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22章 家庭的建筑与设备
 哈门·艾伦       2019-04-03       1093

注意通风,阳光,与排水──在建筑房屋时,不论是为公共需用或私人居住,都应当注意装置良好的通风设备并供应充足的阳光。教堂和学校课室在这方面往往都有缺欠。忽略了适当的通风设备,因而造成困滞迟钝的情形,遂破坏了许多讲道的效果,并使教学工作成为苦役而毫无效率。

凡预备供人居住的房屋,都应当尽可能建筑在地势高旷,排水方便之处。这样就保证有一片干燥的基址。……此事往往被轻视了。长期的不健康,严重的疾病,以及许多的死亡,都是排水不善的低洼地区之湿气与瘴疠所造成的后果。

建筑房屋时,特别重要的是要有充分的通风设备和足够的阳光。屋宇的每一间房子都要使它空气流通,阳光充足。寝室中应当使之昼夜都有自由流通的空气。一间不能每天予以敞开,使空气流通,使阳光照射的房子,不适于作寝室。在大多数的国家中,寝室内应有暖气设备,俾在冬天或潮湿的时候,保持充分的温暖和干燥。

为客人预备的卧房,也当和常用的房间一样加以注意。要象其他的寝室一样,必须经常充满空气与阳光,并且应当装置一些暖气设备,以烘干那不常用的房间中所淤积的湿气。无论何人,若是睡在没有阳光的房间里,或未曾晒过也不干透的床铺上,就是甘冒最大的危险,以健康,甚或往往以生命为孤注一掷。……

在供养上了年纪的人时,必须记得他们特别需要温暖舒适的房间。年迈之人的精力逐年衰退,缺少那足以抗御不健康之影响的活力;因此老年人尤其需要大量的阳光和新鲜清洁的空气。

避开低洼地区──我们若盼望自己的家是一个充满健康与福乐的久居之所,那么我们必须把家安置在低洼地区的瘴气和毒雾所不能侵及之处,使上天赐生命的各种媒介物得有自由进入的通路。勿用厚重窗帘,须把窗子和百叶窗打开,勿任藤蔓──不管是多么美丽的藤蔓来遮掩窗户,也不要使树木太靠近房屋,以至阻止阳光照入。阳光也许会使布帛和地毯退色,使画框斑剥,但是它却会给孩子的颊上带来健康的光泽。

房屋周围的园地──园中散植几棵大树和若干灌木作为点缀,而树木与房屋之间则保留适当的距离,这对于合家的人都有一种愉快的感应,并且若善予培植,则对于健康断无害处。但树木若过于茂密,或离屋太近,就有碍健康,因为阻止了空气自由流通,挡住了太阳的光线。结果,房屋中便淤积了湿气,尤以雨季为甚。

自然之美对合家的效益──上帝是爱美的。他以华美装饰大地和穹苍,且怀着慈父般的欣慰,注视着他的儿女在他创造的万物中找到快乐。他甚愿以自然之物的美丽来环绕我们的家庭。

乡居之人无论多么贫穷,几乎都能拥有一小块草地,几株遮荫的大树,一些开花的灌木,或芬芳的花卉。而这一切对于全家幸福的贡献之大,远过于任何人为的装饰。它们能予家庭以一种柔和而高雅的影响,加强爱好自然的心意,使家中各个分子之间更加亲密,并与上帝更加接近。

家中的陈设要简朴──我们矫揉造作的习惯剥夺了我们的许多福分和快乐,使我们不适于度更有为的生活。精巧贵重的陈设,不但耗费金钱,也耗费比金钱更珍贵千倍之物。这一切给家庭带来了料理、辛劳和烦恼的重担。……

当以那些朴素而简单的,经久耐用而又易于保持清洁的,不需花费大量的金钱即可更换的东西,作为你家中的陈设。借着运用审美的能力,你大可以使一个很简朴的家庭成为充满吸引力的,可恋慕的地方,──只要其中有亲爱和知足的心。

幸福不在乎空虚的炫耀。一个整饬有序的家庭,其布置愈简单,其幸福却愈大。

当避免意气之争──许多人觉得生活对于他们似乎是沮丧而又可厌的,为了应付习俗的要求,他们将不必要的劳作的重担,加在自己的肩上。他们的心中经常焦虑着如何去满足骄奢与时尚所产生的需求。……

