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18章 婚姻的义务与权利
 哈门·艾伦       2019-04-03       1052

耶稣并不厉行独身主义──凡视婚姻关系为上帝的神圣仪节之一,且被他圣洁的律法所维护的人,必为理性的指令所管束。

耶稣并未强迫任何一等人实行独身主义。他来不是要废除婚姻的神圣关系,乃是要提拔它,使之恢复原有的神圣性。他欣慰地注视着那以神圣无私之爱为主的家庭关系。

婚姻是合法而圣洁的──吃、喝、嫁、娶,就事情的本身而论,并不是罪。在挪亚的时代,嫁娶是合法的,直到现在也是合法的,只要处置得当,不犯过事铺张的弊病就可以了。但是,在挪亚的时代,人们嫁娶都不先求问于上帝,或寻求他的指导与教训。……

人生的一切关系都含有变幻无常的性质,此一事实,对于我们所有的言行,应具有一种矫正的影响力。在挪亚的时代,由于放纵而过度贪爱那若用得适当原是合法的事,以至在上帝面前连嫁娶也成为罪恶了。在现今这个世代,无数的人由于过分专注于嫁娶之念,以及婚姻本身的关系,因而丧失了他们的灵命。

婚姻关系原是圣洁的,但在这败坏的世代中,它却遮掩了各样的罪污。它被滥用而成为罪行,成为末日的预兆之一,犹如洪水之前的嫁娶情形一样的有罪。……当婚姻的神圣性及其要求尽都了解了,那么它现在仍能蒙上天的嘉许,而结果配偶双方均可蒙福,上帝也必得着荣耀。

婚姻关系的权利──凡自称为基督徒的,……务须仔细考虑婚姻关系中的每一项权利﹡所有的后果,而神圣的原则应当作为每一项行动的依据。

在许多实例中,作父母的……滥用了婚姻的权利,并因放纵而助长了他们的兽欲。

过犹不及──合法的事,因行得过度便成为严重的罪恶。

有许多作父母的,并没有婚姻生活所应有的知识。他们毫不加以防范,以免撒但乘机控制他们的心意与生活。他们也没有看明上帝要求他们约束其婚后生活,以免有放纵之弊。可是只有极少数的人觉得控制自己的情欲,也是宗教的本分之一。他们既与自己所选择的对象结了婚,就借着婚姻的关系来圣化其放纵卑劣情欲的恶行。甚至自命虔诚的男女也任意纵欲,毫不顾及上帝必要他们为耗损精力,以至缩短寿命,败坏整个身体的行为负责。(编者按:﹡怀师母曾在另一场合中论及“家属关系的秘密与权利。”请参阅《证言》卷二原文第90面。)

以克己节制为座右铭──唉,惟愿我能使众人明白,他们在上帝面前都有本分,要摄护心身的官能于最佳的状况中,俾为他们创造主呈献完美的服务!但愿基督化的妻子务要约束言语和行为,以免煽动丈夫的兽欲。很多人在这方面都没有多余的精力可以虚耗的了。他们从少壮时代起,就放纵兽欲,以至消弱了脑力,损害了体质。克己节制应当作为他们婚姻生活中的座右铭。

我们对上帝都负有严肃的责任,要保持心灵的纯洁与身体的健康,俾能造福人群,且为上帝献上完美的服务。使徒曾发出警戒的话说:“所以不要容罪在你们必死的身子上作主,使你们顺从身子的私欲。”他又勉励我们前进,告诉我们:“凡较力争胜的,诸事都有节制。”他劝导凡自称为基督徒的,要将自己的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上帝所喜悦的。”他说:“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

那激动人把自己的妻子当作泄欲之工具的,并不是纯洁的爱。叫人放纵的,乃是兽欲。按照使徒所提示的方式:“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不是要玷污教会,乃要)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这样表现他们爱情的人是何其少啊!在婚姻关系中,这种性质的爱才是上帝所视为圣洁的。爱原是一种纯洁神圣的原理,而肉体的情欲却不服约束,也不受理性的控制和管辖。它盲目不顾结局;也不推究因果。

撒但为何力图消弱人的自制力──撒但企图使凡成立婚姻关系的人降低纯洁的标准,并消弱自制的能力,因为他知道当卑劣的情欲占优势之时,道德的能力必逐渐减弱,他就无需担心他们的灵性会有什么长进了。他也知道再没有其他的方法,更能将他可憎的形象印在他们子孙的身上,而借此他便能任意塑造他们的品格,较比塑造他们父母的品格更容易得多了。

纵欲的后果──男女们啊,你们终有一天会明白何谓肉欲,以及满足肉欲有何后果。有时在婚姻关系之内所发现的情欲,其性质之卑劣,实与婚姻关系之外的毫无二致。

放纵卑劣情欲的后果是什么呢?……寝室,原为上帝的天使主掌之地,却由于不圣洁的恶习而成为不圣洁了。又因可耻的兽欲主义支配一切,身体便日趋衰败,可憎的恶习招来了可憎的疾患。上帝原来作为一种福惠而赐予的,却变成了一项咒诅。

纵欲过度,必有效地消灭了爱慕敬虔活动之心,夺去了保养身体所必需的脑力,并且最能耗损人的精力。任何妇女,都不应当协助她的丈夫作这种自我戕贼之举。她若是贤明而真正爱他的话,决不会如此行。

