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23章 十大灾难
 哈门·艾伦       2019-04-03       1080

亚伦蒙天使的指示,前去迎接他久别的兄弟;他们就在靠近何烈山的旷野之中见面了。他们在这里彼此畅谈,“摩西将耶和华打发他所说的言语,和嘱咐他所行的神迹,都告诉了亚伦。”(出4:27-31;又5-10:)于是他们一同上路往埃及去;他们到了歌珊地,招聚了以色列的众长老。亚伦便将上帝向摩西所行的事都讲了一遍,然后在百姓面前行了上帝所赐给摩西的那些神迹。“百姓就信了;以色列人听见耶和华眷顾他们,鉴察他们的困苦,就低头下拜。”

上帝也曾吩咐摩西带给埃及王一个信息。于是弟兄二人就以万王之王的使者资格,到法老的王宫去,他们奉上帝的名,说:“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这样说,容我的百姓去,在旷野向我守节。”

王问他们说:“耶和华是谁,使我听他的话,容以色列人去呢?我不认识耶和华,也不容以色列人去。”

他们回答说:“希伯来人的上帝遇见了我们,求你容我们往旷野去,走三天的路程,祭祀耶和华我们的上帝,免得他用瘟疫、刀兵,攻击我们。”

这弟兄二人来到的消息,以及他们在百姓中间所引起的关切,早已传到王的耳中,于是王勃然大怒,说:“摩西、亚伦你们为什么叫百姓旷工呢?你们去担你们的担子吧。”国家已经因这两个不速之客的干涉受了损失。王想到这里,就继续说:“看哪,这地的以色列人,如今众多,你们竟叫他们歇下担子。”

以色列人在服苦役的时候,曾多少忘记了上帝的律法,并离弃了他的诫命。百姓普遍地疏忽遵守安息日,而且因督工的压制,从表面看来,使遵守圣日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但是摩西向百姓指明,顺从上帝是他们蒙拯救的先决条件;他们为恢复遵守安息日所作的努力,已引起压迫他们之人的注意。

法老王完全警觉起来了,他疑惑以色列人是在图谋背叛,不为他服役。他认为这种不满是由于闲懒的缘故;他决意不让他们有时间来进行危害国家的阴谋。于是他立时用残酷的手段加紧他们的束缚,粉碎他们争取独立的志气。法老当天就下命令,更残酷苛刻地加重他们的苦役。埃及国最普遍的建筑材料,乃是在太阳底下晒干的砖;一切华贵宅第的墙垣都是用砖砌成,而外表则砌一层石头;所以这造砖的工作要用许多奴仆。和泥作砖,既需搀用切碎的草,使之凝固;所以这样的工作少不了大量的草;如今王吩咐不再供给他们草。工人必须自己去找,而交砖的数额则仍和从前一样。

这一道命令使全地的以色列人极感痛苦。埃及的督工已委派希伯来的官长管理百姓的工作,这些官长要负责令他们手下的工人按时完成工作。当王的命令付诸实行时,百姓就散在埃及遍地,捡碎秸当草,但这样他们就无法完成原来的产量了。因此希伯来的官长遭受了重重的责打。

这些官长以为他们所受的压迫,是由于督工而不是出于法老,所以他们到法老面前去诉苦。可是法老却以嘲笑回答他们的哀求:“你们是懒惰的,你们是懒惰的,所以说容我们去祭祀耶和华。”法老打发他们回去作工,同时下令在任何情况之下,也不可以减轻他们的负担。他们回来正遇见摩西亚伦,就向他们说:“愿耶和华鉴察你们,施行判断,因你们使我们在法老和他臣仆面前有了臭名,把刀递在他们手中杀我们。”

当摩西听见这些遭难之时,他觉得非常难过。百姓的苦难确是更甚了。遍地的男女老幼都发出绝望的悲鸣,大家一致指责他为他们灾难加重的祸根。于是他怀着万分的悲痛到上帝面前呼求说:“主啊,你为什么苦待这百姓呢?为什么打发我去呢?自从去见法老奉你的名说话,他就苦待这百姓,你一点也没有拯救他们。”上帝回答说:“现在你必看见我向法老所行的事,使他因我大能的手容以色列人去,且把他们赶出他的地。”同时上帝又向摩西指明他从前与他列祖所立的约,并向他保证这约必要实践。