那虚耗于虽不绝对有害但仍非必要之事物上的金钱,挂虑,与劳力,若使用于更有价值的事物上,对于推进上帝的圣工就大有裨益了。人们贪求各种所谓生活中的奢侈品,不惜牺牲健康,精力,以及金钱去获取这一切。同等阶层的人往往显出一种可悲的意气之争,要看谁在服饰和家用方面能表现最大的夸示。“家”这个甜蜜的字的意义,已被曲解为:“一个四壁之间堆满了高级家具和装饰品的地方,”而同住其中的人,还要不断地竭力挣扎,以迎合生活中各种不同方面来的习尚上的诸般需求。

许多人的家庭生活不愉快,就是因为他们艰辛地试图维持外表的排场。他们不惜耗费大量的金钱和不休的劳力,只顾炫耀体面,以图博取朋辈们──就是那班并不真正关怀他们或他们成败之人──的称赞。一件随着一件的家具,都被视为家庭陈设必需之物,终于增添了许多贵重的设备,但这一切虽然悦目并能满足骄矜与奢望之心,实则一点也不能增进家人的安乐。而且这些东西将精力和忍耐耗损殆尽,并占去了应当献上为主服务的宝贵时间。

上帝宝贵的恩典,竟被视为次要而无足轻重的事物。并且有很多的人,当他们聚敛物资以备享乐之时,却失去了容受福乐的度量。他们发觉所拥有的资产,仍未能按他们所企求的那样使他们心满意足。这样永无休止的操劳,毫无间歇的挂虑着如何装饰家庭,以供朋友宾客的赞赏,所耗费的时间与金钱永远得不到报偿。这无异是将难堪的奴役之轭加诸自己的颈项上。

两次拜访的对比──有的人家操劳过度。整洁有序固然是安舒的要素,但是这些美德也不宜趋于极端,而使生活成为一项无间歇的长期劳役,使家人痛苦不堪。在我们极其尊敬的某些人家里,对于布置家具与其他物品方面带有一种一成不变的严谨作风,这和那些杂乱无章的家庭同样是令人可厌的。整个家庭中充满了难堪的礼仪,便不可能从其中找到人人企盼的真正家庭的安息。

倘若我们去亲爱的朋友家中作简短的拜访时,只见不停地使用着扫帚和拂尘,以至预期与你朋友倾谈的大好时光,竟因他们用来探索并洁除房屋角落里的尘垢和蜘蛛网而虚耗了,这实在是一件不太愉快的事。即使这种作法全是为了向你表示敬意,也不免会使你发生反感,以为你的拜访对于他们还远不如他们那种过度整洁的观念来得重要呢!

恰与此类家庭成为对比的,乃是我们去年(一八七六年)夏天去拜访的一个家庭。我们在那里逗留的几个小时并没有虚耗在不必要的劳作,或花费于那些可以在其他时间中作的事上,乃以愉快而有益的方式,用于有裨心身安憩的事上。这个家庭虽没有什么奢侈豪华的陈设,却是个温暖舒适的模范家庭。所有的房间都是光线充足,空气流通的,……这比最贵重的装饰具有更真实的价值。客厅里的陈设也不是那种严谨得令人见而生厌的样子,各式各样的家具中都带有一种令人愉悦的变化。

座椅多半是摇椅或安乐椅,可也不都是同样的,乃是适合家庭中各个分子舒适之需求的。有的是有坐垫的摇椅,有的是高的直背摇椅,也有宽大而坐卧两用的长沙发,以及小巧而舒适的长椅;还有安舒的沙发椅;这一切似乎都在说:请你试一试,在我这儿歇一歇吧!有几张桌子摆满了书报。一切都雅洁可爱,绝不是那种拘谨的布置方式,仿佛警告凡看到的人任何东西都碰不得,惟恐一动就破坏了秩序。

按照这个幸福家庭的主人们的经济力量而言,他们足能购置贵重的陈设来装饰他们的家庭,可是他们却很明智地选择了舒适,扬弃了炫耀。家中没有一件东西是认为过于贵重,而不能人人使用的,并且窗帘和百叶窗也没有时常关起来,生恐地毯退色,使家具失去光彩。天赐的阳光与空气能自由进入,其中混和着园中花木的芬芳气息。家中的每一分子均与家庭的气氛相称。他们欢然地款待我们,尽可能使我们舒适,但他们也不过分殷勤地照应我们,免得使我们担心会给他们添太多的麻烦。我们感觉到这是一个休憩之所。按照字意而言,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家。

