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30章 圣幕及其崇事
 哈门·艾伦       2019-04-03       1104

当摩西在山上与上帝同在时,有命令给他说:“又当为我造圣所,使我可以住在他们中间;”(出25:8)同时,他也赐给他建造圣幕的详细指示。以色列人因为背道而丧失了上帝与他们同在的福气,所以暂时不能在他们中间建立上帝的圣所。及至他们重得上天的眷爱之后,那大领袖摩西就开始执行上帝的命令了。

上帝把建造圣所的技能和智慧,特别赐给他所拣选的人。他又亲自把建筑的图样指示摩西,并详细说明其大小、形式、建筑用的材料以及属于圣所的一应各项器具。这座人手所造的圣所,要作为“真圣所的影像”、“天上样式作的物件,”(来9:23-24)就是天上圣殿的缩影。我们尊荣的大祭司基督献上自己的生命为祭之后,就在那里为罪人服务。上帝在山上使摩西看见天上的圣所,并吩咐他照着所指示的样式作各样的物件。摩西把这一切的指示都详细地记载下来,传给百姓的首领。

建造圣所必需准备充足的经济,以及大量宝贵和重价的材料;但是耶和华只收纳乐意奉献的礼物。“凡甘心乐意的,你们就可以收下归我,”(出25:2)这是摩西再三向会众宣告的上帝的命令。对上帝所具的热忱和牺牲精神,乃是为至高者预备居所的首要条件。

众百姓一致响应这个号召。“凡心里受感和甘心乐意的都拿耶和华的礼物来,用以作会幕和其中一切的使用,又用以作圣衣。凡心里乐意献礼物的,连男带女,各将金器,就是胸前针、耳环、打印的戒指和手钏,带来献给耶和华。”(出35:21-22)

“凡有蓝色、紫色、朱红色线,细麻,山羊毛,染红的公羊皮、海狗皮的,都拿了来。凡献银子和铜给耶和华为礼物的都拿了来。凡有皂荚木可作什么使用的也拿了来。”

“凡心中有智慧的妇女,亲手纺线,把所纺的蓝色、紫色、朱红色线和细麻,都拿了来。凡有智慧心里受感的妇女,就纺山羊毛。”

“众官长把红玛瑙和别样的宝石,可以镶嵌在以弗得与胸牌上的,都拿了来。又拿香料作香,拿油点灯,作膏油。”(出35:23-28)

当他们进行建造圣所的工程时,百姓不分男女老幼,还是不断地送礼物来,直到管工的人发现材料已经够用,而且有余。于是摩西传命,在全营中宣告说:“无论男女,不必再为圣所拿什么礼物来。这样才拦住百姓不再拿礼物来。”(出36:6)以色列人的发怨言,和上帝因他们的罪所降的刑罚,都记在经上作为后世的鉴戒。同时,他们的忠诚、他们的热心和慷慨,乃是值得后世效法的榜样。凡热爱敬拜上帝,并重视上帝同在之福的人,必要在预备一个他可以和他们相会之处的事上,表现同样牺牲的精神。他们必要把他们所有最好的东西,拿来献给耶和华为祭。为上帝建造的会堂不该负有债务,因为这样的事是会使他受羞辱的。我们应当慷慨奉献,完成这工所必需的经费,使工人也能像古时建造圣幕的人说:“不必再为圣所拿什么礼物来。”

圣幕的构造是可以拆卸的,好使以色列人在他们的全部行程中便于携带。所以它的体积不大,长不过五十五尺,宽与高只有十八尺。然而它却是一个壮丽的建筑。供建筑和器具用的木料都是皂荚木,是西奈山一带所仅能找到的不易腐烂的木料。帐幕四围用竖板安在银座上,并用闩联在一起,一切都用金子包裹,使整个建筑看上去象是一整块金子一般。帐幕的罩棚共有四层,最里头的一层,是“用捻的细麻和蓝色、紫色、朱红色线制造,并用巧匠的手工绣上基路伯。”(出26:1)其他三层是分别用山羊毛、染红的公羊皮和海狗皮制造的,这样就有充分的掩蔽。

圣幕用富丽的幔子隔作两间,这幔子挂在包金的柱子上;外间的进口处,也挂着这同样的门帘。这两幅门帘与罩棚的里层一样,是用最华丽的色彩,蓝色、紫色和朱红色线织成的,颜色调和得非常美丽。上面又用金线和银线绣上基路伯,代表天使,这些天使是与天上圣所的工作有关,他们是服役的灵,也为上帝地上的子民效力。

