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15章 任重道远
 道格牧师 口述       2019-04-03       2667



自从在山洞里接受耶稣之后,我一直到处传讲上帝的爱。和人聊天的话题,几乎离不开信仰和上帝在我身上成就的改变。我的分享对象包括汽修厂的工人、嬉皮士、街友、旅行者和邻居们——所有的人。

我受洗不久,教会牧师宣布,过两周要举办一场系列布道会。我想起自己曾经沟通过的朋友,他们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也渴望得到我收获的平安和喜乐,于是决定去邀请他们。

布道会开始的那个晚上,小教堂挤满了人。我站在门口迎接自己请来的朋友。很多山上的邻居们都来了,而且之后每天晚上都不间断。布道会结束后的第一次浸礼,十二个新受洗的教友当中,有十个是曾经和我一起查经并被我请来的。“事奉上帝是何等喜乐!”我心里暖洋洋的,“而且,这种快乐,不会转瞬即逝,不会空留宿醉后的落寞。”

乔牧师来找我,“道格,你为什么不讲道呢?你对上帝的爱和热情,触动人心,应该在讲台上和大家分享。”

我猛然胆怯了。我?讲道?“哦,不,牧师!您找错人了。我决不可能讲道!我没受过高等教育,不会在台上发言。不,谢谢您,牧师,但我讲不了。”

“不需要大学毕业,”他继续鼓励我,“只要站起来,告诉人们上帝在你身上成就的事,就足够了。”

“哦,我可不行!”我断然拒绝。

牧师就此终止提议,但却在我心里种下一颗种子,由圣灵去浇灌。当他再次提及此事,我的抵触感在削弱,最终我同意一试。

即使我活到百岁,仍不会忘记我讲的第一场“道”!我连套西装都没有,也忘了打领带,但困扰我的决非衣着。我紧张地坐在讲台上,等着关键时刻的到来。手心冒汗,心提到嗓子眼儿。终于轮到我了,我站起身,把《圣经》摆在面前,双手抓住讲台边缘。真高兴有东西挡在前面,观众就不会看到我双膝碰撞的真相。开口发出的声音,怎么听都不像自己。我口干舌燥,不停地吞口水、抿嘴唇。然而,台下亲爱的教友们!一直在全神贯注地倾听,感谢他们的善良与支持。菲利普斯牧师夫妇坐在前排,每次我讲到某个要点,他们都会点头并说“阿们”。虽然我的语言苍白平淡,听众的反应鼓励我继续讲下去,不知不觉中,讲道结束了。在门口和大家握手告别时,很多人含着眼泪说,我的讲道是上帝给他们的赐福!

“我?赐福?”真的吗?我注意到有几位赞美我讲道的人戴着助听器,是不是刚才他们的助听器坏了?

之后我频繁讲道,一次比一次容易。

“道格,你真该去上大学,接受传道培训。”菲利普斯牧师鼓励我。“主给了你特殊的做圣工的恩赐,你又如此热爱分享福音。祂的工作需要你。”

我端详着这位老绅士慈祥的面庞,默默地对自己说,“倘若我将来能成为牧师,一定要像您一样!”他给了我何等的启发和帮助!我回答,“当然,乔牧师,我会为此祷告。”

最终我真的去大学进修了几门课程!亲爱的老爸,一直希望我受教育,哪怕是神学专业也好。因此他很乐意帮忙,我去德克萨斯州的基恩市,西南复临大学就读了六个月。这是我一生中最正确的决策之一!十几岁时我荒废学业,觉得自己不够聪明,但在西南大学我的功课全优。原来只要我想学,就可以学好!

我在图书馆发现一本书:《本杰明·富兰克林自传》。惊讶地发现他也曾中途辍学、离家出走,但他自修掌握了七门语言;发明了双焦眼镜、富兰克林炉;建立了邮政系统、公立图书馆、消防部;有很多探索电气学的新发现;开办报纸和杂志;担任美国第一任驻法大使,而且,还是素食者!

我想,“既然他能自学,我也能!耶稣曾应许,‘我靠着基督,凡事都能做。’(腓4:13)”成为基督徒后,我已经学会了很多以前做梦都没想过自己能做的事,包括吹笛子、吹口琴、吹小号,弹吉它、弹钢琴;我也学了一点儿西班牙语,学了开飞机和滑板冲浪,现在我正在学唱歌——尽管朋友们都求我别唱了。

大学课程结束后,我在德州和马文·摩尔(Marvin Moore)牧师同工。他身材高大,也很亲切,有点儿像亚伯拉罕·林肯。我们一起举办了“启示录专题讲座”,合作得很好,主也特别赐福我们的工作,很多人受洗归主。同年我应邀加入了著名的福音歌唱团体,“继承权歌者”(Heritage Singers)——作灵修讲员。至于唱歌,仍在练习中!

上帝很清楚每个人的位置和需要,当我每晚在“继承权歌者”的音乐会中面对观众,讲述上帝在我身上成就的工,并邀请大家跟从耶稣,我对讲台的最后一点儿胆怯消失得无影无踪。连续十八个月,每周五次讲道,已经远远弥补了我在正规教育中错失的部分。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