以色列人在埃及为奴的期间,他们中间还有一些人,一直是崇拜耶和华的。当他们看见儿女们天天目睹异教的可憎之事,甚至向假神跪拜时,他们心里就极其伤痛。他们在苦难之中呼求耶和华,拯救他们脱离埃及人的重轭,使他们可以不受拜偶像的腐化影响。他们并没有隐瞒自己的信仰,反而向埃及人声明自己敬拜的对象,乃是创造天地的主,唯一真正的永生上帝。他们讲述上帝的存在和他能力的种种证据,从创造的时候起直到雅各的日子为止。这样埃及人就有机会得以认识希伯来人的信仰;但是因不屑受他们奴隶的教导,就想以应许给与酬报来劝诱敬拜上帝的人,及至利诱无效,他们就继之以威吓和残酷的手段了。

以色列的众长老重述上帝向他们列祖所发的应许,和约瑟临终时所说上帝必领他们出埃及的预言,想要借此维持弟兄们颓丧的信心。有一些人愿意谛听,也相信了;可是其他的人看到四围的情况,就断然拒绝了这希望。埃及人听见他们奴仆中间所发生的事,就讥诮他们的指望,并轻慢地否定他们上帝的权能。他们指着希伯来整个民族为奴的景况侮慢地说:“如果你们的上帝有公义、有怜悯,并具有超乎埃及神明的权能,那么,他为什么不使你们成为一个自由的民族呢?”他们又叫希伯来人注意埃及人的景况。他们敬拜以色列人所称为假神的神祗,然而他们却是一个富强的国家。他们声称,他们的神已使他们昌盛,并把以色列人赐给他们作为奴仆,他们就以自己有能力压迫并毁灭敬拜耶和华的人而夸耀。法老也夸口说,希伯来人的上帝不能救他们脱离他的手。

这类的话打消了许多以色列人的希望。他们对问题的看法,和埃及人的论调相同。他们的确是奴仆,必须忍受残酷的督工所加在他们身上的一切虐待。他们的儿女曾被搜查去,并遭杀害,他们为自己困难的生活天天愁烦。然而他们却是敬拜天上上帝的。如果耶和华真是超过一切的神,他就决不会让他们这样受拜偶像之人的奴役。但是,那些忠于上帝的人却明白耶和华之所以让他们成为奴仆,乃是因为以色列人离弃了他,因为他们喜好同外邦人通婚,被引诱去敬拜偶像;他们又很有把握地向弟兄们说明,上帝不久必要打破压迫者所加在他们身上的重轭。

希伯来人曾希冀他们的信心不必受什么特别的考验,或是受什么困苦和艰难,而获得自由。可是,他们还没有到可以得拯救的地步呢。他们对上帝没有多少信心,也不愿耐心忍受苦难,等候上帝为他们行事。许多人宁可留在奴役之下,而不愿应付移居到一个陌生之地的困难;还有一些人的生活习惯已经很像埃及人,甚至他们宁愿长久住在埃及。因此耶和华没有在第一次向法老显示他权能的时候拯救他们。他掌管一切的事,要使埃及王暴虐的心性更充分地发挥出来,同时要向他的百姓显示自己;使他们在看出他的公义、他的权能和他的慈爱之后,甘愿离开埃及,并献身侍奉他。如果以色列民中没有这许多那么败坏不愿离开埃及的人,摩西的工作就可以减少许多困难了。

耶和华吩咐摩西再到百姓那里去,以上帝恩眷的新保证,重申拯救他们的应许。摩西遵着命令去了,但百姓不肯听从。经上说:“他们因苦工愁烦,不肯听他的话。”耶和华的话又临到摩西说:“你进去对埃及王法老说,要容以色列人出他的地。”摩西灰心丧胆地回答说:“以色列人尚且不听我的话,法老怎肯听我……呢?”他蒙指示带着亚伦一同到法老面前,再要求他“容以色列人出他的地。”

