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01章 被鬼附身的人
 道格·巴契勒 牧师       2019-04-03       12799

【第一部分 完全迷失】

第01章 被鬼附身的人

(根据马可福音5:1-20;路加福音8:26-40)

耶稣曾平静了风浪,医好了疯子,那同一位主,也有能力平息你狂躁的心灵。

穿越风暴

当门徒们轮流摇橹,驶过平静的加利利海时。周围是如此的寂静,连细浪的拍打和摇桨吱呀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这和一小时前所经历的狂风暴雨,是何等的不同啊!

起先门徒们登船渡海时,日落之景真是静美无比,预示着他们的旅程会平静安稳。南风轻拂,说明着适合扬帆起航,之后划船不至太过艰辛。但航行约有三英里,当他们到达湖中央时,一切骤变。

先前的微风突然转向,从黎巴嫩西北部的山区一扫而下。接着便是天空阴黑,浓云翻滚,怒雷阵阵。骤然间,狂风大作,门徒们急忙收帆,惟恐帆被扯破,甚至是整船倾覆!

在这可怕的暴风雨中,巨浪愈发猛烈,似乎某种恶魔般的力量将其从深渊掀起,直推到门徒眼前。不久,一座水墙形成,灌进他们那不起眼的小船,扑灭了闪烁不定的油灯,眼看着那摇摇欲坠的小船将要被巨浪吞没。门徒们在极度惊恐中四处摸索着小水桶,试图往外舀水,但是漩涡般的水流涨得太快了!

很快,这些经验丰富的水手们便意识到他们的努力是徒劳的,若没有上帝的干预,他们是毫无希望了。

为了活命,门徒们只顾奋力挣扎。方法使尽,却唯独忘了船上与他们同在的耶稣。

最后,在无助和绝望中,他们想起了主,便大声呼叫:“夫子!夫子!”但是浓密的黑暗遮住了他们的视线,狂风暴雨淹没了他们的声音。耶稣是否已经被巨浪冲到了海里?此刻他们是在孤军奋战吗?

他们再次大声呼叫,可唯一的回应,便是狂风的怒吼。船开始下沉,他们随时会被无情的怒涛所吞没。

这时,一道闪电掠过,他们看见了耶稣——正蜷卧在船尾的垫子上,尽管冰冷的海水在祂周围翻腾,耶稣却在狂风暴雨中熟睡着。

耶稣为什么睡着了?也许祂已经被那天没完没了的事工弄得精疲力竭,即便是船上可怕的混乱,也没能把祂唤醒。无论怎样,门徒们总算将耶稣摇醒了,他们惊恐绝望地喊道:“夫子,我们丧命了,你不顾吗?”

耶稣平静地坐起来。片刻间,他辨明了周遭的情况。此时,暴风雨还在肆虐,海浪也在继续破船而入。耶稣站起来,面向狂风巨浪,祂一只手扶在桅杆上稳住自己,另一只手向天举起,就像祂素常行善时所做的那样。当闪电划过天空,照亮祂平静的面容时,祂从容地对狂怒的大海说:“住了吧,静了吧!

话音刚落,狂风立刻止息,汹涌的波涛也平静了。乌云消散,现出满天繁星。小船停在波平如镜的海面上。

耶稣转向门徒,忧伤地责备他们说:“为什么胆怯?你们还没有信心吗?”(可4:40)

黑暗中,雅各有条不紊地把剩下的水从船的最低点舀出去。风暴已过,其余的门徒再次有节奏地摇起了橹。

他们都在一种麻木的寂静中工作着,这种寂静是因疲乏、困惑和敬畏,但主要还是恐惧造成的。他们每个人都想知道,这是怎样的一位啊?如此谦卑,却能用一句话使狂风巨浪瞬间平息。祂不仅在这场致命的暴风雨中十分平安,而且也平静了风浪本身。余下的后半夜,谁也没有睡意了。

终于,东方开始出现黎明的曙光,新的一天开始了。

这时,耶稣一言不发地看了一眼掌舵的安德烈。接着指向湖东岸的某处,于是安德烈便遵从那平静风浪之主的指示,将船朝那个方向驶去。

门徒中有许多人在这加利利海上度过了大半生,对方圆三十英里都了如指掌。但是风暴却远远地将他们吹向了南方,此刻他们迷失了方向,一时看不清正在靠近哪处地界,但透过黎明的微光,他们勉强能看出所就近之地的些许特征。

只见两岸遍布岩石嶙峋的峭壁,但有一处缓坡是他们着陆的好地方。门徒们盼着能生一堆火,烘干他们湿透的衣服和颤抖的身体。靠岸上坡时,后面逐渐显露出另一个遍布洞穴的山坡,且有朦胧的墓碑从晨雾中浮现。接着,他们朝墓地走去。

突然,腓力心怀恐惧地喊道:“格大拉!”这使其他门徒们不寒而栗!


