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19章 身份危机
 道格·巴契勒 牧师       2019-04-03       1556

【第三部分 神圣的拯救】

第19章 身份危机

“得胜的,我要叫他在我上帝殿中作柱子……并我的新名,都写在他上面。”

——启示录3:12

在美国,身份盗窃罪正逐年增加。罪犯通常会为了经济利益,非法窃取并使用他人的个人信息进行欺诈。与指纹不同,个人信息——特别是社会安全码、银行账号或信用卡号,以及电话卡的个人识别码(PIN码)——是有可能落入坏人之手的。一旦如此了,这些信息就可能被滥用,致使失主受损、他人获利。每天,全国各地都有成百上千的人报告账户资金被盗。而最糟糕的情况是:罪犯彻底顶替受害者的身份,之后欠下巨债并从事犯罪活动,让受害者信用破产,并平白多出一份需要数年才能更正的犯罪记录。

1970年,联邦政府反其道而行之,建立了联邦证人保护计划。这一计划旨在为那些将出庭作证或将冒生命危险作证的人提供新的身份——例如需要打击有组织的犯罪集团时。

为了得到宝贵的证词,政府给每个证人一个全新的身份作为交换,他们会有新的名字,新的法律文件,新职业以及新家庭。政府甚至会为他们创造新的个人履历,给他们安上高中甚至大学文凭!在某些情况下,如果证人已有犯罪记录,这些记录甚至会彻底勾销!

上帝应许祂得赎的子民说:“你必得新名的称呼,是耶和华亲口所起的。”(以赛亚书62:2)

上帝在基督里赐给祂儿女一个新身份。“得胜的,我必将那隐藏的吗哪赐给他,并赐他一块白石,石上写着新名,除了那领受的以外,没有人能认识。”(启示录2:17)

你没有理由对自己的身份感到困惑。你的全新身份是尊贵的,你的人生有了真正的意义,你也有了一个真实的家。“唯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上帝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得前书2:9)

一天,有位博物学家参观一个农场,在农场主的鸡舍中,他惊奇地看到一只美丽的老鹰。于是困惑不解地问:“那只鹰为什么要和鸡生活在一起?”

   “哦,”农场主回答说,“有一天我发现了一个被遗弃的鹰蛋,就把它放在鸡舍里。后来一只鸡‘认养’了它。它什么都不知道,只当自己是只鸡。”后来博物学家还看到那只鹰甚至吃谷子,并且还笨拙地在地上踱步绕圈。

“它从来没有尝试过要飞出去吗?”这位博物学家问,与此同时,他注意到那鹰连眼都不抬。

“不,”农夫说,“我怀疑它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飞。”

博物学家要求带走这只鹰做几天实验,农夫同意了。这位科学家把老鹰放在篱笆上推下去,并冲它大喊:“飞 !” 但它却掉在地上开始啄食。然后他爬到一个草垛顶上,又将它扔下去,但那只受惊的鸟却尖叫着,笨拙地扇着翅膀跌落到谷仓前的空地上,接着便又开始笨拙地踱步绕圈。

最后,博物学家把这只温顺的鸟带离它已经习惯的环境,开车携它到了当地最高的山。他把它夹在腋下,走了很长时间,最后大汗淋淋地到了山顶。他俯瞰山下,然后轻声对那鸟儿说:“你生来就是要翱翔的。今天,你宁可摔死在下面的岩石上,也不要做一辈子的鸡了,这不是你应有的身份。”

此时,这只困惑的鸟用它敏锐的目光看见另一只鹰正翱翔在悬崖上方的天空,它心中便燃起了渴望。于是那位博物学家终于把这只庞然大物从山边抛下,喊道:“飞!飞!飞!”

那只鹰一开始直坠崖底,之后突然张开了翼展足有两米的翅膀,随着一声惊空遏云的鹰唳,它本能地开始扇翅。很快,它就优雅地滑翔起来,在看不见的气流中,它划着圈越升越高,直入长空。最后,巨鹰消失在了耀眼的晨光中。它已然回归本色了。


去传扬!

“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做我的门徒。’”

——马太福音28:18,19

当远赴非洲的苏格兰传教士罗伯特•莫法特(Robert Moffat)回本国招募助手时,迎接他的是异常寒冷的冬天。到达某教堂准备发表演讲时,他注意到只有一小群人冒着严寒来听他的号召。

虽然最后没人响应他去非洲传教,但那次挑战却感召了一个前来操弄风琴风箱的小男孩。在决定追随这位先锋传教士的脚踪后,他继续上学,获得了医学学位,娶了莫法特的女儿玛丽为妻,并将余生奉献给了非洲尚未开拓的部落。他就是是:大卫•李文斯顿(David Livingstone)!上帝以一种奇妙的方式作工,最终实现了祂智慧的旨意。

通常情况下,耶稣去医治病人都是应病人父母或朋友的请求。但在这被鬼附身之人的独特故事中,耶稣渡海似乎只是受了天父的委托。祂经难历险去改变一个疯子;祂为他清洗、给他穿衣,然后又交给他使命。这是一次完全的拯救,一个巨大的转变。那疯子从此有了崭新的人生目标。

我怀疑很少有教会会考虑赞助一个传教士,同意他只为一个人,去穿越狂风暴雨的大海。按照大多数教会的标准,人们会认为耶稣此次的努力不过是一场惨淡的失败。我几乎可以听到这些教会的宣教委员会在回顾耶稣的旅程时那满腔的怒气。“什么?你赌上同工们的性命,走了这么危险的一趟,就是为了给一个精神错乱、赤身露体的人传道?然后只过了几个钟头你就又离开了?”