他又蒙指示,法老必不肯允许,直到上帝降刑罚与埃及,并显示他的权能把以色列人领出来。在没有降下每一样灾难之前,摩西要先说明那一个灾难的性质和结果,所以王若愿意的话,他尽可以救自己脱离那灾难。每一次的刑罚降下之后,他若仍然拒绝,就必再受一个更厉害的灾难,直到他骄傲的心降卑,愿意承认创造天地的主为真实的活上帝。耶和华要给埃及人一个机会,使之可以看出他们伟人的智慧和假神的能力,一与耶和华的命令相抵触,就显得是多么空虚,多么薄弱。他将要因埃及人拜偶像的罪而刑罚他们,使他们不能再夸口说,他们的福分是由那些没有知觉的偶像而来的。上帝必要荣耀他自己的圣名,使列国听见他的权能,并因他大能的作为而战兢恐惧,同时也使他自己的百姓得以转离拜偶像的恶习,而存纯洁的心敬拜他。

摩西和亚伦又进埃及法老的王宫去了。王宫里的建筑雄伟壮观,装饰光耀夺目,富丽的绘画和雕刻的神像,到处皆是;这被迫为奴之民的两个代表,站在当时最强盛之国的君王面前,重申上帝要他释放以色列人的命令。法老王要他们行一件神迹来证明他们的使命是出于上帝的。摩西和亚伦曾蒙指示,在遇到这样的要求时应当怎样行,所以,这时亚伦就把杖丢在法老面前。杖就变成一条蛇。于是王召了他的“博士和术士”来,“他们各人丢下自己的杖,杖就变作蛇;但亚伦的杖吞了他们的杖。”王却比以前更加坚决,声称他的术士与摩西亚伦有同样的能力;他又当众斥责耶和华的仆人为欺骗人的,并觉得拒绝他们的要求是没有危险的。他虽然藐视他们的信息,但上帝的能力制止了他,使他不敢伤害他们。

摩西亚伦在法老面前所行的神迹,乃是出于上帝的作为,而不是由于他们所谓属人的能力或权柄。那些神迹奇事是要使法老确信那位“自有永有的”大君,已差派了摩西,而王的本分乃是让以色列人去,使他们可以侍奉永生的上帝。埃及的术士也行了神迹奇事;因为他们不单靠自己的技能,而也是靠他们的神撒但的能力,他帮助他们假冒耶和华的作为。

实际上,术士并没有使他们的杖变作蛇;只是借着邪术,以及借着那大欺骗者的帮助,变出蛇的样子来。撒但并没有能力把他们的杖变成活蛇。邪恶之君虽然具有一个堕落天使的一切智慧和能力,可是,他没有创造或赐生命的权柄,因为唯有上帝有这特权。但是凡撒但能力之所及,他都施行出来了;他造了一个赝品。在人的眼光看来,这些杖已变作蛇。法老和他的朝臣都这样相信。他们所变的蛇与摩西所变的蛇,在外表上并没有什么显著的分别。虽然上帝叫真蛇吞了假蛇,但法老还不承认它是出于上帝的权能,只以为是出于一种高过他术士的邪术而已。

法老想证明自己抗拒上帝的命令为有理,因此就找一些借口,来抹杀上帝借着摩西所行的神迹。撒但所给他的,正合他的愿望。撒但借着术士所作的事,使埃及人看摩西亚伦也不过是术士,或魔术家一流的人物,而且看他们所带来的信息,不是出于一位更高的神明。如此,撒但就达到了他制造赝品的目的,使埃及人大胆背叛,使法老硬着心肠违背良心作事。撒但也想借此动摇摩西亚伦的信心,使他们怀疑自己的使命,或许不是由上帝而来,撒但的工具们就可以得胜了。他不愿意以色列人从奴役中得到释放,去侍奉永生的上帝。

