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08章 医生是教育家
 哈门·艾伦       2019-04-03       976

【“智慧人的嘴播扬知识”】

真正的医师就是教育家。他认识自己的责任,不但对于那些在他照料之下的病人有责任,对于他周围的邻居身上也有责任。他是个身体方面健康的保护者,也是个道德方面健康的保护者。他不仅要尽力使人明白治病的正法,也要设法教导在生活方面养成正当的习惯,传扬一种卫生的真诠。

【卫生教育之必要】

卫生原理的教育,从没有比现今更为需要了。在现今物质进步的世上,一切安适和便利,以及卫生和治病的方法等各方面,虽都有了异样的进步,可是人体的力量和忍受性的衰落,实足惊人。这是凡关心人类幸福的人所必须注意的。

我们物质的文明,反增加了许多破坏良好规例的恶势力。习惯和时髦,都在向自然作战。人们习尚的盛行,和私欲的放纵,都足以一步一步地减低人的智力和体力,使一种难挑的重担,压在人的身上,我们举目四顾,随处都有放纵私欲、犯法、疾病和困苦的事。

有许多人违逆卫生的规例是因为不明白,应该有人去指导他们。但是大半的人并非不知,乃是知而不行。应使他们觉悟实行的紧要,要把所知道的实行出来。医师有许多机会,非但可以把卫生的道理告诉人,也可以使他们明白实行的紧要。医师若能用适当的方法教导人,就能改除许多为害无穷的恶习。

【药物的施用】

无限制地使用有毒的药,不但足以种下许多疾病的根苗,且足以引起更大的害处。许多人生了病就一心想要摆脱疾病的痛苦,却不肯费心去考究病的根源。于是他们便去用一些普通的成药,这些成药的性质他们一点也不知道;或者请医生发一点药,解除他们恶习的结果,却毫不想在他们不卫生的习惯方面下手改良。要是一样药不能立刻见效,他们就再换一样,于是药石乱投,害处就无穷了。

人应该知道药物并不能使疾病痊愈。固然有的时候药品足以解救暂时的痛苦,病人好像是因为吃了药就痊愈了;不过究竟这还是因为自然的力量有这种充分的机能,足以排除药品中的毒质胜过了种种致病的因由。这疾病的痊愈,并不是药物的功劳。但是大概的时候,药品不过把疾病从这一种变成那一种,或从身体这一部分迁到那一部分而已。至于药品里面所含的毒质,其对于身体的影响,一时似乎没有发现,却总是存留在身体的内部,生出很大的后患。

许多人因为用有毒的药品,就自取了终身的病患,以致有许多本来用天然的治疗法可以救治的人,也因此丧失了性命。一般所谓药品中所含的毒质,足以令人养成一种习惯或瘾欲,使身体和性灵两受其害。一般广告的成药,连有些医师所用的药品,都是酿成现社会最可怕的咒诅,种下酒瘾烟瘾和吗啡瘾的一分子原素。

【天然的治疗之功】

改良事情的唯一希望,就在乎把正当的原则教导人民。医师应使人知道治病的功能不在药品中,乃在自然中。疾病不过是自然界在身体里面对于人犯健康之例所有结果的发泄,所以有了疾病,先应该断定致病的原由,把不卫生的情形改除,把不良的习惯去掉。此后我们就要设法帮助自然排除污物,使身体内部工作重入正当状态。

【天然的疗病法】

清鲜的空气,阳光,有节制的饮食,休养,适宜的食物,运动,水的应用,信靠神力──这都是真正的治疗。每一个人对于自然的治疗之功和应用的方法,都应当有一种知识。我们应当明白医治病人的原理,也当受一种切实的训练,以致可以使用我们的知识:这两样是一样要紧的。

要利用天然的方法治病,须有相当的热诚和细心,是许多人所不愿意表现的,天然的治疗和恢复是一步一步由渐而来的;在不能忍耐的人看来,就要嫌得太慢了。放弃有害的私欲,非有克己的精神不可。但是到底我们就可知道,我们若不去阻碍自然之力,那自然自会很巧妙地做成它的工作。凡能恒心遵照自然之律而行的人,就能收身体和精神双方康健的酬报。

