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17章 雅各的逃亡
 哈门·艾伦       2019-04-03       1192

雅各因为以扫怨恨他,声言要杀死他,所以就离开了父家,出去作一个逃亡者;但他是带着父亲为他所祝的福出来的;以撒曾重新向他说明立约的应许,并因他是应许的继承者,就嘱咐他到米所波大米他母舅家里娶一个女子为妻。可是雅各只身远行时,他的心情是十分痛苦的。他手中只有一根杖,而必须经过野蛮民族所栖息的地带,步行千里之遥的道路。他在悔恨和胆怯的心情中,只想避免与人见面,唯恐他愤怒的哥哥追踪而至。他深怕自己已经永远失去上帝所要赐给他的福气;同时还有撒但在旁边试探着他。

第二天晚上,他离父家已经很远了。他觉得自己是一个被弃的人,并知道这一切临到他的困难都是由于自己的错误。绝望的忧郁重重地压在他心上,几乎使他不敢祷告。可是他这时既然十分孤单,所以比以往任何时候更觉得需要上帝的保护。他一面哭泣,一面深深自卑地承认自己的罪,并恳求上帝赐他一些凭据,让他知道自己还没有完全被丢弃。然而他心中的重累还是得不到安慰。他对自己完全失去了自信心,深怕他列祖的上帝已经摒弃了他。

但是上帝并没有丢弃雅各。他依然向他错误不信的仆人发怜悯。耶和华慈悲地显示雅各所正需要的乃是一位救主。雅各固然犯了罪;但当他看出上帝向他显明一条道路,使他能以重得上帝的眷爱时,就满心感谢上帝。

雅各行路疲乏,便拿一块石头枕在头下,躺在地上休息。当他睡着时,梦见一个光明灿烂的梯子立在地上,梯子的头顶着天。有天使在梯子上上去下来;荣耀的主站在梯子以上,有主的声音从天上向他说:“我是耶和华你祖亚伯拉罕的上帝,也是以撒的上帝。”上帝应许将他作逃亡者所躺卧之地赐给他和他的后裔。并向他保证“地上万族必因你和你的后裔得福。”上帝曾将这应许赐给亚伯拉罕和以撒,如今又向雅各重申一遍。上帝特别关切他目前的孤单和困难,就向他说了安慰和鼓励的话:“我也与你同在,你无论往哪里去,我必保佑你,领你归回这地,总不离弃你,直到我成全了向你所应许的。”(创28:13,15)

耶和华知道雅各周围所必有的邪恶影响,以及他所要遭遇的危险。所以他凭着怜悯将未来的事展开在这痛悔的逃亡者之前,使他可以明白上帝对他的旨意;并当他住在拜偶像和奸诈的人中间时,能以抵挡所要遭遇的试探。在他面前永远摆着一个他必须追求的崇高标准;而且他既知道上帝的旨意是要借着他成全,就必从此经常得到鼓励,忠心侍奉上帝了。

救赎的计划已经在这一次的异象中指示给雅各,虽然这计划并没有完全显明,但当时对他有关的重要部分都已显明了。那在梦中向雅各显明的神秘的梯子,就是基督与拿但业谈话时曾经提到的。他说:“你们将要看见天开了,上帝的使者上去下来在人子身上。”(约1:51)人还没有背叛上帝政权的时候,上帝与人之间的交往一直是自由自便的。及至亚当夏娃犯了罪,天地之间才有了隔离,以至人不能与造他的主交往。然而世人并没有完全被摒弃于绝望之中,那梯子预表耶稣,就是上帝所指定为天人之间交通的媒介。如果不是他以自己的功劳,在罪恶所造成的深渊上搭了一座桥梁,则服役的天使就不能与堕落的人类来往了。基督把人的软弱无助同天庭无穷能力的源头连结起来了。

这一切都在梦中向雅各显明了。他虽然当时就领悟了这启示的一部分,但其中伟大而奥妙的真理,确是他毕生所应研究的,他越研究,则所领悟的也就越多了。

正在夜深人静之时,雅各睡醒了。异象中的光明景象已经不见了。他所看到的只是寂寂山岭隐约的暗影,和满天光明闪烁的星斗。可是,他心中有一种严肃感,就是上帝与他同在;有一位看不见的主安慰着他的寂寞。他说:“耶和华真在这里,我竟不知道。……这不是别的,乃是上帝的殿,也是天的门。”(创28:16-22)

“雅各清早起来,把所枕的石头立作柱子,浇油在上面。”按着当时纪念重要大事的风俗,他为上帝的恩典立了一个纪念柱,以便后来无论何时经过这里,就可以停留在这神圣的地点敬拜耶和华。他给那地方起名叫伯特利,意思就是“上帝的殿。”他以深切感恩的心重述上帝必与他同在的应许;于是他严肃地许愿,说:“上帝若与我同在,在我所行的路上保佑我,又给我食物吃,衣服穿,使我平平安安的回到我父亲的家,我就必以耶和华为我的上帝,我所立为柱子的石头,也必作上帝的殿,凡你所赐给我的,我必将十分之一献给你。”