邪恶之君借着术士所显出的奇事,还有一个更深的用意。他深知道摩西打断以色列人为奴之轭,是预表基督打破罪恶在人类身上的权势。他知道当基督显现的时候,他也要施行大能的奇事,向世人证明自己是上帝所差来的;撒但必为失去自己的权势而战兢。这时他不但想假冒上帝借着摩西所施行的作为,来阻止以色列人得拯救,而且要发出一种影响,好破坏后来世代的人对基督施行神迹的信心。撒但经常地想要假冒基督的工作,来巩固自己的势力和权柄。他引诱世人,使他们看基督的神迹,是出于人的技巧和能力的结果。如此他就破坏许多人的信心,叫他们不信基督为上帝的儿子,并引诱他们拒绝那借着救赎计划所赐给世人的恩典。

摩西和亚伦又蒙指示,第二天早晨到法老所经常去的河边。尼罗河是埃及全地粮食和财富的来源,所以埃及人把这一道河流当作神来敬拜,法老每天都要到那里去参拜的。弟兄二人就在这里向法老重述了他们的信息,随即举杖击打河里的水。这被人视为神圣的河水都变成血了;鱼都死了,河也腥臭了。家里的食水,以及储在池塘里的水,也都变成了血。“埃及行法术的,也用邪术照样而行,”“法老转身进宫,也不把这事放在心上。”这灾继续七天之久,但没有什么效果。

亚伦又伸杖在埃及的诸水之上,就有青蛙从河里上来,遮满了埃及地。青蛙进了人的房屋,占了人的卧室,甚至于到了炉灶和抟面盆里。埃及人原来以青蛙为圣物,所以不肯加以杀害;但如今这些黏滑的活物竟成了最讨厌的东西。青蛙爬到法老的宫殿里,法老无法忍耐了,他切望把它们除去。行邪术的好像是能造出青蛙来,但他们不能除灭这些青蛙。法老看见这事,多少有几分谦卑了。他召了摩西亚伦来,说:“请你们求耶和华使这青蛙离开我和我的民,我就容百姓去祭祀耶和华。”他们在提醒王过去的傲慢态度之后,就要他规定一个时候让他们可以祈求上帝免去这灾。他规定了第二天,却暗地里希望在这期间青蛙能自行绝迹,这样就可以避免向以色列的上帝低头了。但是,蛙灾仍然继续到所指定的时候,以后埃及全地的青蛙都死了,腐烂的死蛙,臭味薰天。

耶和华原可在一刻之间使青蛙归回尘土;可是他没有这样行,唯恐移除了青蛙之后,王和百姓会说这是邪术或魔术的结果,好像他们的术士所作的一样。青蛙死了,聚拢成堆。如此,法老和全埃及就有了凭据,知道这种作为不是邪术所能行的,乃是天上的上帝所降的刑罚,他们虚空的哲学就再没有反驳上帝权能的余地了。

“但法老见灾祸松缓,就硬着心不肯听他们。”于是,亚伦照着上帝的命令伸出他的手来,使埃及遍地上的尘土都变成虱子。法老叫术士们照样而行,却是不能。这就显明上帝的作为高过撒但。术士自己承认说:“这是上帝的手段。”但王仍然不为所动。

恳求和警告既然无效,就要使之受另一种刑罚的痛苦了。降灾的时间也预先指定,使人不能说这是偶然而来的。苍蝇成了大群,遍满房屋和地上,“埃及遍地,就因这成群的苍蝇败坏了。”这些苍蝇又大又毒;人畜被咬,疼痛非常。这灾也照着所预告的,并没有延及歌珊地。

这时法老准许以色列人在埃及地祭祀上帝了;但是他们拒绝接受这样的条件。摩西说:“这样行本不相宜,”“我们……若把埃及人所厌恶的在他们眼前献为祭,他们岂不拿石头打死我们吗?”希伯来人所用来献祭的牲畜,乃是埃及人所视为神圣的;他们对这些动物极其尊敬,若是杀害一只,即或是误杀,也要偿命的。所以希伯来人若在埃及敬拜上帝,就不能不触犯他们的主人。因此摩西再建议走三天的路程到旷野去侍奉上帝。法老同意了。并请上帝的仆人代求,使这灾难离开他。他们答应了法老,但警告法老不可再行诡诈。可是,灾难停止之后,法老的心因顽抗而刚硬,依然不肯顺服。