圣所四围有空地,叫做院子,周围有细麻布的帷子挂在铜柱上。进口是在东面。那里挂着用贵重材料和精巧手工制成的帘子,只是在工料方面远不及圣所的帘子。院子的帘子只有圣所一半高,所以外面的人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个建筑。在院子内靠近圣幕门前有一座铜制的燔祭坛。在这坛上要焚烧一切献给耶和华的火祭,而且赎罪的血要抹在祭坛的四角上。在祭坛和圣幕的中间有洗濯盆,盆也是铜的,就是由以色列妇女所乐意奉献的铜镜作成的。每逢祭司进入圣所或就近祭坛奉献燔祭与耶和华之前,他们必须在洗濯盆那里洗手、洗脚。

在外间的圣所里有陈设饼的桌子、灯台和香坛。陈设饼的桌子放在北面。这桌子用精金包裹,四周并镶上金牙边,祭司每逢安息日要摆十二个饼在桌子上,把饼摞成两堆,又要把乳香撒在其上。换下来的饼算是圣物,唯有祭司才能吃。南面有七个枝子的灯台和七盏灯。枝上有精巧的装饰,形状像百合花,整个灯台是用一块金子锤出来的。圣幕里既没有窗户,所以那七盏灯不能同时熄灭,却要日夜点着。在那隔开圣所和上帝亲自临格的至圣所的幔子前,有金香坛。祭司每天早晚都要在香坛上烧香,在献赎罪祭的时候,以及在赎罪的大日,祭司都要将血抹在香坛的四角上,并洒在前面。香坛上的火是上帝亲自点着的。所以视为至圣,且要小心看管。圣香郁郁斐斐,日夜散馥,因而香气充满了圣幕,并散到圣幕四周很远的地方。

在幔子之后的里间乃是至圣所,那里是象征赎罪与代求之工作的中心,即是天与地衔接之处。在这一间内有约柜,是皂荚木作的,里外都包上精金,四围镶上金牙边。里面放着上帝亲手写上十条诫命的石版。故此这柜称为法柜,或称约柜,因为十条诫命是上帝与以色列民所立之约的基础。

法柜的盖叫做施恩座。这是用一块金子锤出来的,在施恩座上面,两头各安上一个金子锤出来的基路伯。基路伯的一个翅膀向上伸展,另一个翅膀则合在身旁表示恭敬和谦卑。基路伯的位置是脸对着脸,恭敬地俯视着约柜,表明天使对上帝律法的尊敬和对救赎计划的重视。

施恩座上的光明祥云,是显明上帝圣颜的临格;上帝在两个基路伯之间宣示他的旨意。有时候从云彩中发出声音,向大祭司传达上帝的信息。有时候有光照在右边的基路伯身上,表明上帝的许可或悦纳,或者是有黑影或乌云笼锁住了左边的基路伯,表明上帝的不悦或拒绝。

放在约柜里的上帝的律法,乃是公义和审判的大原则。律法宣布犯法的人必要死亡,但是在律法上面有施恩座,就是上帝临格的地方;而且借着救赎的功劳,有赦罪之恩从那里赐给悔改的罪人。这样,圣所的献祭就预表了基督为救赎我们所从事的工作。“慈爱和诚实彼此相遇;公义和平安彼此相亲。”(诗85:10)

圣所里面所呈的荣耀景象,实在不是言语所能以形容的,黄金包成的墙板反射着金灯台所发出来的光,富丽华美;绣着天使的幔子发出光明的色彩。桌子和香坛,金光闪耀。幔子后至圣所内有神圣的约柜和它那神秘的基路伯,其上有圣洁的荣光,就是耶和华临格的表征;这一切,只能朦胧地反照天上圣殿的荣耀,唯有那里才是救赎人类工作的大中心。