遭遇疯子

格大拉这个地区,也称为低加波利,是亚历山大大帝征服犹太人之后建立起来的,周围的城邑尽是供奉希腊罗马诸神的神殿。这里绝大多数是希腊人和外邦人,还有一些养猪的人。犹太人因为对拜偶像和不洁动物的厌憎,会尽可能地避开这个异教徒的湖区。

另一个使犹太人望而却步的原因是:湖岸上经常出没令人毛骨悚然、半兽半鬼的野人。所以当门徒们来到此地,看到阴森古墓、异教之景时,他们心里很不解,为何耶稣会带他们来这里。可他们不敢质问眼前这位能平息风浪的主。

就如和平的祝福来临一般,冉冉升起的太阳照亮了海岸。救主和门徒们上了岸,安德烈将船系岸时,其他门徒跟随耶稣上了岸,开始捡一些浮木准备生火。

很快,拿但业停下了手中的活儿。他环顾四周,鼻子迎风嗅了嗅,然后皱眉问道:“这是什么气味?”

多马打趣道:“你觉得这和山上那群猪有点儿关系是吗?”

然而拿但业心里明白。“不!我以前闻过猪的气味,但这不是。”

就在这时,门徒们听到一声可怕的尖叫。他们向传出那骇人声响的墓地望去,于是比暴风雨更可怕的一幕映入了他们的眼帘。一个赤身露体的疯子——或者更确切地说,一头野兽——从坟墓间隐匿的暗处向他们冲过来,似乎铁了心要把他们撕成碎片!

门徒们吓呆了,刚刚在暴风雨中的可怕经历使他们神经脆弱。他们本能地扔下手中准备生火的木柴,转身往船上逃。

他们一把将船推入湖中,又一头扎进船里,接着就拼命摇橹以至水花四溅。离岸一段距离后,安德烈清点人数,突然发现耶稣没有和他们在一处。原来祂仍在岸上。

仓惶之中,门徒们丢下了他们的夫子。但那曾平静风浪,在旷野与撒但交锋并得胜的一位,并没有在这个狂怒的疯子面前逃走。

 门徒们从未见过比这还恐怖的怪物。绑在他手脚上的残破铁链猛烈地抖动着。他曾用锋利的石头割破自己,身上鲜血淋淋,伤痕累累。透过那长而油腻、沾满树枝与尘土的发绺,他怒目而视,咆哮的嘴里还吐着白沫。

 这个人还有人性吗?门徒们为了自身安全,远远地避着,心里纳闷。是不是附在他身上的众多污鬼,将他的人性完全泯灭了?

这个精神失常的疯子咬牙切齿地朝他们的夫子冲来时,耶稣向这个野人举起手,就如祂在海上所行的那样。此时在他们之间仿佛竖起了一堵看不见的墙,这个被鬼附之人不能再前进一步。他虽暴跳如雷,却无可奈何。

然而,尽管这个看似绝望的疯子面目扭曲,但耶稣仍能看到他眼中闪烁着一丝恳求之光。 

耶稣还没有踏上岸,这些惊恐的鬼魔就知道祂来了。他们担心很快会被驱离所附的对象。尽管他们心怀仇恨和恐惧,但在其受害者的心灵深处,生命的火花仍在微弱地闪烁。

这个疯子凭着仅存的一点理性,听到了他脑中那些残忍鬼魔们绝望的对话。他知道了耶稣是谁,也明白了耶稣是他得蒙拯救的唯一希望。随着这些鬼魔的咆哮,他扑倒在救主脚前。

这个不幸之人想要呼求拯救,这种敬拜姿势使附在他里面的鬼魔降服下来。即使如此,他们还是大声喊叫说:“至高上帝的儿子耶稣,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我指着上帝恳求你,不要叫我受苦。” (可5:7)

耶稣渴望拯救这个可怜不幸之人,祂看穿这群污鬼想将其宿主置于死地的企图,祂也看到了这个渴望解脱的灵魂。于是祂用带有神圣权柄、响彻湖面的威严语气吩咐说:“污鬼啊,从这人身上出来吧!” 

