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04章 在耶稣脚前牺牲:西门的宴席
 道格·巴契勒 牧师       2019-04-03       1308

【故 事】

马利亚离开马大的家,急忙跑了两公里到耶路撒冷城的大街上,比较好的店都开在那里。她如此专注于要为耶稣寻得一份完美的礼物,而才刚刚想起来,自从耶稣救她免被石头打死的那天起,这是她第一次来到圣城。

马利亚正想着,看到了过去的一个客人,一位律法师。他正慢慢地沿着狭窄的街道向她走去,明显是被他那正休闲购物的太太拖着走,像是只被穿了鼻环的公牛。过去那污秽的记忆闪过马利亚的思绪,她不由惊恐不安起来。她还没来得及躲进一家店铺,那个律法师就正看着她,但丝毫不显得认出她的样子。

马利亚忽然想到是因为她不再涂脂抹粉,不再打扮得明显像娼妓吧。但还不仅如此。马利亚的内心也完全改变了。朋友们和家人都说自从她成为耶稣的门徒后,内里的光就洋溢于外了。

马利亚心中又涌起对耶稣的感恩之情,感激祂为她所做的一切。她再次专了心要为主寻找一份贵重的礼物。如果必要的话,她愿意付出钱袋里所有的钱。过去生活中积攒下的,还有卖抹大拉房子的收入,加起来是一笔可观的数目了。但那钱经常提醒着她罪的工价。马利亚决定如果必要的话,就把它都花了买一件贵重的礼物浇奠给主。

她正仔细查看那精细的紫色布匹,发现其上有一个破洞,忽然她嗅到一股郁馥馨香,而从未闻过的香味,它洋溢充盈在空气中,芬芳扑鼻、沁人心神,香气轻轻抚弄着她的嗅觉神经。是从那条石子路上,狭窄的街道对面,药剂师店里飘散出来的。她放下那紫色的王袍锦缎走过去,在那里,香料商正从调和皿中把最后几滴醉人的香膏精华倒入一个精致而华丽的白色哪哒香膏玉瓶中。罕有而醉人的香气把其他店主和来圣城过节的人都吸引了来,就像蜜蜂围住有花蜜的花朵一样。

“真难以置信,这是什么香料呀?”一个女店主问着,充满敬畏之情。

“这个,亲爱的,”----店主高高举着这精致的瓶子使大家都看得到----“这是我自己特制的,用哪哒香膏和没药调在一起,根据雅歌书的描述调制出来。”

他就对着聚集在一起的店主们大谈起来。“示巴的商队一年才来一次带给我原料,只能够装仅仅一个玉瓶。事实上,”----他停顿了下,人群凑前来,他忽然说出一秘密信息----“去年,彼拉多向我买了一个玉瓶把它当作礼物给该撒皇帝。但今年的配方,”他又停顿了下,高举着这美丽的雕花玉瓶,“是我这儿最最好的!”

越来越多的人群中此起彼伏地发出“哦”“啊”的惊叹声。马利亚感到似乎有天使推着她,她上前问道,“这要卖多少钱呢?”

那人看了看这个瘦小的年轻女子,穿着普通的衣服,就轻笑一声说。“女士啊,要买这样一份礼物需要一年的薪水!”

马利亚举起钱袋使他可以看到,于是又问,“多少钱?”

这位香料专家的眼睛眯缝着,贪婪地盯住她那鼓鼓的皮袋。他的神情严肃起来,想了一会儿说,“350第那流。”

人们对这不合理的高价惊讶地屏住了气。

马利亚叹口气,然后又高兴地微笑起来。她对和贪婪之人讨价还价太熟悉了。“我有300第那流。您可以马上做个买卖!”

香料商非常惊讶,像这样的女子会带着这么多钱。“对不起,亲爱的女士,”他说,“但是我一年才做一瓶这样的…”

马利亚不想听他的解释。“这是给拿撒勒人耶稣的礼物。”

那人往后退了一步,再仔细看看马利亚的脸。人群凑得更前了,要来听听他怎么说。

“你是说拿撒勒的耶稣?”

