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06章 制伏狂野的心
 道格·巴契勒 牧师       2019-04-03       3491

【第一部分:完全迷失】

第06章 制伏狂野的心

“没有人能制伏他。”

——马可福音5:4

梦幻二人组——齐格弗里德和罗伊·霍恩已经在拉斯维加斯大道的幻影酒店表演了近30年。成千上万的观众前来观看他们的魔术表演,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些美丽的白虎。罗伊•霍恩花了多年时间驯化这些巨型猫科动物来服从他的命令。为了驯服这些野兽,他甚至会和它们一起吃饭、游泳、睡觉。

2003年10月3日,在这位魔术师59岁生日那天,一只七岁的白虎在现场观众面前攻击了他,而它从幼崽时就熟悉霍恩。演出进行到一半时,老虎扑向霍恩,把他像玩具一样拖下台。霍恩几近致命的伤势可能会终止他继续进行动物表演。

圣经教导我们:“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耶利米书17:9)。我们的心就像那变化莫测的野兽,我们不认识,也不能识透。

 先知巴兰以为他能抗拒巴勒王的赏赐,但他却因为错误的自我合理化而最终出卖了自己。参孙以为他可以玩弄诱人的女人大利拉。他没有认识到自己内心的软弱。

当耶稣在世的时候,祂最亲近的门徒之一彼得也以为了解他自己的心。耶稣事先警告他说,“你会不认我”。彼得却说:“我就是必须和你同死,也总不能不认你。”(马太福音26:35)当然,就在那天晚上,彼得三次不认主。

我们都在与这些野性难驯、难以捉摸又摇摆不定的双重人格作斗争。

保罗写道:“因为我所做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愿意的,我并不做;我所恨恶的,我倒去做。”(罗马书7:15)用人的方法无法改变我们自私、叛逆和堕落的心灵。

事实上,真正的改变不是心脏手术,而是心脏移植。上帝已经应许说:“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又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以西结书36:26)

我们无法控制自己罪恶的本性。只有让耶稣的心来取代我们这颗败坏的心,我们的罪性才能被制服。只有耶稣作为我们的主和夫子,才能驯服我们内心的“老我”。“这样,你们心里必得安息。”(耶利米书6:16)。 


不停地喊叫

“他昼夜……喊叫。”

——马可福音5:5

南北战争时,在弗吉尼亚州弗雷德里克斯堡的第一天的激烈战斗后,数百名受伤流血的联邦士兵躺在战场上喊叫。那一晚直至次日,近乎一整天都炮火不断,以致救援活动不得展开,所以每时每刻都能听到前线士兵痛苦的喊叫:“水!水!”

他总是焦躁不安,不停地哀嚎,仿佛有黑色的波浪从他那被掳之心不停涌出、继而穿过喉咙一般。这可怜的失丧者那不停的哀嚎声,预表着那些将与上帝永远隔绝之人的痛苦哀嚎,这哀嚎将划过整个宇宙。“王对使唤的人说:‘捆起他的手脚来,把他丢在外边的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马太福音22:13)“耶和华说:恶人必不得平安。”(以赛亚书48:22)

评论员肯尼斯·维斯特说:“crying”这个词表示“大声尖叫或惊叫”(参见《希腊语新约词汇研究》第101页,作者肯尼斯·维斯特)。你能想象这令人血液凝固、兽性般的尖叫声在山中诡异地回荡,并在寂静的夜里将镇上的人惊醒时,他们心中的恐惧吗?

卡尔文•米勒尔在他《勇士的论文》一书中写道:“哭声在这个世界上很普遍……人们不时能听到笑声,但总的来说,哭声占据了主导地位。随着年龄不断增长,人们哭泣的声音和理由会改变,但哭从未停止过。所有的婴儿都会哭,不拘任何地点,即使是在公共场合也会哭。成年后,大多数哭泣都是独自一人躲在暗处的。”

米勒尔的思想在《圣经》中得到证实。保罗说:“我们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直到如今。”(罗马书8:22)。不过,让我们暂且回到联邦士兵在战场上的哭喊吧,正如约翰•哈利迪所描述的:

“不久,一位高贵的南方士兵,理查德•柯克兰中士,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危,对克肖将军说:‘我再也忍受不住了!那些可怜的人日夜不停地在祈求和哭泣,我已无法忍受!请您允准我去给他们送水喝。”

‘但是一旦你出现在敌人面前,’将军警告说,‘你就会遭到射击!’

‘是的,长官。’士兵回答。‘但为了给那些可怜的垂死之人带来一些安慰,我愿意这样做。’

将军犹豫了一下,他的心和他的部下一样,同样充满了同情。‘柯克兰,你这是去送死,但我不能反对你这样的动机。我希望上帝保佑你。去吧!’

