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18章 死亡虽免,疤痕犹存!
 道格·巴契勒 牧师       2019-04-03       1389

【第三部分 神圣的拯救】

第18章 死亡虽免,疤痕犹存!

“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

——路加福音24:39

“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

——路加福音9:23、24

缅甸著名的传教士阿多尼兰贾德森在为基督寻找失丧者的岁月中,经历了无数的艰难困苦。在令人心碎的七年里,他饥贫交加,期间还被关进了监狱,在长达一年零五个月的牢狱生活里,他受尽了难以想象的虐待。因此,在余生岁月,他身上一直留有那曾残酷束缚他的锁链和脚镣留下的丑陋疤痕。

获释后,他毫不气馁,请求允许他进入另一个省份继续传福音。但不信上帝的君王愤怒地拒绝了他的请求,说:“我的人民还没有愚蠢到去听什么传教士的说教,但我担心他们会被你的疤疤打动,转而信奉你的宗教!”

我想,被鬼附之人即使蒙耶稣拯救脱离了锁链,他的四肢上也会留下被鬼附身多年而招致的疤痕。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疤痕是上帝恩典的见证——正如耶稣的疤痕提醒我们,祂为永恒所做的爱的牺牲。留下的疤痕也是一个发人深省的提醒:虽然上帝宽恕了我们所有的罪,但我们错误选择的后果可能此生都无法逆转。

几年前,卡拉法耶塔克(Karla Faye Tucker)成了美国内战以来德克萨斯州首位被处决的女性。她因犯下令人发指的谋杀罪而被投入死囚牢,后来又在那儿彻底悔改归向基督。她成了囚徒中的模范,甚至得到了受害者家人的原谅。但她最后还是被执行了注射死刑。

我们必须面对一个事实:就是接受耶稣不一定能消除罪的后果,也不一定能抹去我们的伤疤。罪虽然蒙了赦免,但其影响可能会持续下去。在十字架上,耶稣应许那挂在祂旁边的强盗会得自由,但那是让他脱离罪的最终惩罚,而不是罪当下的后果。耶稣并没有将他从十字架上取下来,但的确拯救了他。事实上,当时那个强盗和耶稣一同被钉死了。(当然,我们应该感谢上帝的仁慈。因为有时,他的确改变了我们的处境,减轻了我们错误选择的后果。

对于被鬼附之人来说,跟随耶稣的新生活是从坟墓开始的。(耶稣的复活也是从坟墓开始),保罗论到这从死里复活的经历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上帝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加拉太书2:20)


什么是与基督同钉十字架?

我的一个朋友开了个玩笑,送了我一张礼券,凭它可以“免费拜访声名狼藉的杰克凯沃尔·肯博士”——一个有着病态绰号“死亡医生”的人。他目前很受吹捧,因为很多人已经厌倦了折磨,他们宁愿自杀也不愿继续在痛苦中活着。

某种意义上讲, “自杀”是成功跟随耶稣的必要手段,但这不是指肉体的自杀,而是指“治死自我”。保罗写道:“因为已死的人是脱离了罪。”(罗马书6:7)死人不会生气或发脾气。他们也不会举止自私、心怀嫉妒。神学家迪特里希·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就曾观察说:“当基督呼唤某人时,他实际上是吩咐他前来赴死。”

属基督的人已经把肉体及其一切污秽的邪情并世俗的私欲都钉在十字架上了。“这样,你们向罪也当看自己是死的;向上帝在基督耶稣里,却当看自己是活的。”(罗马书6:11)

陶恕(A.W. Tozer)说过:

“背负十架的人不再掌控自己的命运。当他背起十字架时,就失去了这种掌控。十字架立刻成了他全神贯注的兴趣,并成为压倒一切的影响力。无论他渴望去做什么,最后都只能做一件事, 就是朝将要被钉十字架的那个地方去。”

一位牧师向他的同工展示着其教堂尖塔顶端崭新的十字架,“上面那个十字架我们花了一万美金。”牧师容光焕发地说。

“唉,那你受骗了。”同工回答说。“有时候,基督徒可以免费得到十字架。”

耶稣曾对一个寻求救恩的人说:“你还缺少一件: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背起十字架,跟从我。”(马可福音10:21 KJV直译)


恐惧的风暴

“格拉森四围的人,因为害怕得很,都求耶稣离开他们。”

——路加福音8:37

我曾读到过一篇报道,觉得挺有意思。该报道说,前总统本杰明哈里森(Benjamin Harrison)和他的妻子曾对白宫安装的新式电力系统感到非常害怕,甚至不敢去碰开关。睡觉时如果没有仆人帮忙关灯,他们就开着灯睡觉。

在横渡加利利海和遭遇被鬼附身之人的故事中,除了耶稣,每个人都陷入到惊恐万分的状态中。门徒们原本害怕暴风雨,而当耶稣平息了暴风雨后,他们又转而害怕耶稣了。所以耶稣在斥责了暴风雨以后,又转身斥责门徒的胆怯和不信。接下来,他们要面对的恐惧还多着呢,既有自己的,也有别人的。譬如,门徒们会害怕被鬼附之人。污鬼们会害怕耶稣。放猪的人会害怕被鬼附的猪群,而镇上的人也会害怕耶稣。

通过平静暴风雨和狂怒的疯子,耶稣显明了祂是创造万物的主宰,无论是物界还是灵界(都听从祂的吩咐)。不仅于此,祂的行为带来了和平,彰显了祂无限的怜悯。那么,为什么我们许多人还会感到害怕呢?

