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08章 狡猾的蛇
 道格·巴契勒 牧师       2019-04-03       7411

【第二部分 欺骗人的魔鬼】

第08章 狡猾的蛇

在短短一年内,约翰·弗雷特韦尔在达拉斯的空调设备公司被盗了四次。为此,他特地从俄克拉何马州捕回了七只菱形斑纹响尾蛇,并将之作为防贼的终极手段。

白天,他把这些蛇放在他的办公室橱窗里,并挂上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危险,蛇会咬人!”晚上,在回家前,他会将这些1.5米长的响尾蛇放出来,任由它们在公司的四围游来爬去。次日早上,他再拿钩棍和粗麻袋,把它们装起来。这着还真是奏效,从此窃贼再无踪影。因为大多数人,都对这些神秘的爬行动物感到恶心和恐惧。

很少有人愿意研究蛇,这个课题没多少人感兴趣。然而在圣经中,上帝用“蛇”这种冷血的爬行动物作为撒但的象征。因此,对我们来说,思考这类爬行动物身上有关撒但的启示,对我们来说还是很有必要的。

当然,我们知道,魔鬼第一次和人说话,便是以蛇为媒介(创世记3:1)。从此,一提到蛇,人们就自然会联想到撒但。因此,这个符号一直嵌在圣经里,直至启示录20章2节,在此,圣经称之为“那龙,就是古蛇,又叫魔鬼,也叫撒但。

蛇几乎遍布于地球的每个角落。海里、陆地、地下,乃至树上,你都能见到它们。有几种蛇甚至可以在空中飞行。

同样,撒但引诱人、试探人的方式几经变化,已经达到了几乎可以引诱任何环境下的任何人。

了解蛇的本性,对我们来说是大有裨益的。我年轻时住在荒凉的山区,那里有很多响尾蛇。对蛇的习性和行为的基本了解,使我免遭于被咬伤,尽管有几次狭路相逢。

我妈妈非常害怕蛇,即使在电视上看到蛇,她也会尖叫着跳起来。小时候,我的哥哥和我,有时会利用她对蛇的恐惧搞恶作剧。比如在她的梳妆台抽屉里放一条橡胶蛇,当她被吓得尖叫时,我们会“残忍”地大笑。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耶稣吩咐我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马太福音10:16) 为了“灵巧像蛇”并避免被之咬伤,对于这一狡猾的仇敌,我们至少要了解一些基本知识。


伪装和赝品

圣经说:“耶和华上帝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创3:1)蛇是终极伪装大师。无论是躲在草丛中,还是绕在树枝上,他们都是伪装高手,能轻易的融入环境而不被发现。

不仅如此,它们还极其善于模仿更危险的生物。例如,当受到威胁时,无害的公牛蛇,会在干燥的树叶上摆尾,模仿它的巨毒兄弟——响尾蛇的声音。

对于上帝所创造的一切美好事物,甚至是爱,撒但也都伪造得惟妙惟肖。例如,在出埃及记中,法老的术士,曾屡次模仿了上帝的能力和神迹。(出埃及记7:10-12)而当撒但模仿上帝的神迹并伪装成祂的使者时,便是最具危险和最具欺骗性的。圣经警告说:“他们本是鬼魔的灵,施行奇事”。(启示录16:14)

撒但惯行欺骗,这使上帝的工作变得复杂起来。上帝做工绝无虚谎欺哄。而撒但却不同,他会把真理和谎言融为一体,炮制成最有效的“配方”,以摧毁那些渴望追随基督之人的人生。

这对于上帝的教会来说,尤为可怕。因为当魔鬼伪装成属灵的人,在教会中作工时,那是最为致命的。耶稣警告说:“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马太福音7:15)。撒但熟谙圣经,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会随时引用某些章节,不信请看马太福音的第4章。


剑与蛇

既然撒但能用圣经上的话来试探我们,很明显,我们唯一的保障,就是明白上帝的话,将祂的真理深藏于心。

大卫说:“我将你的话藏在心里,免得我得罪你。”(诗篇119:11)新约圣经说:“上帝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希伯来书4:12)耶稣在旷野受试探时,正是用这剑击退了魔鬼。今天,这把剑并未封存,我们仍然需要熟练的使用它。