雅各并不是在这里和上帝谈条件。耶和华已经应许赐给他顺利,他所许的愿乃是因为上帝慈爱和怜悯的应许,而流露出来心中所充满的感恩之情。雅各觉得上帝给他的条件,他必须承认。上帝赐给他的特恩,他必须报答。照样,上帝所赐给我们的每一样福惠,我们也要对一切恩典之源有所表示。基督徒应当时常回顾自己过去的生活,并以感恩的心情回忆上帝对自己所施行的宝贵拯救,在受试炼的时候有上帝支持,在一切都是黑暗与不利的时候有上帝开出路,并在失望的时候有上帝来鼓舞。他应当认明这一切乃是天上使者照顾的凭据。对于这无数的恩典,就应当常以谦卑和感谢的心自问说:“我拿什么报答耶和华向我所赐的一切厚恩。”(诗116:12)

我们的光阴、我们的才干、我们的财产,都应该分别为圣,献与那将这些恩赐交托给我们的主。每逢上帝为我们施行了特别的拯救,或者赐给我们前所未有而出乎意外的恩惠,我们就当承认上帝的良善。不单是在言语上表示我们的感激,而也要象雅各一样,奉献礼物和祭物来推进上帝的圣工。当我们不断地领受上帝的恩典时,我们也应当不断地把上帝的恩典转施给人。

雅各说:“凡你所赐给我的,我必将十分之一献给你。”(创28:22)我们今日享受这么多福音的亮光和特权,比从前的人所得的恩典还多,难道我们所献给上帝的还能不如他们吗?断乎不可,既然我们所享受的福分越大,我们的责任不也就越重吗?但是十分之一的比例是多么的小啊!我们若想用算术的方法,把我们的光阴、金钱和爱心,与那无可测度的慈爱和无可估计的恩赐相比,那是一件办不到的事。十分之一献于基督,这是何等地微不足道!要拿这一点来报答基督为我们所付的代价,真是太惭愧了!基督从髑髅地的十字架上呼召我们作毫无保留的献身。我们一切所有的,我们的全部身心,都应当奉献给上帝。

雅各这时对上帝的应许生出了新的信心,并深知天上的使者必与他同在,保护他,于是他继续前行,“到了东方人之地。”然而他的到来,与将近一百年前亚伯拉罕仆人的到来,是何等的不同啊!从前那仆人来时,曾带着一群骑着骆驼的从者和贵重的金银礼品;而雅各来时,乃是孤身步行的旅客,手中除了一根杖之外,别无长物。这时他像亚伯拉罕的仆人一样停在井旁,就在这里遇见了拉班的小女儿拉结。这一次却是雅各下手服务,他把石头转离井口,给羊群饮水。雅各说明了他与拉结的亲戚关系之后,就被接到拉班的家里。雅各虽然没有带财物和仆人,但过了几周之后,就显出他的殷勤和技能来,于是拉班就劝他住下。并安排雅各为他服务七年,然后将拉结给他为妻。

从前的风俗,新郎要在订婚的时候,根据他的经济能力,给岳父一笔聘金,或者是相等价值的物品,这是作为婚后生活保障的。作父亲的不放心把女儿的幸福,托付给一个没有为家庭经济作适当准备的人。如果对方不是个勤俭的人,既不能经营事业,又未曾置有羊群地产,就可能是个无用之人。但是遇有无力筹措聘金的人,就另有一种试验他们的办法。他们可以为所爱之女子的父亲作工,至于工作时期的长短,则根据所要聘金的多少而定。如果求婚者忠于工作,并在各方面显着合格,他就可以娶那女子为妻;而且按着平常的习惯,父亲所收到的这笔聘金,要在结婚时给他女儿作为嫁妆。可是在拉结和利亚二人的婚事上,拉班却吝啬地扣留了他们应得的嫁妆;当她们将要离开米所波大米时,她们曾提到此事,说:“他卖了我们,吞了我们的价值。”(创31:15)

古时的这个风俗虽然有时候被滥用,像拉班所作的一样,但究竟是产生良好效果的。当求婚者为要得到他的新妇而需要工作时,就可防止一种草率从事的婚姻,而且也有机会可以试验他爱情的深浅,和有无供养一个家庭的能力。今日许多人取了相反的方法,就招致了不良的结果。往往青年人在结婚之前,少有机会熟悉对方的习惯和性情。就日常的生活而论,他们在结婚的时候,彼此之间根本还没有什么认识。许多人婚后发现彼此不能配合,但是已经太晚了,他们婚姻的结果,成了终身的苦恼。往往妻子和儿女因丈夫和父亲的怠惰无能,或不良的习惯而受苦。如果依照古时的风俗,求婚者的品格在结婚之前先受试验,就可以避免许多不愉快的事了。