有那么几年的时间,卫理公会的创始人约翰•卫斯理一直对自己的信仰心存疑惑——尽管当时他作为牧师工作起来不知疲倦。有一天,他登上了一艘船,与一些摩拉维亚派的基督徒一起横渡大西洋。途中,他们遇到了可怕的风暴。当船只在黑暗的怒涛中剧烈摇晃时,所有的人都来到了甲板上。当时海水汹涌而来,船帆甚至被撕裂,然而,这些摩拉维亚人却平静地站在甲板上,唱着赞美诗。

卫斯理惊恐地靠在船舷上,问道:“你们不害怕吗?”

其中一个人回答说:“不,我不害怕。”

“哦!”困惑不解的卫斯理又问,“女人和孩子们也不害怕吗?”

那人回答说:“是的,我们不惧怕死亡。我们的生命掌握在上帝手中。”

那一刻,卫斯理感悟到了自己缺乏真实信心的罪。不久之后,和平之君(耶稣)就改变了他的心。后来,卫斯理写道:“敬畏上帝的人,什么都不怕。若是你不敬畏上帝,那么对于上帝之外的一切,你都会害怕。”

圣经说:“爱里没有惧怕;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因为惧怕里含着刑罚。惧怕的人,在爱里未得完全。”(约翰一书4:18)真正有信心的基督徒,不论外在的环境如何,都信靠上帝。他们知道没有什么能让他们感到害怕,因为祂在宝座上,坐着为王。

泰坦尼克号是在贝尔法斯特城建造的,这座城市的人们对这艘巨轮感到非常自豪,把它作为“永不沉没的船”远近传扬。当它沉没时,贝尔法斯特市一座新教教堂中的16名教友——同时也是熟练的机械师——和船体一同沉没了。

市长说,这可怕的悲剧给这座城市带来了从未有过的伤痛。的确,悲伤是如此之深,据说即使是最坚忍的人在街上相遇,也会紧紧地握着对方的手,泪流满面,最后无言地道别。

悲剧发生后的那个星期天,一位颇受欢迎的美国牧师访问了贝尔法斯特,并来到那16名机械师所属的教堂里讲了道。当时教堂里挤满了人——不仅有教会信徒,还有贵族、主教和所有教派的牧师。当然也新添了许多寡妇和孤儿,他们的哭声充满了原本寂静的教堂。

这位伟大的牧师讲道的主题正是“永不沉没的船”。然而,他并没有大肆宣扬那撞上冰山的、足有11层楼高的庞然大物。他的信息是关于另一艘“永不沉没的船”——加利利海上一只脆弱的小渔船,而它没有沉没是因为主耶稣睡在了船尾。牧师说:

“感谢上帝,祂(耶稣)还活着,仍能为我们驾驭巨浪,控制风暴。只要人们带着这位真正且唯一的领航员回到船上,就无所畏惧了。我们能安然渡过眼前的风暴,祂也会把船导引到安全的港湾,让我们重新满载希望。”

上帝并没有应许说我们不会遇见风暴,而是说祂会带我们穿越风暴。虽然主吩咐门徒过海,但祂并没有保证他们风平浪静。耶稣或许不会阻止暴风雨袭击船只,但祂不会让船沉下去。所以只要耶稣在船上就没什么好害怕的。我们将会到达目的地。


从监狱到皇宫

“祂从黑暗中和死荫里领他们出来,折断他们的捆锁。”

——诗篇107:14

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曾被前南非的种族隔离政府监禁了20多年,之后他获得了1993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并于1994年成为该国总统。这是历史上最奇特的一次命运大反转。同样,圣经历史也记载了许多从监狱到皇宫的惊人故事。以下是其中最美妙的一则。

犹大王约雅斤被掳后三十七年,巴比伦王以未米罗达元年……使犹大王约雅斤抬头,提他出监。又对他说恩言,使他的位高过与他一同在巴比伦众王的位。给他脱了囚服。他终身常在巴比伦王面前吃饭。”(列王记下25:27-29)

这是一个极好的救赎象征!在约雅斤饱受了三十七年的监狱之苦后,巴比伦王向他施怜悯,不仅解开了他的枷锁,还对他说恩言,并脱下他破旧的囚服,给他换上崭新的皇家华服。非但如此,巴比伦王还在宫里赐他尊位,准他与自己同桌共享御膳。更重要的是,巴比伦王终生这样待他——这鲜明地象征了在临近的永恒世界里人们将有的待遇。

约雅斤的故事也是被鬼附之人得释放的故事,同时也是我们蒙拯救的故事。当我们以现状来到耶稣面前,祂不但打破了我们的锁链,还将我们提出黑牢,同时还赐给我们新的皇袍。祂把我们从死囚犯变成了君王的儿女!“你看父赐给我们是何等的慈爱,使我们得称为上帝的儿女。”(约翰一书3:1)

一日之内,约瑟从被囚的奴隶变成了埃及的宰相;一日之内,摩西的地位从注定遭劫的奴隶之子变成了埃及的王子。

实际上,出埃及记整个故事所讲述的,就是上帝如何打破了一个民族的锁链,将他们从奴隶变成了皇族。“你们要归我做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出埃及记19:6)

同样,但以理从被掳的犹太人,一跃而成了巴比伦的宰相。

所以,上帝对你的生命也有一个“皇族计划”。以下就是他期望为你成就的一切:他想解开你的锁链,赐给你一个新名。祂想认你为儿女,将祂的皇族义袍披在你身上,并用永生之饼和生命树上的果子喂养你 (见启示录)“他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又使我们称为国民,做祂父上帝的祭司。但愿荣耀、权能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启示录1:5,6)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