一个更可怕的灾难接着来了,瘟疫降在埃及一切田间的牲畜身上,不论是视为神圣的动物,或是荷重的牲畜——牛、羊、马、驴和骆驼——都死了。摩西曾清楚地说明希伯来人的牲畜得免这灾;法老派人到以色列人家里去,要看摩西所说的话是否可靠。“谁知以色列人的牲畜一个都没有死。”王却仍旧顽固不化。

此后,上帝指示摩西取几捧炉灰,“在法老面前向天扬起来。”这举动是含有深长意义的。四百年前,上帝曾以冒烟的炉和烧着的火把为象征,向亚伯拉罕说明他子孙将来所要受的压迫。他也曾声称,他必要惩罚那些压迫他们的人,并领这些被奴役的人带着许多财物从那里出来。以色列人久已在埃及苦难的炉中受尽折磨。摩西的这一个举动,乃是向他们证明上帝纪念他的圣约,他们蒙拯救的时候已经到了。

当炉灰向天扬起来的时候,这些细灰就飞散在埃及全地,无论落在哪里,就“在人身上和牲畜身上,成了起泡的疮。”先前,祭司和术士曾鼓励法老抗拒上帝的命令,如今这一个灾难竟临到他们身上了。他们既为这可憎而疼痛的疾病所打击,他们所矜夸的能力就成了他们的羞耻,他们再也不能敌对以色列的上帝了。当这些术士连自己的身体也不能保护时,埃及通国的人就可以看出信靠术士的愚妄了。

法老的心却更加刚硬起来。这时耶和华又给他一个信息,说:“这一次我要叫一切的灾殃临到你和你臣仆,并你百姓的身上,叫你知道在普天下没有像我的。……其实我叫你存立,是特要向你显我的大能。”上帝并不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叫他存在;乃是要按着他的旨意掌管万事,即正在指定以色列蒙拯救的时候,把他放在王位上。虽然这个傲慢的暴君已因他的罪恶而丧失了上帝的恩典,但仍保存着他的性命,以便因他的刚愎,上帝可以在埃及全地显明他的神迹奇事。一切事情的安排都是出于上帝的旨意。上帝尽可以在埃及的宝座上,立一个更有慈心的君王,他就不敢违抗上帝权能的显示,若是如此,耶和华的旨意就不能成全了。上帝要他的子民经受埃及人残酷的折磨,使他们对拜偶像的败坏影响,有清楚的认识。耶和华在对待法老的事上,显明他对拜偶像之罪的憎恨,以及惩罚残虐压迫行为的决心。

关于法老,上帝曾这样说:“我要使他的心刚硬,他必不容百姓去。”(出4:21)上帝并没有使用超自然的能力使法老的心刚硬。他曾给法老最动人的凭据显明他的能力;但是王顽梗地不肯留意所赐给他的真光。他一次一次地拒绝了无穷能力的显示,就使他的背叛之心更加坚决。他在拒绝第一次神迹时所撒背叛的种子,已经有了收获了。当他在自己的道路上继续冒险前进,一次又一次地顽梗不化时,他的心就越来越刚硬,直至使他看到头生子死后冰冷的面孔。

上帝借着他的仆人向世人说话,赐给他们训诫和警告,并谴责他们的罪恶。他赐给各人改正错误的机会,以免这些错误在品格上达到顽固不化的地步;但人若不肯受管教,上帝的能力是不会直接干涉,来阻止他行动之倾向的。于是这人就更容易重蹈覆辙。他是在硬着心肠抵制圣灵的感动。他越拒绝真光,就必使他的心地越发刚硬,以至更大的影响力也不足以感动他了。