于是,这个勇敢的士兵,带着充足的水,跨过了石头垒砌的防御工事,开始了他效法基督慈悲的工作。

当他跪在离他最近的受难者身旁,温柔地抬起他的头,将那清凉的水递到干渴烧焦的唇边时,他背后有一双双惊奇的眼睛在注视着他。北方军蓝色战线上的每个士兵都明白这个穿灰色制服之人的慈悲任务,因此没有朝他开一枪一炮。

在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他一个接一个不停地将那清凉的水喂给哭泣、受伤和垂死的人喝,他帮士兵将抽筋或严重受伤的四肢伸直,帮他将头枕在背包上,用外套或是毯子当被子给他们温柔地盖上,就像他们的母亲一样。”

同样,在人生的大战场上,有很多人因为罪的可怕后果在哭泣并濒临死亡。他们渴求生命之水,但是没有人伸手将他们极其渴望的清凉之水递给他们,唯有那位(主耶稣)跨越天庭的城门下来,甘愿承担髑髅地十字架的一切危险,以赐给他们永生之水,救他们脱离罪恶。

亨利•沃德•比彻说过:“上帝用眼泪洗涤我们的眼睛,直到我们能看见那看不见的国土,那里不再有眼泪。”在那里,耶稣要擦去我们的眼泪。“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以赛亚书53:4)

失丧的人,内心总在哭泣。被鬼附之人怎样,未蒙拯救之人也是怎样。但对基督徒来说,却有一个非常好的消息:这种哭泣是暂时的,不是永久的。“一宿虽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诗篇30:5)


自残

“他昼夜常…用石头砍自己。”

——马可福音5:5

医生们说,自残作为一个医学问题正呈上升趋势。它的定义是:对身体任何形式的、非致人死亡的强迫性自我伤害。其目的通常是为了释放情感上的痛苦、愤怒或焦虑,或者反抗权威,或让自己感觉尚在掌控之中。一些常见的自残行为是:用利器割皮肤(最常见的),烧伤皮肤,抓伤皮肤,捶打自身,用针扎自己,撞击自己的头,按压自己的眼睛,咬自己的手指或手臂,揪自己的头发。

大多数人很快就会意识到,那些用石头或刀子砍割自己的人,有严重的精神或情感障碍,但这些行为并不比那些有害的宗教狂热更常见。

1973年,多米尼加共和国狂热的罗马天主教徒帕特里斯•塔马奥(Patrice Tamao)让别人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同时有数千人在电视上观看。他的手脚上钉了三根6英寸长的不锈钢钉子。他打算在十字架上停留48小时,但后来感染了,他便要求别人把他取下来。彼时他已经被钉在十字架上20个小时了。看来这个被鬼附之人似乎也在试图用自己的血来赎罪。如果耶稣没有救他,他最终可能会因失血过多而死。

这种试图通过对自己身体的惩罚来获得上帝救恩的做法,是许多错误宗教的基础。

在某些情况下,朝拜者可能会鞭打自己,或匍匐着进行长途的朝圣旅程,以致膝盖血肉模糊。无论如何,任何通过惩罚自己来赎罪的努力都是徒劳的,那无异于用石头砍自己。这样的努力就如乘客在乘坐豪华的波音747飞越大洋时,试图挥动手臂来帮助飞行员一样。

使徒保罗写道:“……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哥林多前书13:3)他提醒我们,这样的态度是进入了可怕的误区。“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上帝所赐的。”(以弗所书2:8)。

事实上,我们有意地刑罚自己——加诸痛苦于己身——为赎罪所做的任何努力,都是对上帝儿子的牺牲和受难的一种侮辱。


人体穿孔

现今人们为了祭祀“时尚之神”,已进入了一种误区,他们对自己身体的毁损,比历史上任何时代更甚。

各种各样的耳洞、眉环、鼻环和舌钉都证明了魔鬼在对我们的文化施加影响,以促进人们的自我毁灭。我为这一代的年轻人以及一些年长者感到痛心,他们似乎对身体穿孔和纹身的异教渊源和邪恶历史视而不见.我一直相信,在上帝为我们创造的身体上这样做,绝非祂的计划。

圣经记载了当拜巴力的假先知藉着自残来吸引假神注意时所发生的事。“他们大声求告,按着他们的规矩,用刀枪自割、自刺,直到身体流血。”(列王纪上18:28)上帝严厉警告我们不可效法他们。“不可为死人用刀划身,也不可在身上刺花纹。我是耶和华。”(利未记19:28)

事实上,圣经清楚地教导我们,我们的身体是上帝的殿,“若有人毁坏上帝的殿,上帝必要毁坏那人。因为上帝的殿是圣的,这殿就是你们。”(哥林多前书3:16,17)