以色列人建造圣幕,大约费了半年的光阴。在完工的时候,摩西检查一切的工作,看看与他在山上所见的样式,和上帝所给他的指示是否相符。“耶和华怎样吩咐的,他们就怎样作了;摩西看见一切的工都作成了,就给他们祝福。”(出39:43)以色列全会众以热诚的关切,聚集在这神圣建筑的周围观看。正当他们恭敬而兴奋地注视着这景象时,忽然云柱飘到圣所之上,随即落下,把圣所笼罩住了。“耶和华的荣光就充满了帐幕。”(出40:34)那时有上帝的威严显现,连摩西一时也不能进入会幕。百姓看到上帝悦纳他们的手所作之工的记号,深深的受了感动。他们没有高声欢呼,只是存着严肃敬畏之感。可是因为上帝竟如此地俯就他们,与他们同在,使他们以欢欣鼓舞的心情不由得流出喜乐的热泪,并且喃喃的发出恳切感恩之声。

按着上帝的指示,要将利未支派分别出来在圣所中供职。远古以来,每一家的家长就是一家的祭司。在亚伯拉罕的日子,长子有继承祭司职任之权。如今耶和华拣选了利未支派,代替以色列人一切的长子在圣所中供职。上帝给予利未支派这种特殊的光荣,乃是表示他悦纳他们的忠贞。就是当以色列人在敬拜金牛犊,叛离上帝的时候,他们坚贞不渝地侍奉上帝,并执行了他的判决。虽然如此,祭司的职任却只限于亚伦的家。唯有亚伦和他的儿子蒙准在耶和华面前供职;至于利未支派其余的人,则只能负责管理会幕和其中的器具,并在祭司供职时在旁伺候;他们不能献祭或烧香,也不能注视圣物,要待圣物先遮盖起来。

为符合祭司的职分起见,他们要穿指定的特制服装。上帝指示摩西说:“你要给你哥哥亚伦作圣衣为荣耀、为华美。”(出28:2)普通祭司的外袍,乃是用白细麻织成一片的。袍子长及脚面,腰间束上用蓝色、紫色、朱红色线绣成的白细麻布的腰带。再加上一顶白细麻布的圣冠,这样,他外罩的服装就齐全了。从前摩西在烧着的荆棘中得见异象时,上帝曾吩咐他把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他所站之地乃是圣地。故此祭司进圣所的时候是不穿鞋的。因为鞋上所沾的灰尘必要污秽圣所。在他们进入圣所之前,要把鞋脱在院子里,而且也要洗手洗脚,然后才可以在会幕里供职,或在祭坛上献燔祭,这样就经常发挥了一种教训。就是那些要就近上帝的人,必须除净一切的污秽。

大祭司的衣服是用贵重的材料和精美的手工作成的,以便适合他崇高的职分。除了普通祭司穿的细麻衣之外,他还要穿一件蓝色的袍子,也是织成一片的。袍子周围的底边上要装上金玲铛,以及蓝色、紫色、朱红色线作的石榴。袍子外面还要罩上以弗得,就是金色、蓝色、紫色线和白细麻作成的一件比较短的外衣。这件外衣要用肩带系住,带子是用巧工织成,颜色和以弗得一样。以弗得是没有袖子的,在它绣金的两条肩带上,安着两块红玛瑙,上面刻着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

以弗得外面有一个铜牌,是祭司的圣衣上最神圣的部分。它所用的材料与以弗得一样。它的形状是四方的,长宽各一虎口,用蓝细带子和金环系在肩带上。铜牌的四边是用各样宝石制成的,与上帝圣城的十二根基一样。胸牌当中镶有十二块宝石,列成四行,都镶在金槽中;这些宝石像肩带上的红玛瑙一样,刻着各支派的名字。上帝的指示是:“亚伦进圣所的时候,要将决断胸牌,就是刻着以色列儿子名字的,带在胸前,在耶和华面前常作纪念。”(出28:29)照样,我们尊荣的大祭司基督用自己的血在天父面前为罪人代求时,也是把每一个悔改者的名字记在心上。诗人说:“我是困苦穷乏的,主仍顾念我。”(诗40:17)

在胸牌的左右,有两块非常灿烂的大宝石,叫作乌陵和土明。上帝借此向大祭司显明他的旨意。当大祭司把待解决的问题带到耶和华面前时,若有光环显在右边的宝石上,就是上帝同意或悦纳的记号;若有黑影现于左边的宝石上,就是上帝拒绝或不准的证据。