雅各为拉结服侍拉班七年,“他因为深爱拉结,就看这七年如同几天。”(创29:20)但是自私贪婪的拉班,为要保留这位重要的帮手,竟行使一个残忍的骗局,用利亚来代替拉结。事实上,利亚自己也在这骗局中有份,所以雅各觉得不能爱她。他发怒责备拉班,于是拉班答应把拉结也给他,要他再服侍七年。可是这个作父亲的坚持不让雅各抛弃利亚,因为他认为这是会玷辱门楣的。这样,雅各就处于痛苦难堪的境地;终于决定保留利亚,再娶拉结。拉结始终是雅各所最宠爱的;但是雅各的偏爱引起了怨恨和嫉妒,这两个姊妹共事一夫之间的争竞,使他的生活至为痛苦。

雅各居留在米所波大米为拉班工作,计有二十年之久,而拉班却不顾一点亲情,只知在他们的亲戚关系上,图谋一己的利益。他要雅各为他的两个女儿一共服侍他十四年;在以后的几年中,拉班曾十次改变他的工价。但雅各依然为他作勤勉而忠实的服务。他与拉班最后一次会面时所说的话,生动地说明了他为这位苛求的主人已经受了多少劳苦:“我在你家这二十年,你的母绵羊、母山羊,没有掉过胎。你群中的公羊,我没有吃过;被野兽撕裂的,我没有带来给你,是我自己赔上。无论是白日、是黑夜,被偷去的,你都向我索要。我白日受尽干热,黑夜受尽寒霜,不得合眼睡着,我常是这样。”(创31:38-40)

牧人必须昼夜看守羊群。他们时常有遭遇盗贼和野兽的危险,这些野兽又多又猛,若不忠心守护羊群,往往有大遭蹂躏的可能。雅各虽有许多助手帮他看管拉班极大的羊群;可是他自己要负一切的责任。在一年的某些季节中,他必须亲自经常地看守羊群,在干燥的季节里保护它们不致渴死,在寒冷的几个月中保护他们免被严霜冻坏。雅各自己是牧长,他所雇的仆人是在他手下同作牧人的。如果丢失了羊,牧长是要负担损失的;所以如果发现羊群有不健康的情形,他就把受托照顾羊群的仆人召来,严严地要他们交代。

牧人勤劳细心的生活,和他对照管之下的软弱羊群所有亲切的爱心,曾由受灵感的作者用来讲解福音中最宝贵的真理。基督与他子民的关系也是用牧人的比喻来说明的。在人类堕落之后,基督看到他的羊必要在罪恶的黑暗中灭亡,他就为拯救这些迷失的羊而撇弃了父家的尊贵和荣耀。他说:“失丧的,我必寻找,被逐的,我必领回,受伤的,我必缠裹,有病的,我必医治;”“我必拯救我的群羊不再作掠物。”“地上的野兽,也不再吞吃他们。”(结34:16,22,28)它们已听见他呼唤到他羊圈中来的声音,“白日可以得荫避暑,也可以作为藏身之处,躲避狂风暴雨。”(赛4:6)他对羊群的照顾是警醒不倦的。他坚固软弱的,安慰受苦的,用膀臂聚拢羊羔,抱在怀中。他的羊爱他。“羊不跟着生人,因为不认得他的声音,必要逃跑。”(约10:5)

基督说:“好牧人为羊舍命,若是雇工,不是牧人,羊也不是他自己的,他看见狼来,就撇下羊逃走;狼抓住羊,赶散了羊群。雇工逃走,因他是雇工,并不顾念羊。我是好牧人;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约10:11-14)

牧长基督已经将看顾他羊群的责任委托给他的传道人,在他手下作牧人;并嘱咐他们要有像他所显示的关心,而且要体会到所托付给他们的责任是何等神圣。他曾严肃地吩咐他们忠心牧养羊群;坚固那些软弱的,鼓舞那些沮丧的,并保护他们脱离豺狼的口。

基督为要拯救他的羊,曾舍去自己的生命;他要他的牧人以他所表现出的爱心作他们的榜样。但“若是雇工,羊不是他自己的,”对于羊群就没有真正的关心。他工作不过是为自己的利益,只顾自己的好处。他考虑自己的利益,而不考虑他所负责之羊群的幸福;在危难的时候,他就撇下羊群逃跑了。

使徒彼得劝勉那些在主手下作牧人的,说:“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上帝的群羊,按着上帝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彼前5:2-3)保罗也说:“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上帝的教会,就是他用自己血所买来的。我知道我去之后,必有凶暴的豺狼,进入你们中间,不爱惜羊群。”(徒20:28-29)