马利亚点点头。

人群中的一个人大声说,“很多人说祂是大卫的子孙,要成为我们的新王统治万民。”

等了好一会儿,围观者才兴奋起来参与议价,他们看着那店主的脸。他眨眨眼,然后这位香膏药剂师对着马利亚笑了笑,说,“好吧。能以300第那流把我的香膏卖给你去膏我们的新王,真是我的荣幸。”

人群鼓掌起来。马利亚担心他会改变主意,很快地把钱袋倒空放在柜台上。他还没来得及数好,她就捧起这美丽的刚封上口的玉瓶,闭上眼深深呼吸着那还余留着的香气。

“谢谢你,”她吸了口气,敬畏的人群为她让出一条路。“愿主保佑你!”她侧过身说。

马利亚快步向家里走去,小心翼翼地双手捧着那新购置的礼物。当她到达马大和拉撒路在伯大尼的家中时,每个人都已经去西门大叔家了。她很快换了身干净的裙子,把白色的哪哒玉瓶放在袋子里,朝门外走去。在门阶处她停下想了会儿,然后回房间取来她那另一件最珍贵的礼物。她的脚快步飞奔着,穿过鹅卵石大街到了西门大叔家中。

这个闻名的宴席要开席了,整个村子沸腾了。一整个下午好奇的旁观者就在西门大叔的院子大门附近走来走去,希望瞥见那个使死人复活,使大麻风得医治之人。

由于这即将来临的晚宴已经众所周知,耶稣选择退到客西马尼园安静地和门徒呆一会儿。最近几天一种严肃而紧张的气氛一直环绕着耶稣。祂似乎要抓住每一个机会单独和这12个人在一起,教导他们关于祂国度之法则。

即使是门徒们也感受到一些重大的事情要发生了。他们秘密地希望耶稣能开始行动,用祂的超强能力打败罗马帝国,并登上大卫的宝座。他们想着,还有什么时候比得上此时,这逾越节的一周更适合建立祂的新国度呢?现在成千上万来过节的虔诚的犹太人会到耶路撒冷城里加入这新生的大军呀!

耶稣要在世上掌权的话题常常使门徒们血气争辩,他们争论谁应该在新政府中居最高地位。他们只在一件事上达成一致,就是犹大应该成为新内阁的财政大臣。

犹大比起其他门徒来更多受过正规的教育,因此在门徒中备受尊敬。他曾经是个文士,当亲眼看见耶稣施行医治的神迹就走向主说,“夫子,你无论往那里去,我要跟从你。”

耶稣似乎要提醒他属世的错误希望要落空,说,“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只是人子没有枕头的地方。”(路9:58)

门徒们都不甚惊奇了。听了这样隐晦难懂的回答,犹大的野心还是使得他要跟从夫子。犹大狡猾地使自己悄悄安插其中,以便与主走得近些,直到后来他就被认可为是耶稣的门徒之一了。这位过去做文士的犹大加入门徒不久,其他的11个人就一致认为犹大应该保管他们为数不多的钱。

但是犹大使马利亚非常不自在。即使她不了解犹大,但这个曾经堕落的女子懂得如何识别男人的诡秘欺骗。她察觉出犹大有某些不正当的勾当。犹大感觉得到她了解太多了,因此从没对马利亚友善过。

耶稣的门徒中,马太是最敏感的,他明白这女人的感受。他自己也曾作过税吏,知道被大众鄙夷唾弃是什么滋味。他非常认同马利亚对耶稣大爱的感恩之情。

当马利亚到达宴席地点时,马大刚刚安排耶稣和其他客人在西门家里就座。她可以看出犹大明显受了激怒,因为耶稣,拉撒路和西门坐在上座,而他却和几个不怎么显赫的客人安排坐在末位上。即使是约翰,他们中最年轻的一位也比他更靠近上座。马利亚感觉得到,犹大尽量要掩盖他那挫伤的骄傲之心,却无济于事。不难看出他是又生气又垂头丧气的。