大祭司的圣冠是用白细麻布作成的,上面用一条蓝色细麻带子系着一面金牌,牌上刻着“归耶和华为圣。”凡与祭司的服装和行动有关的事物,都要把上帝的圣洁,敬拜上帝的神圣,以及凡到主面前的人所必有的纯洁,都印刻在观礼者的心中。

不但圣所本身,就是祭司供奉的事,也都是“天上事的形状和影像,”(来8:5)可见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耶和华对这表号的献礼每一细目,都借着摩西赐下最明确的指示。圣所内的献礼分为两种:一是每天举行的祭礼,一是每年举行的祭礼。每天举行的祭礼是在会幕院子内的燔祭坛旁和第一层圣所中;每年举行的祭礼则在至圣所里。

除了大祭司之外,没有人能见到圣所的内层。大祭司也只能一年一度,在作了最谨慎而严肃的准备之后进去。他战战兢兢地进到上帝面前,众百姓则肃敬静默地等候他出来,他们心中热切地祈求上帝赐福。大祭司在施恩座前为以色列人赎罪;上帝在荣耀的云彩中与他相会。他若在里面耽搁时间过久,众百姓便惧怕起来,唯恐他因了他们的罪,或他自己的罪,已被耶和华的荣光杀灭了。

每天所献的祭,包括早上晚上的燔祭,金坛上奉献的馨香,以及为个人的罪所献的赎罪祭。此外,还有安息日、月朔和特别节期所献的祭。

每日早晚都要献一只一岁的羊羔在坛上为燔祭,并要配上素祭;这是表示全国人民每日献身与耶和华,并表示他们时刻依靠基督赎罪之血。上帝曾明白的指示,凡奉献给圣所的祭物,必须是没有残疾的。(见出12:5)祭司要察看一切带来献为祭物的牲畜,若发现一个有什么缺点,就要拒绝不用。唯独“无残疾”的祭物,能预表那奉献自己作“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彼前1:19)之主的完全纯洁。使徒保罗指着这些祭物,说明了基督徒必须成为怎样的人。他说:“所以弟兄们,我以上帝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上帝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侍奉,乃是理所当然的。”(罗12:1)我们既要献身为上帝作工,就应当设法使这个奉献尽善尽美。我们所献的祭物若不是上好的,上帝决不悦纳。凡全心爱主并愿一生尽力侍奉主的人,则他的一生必时常努力与上帝的律法一致,为增进自己的能力去遵行他的旨意。

祭司在金香坛上烧香的礼,比任何其他每日例行的祭礼更直接地接近上帝。因为圣所内外层中间的幔子没有挂到顶,所以那显现在施恩座上的上帝的荣光,祭司在第一层圣所中还可以见到。当祭司在上帝面前烧香时,他的脸是向着约柜的;及至烟云上升之后,上帝的荣耀就降在施恩座上,并充满至圣所,而且往往两层圣所都充满了荣光,以至祭司不得不退到会幕门口。在这预表性的献礼中,祭司怎样因信仰望他所不能看见的施恩座,上帝的子民现今也应当照样献上祷告到他们尊荣的大祭司面前,虽是人眼不能看见他,他却仍在天上的圣所里为他们代求。

与以色列人的祷告一同上升的馨香,代表基督的功劳和他代求的工作,以及他完全的义,这义因着他子民的信就归于他们,而且有罪之人的敬拜,唯有借此才能蒙上帝的悦纳。在至圣所的幔子前,有一座永远代求的坛;在圣幕的门前,有一座经常赎罪的坛。祭司必须用血和香就近上帝,这些都是预指伟大中保的表号。罪人借着他才能就近耶和华,而且悔改相信的人,唯有借着他才能蒙怜恤,承受救恩。

在祭司早晚进入圣所烧香的时候,那每日要在祭坛上奉献的祭牲,已经在外院准备好等候献上。这是那些聚集在会幕外面敬拜之人最紧张的时刻。在他们尚未借着祭司的供职进到上帝面前之先,他们必须恳切地省察己心,并承认自己的罪。他们面朝圣所,一同默祷。这样,当他们信靠那赎罪祭牲所预表的应许之救主的功劳时,他们的祈求便与烟云一同升到上帝面前。上帝所指定早晚献祭的时间是犹太通国所视为神圣的,后来就成了他们普遍遵守的祈祷时间。及至犹太人作了俘虏,分散在遥远地区之后,他们在这指定的时辰,依然要面朝着耶路撒冷,向以色列的上帝献上祷告。在这个习惯上,基督徒应当学得一个早晚祷告的榜样。上帝固然谴责一切没有敬拜精神的例行的仪式,但他极喜悦那些敬爱他而早晚屈膝恳求赦罪,并向他祈求福惠的人。

