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21篇 有深渊限定
 哈门·艾伦       2019-04-03       862

(根据:路16:19-31)

基督在财主和拉撤路的比喻中,说明人们决定自己永远的命运,乃在今生。在宽容时期中,上帝的恩典是赐给每个人的。但人若因自私享乐的生活而浪费自己的机会,便使自己与永生隔绝。以后再没有宽容时期给他们了。他们已经自愿在上帝与自己之间划定了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这个比喻将不信靠上帝的富人和信靠上帝的穷人,作个对照。基督说明:时候将到,这两等人的地位要互相调换。那些缺乏属世的财物,却信靠上帝,并能忍受苦难的人,将得到尊荣,超过那在世上有最高地位,却未献身给上帝的人。

基督说:“有一个财主,穿着紫色袍和细麻布衣服,天天奢华宴乐。又有一个讨饭的,名叫拉撒路,浑身生疮,被人放在财主门口,要得财主桌子上掉下来的零碎充饥。”

财主并不属于不义的法官所代表的那等人,因为那法宫竟公然宣称自己是“不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的”。这个财主承认自己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他也没有虐待那个讨饭的拉撒路,或因讨厌他常在眼前而赶他走。只要这可怜而又讨嫌的人能在财主进门时看看他,就得点安慰,财主也就让他留在那里。但他对于这个受苦弟兄的需要却毫不在意。

那时并没有医院可以将病人送去治疗。患病的穷人需要引起那受主托以财富之人的注意,方可得到帮助与同情。那讨饭的和财主的情形正是如此。拉撒路正是极需帮助,因为他既没有朋友,又无家可归,还缺少金钱和食物。但这个财主却让他日日如是地处在这种情况中,而自己一切的需要全获得满足。这富足有余、很可以解除同胞痛苦的人,正像今日许多人所作的一样,只知为自己而活。

现今在我们的身边有很多饥寒交迫、无家可归的人,我们疏忽以财物济助这些穷苦的人,就必担负罪债,将来终有一日我们要害怕应付的。一切贪婪,都被斥为与拜偶像的罪同等。一切自私的放纵,在上帝看来都是可憎的。

上帝既委派那财主作他财物的管家,他就有责任顾念到类似这乞丐的人。已有吩咐发出说:“你要尽心、尽性、尽力爱耶和华你的上帝”(申6:5),并“要爱人如己”。(利19:18)那财主原是个犹太人,而且熟悉上帝的命令。但他忘记了自己将要为主所委托他的财物和能力作交代。主的恩惠丰富地降在他身上,但他却自私地用来尊荣自己,并没有尊荣那造他的主。他的责任是按他财富的数量去为人群造福。这是主的吩咐,可是那财主并没有想到他对上帝所应尽的义务。他贷款给人时,总要为他所放的债收回利息;但上帝所贷给他的财物,他并没有付出一点利息。他具有学识与才干,但没有加以善用。他忘记了自己将要向上帝交代,而只知尽情寻欢取乐。他周围的事物,他日常的娱乐,以及他友伴的称赞和谄媚,都供他私自享受。他因全神贯注于同朋友交际,而丧尽了在上帝恩爱的服务上与他合作的责任感。他有机会明白《圣经》并实行其中的教训,可是他所拣选的爱好宴乐的社交,占据了他的光阴,使他忘掉永生的上帝。

到了一天,这两个人的光景起了变化。那穷人一天天地受苦,但他始终耐心而不发怨言地忍受了。时限一到,他死了,埋葬了。虽然没有人为他哀哭,但他在苦难中的忍耐却为基督作了见证;他已经忍受他信心的考验,而在他死的时候,被描述为如同是被天使带到亚伯拉罕的怀里。

拉撒路代表那信靠基督的穷苦人。到号筒吹响的时候,凡在坟墓里的,要听见基督的声音就出来领受赏赐,因他们对上帝的信心不是一套空论,而是现实。

“财主也死了,并且埋葬了。他在阴间受痛苦,举目远远地望见亚伯拉罕,又望见拉撒路在他怀里,就喊着说:‘我祖亚伯拉罕哪,可怜我吧!打发拉撒路来,用指头尖蘸点水,凉凉我的舌头,因为我在这火焰里,极其痛苦。’”