为了使人类的始祖怀疑上帝的话,撒但提出了圣经中第一个问题。

他以一种试探的口吻问道:“上帝岂是真说……?”(创世记3:1)从第一个阴险的质疑直至至日,撒但一直试图藉着对上帝话语的质疑,来暗中破坏上帝儿女的信仰根基。当撒但成功地引诱始祖怀疑和不信上帝的真理时,罪、痛苦和死亡就进入了世界。如今,在人心之中播下怀疑圣经可靠性的种子,仍是魔鬼的主要战术。

这正是耶稣在旷野忍受饥饿、同时与那恶者争战时所面对的。然而祂用《圣经》击退了所有的攻击。祂“穿戴上帝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以弗所书6:11)保罗继续劝导我们要“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上帝的道。”(以弗所书6:17)

的确,当上帝的子民拿起由祂话语铸成的活剑,指向那蛇时,蛇就会颤抖。“叫我们既脱离世上从情欲来的败坏,就得与上帝的性情有份。”(彼得后书1:4)当上帝的儿女相信圣经中这一大能的应许时,胜利就会赐给他们。

事实上,圣经清楚地教导,我们的身体是上帝的殿。“若有人毁坏上帝的殿,上帝必要毁坏那人。因为上帝的殿是圣的,这殿就是你们。”(哥林多前书3:16,17)

想象一下这幅场景:一群破坏者在一座美丽的大教堂的一侧,喷绘淫秽的涂鸦,又用手提钻,凿开纯白色的大理石墙壁,或向明亮的彩色玻璃窗投掷石头……魔鬼就是要我们这样对待自己的身体,这身体本是上帝的神圣产业和居所。

所以弟兄们,我以上帝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上帝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侍奉乃是理所当然的。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上帝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马书12:1,2)

被火困住的响尾蛇,会变得非常狂乱,甚至用致命的尖牙咬自己。同样,很多跟随魔鬼的人,对即将到来的厄运也会有一种内在的感知,他们经常攻击伤害自己。撒但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了,所以他想尽办法,要将尽可能多的人拖下水。(启示录12:12)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引人自我毁灭。

人类只是基督和撒但之间的“宇宙之战”中的棋子。从根本上来说,魔鬼对人类的仇恨,只不过是他对耶稣疯狂仇恨的延伸。耶稣对人类的爱有多深,祂为了救赎我们,而做出的牺牲有多大,魔鬼知道的比我们更多。要记得,撒但在未曾堕落前,曾在全能者的面前侍奉。

撒但对人体穿孔的专注,甚至有可能来自于耶稣从荆棘、钉子和长矛上所受的刺伤。撒但或许不明白耶稣为什么爱我们,但他知道耶稣对我们的爱有多深。他知道能让主的心最伤痛的,莫过于伤害祂所爱的人。因此,他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令其党羽附上人身,以确保我们永远看不到耶稣对我们的爱。


蛇必败

有智者说:“亚当责怪夏娃,夏娃责怪蛇,而蛇再也无人可赖了。

世上的第一个大试探,聚焦在蛇与夏娃之间。我们发现与此对应的是,第一个预言,描绘的也是女人(最终代表上帝的教会)与蛇之间的持久战。(创世记3:14,15)这个预言应许女人的后裔——也就是那将要来的救主——会最终获胜,将蛇消灭。在创世记3章15节,上帝对蛇说:“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

我们要注意,蛇伤的是女人后裔的脚跟,而不是脚趾头。脚跟是脚的后部,身体的最低部位。当我们处于最低谷、最软弱之时,撒但会从背后攻击我们。于是在耶稣禁食四十天、又软弱又疲倦之时,他便来试探耶稣了。