人若一次为试探所胜,第二次就更容易屈服了。人一再地犯罪,就必减低自己抵抗罪恶的力量,并使自己成为盲目冥顽的人。每一次的纵欲就如一粒种子,必要结出它的果实来。上帝也不会行什么神迹来制止这种后果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加6:7)人若对上帝的真理表示顽梗的不信和愚鲁的漠视,这无非是他自己所撒的种子的结果。许多人听了那些曾经一度感动他们的真理而无动于衷,原因就在此。他们所撒疏忽和抗拒真理的种子,就必收获这样的结果。

有些人想镇静自己有罪的良心,说他们能随时掉转脚步,不再行恶,并暂时轻忽慈悲的邀请,而将来再受感动。他们这样作是极危险的。他们以为自己把一切力量都服在大叛逆者的权下之后,在临到危险绝境,四面楚歌的时候,还能悬崖勒马,任意改换阵地。但事实并不是那么容易。经验、教育和放纵罪恶的生活,所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已经完全形成了他们的性格,他们就不能临时再接纳耶稣的形象。如果以前真光没有照在他们所行的路上,情形就不同了。因为上帝的恩慈还能居间给他们一个机会,来接受他的邀请,但在人们长久拒绝并轻视真光之后,则恩典终有收回的一天。

随后上帝要降雹灾威吓法老,并警告他说:“现在你要打发人把你的牲畜,和你田间一切所有的催进来,凡在田间不收回家的,无论是人,是牲畜,冰雹必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必死。”原来埃及不常下雨或降雹,而所预告的这样大雹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这个消息很快地传开了,那些相信上帝之话的就把他们的牲畜赶回来,但那些轻视这警告的就把牲畜留在野外。这样,在降灾的刑罚之中,上帝的慈悲显明出来了,人人都受到考验,显出有多少人是因上帝所彰显的权能而敬畏他了。

暴风雨果然照预先所说的来了——在雷声隆隆中,雹与火搀杂普遍落下,“甚是厉害,自从埃及建国以来,遍地没有这样的。在埃及遍地,雹击打了田间所有的人和牲畜,并一切的菜蔬,又打坏田间一切的树木。”凡毁灭的天使所经过的地方,都变成一片荒凉了。唯有歌珊地得免于难。这就向埃及人说明,全地是在永生上帝的掌管之下;自然界都听从他的命令,而且唯有顺服上帝才是安全的。

全埃及的人在上帝可怕刑罚之下战栗不已。法老赶紧打发人召摩西亚伦来对他们说:“这一次我犯了罪了,耶和华是公义的,我和我的百姓是邪恶的。这雷轰和冰雹已经够了,请你们求耶和华,我就容你们去,不再留住你们。”摩西回答说:“我一出城,就要向耶和华举手祷告,雷必止住,也不再有冰雹,叫你知道全地都是属耶和华的。至于你和你的臣仆,我知道你们还是不惧怕耶和华上帝。”

摩西知道相争还没有结束,法老的认罪和应许,并不是出于心灵根本上的改变,而是出于恐惧和痛苦的压力。虽然如此,摩西仍答应了他的要求;因为不愿给他一个顽梗的借口。于是先知就从法老面前出来,一点也不顾狂暴的雨打风吹,法老和他的臣民眼见耶和华的权能保护了他的使者。摩西出了城,“向耶和华举手祷告,雷和雹就止住,雨也不再浇在地上了。”但是法老的惧怕一消除,他的心就又刚硬起来了。

于是耶和华又对摩西说:“你进去见法老,我使他和他臣仆的心刚硬,为要在他们中间显我这些神迹;并要叫你将我向埃及人所作的事,和在他们中间所行的神迹,传于你儿子和你孙子的耳中,好叫你们知道我是耶和华。”耶和华正在显出他的权能,要坚固以色列人的信心,使他们相信他是唯一真正的永生上帝。他要赐下明显的凭据,把他们和埃及人分别出来,使万国知道他们所轻视所压迫的希伯来人,乃是受天上上帝保护的。

摩西警告法老,如果他仍旧刚愎不逊,耶和华必要降下蝗灾,蝗虫必要遮满地面,吃尽所剩下的一切植物;而且要充满一切的房屋,连王宫也不得例外;他说:“自从你祖宗和你祖宗的祖宗在世以来,直到今日,没有见过这样的灾。”

法老的臣仆惊惶失措了。国家因畜疫遭受了很大的损失。许多百姓已被雹打死,林木被击毁,庄稼也被打坏。他们从希伯来人作苦工获得的利益几乎尽都丧失了。全地已受到饥荒的威胁。于是埃及的公候和朝臣们来围着法老,怒气冲冲地问他说:“这人为我们的网罗,要到几时呢?容这些人去,侍奉耶和华他们的上帝吧;埃及已经败坏了,你还不知道吗?”