基督的这次旅程显明:哪怕只是一个生灵,TA的生命价值在上帝眼中,也是重得令人难以置信——而对大多数人来说,如果他们不欺哄自己的话,区区一条生命是毫无价值的。然而,耶稣穿越浩瀚的宇宙就是为了你。的确如此。如果你是唯一一个需要拯救的人,耶稣也会从天上下来,为你死在十字架上!“一个人若有一百只羊,一只走迷了路,你们的意思如何?他岂不撇下这九十九只,往山里去找那只迷路的羊吗?”(马太福音18:12)

我们知道,这个人做见证的地方主要集中在低加波利。“那人就走了,在低加波利传扬耶稣为他做了何等大的事,众人就都稀奇。”(马可福音5:20)

正如我之前提到的,低加波利(Decapolis)这个地方由十个城市组成的(Deca意为“十个”;polis意为“城市”),位于加利利和约旦河以东。如果你采访低加波利的所有居民,让他们投票选出一个最不可能改变的人,那个不知名的人会全票当选。然而,耶稣渡过波涛汹涌的海面,就是为了拯救这个人,然后让他成为祂第一个传教士。

没错!耶稣在派门徒出去传道以先,就已经差派此人了。这个曾被鬼附、后来却脱胎换骨的人成了耶稣的第一个传教士。毫无疑问,他在传扬主为他成就的奇事时,最具说服力的见证就是耶稣对他生命的彻底改变。

事实上,耶稣也将这做见证的神圣使命赐给了每位得蒙拯救的罪人。我们先来到耶稣面前,然后再为祂去做工。主让我们来就祂,是出于这伟大的邀请:“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马太福音11:28)之后祂便吩咐我们去,行那委托给我们的大使命:“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马太福音28:19)

耶和华差遣我们“报告被掳的得释放,被囚的出监牢。”(以赛亚书61:1)。事实上,将耶稣为我们所作的告诉别人,是我们脱离奴役的一部分。“弟兄胜过他(撒但),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启示录12:11)

这人非常感激耶稣将他从魔鬼附身中拯救出来并赐给他新生命,因此他想将耶稣为他所行的一切告诉每一个人。多得赦免的人,他的爱也就更大。耶稣从抹大拉的马利亚身上赶逐了七个鬼,她后来就成了耶稣最忠实的门徒之一。

事实上,当那曾被鬼附身的人带着他的首个使命出发时,他仍是被“附身”的——只不过,他是被另一种完全圣善的灵“附身”,而这灵是被他邀请进来的上宾,而非不速之客。


先在家中传扬

“鬼所离开的那人恳求和耶稣同在。耶稣却打发他回去,说:‘你回家去,传说上帝为你作了何等大的事。’他就去满城里传扬耶稣为他作了何等大的事。”

——路加福音8:38、39

一个年轻人在飞往传教地的飞机上发现自己旁边坐着的是葛培理牧师。于是他热心地告诉这位著名的布道家自己是如何踏上旅程、前往某偏远地区传道的,并且还说,他满怀自信地希冀着能带领当地诸多的外邦人归向主。

葛培理先是说这是个大好消息。然后他问这位年轻的传教士在家里或邻里间带了多少人归向耶稣。年轻人显得有点沮丧和惆怅,回答说他还没有带领任何人归主——然后他说了一大堆拙劣的理由,来解释为什么很难转变他家乡的人。

葛培理牧师沉思祷告片刻,然后冷静地建议这个年轻人回家。他说:“如果你没有赢得任何家人或邻居,那多半你在国外也不会成功。”

当耶稣上船离开低加波利时,这个刚刚恢复理性的人恳求能跟着祂。这是何等的改变啊! 此人起初怕祂来,现在却怕祂走。甚至他很可能还希望成为耶稣的门徒之一。

耶稣给这个被鬼附之人的使命,与给其他蒙医治之人的吩咐截然不同。通常祂会吩咐人不要将他所做的事告诉人。(见马太福音8:4; 路加福音8:56)(注:在当时,加利利的犹太人与罗马统治者之间的气氛紧张,几乎是一点就着。如果人们大肆宣扬耶稣的神迹,对弥赛亚的希望就会被煽动起来,最后形成反抗罗马的火焰。而在低加波利却没有这样的危险;所以,主的慈爱在这里得以自由传扬。)