耶稣看到犹大和一些其他客人如何争夺宴席的首座,就讲了一个小比喻。“你被人请去赴婚姻的筵席,不要坐在首位上,恐怕有比你尊贵的客被他请来;那请你们的人前来对你说:‘让座给这一位吧!’你就羞羞惭惭的退到末位上去了。

你被请的时候,就去坐在末位上,好叫那请你的人来对你说:‘朋友,请上坐。’那时,你在同席的人面前就有光彩了。因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路14:8-11)

即使耶稣用了这样得体而巧妙的责备,犹大的脸还是涨红了,他感觉刺到了痛处。他相信自己已经被挑了出来,现在就更发怒了。

同时马利亚迫切地等待着想和耶稣单独呆一会儿,把礼物献给祂。她明白若要在祂的敌人逮捕祂之前把礼物献上,她就要马上行动了。但是马利亚知道,在这样公众场合献上礼物太引人注目了,很可能会被误解。她还在思考着该怎么办时,耶稣又开始分享另一个比喻了。

这一次,耶稣把评论指向西门:

“你摆设午饭或晚饭,不要请你的朋友、弟兄、亲属,和富足的邻舍,恐怕他们也请你,你就得了报答。你摆设筵席,倒要请那贫穷的、残废的、瘸腿的、瞎眼的,你就有福了!因为他们没有什么可报答你。到义人复活的时候,你要得着报答。”(路14:12-14)

当一个和他一起坐席的文士听到这些话,就敬虔地说:

“在上帝国里吃饭的有福了!”(路14:15)

耶稣对他说,“有一人摆设大筵席,请了许多客。到了坐席的时候,打发仆人去对所请的人说:‘请来吧!样样都齐备了。’”

“众人一口同音的推辞。头一个说:‘我买了一块地,必须去看看。请你准我辞了。’ 又有一个说:‘我买了五对牛,要去试一试。请你准我辞了。’”

“又有一个说:‘我才娶了妻,所以不能去。’”

“那仆人回来,把这事都告诉了主人。家主就动怒,对仆人说:‘快出去,到城里大街小巷,领那贫穷的、残废的、瞎眼的、瘸腿的来。’ 仆人说:‘主啊,你所吩咐的已经办了,还有空座。’ 主人对仆人说,‘你出去到路上和篱笆那里,勉强人进来,坐满我的屋子。我告诉你们,先前所请的人,没有一个得尝我的筵席。’”(路14:16-24)

这个比喻讲完后,席间一阵尴尬的沉默,耶稣似乎把许多客人自私的想法都暴露出来了。但这最后的故事使得马利亚觉得情势非常紧迫。如果她不马上行动的话,向主显明她的爱的机会很可能就再没有了。要么就是现在,要么就不再有了。她那勇敢的心砰砰跳着;手心冒着汗。

西门不惜重价备办这次宴席。他只款待那些最看好的贵宾。客人们侧卧着,靠着用餐的垫子,脚朝外伸离餐桌。他们稍微坐得直起些,这样在食物上来前仆人就可以洗他们的脚了。

马大安排着一队仆人,把香甜可口的食物放在银盘里端出去。马利亚悄悄走近姐姐,问,“为什么西门大叔不先洗客人的脚呢?”

马大心烦意乱地瞪了眼马利亚。“你到哪里去了?你一点儿都没帮我准备这次宴席,现在你却指责我们忽视掉的事。”马大眼珠翻向天花板,转了转然后说,“西门忘记准备脸盆毛巾了。我能怎么办呢?”