陈设饼要常摆在耶和华面前作不间断的奉献,所以它也是每日献祭的一部分。这饼名为“陈设饼,”或称“常设饼,”因为这饼是常摆在耶和华面前的。(出25:30)这表明人类肉身和灵性的粮食都须仰赖上帝,而且唯有借着基督作中保的工作,人才能得到这粮食。上帝曾在旷野用天上的粮食养活以色列人,如今他们在肉体的粮食和属灵的福惠上,仍然仰赖他丰富的供应。吗哪和陈设饼都预表那生命之粮基督,他为我们的缘故永远常在上帝面前。他自己曾说:“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约6:48-51)陈设饼上放有乳香,每当安息日换上新饼时,这乳香就要在坛上焚烧,在上帝面前作为记念。

每日供奉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乃是祭司为个人所行的献祭。悔改的罪人既将他的祭牲带到会幕门口,就按手在它头上,承认自己的罪,这样就在仪式上将自己的罪转移到无辜的祭牲身上。于是他要亲手宰杀这祭牲,随后祭司将血带进圣所,并弹在幔子前面,幔子后面就是那放有罪人所违犯之律法的约柜。因着这仪式,那人的罪就借着血转移到圣所中了。但有时候祭司没有将血带进圣所;不过在这种情形之下,祭司必须吃祭牲的肉,正如摩西对亚伦的儿子所说的:“主又给了你们,为要你们担当会众的罪孽。”(利10:17)这两种仪式都一样地象征着悔改之人的罪,转移到圣所里。

这就是祭司一年到头每天所进行的工作。以色列人的罪既这样转移到圣所中,圣所就因而污秽了,所以必需特别从事于除掉这些罪的工作。因此上帝吩咐祭司,要为第一层圣所举行赎罪之礼,并“洁净了坛,从坛上除掉以色列人诸般的污秽,使坛成圣。”(利16:19)

祭司一年一度,必须在赎罪日进入至圣所,行洁净圣所之礼。他在那里所作的工作,就完成了本年度的侍奉任务之献礼。

在赎罪日,要牵两只公山羊到会幕门口,由祭司为那两只公山羊拈阄,“一阄归与耶和华,一阄归与阿撒泻勒。”那归于耶和华的公山羊是要为百姓作赎罪祭献上的。祭司要把羊的血带入幔子内,弹在施恩座上面。“他因以色列人诸般的污秽、过犯,就是他们一切的罪愆,当这样在圣所行赎罪之礼,并因会幕在他们污秽之中,也要照样而行。”(利16:16)

亚伦要“两手按在羊头上,承认以色列人诸般的罪孽、过犯,就是他们一切的罪愆,把这罪都归在羊的头上,借着所派之人的手,送到旷野去。要把这羊放在旷野;这羊要担当他们一切的罪孽,带到无人之地。”(利16:21-22)直等到这一只羊如此被送走之后,百姓才认为自己的罪担已经卸除。在赎罪的工作正在进行之际,各人都必须刻苦己心。以色列全会众都要摆脱一切俗务,而用全天的功夫在上帝面前严肃地自卑,祈祷,禁食,并深刻地省察己心。

百姓从这一年一度的奉献礼上,学得有关赎罪的重要真理。一年之中所献的诸赎罪祭虽已代替罪人丧命,可是那祭牲的血还没有彻底赎完了他们的罪;这不过是把罪转移到圣所中的方法而已。借着祭牲的血,罪人承认了律法的权威,承认了自己干犯律法的罪,并表示了自己相信那除去世人罪孽的主;但他还没有完全脱离律法的裁判。及至赎罪日大祭司既为会众献了祭物,就把祭牲的血带入至圣所,再把血弹在法版上面的施恩座上。这样才满足了律法索取罪人生命的条款。于是祭司以中保的身份,就把所有的罪承当在自己身上,并把以色列人的罪担带出圣所。既到了会幕门口,他就按手在阿撒泻勒的羊的头上,“承认以色列人诸般的罪孽、过犯,就是他们一切的罪愆,把这罪都归在羊的头上。”及至那担当这些罪的羊被放到旷野之后,这些罪孽就和那只羊一样,算为与百姓永远隔离了。这些奉献礼都是照着“天上事的形状和影像”举行的。(来8:5)

