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04篇 稗子
 哈门·艾伦       2019-04-03       882

(根据:太13:24-30,37-43)

“耶稣又设个比喻对他们说:‘天国好象人撒好种在田里,及至人睡觉的时候,有仇敌来,将稗子撒在麦子里就走了。到长苗吐穗的时候,稗子也显出来。’”

基督说:“田地就是世界。”但我们必须明白:它也代表基督在世界上的教会。这比喻说明有关上帝国度的事和他为救人所做的工,是藉着教会完成的。固然,圣灵已经到普天下去,在各处运行于世人心中,但信徒总要在教会里生长成熟,以便收在上帝的仓库里。

“那撒好种的就是人子,……好种就是天国之子,稗子就是邪恶者之子。”好种代表那些由上帝的道——真理而生的人。而稗子代表那些由谬论与虚假的原理产生的一等人。“撒稗子的仇敌就是魔鬼”,上帝或他的使者从来不撒一粒稗子。撒稗子的总是上帝与人类的仇敌。

在古代近东各地,往往有人将有害的草种撒在仇人刚种好的地里,借以报仇。野草生长时,很像麦子,它与麦子同长,就伤害庄稼,使田地的主人遭受麻烦和损失。照样,撒但因仇恨基督,就将他的坏种撒在天国的好种中间,随后将结果推诿到上帝的儿子身上。那恶者使一班徒具基督之名而否认他品德的人进入教会,借此羞辱上帝,误表救恩的工作,危害多人。

基督的仆人看到教会中真假信徒混在一起,甚是痛心。他们切望能做一番洁净教会的工作。他们好像比喻中的仆人们想将稗子薅出来,但基督对他们说:“不必,恐怕薅稗子,连麦子也拔出来。容这两样一齐长,等着收割。”

基督明白教训我们,凡公然犯罪、估恶不悛的人,必须与教会分离。但他没有将论断人品格与动机的工作交托我们。他明了我们的本质,所以决不将这种工作托付我们。如果我们想从教会里薅出我们认为是虚假的基督徒,我们就必犯错误。往往我们所认为没有希望的人,却正是基督所吸引归他的对象。倘若我们根据自己有限的判断力去处理这等人,就可能消灭他们最后的一线希望。许多以基督徒自居的人,最后倒会显出亏欠来。将来进入天国的人,必有许多是被他们的邻舍认为绝不能进到那里去的。因为人是根据外表作判断上帝却鉴察内心。稗子和麦子要一齐生长,等着收割,收割就是恩典时期的结束。

救主的话中还有一个教训,有关奇妙的忍耐与仁爱。稗子的根如何与好种的根紧密纠结,照样,教会中的假弟兄也可能与真信徒亲密地联在一起。这些伪信徒的真面目尚未完全暴露,如果使他们离开教会,那其他本来可以站稳的人或许因而跌倒了。

这个比喻的教训,已在上帝对待人类和天使的事上有了说明。撒但是迷惑人的,当他在天上犯罪时,连那些忠诚的天使都没能充分认清他的真面目。上帝没有立刻消灭撒但,原因就在于此。如果他不这样做,圣天使就不能确认上帝的公义与慈爱了。对上帝的善良所发生的怀疑便要像恶种似地结出邪恶与祸害的苦果来。故此罪恶的创始者蒙主容忍,好让他的性格充分发展成熟。经过长远的年月,上帝忍痛观察着罪恶工作的进展。他已经在髑髅地交出了无限大的恩赐,以免任何人为那恶者的诬告所欺骗;因为将稗子薅出来,难免连麦子也被拔掉。我们对待自己的同胞岂不也当忍耐,像天地的主宰容忍撒但一样吗?

世人不应该看见教会中有不配做教友的人就因此对基督教的道理发生怀疑;基督徒也不该因有这般假弟兄而灰心。请问,早期的教会是怎样的呢?那时有贪污的亚拿尼亚和撒非喇自愿与门徒联合;行邪术的西门也受了洗;离开保罗的底马一度也算为信徒;加略人犹大尚目与使徒同列。救赎主不愿失落一个人,他对待犹大的经过记在经上,为要显明他对悖谬人性的长久忍耐。他要我们像他一样忍耐。他已说过,直到末时,教会里总是有假弟兄的。

人们曾不顾基督的警戒,要将稗子拔出来。教会为了惩罚它所认为是行恶的人,曾求助于国家的政权。在自命为受基督委派之人的唆使之下,许多不接受教会所规定之教义的人竟被监禁,遭受苦刑,甚至被杀。其实,鼓动这种行为的乃是撒但的灵,不是基督的灵。这正是撒但用来将全世界置于他权下的手段。教会既采取这种手段对付它所认为是叛徒的人,那就完全误表了上帝。

基督比喻中的教训,叫我们不要论断人、定人的罪,乃是叫我们存心谦卑,不靠自己。撒在地里的不都是好种。事实上,人们加入教会,这并不证明他们就是基督徒。

稗子在萌芽青嫩的时候,与麦子极其相似,但庄稼成熟之后,毫无价值的野草与那因谷粒成熟而下垂的麦穗就没有相同之处了。伪装虔诚的罪人或能与基督的真门徒混杂一时,而且伪装的基督教也很能骗人,但收割世界庄稼的时候,善与恶之间再无任何相似之处了。那时,只加入教会却未与基督联合的人,自必显明出来。

稗子和麦子一齐生长,同享阳光雨露之益;但到收成时,“你们必归回,将善人和恶人、侍奉上帝的和不侍奉上帝的分别出来。”(玛3:18)基督要亲自决定谁配同天上的大家庭住在一起。他要按各人的言语行为施行审判。口头上的信仰在天平上等于无有,决定人命运的乃是品格。

救主并未预指将来稗子都会变成麦子。麦子要和稗子一齐生长,直到收割的时候,就是世界的末日。那时,稗子要被捆成捆,留着烧;惟有麦子要收在上帝的仓库里。“那时义人在他们父的国里,要发出光来,象太阳一样。”那时,“人子要差遣使者,把一切叫人跌倒的和作恶的,从他国里挑出来,丢在火炉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

本系列文章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