虽然西门在社交上显得失礼,但每个人似乎都很快乐地享用着这上好的餐点,愉快地谈论着。“我本来可以今天下午要你来帮忙的,”姐姐又说了一遍。马大看到一个仆人端着一盘夹着败叶杂质的大麦蛋糕出去,赶紧拦下不让他把这坏了的东西端出去。马利亚看着姐姐把仆人推着走进厨房。

因为耶稣说话的时候,所有人都盯着祂。没有人注意到马利亚轻步走进房间,悄悄地跪在主的脚边。她曾经害怕得屏住呼吸,但是现在跪在祂的脚边,一种熟悉的平安降临在她身上。她感到自己就在全能之主的臂膀下非常安全。她默默地祈祷耶稣会赞赏这爱的行动。至于其他人怎么想,对她而言已不再重要了。

接着,她打破这真哪哒香膏的玉瓶,把其中一些宝贵的膏油倒出涂抹在耶稣脚上。耶稣没有丝毫退缩。祂只在讲道中停了下,对马利亚笑笑,显明祂明白她的服事和牺牲,接着继续讲论。

香膏油顺势流下耶稣的脚,有一滴滴在瓷砖地板上。马利亚意识到匆忙间她忘记带布或毛巾来使膏油抹得均匀些,她没多想就解开盖在头上的头巾,放下那浓密的棕色长发。她开始用自己的头发擦耶稣的脚,把油抹得均匀。

双颊上感恩和爱的眼泪不住地流下来,合着膏油湿了耶稣的脚。当她看到眼泪闪在耶稣的脚上时,想起另一件宝贵的礼物。她从衣兜里拿出玻璃泪瓶,取下封蜡的盖子,继续用眼泪来洗耶稣的脚,并用头发擦干。

马利亚是如此埋头专注于在事奉耶稣中享受着其中的喜乐,没注意到席间其他客人震惊的反应。她一打破真哪哒香膏瓶,整个房间就充满着这浓郁而醉人的香气。房间里的谈话变成小声的窃窃私语。仆人们也都呆住了,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要怎么办。

马利亚现在感觉到所有人到盯着她了。她怕有人要阻止不让她继续,就在众人惊愕讶异的叹息声中坚决站了起来,把剩下的膏油浇在耶稣的头上。她事先并没有这样考虑,但其所做的却恰是犹太人膏立新王或祭司的传统表号。

犹大显得愤愤不平,压低嗓音只让附近的人听到,他不满地说,“何用这样的枉费呢!这香膏可以卖不止300第那流(30两银子)呢。”为要隐藏起他那贪婪的打算,他接着说,“当然了,这些钱本可以用来周济穷人的!”

其他门徒们有些点头认同了。但门徒们所不知道的是,马利亚慷慨的奉献强烈地责备到犹大那自私的心。

耶稣听到忠心的门徒们传播着犹大的低声抱怨。祂忧伤地对他们说,

“为什么难为这女人呢?她在我身上做的是一件美事。因为常有穷人和你们同在;只是你们不常有我。她将这香膏浇在我身上是为我安葬做的。”(太26:10-12)

耶稣明确的赞赏使马利亚的心喜乐了。她所要的,就是知道耶稣喜悦她。这流泪的女人再次仆伏跪下,继续亲吻祂的脚。

犹大愤愤地涨红了脸。他坐在低位上已经够差劲委屈了,现在耶稣又公开在门徒们面前责备他使他难堪。如果耶稣不赏识他的才华和智慧的话,犹大知道有人一定会。从那次宴席以后,他就去找祭司们,要把世界的救主卖掉换成普通的银钱。

另一方面,对于马利亚的礼物,西门其实对她本人的意见更大。他太了解马利亚那肮脏的过去了,他对耶稣竟然让一个这样坏名声的女人碰祂而感到不甚惊奇。大部分宗教领袖担心在众人面前失去人们的尊敬,便不允许公开让税吏或妓女碰及他们,