好消息是,撒但只能伤基督和教会的脚跟,而教会尽管受了伤,仍艰难地继续前行。另一方面,蛇的头部受了致命的伤害,这预示着耶稣最终将战胜魔鬼。

当耶和华吩咐摩西回埃及,领祂的百姓得自由的时候,祂给了摩西一个异兆。上帝告诉他,把他的牧羊杖“丢在地上”。他一丢,杖就变作蛇,摩西便跑开。耶和华对摩西说:“伸出手来,拿住它的尾巴。”摩西照办,于是蛇在他手中就又成了杖。(出埃及记4:3,4)

摩西的杖变作蛇,是向摩西预示,当他冒险进入到蛇坑,也就是法老的宫殿时,上帝会赐给他能力和保护,使他免受邪恶势力的伤害。上帝应许将同样的能力赐给祂所有的儿女,就是那些竭力与耶稣同工,要将人们从撒但的奴役中解救出来的儿女。

耶稣也亲口证实了这一点:“我已经给你们权柄,可以践踏蛇和蝎子,又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断没有什么能害你们。”(路加福音10:19)关于这一点下文将介绍更多!


飞蛇

很多国家及地区,都有关于飞蛇或龙的传说及习俗。这一点从世界各地的古代雕刻和艺术中就能看出来。而其中的寓言又多少是以真理为基础的。例如,传说热带雨林中有一种蛇,能从树上跳下来,展平胸腔,然后短距离地滑翔——有点像鼯鼠。

除了现今能看到的这类蛇,许多解经家还相信,蛇类一度有翅膀,真的可以飞。化石记录中有很多会飞的爬行动物,比如生活在洪水之前的翼龙。此外,圣经本身也提到了飞蛇的存在。其中一则预言说,“从蛇的根必生出毒蛇,它所生的,是火焰般的飞蛇。”(以赛亚书14:29 KJV直译)

创世记3章14节解释了现今见不到这种飞蛇的缘由:“耶和华上帝对蛇说:‘你既作了这事,就必受咒诅,比一切的牲畜野兽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终身吃土。’

如果说从此后不得不靠腹行走,是蛇引诱夏娃犯罪后所受的刑罚之一。那么很显然,在受诅咒以前,蛇不是如此行进的。同时,撒但又被称为“空中掌权者的首领。”(以弗所书2:2)所以正如咒诅斩断了蛇的飞行能力一样,当路锡甫被扔到地上时,他的翅膀也被斩断了。(启示录12章)

此外,蛇是不依赖食物中的能量来维持体温的,它们能以极少的食物生存下来。有些蛇可以好几个月不吃东西,有的一年只吃一两次大餐就能活下来。同样,撒但能够十分耐心地等待他的猎物,直到他们放松警惕,最终吞噬他们。


玩蛇自毁

佛罗里达州奥兰多的一名年轻男子差点命丧宠物蛇。这条蛇他养了多年,时常让它盘绕在胳膊和脖子上,还总是觉得很舒服。原先这条新奇玩意儿才只不1.8米长,还能控制。然而在不知不觉中,它已长成为4.8米长的怪物。

一天,这位年轻人在朋友面前展示着他对宠物的信任。突然,后者开始紧紧缠绕他的脖子和胸部。一番垂死挣扎后,年轻人的母亲拿着刀和他的朋友们一齐上阵,终于迫使那蛇松开了“猎物”。这名男子才勉强活了下来。

有些人很自信,认为与撒但周旋甚或是与那恶者辩论也是安全的。然而,夏娃落入敌手后的命运充分说明了这是一个天大的错误。我们绝不应与试探周旋——即使是“最小的”罪也可能是致命的。

一条刚出生两分钟的响尾蛇,即可命中猎物!一次野餐中,有个两岁的幼儿发现了一窝刚出生的响尾蛇。这个毫无戒心的孩子以为它们是“漂亮的虫子”,就玩儿起来了。结果她被咬了一口又一口,最终夭折了。同样,有些人觉得小罪无害,但最终证明它们致命的可能性比明显的“大”罪更高。

当我们依靠自己的智慧时,是无法抗衡这大蛇的邪恶能力的。但是藉着基督,我们可以践踏这条阴险之蛇的头。耶稣在说到胜过罪恶的能力时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手能拿蛇。”(可16:17,18)