【康健的保持】

我们对于康健的保持往往太不注意。在疾病未来之时预防,要比患病以后设法医治好得多了。每一个人为自己和他人双方的利益计,都当明了生存之律,并且凭着良心去遵行此律。人的身体就是宇宙间最奇妙的一种组织,是个个人所应当认识的。我们须明了体内各部器官的作用,和彼此在康健方面所有连带的关系。其他如脑筋思想对于身体的影响,和身体对于脑筋的影响,以及管理身心的一切规律,尤其是我们所当研究的。

【预备走人生的奋斗之路】

康健不是从侥幸而来的,这话我们已听而又听了。康健是顺从律法的效果。且看比赛各种体力的运动员,就可以明白这一端道理了。他们在预备的时候,小心至于极点;一切严格的规则和透彻的训练,他们都服从;对于自身的起居习惯,尤是处处谨慎。他们知道他们如果疏忽不慎,或者在饮食等等方面过了度,致身体的无论哪一部器官受了损害,或减低了作用的机能,那么他们一定是要失败的。

我们如果要在人生的奋斗方面占胜利,尤其是少不了这种谨慎啊!我们所打的仗,有关永远的结局,并不是儿戏的战争。我们有看不见的仇敌要应付。魔鬼的恶使者是在竭力地要掳掠每一个人。凡属有害健康的事物,不但是使灵体衰弱,也足以减低理智和道德方面的能力。人在无论什么不卫生的习惯上放纵,都足以害及他的辨别是非的机能。分辨是非的机能既弱,抵挡罪恶就更困难。抵挡罪恶既更困难,失败的危机也就愈多了。

“在场上赛跑的都跑,但得奖赏的只有一人。”(林前9:24)在我们所加入的战争上,凡能服从正规约束自己的人,个个可以得胜。大概人总以为人生不必样样循规蹈矩,好像这是无关紧要的琐事,不值得我们去注意。然而看到前途的关系和结局,我们就该知道我们所做的事没有一件是细微的了。我们的每一举动,都有一分重量,能在人生的天平上断定我们一生的成功或失败。《圣经》吩咐我们说:“你们也当这样跑,好叫你们得着奖赏。”(林前9:24)

我们的始祖因为不能节制欲念,就失了伊甸的乐园。在凡事上节制,对于恢复伊甸园这一方面所有的关系,是过于我们所能感悟的。

保罗指古时希腊赛会中人的克己精神说:“凡较力争胜的,诸事都有节制;他们不过是要得能坏的冠冕,我们却是要得不能坏的冠冕。所以我奔跑,不象无定向的;我斗拳,不象打空气的。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林前9:25-27)

【改革的根底】

改革的进行,在乎对于根本真理有切实的明了。照现在的情势,我们前面有两种危险:一种是固执狭窄地死守旧观,一种是漫无限止地维新急进。上帝的法律,就是真能持久的改革之根本。我们须清清楚楚地讲明顺从上帝律法的需要,把上帝的一切规例条件常放在人民眼前。这一切都与上帝本身一样是永存和不可更动的。

古时世人叛道最可悲的一种结果,就是人失了自制的能力。要有真正的进步,非先恢复这种自制的能力不可。

身体乃发展脑筋和灵性而造成品格的唯一的媒介。所以那灵性的敌人,便从此下手施行他的引诱,使身体的机能渐入衰弱堕落的地步。要是他能在这方面取胜,那么人的一切就都在他的恶势力之下了。我们血肉的身体,有一种向下的趋势,若不受治于一种较高尚的能力之下,一定会造成毁灭和死亡。

人体须被降服。人类高尚的智能应当作主。情感须受意志的管束,而意志的本身则须受上帝的管束。理智的高超的能力,受了神恩而得成圣,应当掌管我们的生活。

人的良知,必须明了上帝的需要。男女们必须醒悟管束自身需要清洁,脱离一切卑劣的嗜好,和污秽习惯的责任。他们须深深地觉悟自己所有一切的身心的机能,都是上帝所给予他们的礼物,应当尽力善为保守,以便为上帝服务而用。

在古时献祭(就是福音的表号)的时候,有缺点的祭物,决不可放在上帝的坛上。那预表基督的祭物,必须是毫无瑕疵的。上帝的话也说这就是表明了他的子民所应有的样式:“圣洁没有瑕疵,”“上帝所喜悦的,”“活祭。”(罗12:1;弗5:27)

【神力的需要】

若没有上帝的力量,就不会发生纯正的改革。人为抵挡自然及养成之趋向而有的屏障,无异怒涛中的沙堤罢了。若不是基督的生命在我们的生活上成了一种活泼的机能,我们就决不能抵抗内外相侵的试探。