西门紧闭嘴唇,皱起眉头。

“这人,”西门自己暗暗想着,“若是先知,必知道摸他的是谁,是个怎样的女人,乃是个罪人。”(路7:39)

耶稣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回答西门说:

“西门!我有句话要对你说。”(路7:40)

西门回答说:“夫子,请说。”(路7:40)

“一个债主有两个人欠他的债;一个欠500第那流(50两银子),一个欠50第那流(5两银子);因为他们无力偿还,债主就开恩免了他们两个人的债。这两个人哪一个更爱他呢?”(路7:41-42)

西门回答说:

“我想是那多得恩免的人。”(路7:43)

耶稣说:“你断的不错。”(路7:43)

耶稣看着这女人,又回头看着西门。“你看见这女人吗?我进了你的家,你没有给我水洗脚;但这女人用眼泪湿了我的脚,用头发擦干。

“你没有与我亲嘴;但这女人从我进来的时候就不住的用嘴亲我的脚。你没有用油抹我的头;但这女人用香膏抹我的脚。所以我告诉你,她许多的罪都赦免了,因为她的爱多;但那赦免少的,他的爱就少。”(路7:44-47)

西门不像犹大一样对耶稣发怒,他的眼中满了羞愧之色。他如此快就忘记了当耶稣医好他的大麻风时,对他的赦免之多。大麻风那可见的迹象还没完全退去,他就又回到自以为义的虚伪中,忘记了自己和马利亚一样曾是个大罪人。

然后,为消除任何有关祂使命主要目的之疑惑起见,耶稣转向马利亚说,“你的罪赦免了。”(路7:48)

耶稣的话在她听来就像天国的音乐一样。马利亚仆伏在祂的脚前谦恭敬拜,心灵中最后的罪疚和羞愧也在他那温暖的赦免之爱的光辉中退尽了。

马利亚不在意宾客们盯着她,但她清楚地听见他们低声议论说:

“这是什么人,竟赦免人的罪呢?”(路7:49)

但对马利亚而言,耶稣的赞赏才是她所关注的。祂的认可已使她心满意足了。但为消除疑问,使她在门徒中被接纳,耶稣又说,

“我实在告诉你们,普天之下,无论在什么地方传这福音,也要述说这女人所行的,作个纪念。”(太26:13)

然后耶稣温柔地把手按在她头上,为她祝福。“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的回去吧!”(路7:50)

(译者注:参<历代愿望> 第六十二章 在西门家坐席)

【灵修学习】

“逾越节前六日,耶稣来到伯大尼,就是祂叫拉撒路从死里复活之处。有人在那里给耶稣预备筵席,马大伺候,拉撒路也在那同耶稣坐席的人中。马利亚就拿著一斤极贵的真哪哒香膏抹耶稣的脚,又用自己头发去擦,屋里就满了膏的香气。”(约12:1-3)

“耶稣在伯大尼长大麻风的西门家里坐席的时候,有一个女人拿著一玉瓶至贵的真哪哒香膏来,打破玉瓶,把膏浇在耶稣的头上。”(可14:3)

【要付出多少?】

马利亚在耶稣脚前的牺牲与事奉,在许多方面说来都是付出了她最好的。这显明在耶稣为记念她所做的声明中,耶稣说:

“我实在告诉你们:普天之下,无论在什么地方传这福音,也要述说这女人所行的,作个纪念。”(太26:13)

为什么?因为马利亚奉献了所有!