但这个从前被鬼附身的人,却不能一直坐在耶稣脚前,而是要将耶稣的福音传给他人听——并且要从自己家里的人起首。

请注意,耶稣先是吩咐鬼从那人身上出去,然后又吩咐那人回去。鬼被打发到猪群里去,那人则被差遣到其他迷失者当中。最后,照管猪的人跑去当地报告凶信了,而被鬼附之人在与耶稣相遇后,却在当地开始分享福音。这个结果是很有象征意义的。

许多人周复一周地来教堂听道,却从不与他人分享自己的信仰。结果,他们基督徒的经验便萎缩了。“家中”是培养传教士最好、也是最具挑战性的训练场。门徒安得烈找到耶稣后,他带到耶稣面前的第一个人,就是他的兄弟彼得。(约翰福音1:40,41)当那个撒马利亚妇人知道耶稣是弥赛亚时,她立时去和邻舍们分享这活水的信息。(约翰福音4:28,29)

耶稣甚至也吩咐他的门徒,要让他们从最近的人开始作见证,然后再向外围扩展——最后直到地级。“你们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使徒行传1:8)

还有一点十分重要,耶稣让这个从前被鬼附的人回家,却并没有吩咐他要成为一个演说家,祂只是让这个人去做见证,将耶稣在他生命中所成就呈现出来,从而成为祂的见证。就这么简单!因为一个被耶稣改变的生命就是最有力的讲道,这个道理颠扑不破!“他就去满城里传扬耶稣为他作了何等大的事。耶稣回来的时候,众人迎接祂,因为他们都等候他。”(路加福音8: 39,40)

路加福音暗示,耶稣回到了格拉森。而且,因那被鬼附之人强有力的见证,耶稣回来时发现,当地人都在等祂。这也是我们的工作。耶稣很快就要回来了,我们要尽己所能,通过我们的言语和榜样,预备人心安然见主。

或许你亲爱的家人或朋友中,已经有人远离了上帝。或许他们已陷入自我毁灭的恶性循环而不能自拔。你甚至可能怀疑,屡次为他们所做的祈祷是否只是浪费时间。然而这里有个好消息:如果耶稣能救拔那被鬼附之人,他也能救拔任何人!除了死亡本身,没有什么境况是毫无希望的,也没有任何捆绑是绝对无法解脱的。那被鬼附之人已经远离上帝到了我们无法想象的地步,但最后却彻底得蒙拯救了。换句话说,希望总是有的,所以永远不要放弃你所爱的人。


惊人的对比

在我们结束这个故事之前,请再看一次前后的惊人对比:

这被鬼附之人在周围山丘的阴影里,在腐烂的尸体间游荡着,且像猪一样不停的嚎叫。他血肉模糊的四肢上,拖拉着残余的脚镣和铁链。他时而尖叫,时而呻吟,时而口吐白沫地咆哮,在洞穴和坟墓的阴影中漫无目的地游荡着,恶臭赤身的背后,群蝇追逐。他不断地用坚硬的石头砍向自己伤痕累累的四肢,蓬乱的脏发下,狂目恶瞪。

以赛亚书1:5-6说得很好:“你们为什么屡次悖逆,还要受责打吗?你们已经满头疼痛,全心发昏。从脚掌到头顶,没有一处完全的,尽是伤口、青肿,和新打的伤痕。都没有收口,没有缠裹,也没有用膏滋润。”在遇见耶稣之前,被鬼附身之人就是这般彻底的迷失——彻头彻尾!他肮脏、孤僻、放纵,且饱受折磨。

但当他来就耶稣后,竟成为安静、文明的人。他穿上了衣服,面带微笑,精神复初。这就是前后对比。

耶稣给他的生命带来了何等的改变啊!这是光明与黑暗、迷失和复得、以及生与死的区别。

耶稣也会使你的生命发生同样的改变。正如有人说的,“当我看自己时,我不知如何得救。但当我仰望耶稣时,我就不知还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失丧了。”无论捆绑你的枷锁是什么,耶稣都能打破它,赐你自由。“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7)

如果你还没有邀请耶稣拯救你,现在就向祂祷告吧。然后,便去述说祂为你行的大事。

不要容罪在你们必死的身上作王,使你们顺从身子的私欲。也不要将你们的肢体献给罪作不义的器具;倒要像从死里复活的人,将自己献给上帝,并将肢体作义的器具献给上帝。罪必不能作你们的主,因你们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这却怎么样呢?我们在恩典之下,不在律法之下,就可以犯罪吗?断乎不可!岂不晓得你们献上自己作奴仆,顺从谁,就作谁的奴仆吗?或作罪的奴仆,以至于死;或作顺命的奴仆,以至成义。感谢上帝!因为你们从前虽然作罪的奴仆,现今却从心里顺服了所传给你们道理的模范。你们既从罪里得了释放,就作了义的奴仆。”(罗马书6:1-18)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