一些被误导的牧师将这段经文解释为:基督徒应该兼任耍蛇者——他们应该手拿响尾蛇或其他毒蛇来证明自己的信仰。显而易见,这类牧师所在的教会人数一直多不起来。好在新约中有关保罗船难的记载告诉了我们应该如何正确理解这段经文:

土人看待我们,有非常的情分,因为当时下雨,天气又冷,就生火接待我们众人。那时,保罗拾起一捆柴,放在火上,有一条毒蛇,因为热了出来,咬住他的手。土人看见那毒蛇悬在他手上,就彼此说:‘这人必是个凶手,虽然从海里救上来,天理还不容他活着。’保罗竟把那毒蛇甩在火里,并没有受伤。土人想他必要肿起来或是忽然仆倒死了。看了多时,见他无害,就转念说:‘他是个神!’”(使徒行传28:2-6)。

上帝能将保罗从蛇的毒液中救出来,同样祂也能将我们从罪的毒害中拯救出来。“你要踹在狮子和虺蛇的身上,践踏少壮狮子和大蛇。”(诗篇91:13)然而,我们绝不可故意找蛇戏耍而自招灾祸,这是试探主。(马太福音4:7)


杆子上的蛇

约翰福音3:16节是圣经中最著名、最受人喜爱、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节经文:“上帝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但是,如果你让人说出这节经文前面的两节经文,很多人却做不到!

然而,第16节实际上是这两节的延续。现在就让我们一起读一读:“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叫一切信祂的都得永生。上帝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4-16)。

在约翰福音3:16节之前,我们读到的内容竟然是关乎蛇的,这真的很有意思。事实上,这三节经文合在一起,便概括了我们的主与蛇之间的整个争战。咱们来看看耶稣在约翰福音中提到的旧约故事:

百姓就怨渎上帝和摩西说:‘你们为什么把我们从埃及领出来,使我们死在旷野呢?这里没有粮,没有水,我们的心厌恶这淡薄的食物。’于是耶和华使火蛇进入百姓中间,蛇就咬他们。以色列人中死了许多。”(民数记21:5,6)

我们当谨记:当蛇成功地诱惑我们的始祖怀疑上帝的话时,罪就进入了这个世界。在这个故事中,当以色列人拒绝了上帝的饼(象征耶稣和圣经)后,蛇就咬伤了他们。——既然反复强调有助于牢记,这里我就再强调一次:只有上帝的话,能保守人们远离罪恶。(参诗篇119:11)

我们继续往下读:

百姓到摩西那里说:‘我们怨讟耶和华和你有罪了。求你祷告耶和华,叫这些蛇离开我们。’于是摩西为百姓祷告。耶和华对摩西说:‘你制造一条火蛇,挂在杆子上。凡被咬的,一望这蛇,就必得活。’摩西便制造一条铜蛇,挂在杆子上。凡被蛇咬的,一望这铜蛇就活了。” (民数记21:7-9)

对这个以游牧为生的国家而言,这条挂在杆子上的蛇,是人人一望便知的象征物。蛇对绵羊和山羊有着致命的威胁,狗在被响尾蛇咬伤后,可能不需要特别疗毒就能活下来,但绵羊和山羊要脆弱得多。这就是牧羊人为何要带杖的原因之一。

当我住在山上时,总是带着一根蛇棍,它有两个用途。如果发现一条毒蛇闯入我的洞穴,我会用棍子“打烂它的头”。但是一条受了致命重伤的蛇,可能会持续挣扎好几个小时,而且它仍具有攻击力。因此,与其冒险徒手抓住它,我宁愿用棍子把它挑起来,让它远离我的住处。

因此,对犹太人来说,杆子上的蛇,生动地象征了被打败的蛇。不过,除此之外,这个象征还有更丰富的预言意义。

凡住在地上的人,都曾受过‘那古蛇,名叫魔鬼……’(启12:9)的毒害。罪的致命影响,唯有通过上帝所预备的方法才能消除。以色列人曾借着仰望那举起来的蛇救了自己的性命,仰望就是信心的表现。他们得了生命,是因为他们相信上帝的话,并借着上帝所安排的使他们复原的方法。照样,罪人也可以因仰望基督而得存活;借着相信救赎的牺牲而领受赦罪之恩。基督本身的能力和美德足以医治悔改的罪人,这是他与那些没有生命的象征物所不同的一点。”(《先祖与先知》 第38章)