也许听起来有些极端,甚至叫人害怕,但如果要得拯救,就要求你付出所有。是完全的降服,完全的牺牲。同样的,耶稣也因此赞赏了那个把最后两枚钱投入奉献箱的穷寡妇——她付出了所有:“又见一个穷寡妇投了两个小钱,就说:

“我实在告诉你们,这穷寡妇所投的比众人还多,因为众人都是自己有余,拿出来投在捐项里;但这寡妇是自己不足,把她一切养生的都投上了。”(路21:2-4)

许多人从来没有经历过上帝丰盛的平安与能力,那是因为他们只降服了部分。只有当我们倒空自己的器皿时,主才会来充满。

“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太16:25)

“天国好像宝贝藏在地里,人遇见了就把它藏起来,欢欢喜喜地去变卖一切所有的,买这块地。天国又好像买卖人寻找好珠子,遇见一颗重价的珠子,就去变卖他一切所有的,买了这颗珠子。”(太13:44-46)

当富有的青年官长来问耶稣,他当做什么可以承受永生时,耶稣对他说:

“‘你若愿意作完全人,可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 那少年人听见这话,就忧忧愁愁的走了,因为他的产业很多。”(太19:21-22)

这年轻人带着丰厚的产业和忧愁离开,多么可惜呀。这世界上的许多人也是做了同样错误的选择,努力地想从物质主义和金钱中获得快乐。因此耶稣接着警戒说:

“我实在告诉你们:财主进天国是难的。”(太19:23)

祂再次提醒他们说:“你们要谨慎自守,免去一切的贪心;因为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丰富。”(路12:15)

“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太16:26)

彼得、安得烈、雅各和约翰刚收了差点裂开的渔网,那是他们一生中打渔收获最多的一次,耶稣就要求他们放下所有的来跟从祂。他们照做了!

“他们把两只船拢了岸,就撇下所有的,跟从了耶稣。”(路5:11)

“彼得说:‘看哪,我们已经撇下自己所有的跟从你了。’”(路18:28)

是不是主要求我们所有人都变卖一切所有来跟从祂呢?不是的,但祂要求我们把所有的都放在祭坛上,乐意遵行祂所指引的。祂正要求我们献上自己的心;这样祂就自然拥有了我们其他的所有之物。

“耶稣对他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上帝。’”(太22:37)

【放开,让主来】

据说南美的猴子捕猎者有个聪明的方法抓到猎物。他们在许多葫芦里放满了坚果,牢牢地用链条绑在树上。每一个葫芦都有个小洞,刚好大小让那些没有疑心的猴子们伸只爪子进去。当饥饿或好奇的猴子发现有坚果时,就伸爪子进去抓了一把,但是洞太小了,鼓起的小拳头缩不回来。没什么道理再放手把这些战利品松开,它就这样被猎人抓到了。

这恰好可以形容许多基督徒的景况。魔鬼用狡猾巧妙的陷阱来引诱他们;他迎合他们天然的贪婪和肉体的私欲,这些是会导致灵性败亡的。只要他们紧抓住世界的诱饵就无法逃出魔鬼的陷阱。但魔鬼继续鼓动说,“别放手!”他们这样听着那引诱人的迷惑的声音,不再努力逃开,放不开世界。只有我们首先把所有事所有人都“放开来”(let go)了,才有可能“让主来”(let God)!是的——任何人都不可凌驾于我们与上帝的关系之上!为此,诫命中第一和最大的是尽心爱主;其次就是爱邻舍如同自己。

“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太10:37)

福音就是无论是谁只要有信心相信上帝,并为基督的缘故奉献所有,他就会丰丰富富地在今世和来世得到报赏。

“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人为我和福音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姐妹、父母、儿女、田地,没有不在今世得百倍的;就是房屋、弟兄、姐妹、母亲、儿女、田地,并且要受逼迫,在来世必得永生。’”(可10:29-30)

【爱的施予极慷慨】

我知道一个很有钱的商人,他的儿子被指证杀了人,要判处终身监禁。慈爱的父亲相信儿子是无罪的,就抵押了房子变卖所有家产,付了相关法律费用使儿子的案件可以再审。即使仍维持原判,但父亲从未后悔过其付出与牺牲。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爱是牺牲的。你们都知道:“上帝(如此)爱世人甚至…赐给…”(约3:16英译)天父上帝将祂的独生爱子赐下,祂奉献了所有。