正如暴风雨立刻听从了耶稣的吩咐,这个可怜不幸之人的身体开始剧烈扭动和抽搐,好像十几只装在一个麻袋里的野猫在打架。长时间的痉挛和抽搐表明这些愤怒的污鬼在做最后的挣扎,不愿轻易放过这位受害者。

然后,耶稣行了一件祂以前未曾行过、以后也不会行的神迹。祂猜测路锡甫亲自策划了这场争战,于是问污鬼:“你名叫什么?”然而那曾将我们头发数过,按名数点众星的一位,当然知道每一位堕落天使的名字。

突然,从那人口中迸出一声人类的声带绝然发不出来的嚎叫。由于千万个污鬼齐声哀嚎,那声响犹如发自巨洞深渊。听闻此声的门徒们通体寒意,仍在船上抖抖索索。而污鬼们又在喊叫什么呢?“我名叫‘群’,因为我们多的缘故。”


附身猪群

不得不听天由命的污鬼们知道,耶稣要把他们逐离受害者的身心。他们知道耶稣话语中的权柄是至高无上的。为苟且求生,他们央求耶稣不要将他们赶到无底坑中去。异口同声地,他们大声哀求着:“求你不要把我们扔到深渊里,让我们进入猪群吧!”

离墓地不远的岸上,约有两千头猪在沿着山坡觅食。它们在草地的淤泥中滚来滚去,呼呼噜噜。放猪人极明白这个疯子惯于攻击,所以一直画地为守,保持着安全距离。今天他们却挤在一起,圆睁双眼想要看清他们的心头大患会如何。

耶稣先瞥了眼猪群,后又看回到眼前这个疯子身上,最后,对那群附身者,祂只说了一句带有权柄的话:“去吧!”话音刚落,这个可怜的疯子最后一次大大地抽搐了一番——只见仿佛有一股旋风从他腹中吐出,然后,他便瘫倒在他的拯救者脚前。

 这时,残害那人的一群污鬼就像冰雹一样纷纷落在猪群中。刹那间,整个猪群都陷入了恐慌和痛苦。它们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嘶叫声,开始向湖边陡崖狂奔。放猪人吓呆了,蜷缩在树后以求安全。他们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群食腐动物像雪崩一般跌下悬崖,滚落锋岩,最终掉入水中。

此时一切都静下来了,只有放猪人还目瞪口呆。他们小心翼翼地爬到悬崖边,难以置信地看着下面翻腾的深红色湖水。他们看到还有几头猪在水面上抽搐一番,然后就消失在水中,全体毙命了。

放猪的人又把目光转向那个曾使他们害怕的人,也看到了一直站在他面前没有退缩的那一位。他们看见耶稣将这个恢复安静的人带到水边给他清洗,也看到曾经束缚他的手铐和脚镣此刻神秘地解开了,散落在湖岸上。

当他们看到耶稣脱下祂的外袍,披在这个赤身之人的肩上时,他们才知道污鬼已经离开了他,与猪群一同毁灭了。他们既惊奇又害怕,急忙到周围的城邑,向人诉说他们所目睹的超自然事件。

晌午未过,这一带的居民都蜂拥而至,来到这个小海滩上,要亲眼看看这个理智恢复常态之人以及他的恩人。然而他们心中难以名状的恐惧使他们不敢冒险靠近,所以他们从远处惊奇地看着这位生客。

门徒们将船拢了岸,挨着耶稣坐了下来,与那位曾经被鬼附身之人真诚地交谈着。他仍然穿着耶稣的衣袍,坐在耶稣的脚前,眼里闪现出一种从未有过的理性和智慧的光芒。感激的泪水涌出眼眶,双颊留下了喜乐的泪痕。

足有半个多时辰了,成千的观众一直呆望着渔船周围这一小群人,一直机警的门徒们被人群中某些人带着敌意的目光弄得心神不宁。

他们注意到有几位似乎是附近的要人,似乎正在讨论着什么,气氛越来越激烈。由于这些人说的是希腊语,门徒们只能听懂只言片语。但他们很快就看出,这些领袖的不满超过了感激。对他们来说,在两千头猪的经济损失面前,这个长期惊吓他们的疯子得救,竟成了件微不足道的事! 

门徒们难以置信地看着这几个民间领袖局促不安地靠近耶稣,他们用憋脚的亚拉姆语请求耶稣说:“请离开我们的地界。”门徒们眼里闪烁着愤怒的火花,因为他们是如此蛮不讲理,竟提出了这样不知感恩的请求。

多年来,这个狂怒的疯子经常在这一带出没,困扰着整个地区,现在这一带的百姓因为耶稣的作为而平安无事了。但这些外邦人不但没有感谢耶稣,也没有请祂去赴席以示尊敬,反倒羞辱祂。

耶稣没有争辩,也没有责备,只有脸上的忧伤显出了祂的失望。祂知道万人的心,所以只站起来,跺下了脚上的灰尘,然后示意门徒们准备撑船离开。

那位蒙耶稣拯救,从鬼魔群中被释放出来的人冲到耶稣脚前,抱住祂的脚恳求说:“主啊,让我和你一起走吧!”