在这个比喻中,基督是用当时一般人的见地来教训他们。当时听基督讲道的众人,有许多相信人死后与复活之前的一段时期是有知觉的。救主明了他们的见解,所以他拿他们这种先入之见作为材料,来构成他的比喻,藉此阐明重要的真理。他向听众举起一面镜子,让他们可以看出自己与上帝的关系究竟如何。他采用了当时流行的见解来表达他要向大家强调的真理——那就是:人的价值不在于他的财产多少,因为人一切所有的都不过是主借给他的。人若妄用这些恩赐,他便要降到比最贫苦而能敬爱并信靠上帝之人更低的地位。

基督要听众明白:人死了之后,不可能再设法使灵魂得救。在比喻中,亚伯拉罕回答财主说:“儿啊,你该回想你生前享过福,拉撒路也受过苦,如今他在这里得安慰,你倒受痛苦。不但这样,并且在你我之间,有深渊限定,以致人要从这边过到你们那边是不能的:要从那边过到我们这边也是不能的。”基督用这话来说明人希望有第二次的宽容时期是不可能的。今生乃是为来世作准备的唯一时机。

这时财主还没有放弃作亚伯拉罕子孙的概念,所以在苦难中还向他求帮助。他祈求说:“我祖亚伯拉罕哪,可怜我吧!”他没有求上帝,只求亚伯拉罕。可见他把亚伯拉罕看得比上帝还高,而且他的得救乃是靠赖他和亚伯拉罕的关系。十字架上的强盗却祈祷基督,说:“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路23:42)当时就有应许说:“我今日(就是我还悬挂在耻辱和痛苦的十字架上时)实在告诉你: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可是财主却向亚伯拉罕祈求,所以他的要求没有得蒙应允。因为惟有基督是被高举为“君王、作救主,将悔改的心和赦罪的恩赐给以色列人。”(徒5:31)“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徒4:12)

财主已经毕生寻求自己的享乐,最后看出他没有为永恒作准备,可惜已经太晚了。他看出自己的愚妄,于是想起自己的弟兄像他一样为求自己快乐而生活,他请求说:“我祖啊,既是这样,求你打发拉撒路到我父家去,因为我还有五个弟兄,他可以对他们作见证。免得他们来到这痛苦的地方。”亚伯拉罕说:“他们有摩酉和先知的话可以听从。”他说:“我祖亚伯拉罕哪,不是的,若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到他们那里去的,他们必要悔改。”亚伯拉罕说:“若不听从摩西和先知的话,就是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他们也是不听劝。”

当财主为自己的弟兄请求额外的证据时,就有明白的话告诉他说:即或另有证据显给他们看,他们也是不会听劝的。财主的请求含有归咎上帝的意思,等于说:你若更彻底地警告过我,我现在就不会到这里来了。亚伯拉罕对这一请求的答复就是说:你的弟兄们已经得到充分的警告。真光已经照亮他们,但他们不肯看;真理已经传给他们,但他们不肯听。

“若不听从摩西和先知的话,就是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他们也是不听劝。”这话犹太国的历史已经证实了。基督最后所行的最大神迹,是叫伯大尼的拉撒路在死了四天之后复活了。犹太人得到这有关救主神性的奇妙证据,但他们依然拒绝了。拉撒路从死里复活,向他们作了见证,但他们竟硬着心抗拒一切证据,甚至还想要害死他呢!(见约12:9-11)

律法和先知乃是上帝所指定为拯救世人的媒介。基督说:他们可以听从这些证据。如果他们不肯听从《圣经》发表的上帝的话,他也必不听那从死里复活之人的见证。

凡听从摩西和先知的人,并不需要比上帝所已经赐下的更大的亮光;但人如果拒绝真光,而不珍惜赐给他们的机会,即使有人从死里复活带来信息给他们,他们还是不肯听劝的。就是这种证据,他们也不肯信服,因为凡弃绝律法和先知的人,会使自己的心刚硬,以致拒绝一切亮光。