装饰的原则──我们所提及的那种一成不变的严谨作风,现已成为许多家庭中可厌的特点之一,乃与自然的伟大计划并不符合。上帝绝没有使田野的花儿在固定的花坛上生长,不能逾越所定的界限,他乃将它们随意散布于草地上,犹如散布珠宝一般,以其不同的形式和色彩来美化大地。森林中的树木并不是循着规定的顺序而生长的。纵览大自然的景色,眺望森林、高山、幽谷、平原,和河流,欣赏它们以形式和色彩方面的无穷变化,与那些丛生于大自然园囿中的乔木,矮树,和花卉的华美,构成了一幅可爱的画面,足以使人目旷神怡。儿童、青年和老人都可以从其中寻得安息与喜乐。

这种变化之律,也可以运用几分于布置家庭的事上。家庭的陈设应有适当的色彩上的协调,使每一样物件都有合宜的安排;但是高明的审美观念并不认为一室内的各种家具必须在式样,质料,或装饰方面力求一式一样;反之,在变化中求协调却更悦目得多了。

但无论家境贫寒或富裕,其陈设华贵或简仆,若家人之间的意愿与神圣的旨意不谐合,则四壁之间断不会有幸福存在。知足之心应当在整个家庭中作主。

家中最好的部分,阳光最充足也最吸引人的房间,以及最舒适的家具,都应该供给凡在家中居住的人天天享用。这样作,就会使家对于一家的人以及那班真正关心我们且能互相加惠的朋友,成为可恋慕的处所。

要顾及儿童的安舒与福利──要使孩子们在家中满足而欢乐,并不在乎奢华的环境和昂贵的家具,但不可或缺的乃是父母仁慈的爱心和仔细的照顾。

四壁之间有华贵的家具,天鹅绒的地毯,高雅的镜子,和美丽的图画,如果缺少了同情与爱,便不能成为一个“家”。这个神圣的名词,实在并不属于那种不知家常生活之快乐为何物的堂皇大厦。……

实际上,在这样的家庭中,孩子们的安舒与福利却是最后才考虑到的事。作母亲的已全然忽略了他们,因为她所有的时间都用于维持场面与应付上流社会的酬酢方面去了。他们的心志未经训练;他们染上了不良的习惯,而变成了浮躁不安,永不知足的人。在他们自己的家里既找不到丝毫乐趣,只充满着极不舒服的约束,他们就会尽可能迅速脱离家庭的范围。他们毫不顾虑地投奔到广大的世界上去,如此便不受家庭的影响,以及炉边仁慈的劝教所约束了。

不要对他们说那些象我曾听到的许多位母亲所说的话:“客厅里没你们的地方。不要坐在那张红玫瑰花缎的沙发上。不准你们坐在那张沙发上。”等他们进入另一间房子时又受到呵斥:“我们不要你们在这儿吵闹。”他们只好跑到厨房里去,而厨子又嚷道:“我受不了你们的搅扰,滚开吧,别吵了;你们真讨厌,妨碍了我的工作。”请问:他们应该到哪里去接受教育呢?只有到街头去了。

仁慈与亲爱比奢侈的享受更可贵──太多的挂虑和烦累已被导入我们的家庭之中,却太少人珍视自然的单纯,安宁,与幸福。应该少留意外界的批评,多用心顾念自己家庭范围内的人。应该少表现世俗礼仪中的矫饰与虚情,而在家人亲属之间多以温慈与挚爱,愉快与基督化的礼貌相待。很多的人都需要学习如何使家庭令人留恋,成为一个安乐的所在。感恩的心意与仁慈的表情,较之财富与奢侈品更有价值,而且只要有爱存在其中,对简单陈设所怀知足的心就能使家庭充满快乐。

我们的救赎主耶稣虽以君尊的威仪在人间往来;然而他的心却是柔和谦卑的。他对于每一个家庭都是明光和福惠,因为他随身带着愉快,希望,和勇气。啊,但愿我们在尚未养成上帝所视为比珍宝更可贵的长久温柔安静的心时,少有无谓的渴求,少去为那些难以获得而仅供美化我们家庭的事物挣扎,却能经常表现出心满意足的态度!简朴,温柔,和纯爱的恩惠,足以使最贫寒的家庭成为一个乐园。欢欢喜喜地忍受每一件令人困恼的事,较诸离弃平安与知足要好得多了。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