当亚兰人乃缦的大麻风得了医治,第一个反应就是要送礼物给先知以利沙,不是要算清医疗费,而是出于深深的感恩(王下5:)。他那慷慨的奉献正是依照其大大的感恩之心。当基督赦免撒该时,他的反应就是要大大施予。(路19:1-10)

马利亚也是,感受到上天呼召她奉献给救主,是要出于其要盈溢出来的感激之情,因为她对自己被主赦免非常感恩。

“所以我告诉你,她许多的罪都赦免了,因为她的爱多。但那赦免少的,他的爱就少。”(路7:47)

也可以这样说,凡明白自己被赦免之多的人,爱的也多。这就是马利亚事奉耶稣慷慨的原因。

“还有被恶鬼所附、被疾病所累、已经治好的几个妇女,内中有称为抹大拉的马利亚,曾有七个鬼从她身上赶出来;又有希律的家宰苦撒的妻子约亚拿,并苏撒拿,和好些别的妇女,都是用自己的财物供给耶稣和门徒。”(路8:2-3)

在耶稣生命的终了,在这紧要时刻马利亚带来了哪哒香膏。

“各人要随本心所酌定的,不要作难,不要勉强,因为捐得乐意的人是上帝所喜爱的。”(林后9:7)

【受膏者】

在古代礼仪中,祭司和君王被抹上油是表明正式受任就职,是上帝的圣灵与能力覆庇他们的标志。

“又把膏油倒在亚伦的头上膏他,使他成圣。”(利8:12)

还有一个例子是耶户将军被一位先知用瓶里的膏油膏立为王:

“将瓶里的膏油倒在他头上,说:‘耶和华如此说:我膏你作以色列王。’”(王下9:3)

这就突显出在上十字架之前,马利亚膏主的非常重要性——耶稣被膏立为我们的君王,祭司和祭物!

希伯来文的弥赛亚mashach,或“弥赛亚( messiah)”,希腊文的基督Christos,都翻译为“受膏者”。有人以为基督是耶稣的姓,但“基督”这个词其实是个称号:“受膏者”。

马利亚用眼泪洗擦耶稣的脚,暗示着耶稣走在我们的忧伤里,明白我们的伤痛。

“我几次流离,你都记数。求你把我眼泪装在你的皮袋里。这不都记在你册子上吗?”(诗56:8)

祂的眼泪湿了我们的脚,祂的头上戴着我们的罪编成的荆棘冠冕。因此先知说:“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赛53:4)

【谦卑事奉】

在医院参观的一个人有一次看到一位护士正在护理一麻风病人丑陋肮脏的伤口,他说:“就是给我一千万美金我都不会做的!”

护士回答说:“我也不会。但为耶稣的缘故,我愿免费这样做。”真正的爱就是愿意没有称赞,甚至也没有报酬来服侍。

你怎么看待成功呢?在世上,成功往往被定义为一个人开什么样的车子,穿什么样的衣服,一家人有什么样的房子。但在主看来,不是这人开什么样的车子,而是开车的是什么样的人。在主,就是在乎穿那裙子的是什么样的女子,住在那房子里的是什么样的一家人。人看的是外表,而主看的是内心。在上帝,成功不是你拥有多少,而是你付出多少。人们是怕你,还是爱你?在世上,伟大是用多少人为你服侍而衡量的,但在上帝看来,伟大是你为多少人服侍而衡量的。

拿破仑波拿巴(Napoleon Bonaparte)说:“亚历山大、凯撒、查理曼大帝和我都建立过显赫一时的大帝国;但是我们打天下靠的是什么呢?靠武力。只有耶稣基督用爱建立了祂的国度,事过境迁,就是目前,世间尚有成千成万的人愿为祂抛头颅、洒热血。”