如上所述,地上的圣所乃是摩西照着在山上所指示他的样式建造的。“所献的礼物和祭物,”是“作现今的一个表样;”它的两层圣所是“照着天上样式作的;”我们尊荣的大祭司基督“在圣所,就是真帐幕里,作执事;这帐幕是主所支的,不是人所支的。”(来9:9,23;8:2)使徒约翰蒙恩,得在异象中看到天上上帝的殿,他看见那里“有七盏火灯在宝座前点着。”他看到“一位天使拿着金香炉,……有许多香赐给他,要和众圣徒的祈祷一同献在宝座前的金坛上。”(启4:5;8:3)先知在这里蒙准得见天上圣所的第一层;他看见地上圣所中的金灯台和香坛所预表的“七盏火灯”和“金坛。”又一次,“上帝天上的殿开了,”约翰便看见幔子里面的至圣所。这里他看见“他的约柜,”就是摩西所造来存放上帝律法的约柜所代表者。(启11:19)

摩西“照所看见的样式”造了地上的圣所。保罗声称“帐幕和各样器皿”完工的时候,都是“照着天上样式作的。”(徒7:44;来9:21,23)约翰也说他见过天上的圣所。可见那一座有耶稣为我们服务的圣所,乃是伟大的原始圣所,摩西所造的不过是仿造而已。

天上的殿就是万王之王的居所,在那里“侍奉他的有千千,在他面前侍立的有万万,”(但7:10)那殿充满了上帝宝座的荣光,并有光明的撒拉弗侍立,用翅膀遮脸敬拜,这殿的伟大和荣耀,是任何地上的建筑所不能代表的。然而地上的圣所及其种种奉献礼,有重要的真理要教训人,就是那天上的圣所,以及在那里为人类的救赎所进行之大工。

救主在升天之后就开始了他作大祭司的工作。保罗说:“基督并不是进了人手所造的圣所,(这不过是真圣所的影像)乃是进了天堂,如今为我们显在上帝面前。”(来9:24)正如基督的服务包括两大部分,各占一段时期,并在天上各有不同的所在;照样,表号性的礼也分为两部分,就是每日的奉献礼,和一年一度的奉献礼。各在圣幕的一层中举行。

正如基督升天之后,在上帝面前用他的血为悔改相信的人代求,照样,祭司也在每天供职时,为罪人把祭牲的血洒在圣所里。

基督的血虽然保释了悔改的罪人未受律法的裁判,但并没有赦免他的罪,他的罪仍然记录在圣所的册子上,直到最后赎罪的日子;照样,在表号性的仪式中,赎罪祭的血移去了悔改之人的罪,但这罪仍留在圣所中,直到赎罪之日。

在那最后赏罚的大日,凡死了的人,都要“凭着这些案卷所记载的,照他们所行的受审判。”(启20:12)那时,借着基督赎罪之血的功劳,一切真实悔改之人的罪,必要从天上的案卷中被涂抹。这样,圣所中罪案的记录就清除了。在表号中,赎罪日的献祭就是代表这救赎的大工,或涂抹罪的工作,地上圣所的洁净,是借着赎罪祭牲的血,把那曾使圣所污秽的罪清除出去而完成的。

正如真实悔改之人的罪最后被赎,是要从天上的案卷中被涂抹,不再被记念;也不再追想;照样,在表号中,这些罪要被带到旷野,与会众永远隔离。

撒但既是罪的创始者,是直接鼓动一切罪恶,使上帝儿子舍命的祸首,所以为维护公义起见,撒但必须受最后的刑罚。及至基督清除了天上圣所中的罪,并将这些罪加在那应受最后刑罚的撒但身上之后,基督救赎世人和洁净宇宙的工作方告结束。照样,在表号性的奉献礼中,周年的服务,也要到洁净圣所并在阿撒泻勒头上认罪之后,才算完成。

这样,在会幕以及后来代替会幕的圣殿中供奉的事上,百姓每天可以得到有关基督的死和他服务的伟大真理的教训。并且他们要一年一度展望到基督与撒但大争战结束时的大事,就是罪和罪人最后从宇宙中被清除。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