基督到世上来,行了上帝的律法,使人对本性中所有的败坏灵体的恶念,能有完全的统治。那医治灵魂也医治身体的“医师,”惟他能使我们战胜恶欲。他已开了一切门路,使人能有品格上的完全。

一个人既投降基督,他的心思意念也就归在律法的管理之下。但这是王道的律法,乃使每一个被掳之人得自由。人与基督合而为一,就得自由。顺服基督的旨意,就是完全人的恢复。

顺从上帝,等于从罪的奴籍之中得自由,就是从肉体情欲中得释放。克服己身,战胜自己的欲念,战胜掌权的,执政的,战胜“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弗6:12)这是人所做得到的。

【在家庭里的教训】

这种教训的施行,没有别的地方比家庭里更要紧,也没有别的地方比家庭里可以收效更大。父母对于人的品格和习惯的根底是有关系的。要兴起改革的运动,须先使做父母的人明白上帝对于人的身体和道德双方所有的律法。叫他们知道,我们在这一切破坏全世界的罪恶之中唯一的保障就是听从上帝的话。至于他们的责任,须对他们讲述,他们不但对于自己有责任,对于儿女更有责任。他们所给予儿女的榜样,非是顺从,即是叛逆。一家的前途和命运,全要视父母的榜样和教训而定。父母使儿女怎样,儿女便成怎样。

若是能领做父母者去研究他们举动所发生的结果,并且明白他们的言行榜样如何能种下并且增加或善或恶的势力影响,那么一定可以有一种改变了。许多人就会撇除习俗和遗传来接受生活的神圣原则。

【榜样的能力】

医师既在人的家里服事人,在病人的床边看顾人,解除人的痛苦,从坟墓的门口救人回来,又对将死的人说希望的话,所以他就可以在病人身上得别人所难得的信任和敬爱。即使传道的人,也没有医师那样伟大的机会和深远的感化力。

医师的榜样和他的言论一样,都应该绝对地在正义的方面着力。改革的运动须有能在生活上表现自制之力的男女帮忙。我们所宣传的主义,须能自己实行出来方有实力。这世界需要一种实际的表样,显示上帝的恩惠能如何使人类恢复已失的主权,克服自己的身体。由象基督的人生上来表显福音救人的大能,乃为现今世上所最需要的道理。

做医师的人,常常遇见一般需要好榜样帮助和激励的人。许多人在道德方面都是缺少力量的。他们没有自制的能力,极容易为诱惑所胜。医师唯在自己的生活上表现正义──能帮助人战胜一切卑鄙的私欲和有害的习惯的正义之力,方可以去帮助这一等软弱的人。医师身上须显出神力的作用。如果他在这一点上失败,那么无论他的言语怎样有力,怎样动人,他的感化力却总是向恶不向善的。

许多来求医问药的人,因为自己不良的习惯,在道德上已到破产的地步。他们又软弱,又受了重伤,也很感觉自己的愚劣和自己的无力胜过罪恶。这等人应得完全改换环境,使不再有什么激起他们以前的感想。他们应有高尚的思想,到那纯洁的空气里来。倘若那些应该做他们良好榜样的人,自己也是恶习惯的奴隶,那么他们的影响反足以加甚诱惑的势力,这是何等可怕呢!

【医师与节制的工作】

到医师面前来就医的人,有许多是吸烟喝酒的;这些人是在那里拆坏自己的身体,也在拆坏灵体。尽责的医师,必须使他们明白患病的原因。然而如果医师自己也是吸烟喝酒的,那么他的话能有什么价值呢?他自己的良心既责备他,使他想起自己的不节制,那么要他指出病人的污点,岂不是有些为难吗?他自己既是吸烟喝酒的,怎能使青年人觉悟烟酒的害处呢?

做医师的人,若自己是个放纵恶习的人,那么他怎能站在众人中间做一个纯洁自制的模范?又怎能在节制运动上做一个有能力的工人呢?他自己的呼吸既带着烟酒的臭味,又怎能在病人的床边施良好的服务呢?

做医师的人,既被麻醉剂等毒物弄得神经昏乱,头脑不清,他怎能得人家的信任算是精明的医师呢?他怎能够有敏捷的诊断和精密的手术呢?