亚伯拉罕和那一度身为财主的谈话是象征性的。我们从它应得的教训是:各人对自己所当尽的义务,已经得到了充分的亮光。人所负的责任是与他的机会和权利相当的。上帝已赐下充足的亮光和恩典给每个人去执行他所派给他的工作。如果人做不到较少亮光所指明给他的义务,那么更多的亮光只会暴露他的不忠和忽略善用那赐给他的恩惠。“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不义,在大事上也不义。”(路16:10)不肯听从摩西和众先知的开导,反而求奇妙神迹的人,纵然如愿以偿,他们还是不会信服的。

财王和拉撒路的比喻,说明那看不见的世界对此二人所代表的两个阶级所有的评价。富足不是罪,只要财富是用正当手段得来的。财主非因有钱而被定罪,但他若用交托他的钱财去放纵私欲,那就有罪了。他最好用钱去行善,将自己的钱存在上帝宝座旁。如此专心寻找永恒财富的人,决不会因死亡而转为贫穷。可是那为自己积攒钱财的人,却不能携带分毫到天上去。他已证明自己是不忠心的管家。他终生享用美物,却忘记自己对上帝的责任。就得不到天上的财宝。

基督向我们指出,那享有许多权利的财主,应当善用所得的恩赐,使他的善行能存到永久的来生,加上因利用而增强了的属灵优势。救赎的宗旨不仅在于涂抹罪恶,还要在人身上恢复那曾因罪的摧残而丧失的属灵恩赐。金钱不能带到来生,在那里也用不着金钱。但那为救人归向基督的善行,却带到天庭里去。可是那些自私自利,为自己耗费主的恩赐,而不帮助贫苦同胞,也不出力在世上推进上帝圣工的人,乃是羞辱了造他们的主。在天上的案卷中,他们的名下里写着:“夺取上帝之物。”

财主虽然已拥有钱财所能获得的一切,但他还没有那足以抵销他所欠上帝账簿上之债的真正财富。他过日子,好象他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自己的。他疏忽了上帝的呼召和贫苦之人的请求。但最后终有一种呼召是他不能不理睬的。有一种他无权过问、无力抗拒的势力,要吩咐他离开他再无权占用的产业。一度作过财主的人变成一贫如洗了。那在夭国机杼上织成的基督的义袍,这时不能遮掩他。这一度身穿最贵重的紫色袍、最上好细麻衣的人,现在变成赤身露体的了。他的恩典时期已经结束。他没有带什么到世上来,也不能带什么去。

基督将幔子掀开,把这幅景象显给祭司、官长、文士和法利赛人看。你们这些在今世的财物上富足,而在上帝面前却不富足的人,都当看一看。请你们对这情景加以深思吧!世人所重视的,在上帝看来却是可憎的。基督问道:“人就是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可8:36-37)

对犹太国的教训

当基督讲述财主和拉撒路的比喻时,犹太国有许多人正处于这财主的可怜景况中,他们用主的财物来满足私欲,准备听以下宣判:“你被称在天平里,显出你的亏欠。”(但5:27)财主承受了种种属世和属灵的福惠,他却不肯在善用这些福惠上与上帝合作。这就是犹太国的情形。主已使犹太人作神圣真理的受托者。他委派他们作他恩典的管家。他已赐给他们种种属灵和属世的权利,并吩咐他们将这些福惠分赠与人。关于如何对待败落的弟兄、城里寄居的人、以及在他们当中的穷人,他已赐给他们特别指示。他们不可专为自己的利益攫取一切,乃应记念穷人,与他们共同享受。上帝也应许要按照他们仁爱怜悯的行为赐福给他们。可惜他们正像比喻中的财主,没有伸出援助的手,去解救苦难中人群的属世和属灵的需要。他们充满了骄傲,看自己是上帝所拣选所宠爱的民族;他们却没有事奉或敬拜上帝。他们只仗赖自己是亚伯拉罕的子孙,骄傲地说:“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约3:33)及至危机来到,就显明他们已经脱离上帝,而只是依赖亚伯拉罕,把他当作上帝。

基督渴望将光明射入犹太人黑暗的心窍之中。他对他们说:“你们若是亚伯拉罕的儿子,就必行亚伯拉罕所行的事。我将在上帝那里所听见的真理告诉了你们,现在你们却想要杀我。这不是亚伯拉罕所行的事”(约8:39,4o)