凡厌烦忠心牧人对羊群所有的操心和所负的责任之工作的人,正是使徒所责备的:“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一切这样不忠心的牧人,牧长必不留用。基督的教会是由他自己的宝血所买来的,每一个牧人应当认清在他照管之下的羊群,是由无限的牺牲代价所赎来的。他应该视每一只羊为无价之宝,并应以不倦的努力保守它们的健康和兴旺。凡受基督精神感召的牧人,必要效法他克己的榜样,经常地为羊群的幸福而工作;这样,羊群在他的照管之下就必兴旺起来。

人人都要为自己的服务作详细的交代。主人必要质问每一个牧人说:“先前赐给你的群众,就是你佳美的群众,如今在哪里呢?”(耶13:20)那忠心的必可得到丰富的赏赐,使徒说:“到了牧长显现的时候,你们必得那永不衰残的荣耀冠冕。”(彼前5:4)

当雅各服侍拉班渐渐感到厌烦的时候,他就打算回迦南去。他对岳父说道:“请打发我走,叫我回到我本乡本土去。请你把我服侍你所得的妻子和儿女给我,让我走;我怎样服侍你,你都知道。”但拉班竭力地劝他留下说:“因为我已算定,耶和华赐福与我,是为你的缘故。”(创30:25-27)他看出财产在女婿的照料之下,是不断地增加了。

雅各说:“我未来之先,你所有的很少,现今却发大众多。”(创30:30)但是时间一天天地过去,“雅各极其发大,得了许多的羊群、仆婢、骆驼和驴。”(创30:43)拉班因雅各的财产比他还多,就起了妒忌的心,他的众子也是如此;他们尖刻的话语雅各时有所闻。他们说:“雅各把我们父亲所有的都夺了去,并借着我们父亲的,得了这一切的荣耀。雅各见拉班的气色向他不如从前了。”(见创31:1-2)

若不是因为怕见以扫,雅各早就离开这个奸猾的亲戚了。如今他觉得自己在拉班的众子当中不甚安全,因为他们看他的财富如自己的一般,可能会用暴力从他手中夺去。所以他忧愁困惑,左右为难,正不知如何是好。但是他想起了上帝在伯特利所发的慈悲应许,就把这事交托上帝,并求问他的指示。他在梦中蒙上帝答应他的祷告,说:“你要回你祖你父之地,到你亲族那里去,我必与你同在。”

当时拉班不在家,就使他们有了逃跑的机会。雅各就赶紧聚集羊群牛群,并带着妻子、儿女、仆人,过了大河,向迦南的边界基列山而行。到了第三天,拉班知道他们逃跑,就带人去追赶,追了七天就追上了。拉班暴跳如雷,决心要逼着他们回去,他深信自己必能作到这一步,因为他所带的人比他们强大多了。所以这些逃亡者实在是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

拉班没有实行他敌对的计划是因为上帝亲自干涉,保护了他的仆人。拉班对雅各说:“我手中原有能力害你,只是你父亲的上帝昨夜对我说:你要小心,不可与雅各说好说歹。”这意思就是说,他不可以用威力强迫,或者用谄媚的话诱雅各回去。

拉班曾经扣留了他两个女儿的嫁妆,并经常地用奸滑和苛刻的手段对待雅各;如今还是用一贯的虚伪,责备雅各这次暗暗的逃跑,使作父亲的没有机会为他们饯行,连与女儿和外孙话别的机会也没有。

雅各回答的时候,清楚地说明拉班自私贪婪的作风,并说自己的忠诚也是拉班所知道的。雅各说:“若不是我父亲以撒所敬畏的上帝,就是亚伯拉罕的上帝与我同在,你如今必定打发我空手而去,上帝看见我的苦情和我的劳碌,就在昨夜责备你。”

拉班不能否认雅各所提出的事实,他建议现在彼此立一个和平的约。雅各同意了,于是他们堆石头作为盟约的纪念。拉班称那石堆为米斯巴,说:“我们彼此离别以后,愿耶和华在你我中间监察。”

“拉班又说:你看我在你我中间所立的这石堆和柱子;这石堆作证据,这柱子也作证据,我必不过这石堆去害你,你也不可过这石堆和柱子来害我;但愿亚伯拉罕的上帝和拿鹤的上帝,就是他们父亲的上帝,在你我中间判断;雅各就指着他父亲以撒所敬畏的上帝起誓。”为了坚定所立的约,他们就举行了一次宴会。这一夜在友好的气氛中过去了;次日黎明,拉班和他所带来的人就回去了。这一次的分别,就终止了亚伯拉罕的子孙与米所波大米人的一切来往。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