兽欲必愈纵愈烈,必愈加喧嚷着要求放纵。但愿敬畏上帝的男女觉悟自己的本分。许多自称为基督徒的人,由于在这方面没有节制,因而神经与头脑遭受麻痹之苦。

丈夫要体谅──作丈夫的务须谨慎、殷勤、恒忍、忠实而又体贴。他们应显出爱心与同情来。他们若履行了基督的圣言,他们的爱就不会带有低劣、属世、耽于肉欲的品质,而使自身趋于败坏,也使妻子羸弱多病了。他们就不会一面放纵卑劣的情欲,而一面在他们妻子的耳边嘀咕着应该凡事顺服丈夫了。当那作丈夫的有了每一位真基督徒所必具之高尚的品格、清洁的心灵和卓越的心志时,这一切就都必在他们的婚姻生活中显示出来。他若以基督的心为心,就不会变成身体的戕害者,却要满怀温柔的爱,在基督里面竭力达到那最崇高的标准。

当猜疑侵入之时──没有一个男子会真心爱他的妻子,假若他的妻子一味忍让地屈从他,作他的奴隶,满足他卑劣的情欲。在这种默从的顺服之下,她就要在她丈夫眼中失去已往贵重的身份。他既看出她在一切事上都从高尚的地步降为下流,不久他就猜疑她也会毫不抗拒地容让别人来污辱她。好象对他所作的一样。他便要怀疑她的贞操和纯洁,对她厌倦,转而寻找新的对象以激发并餍足他象地狱般的欲火。上帝的律法不被尊重了。这等人比禽兽更坏,他们只是徒具人形的恶魔。他们不知道真诚圣洁之爱的高尚尊贵的原则为何物。

妻子也同样猜忌丈夫,惟恐一有机会他就会向别的女人献媚,好象对她一样。她看出他并没有受良知或敬畏上帝之心所约束;这一切神圣的藩篱都已被肉体的情欲所破坏;在丈夫身上一切肖似上帝的品性,都成为卑劣如禽兽般的情欲的奴隶了。

无理要求的骚扰──现在所亟待解决的问题乃是:当妻子发现她的丈夫完全被卑劣的情欲所支配,而且她的理智和判断力都指示她,如果这样行,便会摧残自己的身体,就是上帝嘱咐她要将之维持圣洁尊贵,当作活祭而献与他的,这时,她应否觉得有绝对盲从她丈夫之要求的义务呢?

导使妻子牺牲她的健康和生命,以满足她丈夫兽欲的,决不是纯洁神圣的爱。她若有真实的爱情和智慧,就必尽力设法转移他图求餍足肉欲的心思,使之趋向高超的属灵的题旨,专注于那有兴趣的属灵事物。即或冒着使他不悦的危险,也许她仍然必须谦卑而满有爱心地向他劝说,她不能依从恣纵的性欲而贬损自己的身子。她应当以温婉亲切的态度提醒丈夫,上帝对于她的整个身子,有优先而最崇高的要求,而她不能忽视这要求,因为她在上帝的大日要为此交帐的。……

她若使她的爱情升华,以圣洁尊贵保守自己优雅的女性尊严,妇女便能有效地借着贤淑的感化力使她的丈夫圣化,因而达成她崇高的使命。她这样行,便能一举两得,使她的丈夫和自己一同得救。在这件微妙而又极难处置的事上,最需要极大的智慧和容忍,正如需要道德的勇气和毅力一般。从祈祷之中可以寻到能力和恩典。真诚的爱应当作为主宰心灵的原则。惟有对上帝的爱和对丈夫的爱,才能作为一切行动的正当基础。……

当妻子将身心都交给她的丈夫控制,凡事完全屈从他的意愿,牺牲自己的良知,尊严,甚至自己的个性时,她就丧失了发挥她原应有的,拔擢丈夫为善之伟大感化力的良机。她原能软化他刚硬的性情,而且她圣善的感化力也原能发挥出高雅与清洁的效果,使他竭力控制自己的情欲,而更加具有属灵的心意,于是二人都可能与上帝的性情有分,得以脱离世上从情欲来的败坏,感化力可能强大到足以引导思想趋向高尚尊贵的题旨,超乎那未蒙恩典更新之心所自然追求的卑劣的肉欲放纵之上。当兽欲成为丈夫之爱的主要成分,并支配他的一切行动时,妻子若为博取丈夫的欢心而觉得必须降至他的标准,她就使上帝不悦了;因为她已经失败了,没有在丈夫身上发挥成圣的感化力。她若觉得必须顺从他的兽欲,而不发一言忠告,那就是她还不明白自己对于他或对于上帝所有的本分。

我们的身子乃是买来的产业──卑劣的情欲都潜伏于肉体之内,并借着肉体而进行其工作。所谓“肉体”,或“肉体的”,或“肉体的情欲”,都含有卑劣败坏的性质;肉体本身是不能违抗上帝的旨意而行的。我们已奉命要将肉体连同一切邪情私欲都钉在十字架上。我们当如何作这件事呢?我们是否要刻苦己身呢?不,乃要将犯罪的试探置诸死地。败坏的思想必须根除净尽。将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之顺服耶稣基督。一切兽性的倾向必须归从心灵更高的权力。爱上帝的心必须完全作主,基督必须独自登上完整的宝座。我们的身体,当视为他所赎回的产业。全身百体都应作义的器具献给上帝。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