圣经教导女人的头发是她的荣耀。马利亚用自己的头发擦耶稣的脚,这一行动中看到的信息就是,完全谦卑的事奉、降服、敬拜与献身。(林前11:15)

“耶稣遇见她们,说:‘愿你们平安!’她们就上前抱住祂的脚拜祂。”(太28:9)

迈尔博士(F.B.Meyer)(注加:伦敦基督教堂的迈尔牧师,《荒漠甘泉》主要作者之一)曾说:“我曾经以为上帝的礼物是一个叠着一个往上加上去的,我们基督化的品格发展越高,就越容易够到这些礼物。但现在我发现上帝的礼物是一个垫着一个往下的。这不是要够到更高,而是要俯就更低的问题;我们必须要向下,一直降卑才可以拿到最好的礼物。”

【犹 大】

“有一个门徒,就是那将要卖耶稣的加略人犹大,说:‘这香膏为什么不卖三十两银子周济穷人呢?’他说这话,并不是挂念穷人,乃因他是个贼,又带着钱囊,常取其中所存的。”(约12:4-6)

在圣经中记载了两个人亲吻耶稣:犹大亲吻祂的脸,然后出卖了祂。马利亚亲吻祂的脚,然后服侍了祂。马利亚真正的牺牲与事奉对犹大的自私是一种刺痛的谴责。

往往就是这样,那些像犹大一样的人惟恐有人注意他们的罪,就转移其注意力看不起有罪的马利亚。(约12:7)

在教会中最刻薄、最会论断的人往往是在他们自己隐藏之罪中挣扎的人。犹大一说完看似虔诚的对穷人关心的话,马上就出去同意用一个奴隶的价钱把救主出卖了。

【公开表明】

马利亚不以公开表明她对耶稣的爱为耻。但许多基督徒却害怕在公众场合,在工作中或邻里间,表现出对耶稣的爱,因为害怕为其信仰被嘲笑。我看到许多基督徒,当他们在公众餐厅用餐时,要等到觉得没人看见时才很快低下头用三秒钟时间暗暗感谢上帝赐下食物。

“凡把我和我的道当作可耻的,人子在自己的荣耀里,并天父与圣天使的荣耀里降临的时候,也要把那人当作可耻的。”(路9:26)

马利亚不害怕坦然显明她对耶稣的爱与降服,于是主就乐意在公众面前为她辩护。“因此,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说:…因为尊重我的,我必重看他;藐视我的,他必被轻视。”(撒上2:30)

因此耶稣论马利亚说: “由她吧”;祂保护了马利亚因为祂明白她的心。记得吗,即使是主自己的家谱中也有几个犯奸淫者和悔改的妓女——喇合,他玛,拔示巴。事实上祂自己的母亲因祂不正常的受孕,名声也受了周围人的污损。也当记得,马利亚是教会的预表,即使她也许会显得有瑕疵缺欠;耶稣是为像犹大一样的人而悲痛发义怒,他们站在一边指责着基督的新妇。

长老会的宣教士罗伯特(Robert Falconer)被派往某一国外的城市为一贫困民族服务。他对着他们读了这个故事,读到抹大拉的马利亚怎样用她的眼泪洗耶稣的脚,并用头发擦干。他正读的时候,听到大声的抽泣声,抬头看见一个年轻瘦小的女孩子,她的脸因天花变了样。他说了些安慰她的话后,女孩子问:“祂还会再回来吗,那个赦免了女人的人?我曾经听说祂还要回来的。会很快了吗?”罗伯特向她保证说祂很快就要回来了。她不禁又哭泣起来,说:“先生呀,祂不可以再等一会儿吗?我的头发还不够长不能擦祂的脚。”

当我们开始明白耶稣为我们的罪付上何等的苦难与代价时,当我们真正从竭力要得到世界认可与利益的自私中悔改时——只有到这样的时候,我们才会真正因谦卑事奉而满足,而在那为我们付出所有的一位面前奉献所有。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