耶稣知道他的内心,温慈地对他说:“回到你的本家去吧!将上帝为你所做的是何等大的事都告诉他们。”

当门徒们荡浆远去之时,低加波利这个重获自由的人,站在岸上,凝视着他的救主,直到船只消失在远方的地平线上。


救恩的全景

朋友,您读到的这个不可思议的故事,是我的复述,其原版可以说是圣经中有关完全救赎的、最激动人心、意义也最深刻的事例。这个故事将是您探索本书其他内容的引子。

从几个方面来看,耶稣拯救这个被鬼附之人的故事,有别于新约所有其它的故事。从本质上说,它是整个救赎蓝图的一个缩影,说明了魔鬼对人类那那穷凶极恶的阴谋,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上帝对我们未来的慈爱计划。

它向我们展示了邪恶大军正在摧残我们人生的不争事实。但同时也表明,无论我们的处境多么绝望,主都能拯救我们到底。事实上,这是一个奇妙的例证,说明上帝以祂的大能可以洁净并饶恕一切陷入罪之深渊中的男女。并且归根结底,它还昭示了上帝对整个世界的拯救。

在接下来的几页中,我们将一起挖掘这个奇妙故事中更深刻的教训,我们将会收集到一些零琼碎玉——有些显而易见,另一些则隐而未现。

我将这本书分成三部分:“完全迷失”、“魔鬼的欺骗”和“神圣的拯救”。这三部分,分别介绍了问题、起因和答案。并且每一章都是把相关主题吃透后,才会接上下一章。

跟那个被鬼附身之人的故事一样,整部圣经都是围绕“救人离罪”来展开的。它用了三个主角来讲述故事:救主、撒但和失丧的灵魂——或者说耶稣、魔鬼和我们人类。若是你有一本《圣经》,我想每当你读经时,都会发现这个主题触手可及。

这里,我把马太福音、马可福音和路加福音中被鬼附身之人的故事放在一块儿。这样,几个版本一叠加,我们就能一次看到故事的全景了。这个完整版将成为我们接下来探索救恩之旅的起点。我鼓励大家字斟句酌,因为,你将会看到,每一个细节都多了一个新维度来帮助我们理解上帝和祂奇妙的救赎计划。

“他们来到海那边、格拉森人的地方。耶稣一下船,就有一个被污鬼附着的人从坟茔里出来迎着祂……极其凶猛,甚至没有人从那条路上经过。这个人许久不穿衣服,不住房子,只住在坟茔里。

没有人能捆住他,就是用铁链也不能,原来这鬼屡次抓住他,他常被人看守,又被铁链和脚镣捆锁,他竟把锁链挣断、弄碎,被鬼赶到旷野去,总没有人能制伏他。他昼夜常在坟茔里和山中喊叫,又用石头砍自己。

他远远地看见耶稣,就跑过去拜祂。大声呼叫说:‘至高上帝的儿子耶稣,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我指着上帝恳求你,时间还没有到,不要叫我受苦。’是因耶稣曾吩咐他说:‘污鬼啊,从这人身上出来吧!’

耶稣问他说:‘你名叫什么?’回答说:我名叫‘群’,因为我们多的缘故;鬼就央求耶稣,不要吩咐他们到无底坑里去。

在那里山坡上,有一大群猪吃食,鬼就央求耶稣说:‘求你打发我们往猪群里附着猪去。’耶稣准了他们,说:‘去吧!’

污鬼就出来,进入猪群,猪的数目约有两千。全群忽然闯下山崖,投在海里,淹死了。放猪的就逃跑了,将这一切事和被鬼附之人所遭遇的都告诉城里和乡下的人。众人就来,要看是什么事。

他们来到耶稣那里,看见那被鬼附着的人,就是从前被群鬼所附的,坐在耶稣的脚前,穿上衣服,心里明白过来,他们就害怕。看见这事的,便将鬼附之人所遇见的和那群猪的事,都告诉了众人。众人就央求耶稣离开他们的境界。

耶稣上船的时候,那从前被鬼附着的人恳求和耶稣同在。耶稣不许,却对他说:‘你回家去,到你的亲属那里,将主为你所做的是何等大的事,是怎样怜悯你,都告诉他们。’那人就走了,在低加波利传扬耶稣为他做了何等大的事,众人就希奇。耶稣回来的时候,众人迎接祂,因为他们都等候祂。”

(摘自马可福音5:1-20;路加福音8:26-40;马太福音8:28-34。[注意,在路加和马可的记录,是一个人被鬼附,而马太的记录,则是两个人。对比起来,显然说的是同一件事。很可能马可和路加侧重于事件发生的细节和教训,而马太侧重于事件的要点,即人数、事件,地点、起因和结果。为简单和避免混淆起见,本书采用了马可和路加的叙述。)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