想象一下这幅场景:一群破坏者在一座美丽的大教堂的一侧喷绘淫秽的涂鸦,用手提钻凿开纯白大理石的墙壁,或向明亮的彩色玻璃窗投掷石头……魔鬼就是要我们这样来对待自己的身体,这身体本是上帝的神圣产业和居所。

所以弟兄们,我以上帝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上帝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侍奉乃是理所当然的。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上帝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马书12:1,2)

被火困住的响尾蛇会变得非常狂乱,甚至用致命的尖牙咬自己。同样,很多跟随魔鬼的人,对即将到来的厄运有一种内在的感觉,他们经常攻击伤害自己。撒但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了,所以想尽办法,尽可能多的要将人拖下水(启示录12:12)。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引人自我毁灭。

人类只是基督和撒但之间宇宙大争战中的棋子。从根本上来说,魔鬼对人类的仇恨只不过是他对耶稣疯狂仇恨的延伸。耶稣对人类的爱,以及祂为了救赎我们,以人的样式来到世间所做的牺牲有多大,魔鬼知道的比我们更清楚; 要记得,撒但在未曾堕落前,曾在全能者的面前侍奉。

撒但对人体穿孔的专注,甚至有可能来自于耶稣从荆棘、钉子和长矛上所受的刺伤。撒但或许不明白耶稣为什么爱我们,但他知道耶稣对我们的爱有多深。他知道使主的心最难过的,莫过于伤害祂所爱的人。他会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令其党羽附上人身,以确保我们永远看不到耶稣对我们的爱。我们将在下一章详细讨论这个问题。


交换位置

下面是两个菲律宾兄弟的故事。他们是同卵双胞胎,住在马尼拉,靠开吉普尼(菲律宾出租车)为生。虽然他们是双胞胎,有着相似的工作,但他们的生活却截然不同。一个已经结婚生子,另一个是单身。有一天,已婚的哥哥出车时不小心撞死了一名游客。他被控鲁莽驾驶,被判在臭名昭著的马尼拉监狱服刑20年,这一灾难性的变故将使他的妻儿失去收入来源。

有一天,他的双胞胎弟弟到狱中来看他。对他说:“哥哥,你的家人非常需要你,穿上我的衣服,拿上我的探监通行证,我将穿上你的囚服,服完剩下的刑期。回到你的家人身旁吧!”所以,这对双胞胎趁狱警们不注意的时候,彼此交换了衣服,已婚的哥哥很顺利地走出了监狱。

你认为获得自由的他会停止去想他弟弟在与他交换位置时所做的牺牲吗?

如果我只是描述被鬼附之人身上的、罪的种种活生生的表现,却遗漏一个最重要的环节,那就是我的疏忽了。这个沦丧疯子的情形,呈现了罪的极端可憎的画面:这被鬼附之人是贫穷、赤身、蓬头垢面、远离上帝、被魔鬼折磨着、居住在死亡之地的。

朋友,你抓住要点了吗?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我只是在描述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情形,当我们的主为我们的罪受苦受死的时候,他经历了失丧之人所经历的。

 “你们知道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典,祂本来富足,却为你们成了贫穷,叫你们因祂的贫穷,可以成为富足。”(哥林多后书8:9)耶稣经历了被鬼附之人的羞耻和赤身,好把祂的华服给我们穿上。

祂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祂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祂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以赛亚书53:5)就像那个疯子一样,耶稣也饱受了成群恶使者的折磨和伤害。祂与人神分离,是为了恢复我们与上帝、与邻舍的关系。被鬼附之人的手脚被那些想捆绑他的人弄得伤痕累累——同样耶稣的手和脚也被那些将他绑在十字架上的人弄得伤痕累累。

我们更进一步来看,就像不洁净的猪围绕着被鬼附身的人,犬类也围绕着耶稣。“犬类围着我,恶党环绕我。他们扎了我的手,我的脚。”(诗篇22:16)“就有人吐唾沫在祂脸上。”(马可福音14:65)。耶稣满身是血和唾沫,变得不洁净了。

正如被鬼附身之人住在坟地旁边,耶稣也是在坟地附近被钉死的。“在耶稣钉十字架的地方,有一个园子,园子里有一座新坟墓,是从来没有葬过人的。”(约翰福音19:41)

耶稣担当了我们的软弱,使我们能拥有祂的能力。祂与上帝和人类分离,使我们可以合一。祂受了我们应得的羞辱,却将祂的荣耀赐给我们。

耶稣受了我们该受的刑罚,使我们得到祂配得的赏赐。祂为我们的罪受罚,这罪本与祂无份,使我们能因祂的义得以称义,这义本与我们无份。祂受了我们该受的死,叫我们得着祂的生命。因祂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历代愿望》第1章)

当耶稣将那被鬼附之人从他悲惨的境遇拯救并释放出来时,祂实际上就是在说,“不久,我会承担你所受的痛苦。”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