若是他不遵守治理他自己身体的规例,若是他自甘放纵私欲而不顾身心的健全,那么他岂不就是表示自己不配受人生命的委托吗。

【工作上的灰心】

一个医师无论多么精明,无论多么忠诚,总不免要遭遇许多显著的困难和灰心失败的事。他的工作常不能照着他的心愿而成就。他的病人虽在身体方面恢复了健康,然而这对于病人本身和世界也许并没有真正的益处。有许多人被医好了,以后无非仍去再蹈覆辙,再犯同样的毛病,再象从前一样,如醉如狂地陷入那种愚顽恶劣的习惯之中。医师在他们身上所做的工夫似乎等于白费的。

基督也碰见过这样的事,然而他并没有停止为一个受苦的人劳力。十个长大麻疯的得了洁净,其中只有一个感恩的,他还是个外邦的撒马利亚人。然而基督为了这一个,就医好了十个人。做医师的若收不到比救主更好的效果,他就应该从那大医师那里得一个教训。《圣经》论到基督有话说道,“他不灰心,也不丧胆。”“他必看见自己劳苦的功效,便心满意足。”(赛42:4;53:11)

如果世上只有一个人肯接受他的恩惠的福音,为了救这一个人,基督也愿来就这种劳苦卑微的生活和可耻的死。所以因我们的工作,如果有一个人得了提拔升到高尚的地步而能在主的殿里发光,我们岂不也应当欢呼吗?

【个人的缺少和危险】

医师的责任是辛苦繁琐的。他必须有一个佳良健全的身体,才可以好好地担任这一切责任。一个孱弱多病的人,决不能担任做医师者的辛苦繁重的工作。一个不能完全制服自己的人,也没有应付各种疾病的资格。

做医师的人,常没有睡眠的工夫,连饮食有时也得牺牲;至于社交的乐趣,和礼拜的权利,他也大半不能有份,因之他的生活就似乎常在愁云之中。他所目睹的痛苦的情形,所看见的病人求救的惨状,以及与堕落之人的接触,都足以使他心痛,使他对于人生几乎绝了希望。

在与疾病和死亡奋斗之时,医师所有的精力几乎都要用到尽头。这种挣扎的反应,足以试炼他的品格至于极处。在这个时候,诱惑就有了最大的力量。所以做医师的比无论做什么事的人,更需要自制的心,纯洁的灵,和信靠上天的精神。为别人,为自己,他都不能蔑视卫生的条例。身体方面习惯的疏忽,足以引起道德的疏忽。

【唯一的保障】

在任何情形之下,医师的唯一保障就是要踏着条例走路;他须依仗一种惟从上帝而来的坚强的意志,以达超越固定的地步。他须在品格的道德上占卓绝的地位。他的生活应时时刻刻地表现他是在那不见的世界面前为人。他必须恒心忍耐,“如同看见那不能看见的主。”

正义的根本就是虔诚。人的生命除非与基督一同隐藏在上帝里面,就没有能力在人面前长久保持一种纯洁坚强的行为。所以人在世上的活动愈广,他的心也必须与天庭来往愈密。

医师的职务愈急,责任愈重,他对于神力的需要也就愈甚。他必须从暂时的世事上省下工夫来,思想那永久的事,必须拒绝那紧压着他要迫他与那能力之“源”隔绝的世俗的侵略。他应比一切人格外虔诚,多祷告,多查经,将自身躲藏在上帝的保护之下。他的生活尤应该时刻留神,务使合乎那在人的心灵之中显示上帝的德性的纯正慈仁的规例。

人怎样接受并顺从上帝的话,则他的每一举动和品格的各方面,就必受它的影响和深刻的改革。上帝的话足以洁净每一个思想,节制每一个意念。凡把上帝的话当作靠山的人,就能克服自己作一个真正强壮的人,也必脱离俗尘,超然升到一种毫不染污的空气之中。

人若与上帝为伴,那么,那在异邦的宫庭中保守约瑟和但以理不被腐化的一种坚不动摇的意志,也必使他的一生纯洁无疵,他的行为的袍,就必毫无斑点。基督的光在他身上必不隐灭。那光明的“晨星”,必永久不变,在他之上闪烁。

这样的人生,就可以在众人面前做一种能力之源,就可以为凡在困苦艰难之中寻求正道的人做一盏引路的明灯,对受试炼的人做一个保障,对罪恶做安全的关口。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