于是法老把摩西亚伦再召了来,对他们说:“你们去侍奉耶和华你们的上帝,但那要去的是谁呢?”

回答乃是“我们要和我们老的少的,儿子女儿同去,且把羊群牛群一同带去,因为我们务要向耶和华守节。”

法老大大震怒,说:“我容你们和你们妇人孩子去的时候,耶和华与你们同在吧;你们要谨慎,因为有祸在你们眼前,不可都去,你们这壮年人去侍奉耶和华吧,因为这是你们所求的;于是他把他们从法老面前撵出去。”法老从前曾企图用苦工除灭以色列人,如今却虚伪地装作关心他们的福利,温慈地顾念他们的孩子。其实他的目的是要留下妇孺为人质,保证男丁一定会回来。

这时摩西向埃及地伸杖,就有东风把蝗虫刮了来。“蝗虫上来,……甚是厉害,以前没有这样的,以后也必没有。”他们遮天蔽日,甚至全地都黑暗了。他们吃尽了所剩下一切发青的东西。法老急忙召了摩西亚伦来,说:“我得罪耶和华你们的上帝,又得罪了你们。现在求你,只这一次,饶恕我的罪,求耶和华你们的上帝,使我脱离这一次的死亡。”他们就这样行,耶和华转了极大的西风,把蝗虫都吹入红海里。但法老仍然坚持着他顽梗的决心。

埃及人濒于绝境了。过去所降在他们身上的灾害,似乎已经不是他们所能忍受的了,所以他们一想到将来,就不由得胆战心惊起来。埃及人原来尊法老为他们神明的代表;如今他们却看出他是在反抗一位能任意支配自然界,来施行自己旨意的主。而为奴的希伯来人,既如此蒙了上帝神奇的恩眷,也渐渐确信自己可以得拯救。他们的督工也不敢像从前那样压制他们了。埃及全地有一种隐忧存在着,唯恐这被迫为奴的民族要起来报仇雪恨。到处有人屏息相问,下一步将怎样呢?

忽然有黑暗笼罩着埃及遍地,又深又浓,“这黑暗似乎摸得着。”埃及人不但得不到亮光,而且空气郁闷非常,甚至呼吸都感到困难。“三天之久,人不能相见,谁也不敢起来离开本处,唯有以色列人家中都有亮光。”太阳和月亮是埃及人敬拜的对象;在这一次神秘的黑暗中,埃及人和他们的假神,都被那一位维护为奴者的权势所打击了。这灾难虽是可怕,然而却是说明上帝慈悲的一个凭据,并说明他不愿毁灭他们。他要在最后而最可怕的灾难未降之先,给他们充分的时间去反省,悔改。

最后,法老因为恐惧,就不得不再作一次让步。在第三天的黑暗之后,他召了摩西来,答应让百姓去,但要他们把羊群和牛群留在埃及。但摩西回答说:“我们的牲畜也要带去,

连一蹄也不留下,因为……我们未到那里,还不知道用什么侍奉耶和华。”王听了这话,就勃然大怒,说:“你离开我去吧,你要小心,不要再见我的面,因为你见我面的那日,你就必死。”

回答是:“你说得好;我不再见你的面了。”

“摩西在埃及地法老臣仆和百姓的眼中,看为极大。”埃及人都很敬畏摩西。法老王也不敢伤害他,因为百姓认为只有他一人具有消灾除难的能力。他们都愿意让以色列人离开埃及,对摩西的要求,只有法老和祭司们是反抗到底的。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