简而言之,正如耶稣所说:“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约翰福音12:32)一本倍受人们喜爱并推崇的有基督生平的书中写道:

众人知道铜蛇本身没什么力量帮助他们。它原是基督的象征。被举起来医治他们的既是灭人之蛇的像,照样,为要救赎他们,有一位也要‘成为罪身的形状’。”(《历代愿望》第17章)

正如约翰福音12章32节所说,当我们仰望十字架上的耶稣时,就会被祂的爱所吸引。当我们凭信心注目救赎主为我们所做的牺牲时,就会从毒蛇的伤害中被救出来,而毒液定会失效——正如犹太人的故事所证实的那样。

请注意,在这个圣经故事中,上帝并没有驱走毒蛇,而是提供了补救方法。只要我们活在世上,总会有魔鬼要对付。然而,在耶稣的宝血中,上帝提供了大量的“抗蛇毒血清”来救我们脱离毒害!在耶稣身悬十架时,尽管那古蛇——即魔鬼——重重地伤了耶稣的“脚后跟”,但耶稣却用耶西的杖,给了蛇头致命一击。(以赛亚书11:1)

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托普卡皮博物馆,一个非常珍贵的高脚杯矗立在一个显眼的地方。一条金蛇昂首盘卧在杯子正中央。它以红宝石作眼,钻石作尖牙,它蛇口大张,似乎随时准备发动袭击。当酒杯盛满葡萄酒时,红色的液体会将蛇隐去,但当酒喝完了,蛇狰狞的面目就显露无余。

耶稣来为我们受死时,祂一想到要因承担我们的罪而必须与天父分离,心中便畏缩不前。所以祷告说:“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马太福音26:39)

于是耶稣虚己降卑,将那罪恶之杯喝尽了。当祂在十字架上被举起时,这条蛇(指撒但)把恶毒的报复化作道道鞭伤与侮辱,他看着耶稣遭受的这一切,大为欢喜。

然而耶稣承受了这一切。


刑具十字架

所有的蛇都是冷血动物,它们依靠外界调节体温。它们对待自己的后代也很“冷血”。幼蛇出生(或孵化)后,父母通常会遗弃它们,有时甚至会吞噬它们。而撒但对待那些服侍者也类似,他全无温慈、怜悯与钟爱。他是无情、冷血的邪恶化身。

那条由摩西铸造并挂于杆上的铜蛇,和以色列人一同经历了七百多年的漂泊和战争。由于周围大多数异教国家将蛇作为多产之神和神秘力量的来源来敬拜,随着时间的推移,以色列人也开始效法这些邻邦。他们很快就把表明上帝饶恕的铜蛇,当作上帝本身来对崇拜。(列王记下18:3,4)

正如古时的以色列人那样,今日世上有无数生灵在不知不觉地崇拜蛇,却认为他们是在敬拜上帝。他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引诱进了低下的偶像崇拜中。甚至,今日许多基督徒也可悲地照样而行,像古犹太人崇拜铜蛇那样,崇拜起了十字架这个标志。

然而,正如以色列人不可敬拜铜蛇那样,我们也不可在十字架前俯伏祷告。此外,我们也没有领受任何命令说:要在身上刻印十字架。这仿照古老刑具做的像,没有任何神秘力量或功效!

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马太福音16:24)他吩咐门徒要背起十字架,而不是戴着十字架。启示录书中说到,我们得救不是靠十字架,而是靠耶稣的宝血。保罗和其他使徒所高举的,是十字架所提醒的耶稣的爱和牺牲,而不是这个令人讨厌的刑具本身。“(祂)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书2:8)

因此,基督徒应该关注十字架上所提供的救赎,而不是十字架本身。希伯来书12:2节说的很好:“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祂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