基督不承认血统有任何价值。他教人知道,属灵的关系远胜过一切肉体关系。犹太人说自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但他们既没有行亚伯拉罕所行的事,就证明自己不是他真实的子孙。惟有那些藉着顺从上帝的活,来证明自己在灵性上是与亚伯拉罕一致的人,才算为真正的后裔。虽然乞丐属于人所视为下等的阶层,但基督却认他为亚伯拉罕所接纳的最亲密的朋友。

那财主虽拥有生活中一切奢侈的享受,但他太无知了,以致将亚伯拉罕置于上帝应有地位上。财主如果重视自己上好的权利,并让上帝的灵来陶冶他的心思意念,那么他的地位就必完全改观了。他所代表的犹太国也是如此。如果他们听从了上帝的呼召,他们的前途就必完全不同了。他们便会表现真正属灵的见解。上帝也必增添他们已有的手段,使之足能造福并光照全世界。可惜他们已经远远偏离了主所作的安排,以致他们的生活完全败坏了。他们未能按照真理与公义做上帝的管家去善用他所给的恩赐。他们未能以永恒观点看问题;他们不忠实的结果,便是全国的败亡。

基督知道将来在耶路撒冷被毁灭的时候,犹太人要想起他的警告来。事实就是如此。当灾祸临到耶路撒冷,饥荒和各种苦难加在百姓身上时,他们就想起了基督的话,也明白这比喻的意思了。他们的痛苦是自招的,因为他们疏失良机,未将上帝所给他们的亮光照向世界。

末后的日子

世界历史最后几幕的演变,都在财主最后的历史中描写出来了。财主自称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可是在他和亚伯拉罕之间却有一道不能逾越的深渊——就是他那败坏了的品格。亚伯拉罕是事奉上帝的,凭信心与顺从遵行了他的话。但财主不顾上帝,不关心受苦人群的需要。那将他和亚伯拉罕隔开的深渊,就是违命的深渊。现今也有很多人沿着这同一路径而行。他们虽身为教友,却没有悔改。他们可能参加聚会,并歌唱诗篇:“上帝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诗42:l)但他们的见证是虚假的。在上帝看来,他们比一个罪魁还不如。那渴求属世宴乐之刺激,充满喜爱炫耀的心灵,根本不能事奉上帝。这样的人,正像比喻中的财主,并没有与肉体的情欲斗争的心愿。他反而渴望放纵私欲。他情愿留在罪恶的氛围中。结果,死亡忽然把他夺去,他便带着他一生同撒但的势力合作而形成的品性,下到坟墓里去。在坟墓里,不论善恶,他都无力选择了。因为人一死,他所打算的当日就消灭了。(见诗146:4;传9:5,6)

当上帝的声音唤醒死人时,他便要带着生前所固有的性格与情欲,爱好与憎恶,从坟墓里出来。一个人在享有一切机会并获得一切便利时,既不肯接受再造之功,那么上帝决不会再行个神迹来改造他了。在他活着的时候,他不爱上帝,也未因事奉上帝而感到喜乐。他的品格根本不是与上帝和谐的,所以也不可能在天上的大家庭中感到幸福。

现今世上也有一班自以为义的人。他们既不是贪食醉酒的,也不是不信上帝的人,可是他们希望为自己,而不愿为上帝而活。他们一切所想的都没有上帝,因此他们理应列在不信上帝的人之中。即使他们可以进入上帝圣城的门,他们也无权到生命树那里,因为当上帝的诫命及其所有条件向他们提出来时,他们拒绝了。他们在今世没有事奉上帝,因此在来世还是不肯事奉他的。他们在他面前活不下去,故此他们会感到任何地方都要比天国好些。

效法基督,就是要领受他的恩德,也就是他的品格。可是那些不能赏识并善用上帝在今世所赐给他们的宝贵机会和神圣感化力的人,实在不够条件参与天上圣洁的崇拜。他们的品格不是按照神圣的模式塑造的。由于他们自己的疏忽,他们已经形成了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在他们和义人之间有深渊限定。

本系列文章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