔羊。“但这个人没有作过一件不好的事。”(路23:41)

3、他悔改并承认自己的罪。“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路23:41)

4、他虽然被嘲笑,但公开见证主耶稣是他的主,他的王。“主啊(Lord),你的国(Your kingdom)…”(路23:42)(英译:Lord, remember me when thou comest into thy kingdom. 主啊,你带着你的国权来临的时候,请记得我。(吕振中版))

5、他祈求赦免。“主啊(Lord),…求你记念我!”(路23:42)

6、他与耶稣一同受苦。

7、他与基督同死,且死在基督里。“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2:20)

【新酒与陈酒】

在圣经中,酒是立约之血的标志。记得吗?耶稣在最后晚餐中举起杯时说:

“因为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使罪得赦。但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我不再喝这葡萄汁,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的那日子。”(太26:28-29)

要记得这是新酒,是没有发过酵的葡萄汁。在圣经中,发酵的酒预表罪,以及变质的,带着那恶者使人喝醉的错误教义的福音。启示录书中提到背道的教会说:“我将坐在众水上的大淫妇所要受的刑罚指给你看…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乱的酒。我又看见那女人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

耶稣所行的第一个神迹是在迦拿的一个婚宴上,把水变为新酒。祂是在一个婚礼上开始了祂的布道工作,把新鲜的酒赐给人。(约2:1-11)

耶稣是新郎,教会是新妇。“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弗5:25)

祂在十字架上的最后时刻,尝了折磨祂的人所给的苦酒(sour wine)。“这事以后,耶稣知道各样的事已经成了,为要使经上的话应验,就说:‘我渴了。’ 有一个器皿盛满了醋(译者注:英文为sour wine苦酒,下同),放在那里;他们就拿海绒蘸满了醋(sour wine),绑在牛膝草上,送到他口。耶稣受(注:英文和原文为“受”)了那醋,就说:“成了!”便低下头,将灵魂交付上帝了。”(约19:28-30)

耶稣临终前并没有喝醉。马太的福音书讲得非常清楚,祂“尝”了那酒。当祂意识到其潜在的酒力时,就不肯喝,但祂是尝了那酒。“兵丁拿苦胆调和的酒给耶稣喝。他尝了,就不肯喝。”(太27:34)

回到迦拿的婚礼上看耶稣的第一个神迹,管筵席的尝了那水变的酒,就问主人为什么倒把好酒留到最后。(约2:9-10)

一直到耶稣的死,之前为人类犯罪献上的唯一的血是祭牲之血。这是耶稣宝血的预表。但祭牲的血永不能将我们的罪洗净。就像婚宴上的主人一样,天父上帝把最好的血留到最后,直到祂差遣耶稣来。

有意思的是,耶稣所行的第一个神迹是给人类家庭神奇的新酒,那是祂宝血的预表,可以洁净我们,使我们配得参加羔羊的婚宴。(启19:9)

在宣布“成了”之前,祂所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尝了罪人所递来的苦酒。救主用宝血救赎了我们,亲尝了每个人的罪与死亡。

【水,血和新生命】

星期四的晚上,耶稣开始立新约前,带着门徒经过汲沦谷。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告诉我们,在逾越节一周中,在圣殿里有太多的祭牲被杀掉,以至汲沦谷就被染成了血红色。这就意味着耶稣要跨过这些血才能到达客西马尼园——在那里祂流下自己的宝血。那天晚上,羊的血遇到了实体,上帝羔羊的血。(路22:44)

就如婴孩要在血和水中出生一样,教会也是在耶稣破碎的心脏流出的血与水中降生。正如上帝使亚当沉睡,从他的肋旁带出他的妻子一样;天父也让耶稣沉睡,一支枪扎进祂的肋旁。祂流出了血与水,祂的新妇,教会,就降生了。

从公元1347年到1351年,黑死病横扫欧洲,死了大约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人口,大约有2500万人。单单大不列颠岛就丧生了大约80万;全世界一共有7500万人丧生!这个可怕的瘟疫是恶性腹股沟腺炎,发病的人全身长黑斑,是历史上最严重的灾病。

那时候还不知道这种病会从老鼠身上通过跳蚤传给人。现在我们知道治疗黑死病的一种办法就是输血,要求供血的人曾在这种灾病环境中呆过,但未受其感染。

同样的,唯一治疗罪的死病之法就是接受耶稣的宝血,祂是唯一在这个罪恶的世界上生活过而没有被污染的人。耶稣来赐给人宝血,救我们脱离罪的死病。因祂的干渴,我们才得生命的活水滋养干枯的心灵。

【爱,为救人而受害】

有一个传说是这样的,在奥利夫克伦威尔(Olive Cromwell)时期,有一个年轻的士兵在柱子旁睡着了。他被军事法庭审判后就被处以死刑。在“晚钟响起来”的时候,他就要被枪毙。他的未婚妻听到这个消息,就在敲晚钟的前几个小时爬进钟塔里,把自己绑在钟的大铃舌上。等到敲晚钟的时候,侍仆猛拽着大钟的绳子,但钟塔里只传出几声沉闷的声响,克伦威尔要知道为什么钟不响了。他的侍卫兵就去检查,并带回了这位年轻的女子。她受了重伤,全身青淤,因为来回撞在大钟上还流着血。克伦威尔见她愿意为所爱的人受害大为感动,就释放了那个士兵,说,“今天晚上不敲钟了。”

很久以前在耶路撒冷城外一座石山上,三个罪犯被处决了。一个向着罪死(die to sin),一个在罪中死(die in sin),一个为了罪死(die for sin)。基督为了我们的罪而死;现在我们要选择,是在自己的罪中死,还是通过在耶稣里的信心,向着自己的罪死去。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