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21章 约瑟和他的弟兄
 哈门·艾伦       2019-04-03       1260

约瑟在丰年开始的时候,就为那将要来的饥荒作了准备。在他的监督之下,埃及遍地的主要城市都建筑了极大的仓库,并进行了充分的准备,来积蓄丰年的余粮。他在七个丰年之间,连年积存,甚至所积蓄的五谷多得无法计算。

后来七个荒年来了,正如约瑟所预言的。“各地都有饥荒,唯独埃及全地有粮食。及至埃及全地有了饥荒,众民向法老哀求粮食,法老对他们说:你们往约瑟那里去,凡他所说的你们都要作。当时饥荒遍满天下,约瑟开了各处的仓,粜粮给埃及人。”(见创41:54-56;又42-50章)

饥荒蔓延到了迦南地,雅各所住的地方也深深感到饥荒的严重。雅各的十个儿子听见埃及王储有丰富的粮食,就到那里去籴粮。他们到了埃及,就有人领他们到王的大臣那里去;他们和其他籴粮的人到了治理全国的宰相面前,他们就“脸伏于地,向他下拜。”“约瑟认得他哥哥们,他们却不认得他。”他的希伯来名字已经改成法老所赐的名;这位埃及的宰相与他们所卖给以实玛利人的少年已经大不相同了。当约瑟看到他哥哥们俯伏向他下拜时,他就想起从前所作的两个梦来,过去的事就活现在他眼前。他敏锐的目光发现他们中间没有便雅悯,心想,难道他也牺牲于这一班野蛮人残忍的手下了吗?于是他决意要探知实情。便严厉地对他们说:“你们是奸细,来窥探这地的虚实。”

他们回答说:“我主啊,不是的,仆人们是籴粮来的,我们都是一个人的儿子,是诚实人,仆人们并不是奸细。”约瑟想要知道他们是否像过去他和他们同在的时候一样,还具有那种傲慢的精神,并要从他们口中探知一些家庭的状况;然而他也深知他们所说的话可能是虚假的。于是他仍旧说他们是奸细,他们回答说:“仆人们本是弟兄十二人,是迦南地一个人的儿子,顶小的现今在我们的父亲那里,有一个没有了。”

约瑟表示怀疑他们的话,仍然看他们为奸细,并声称为要证实他们的话,他要留他们在埃及,只打发他们中间一个人去把他们的小兄弟带来。倘若他们不同意,就要把他们当奸细来办理。但这样的办法,雅各的众子是不能同意的,因为来回所需的时间会使他们的家属受绝粮之困;况且谁肯留自己的弟兄们在监狱里而单独回去呢?在这样境况之下,怎么好回去见他们的父亲呢?很明显地,他们可能会被处死,或者会被强迫为奴;如果带了便雅悯来,也不过是使他遭受同样的厄运而已。所以他们决定,宁可大家留下一同受苦,胜于使父亲丧失这留下来的一个儿子,而加重他的忧伤。于是约瑟照着他们所说的话,把他们监禁三天。

自从约瑟离开他哥哥们以来,雅各的众子在品格上已经有了改变。他们过去是嫉妒、暴躁、欺骗、残忍、怀恨的;如今在患难的考验之下,显明他们没有自私,且彼此信实相待,孝敬父亲;虽然他们自己已是中年人,但仍然顺服父亲的威权。

弟兄们在埃及的监狱中,回想到自己过去的罪过,这三天真是他们极其悲苦的日子。便雅悯若不来,则他们定要被视为奸细,而他们一点也不敢希望父亲能让便雅悯出来,到了第三天,约瑟便叫了哥哥们到他面前来。他不敢再扣留他们,因为父亲和眷属或许已经因缺粮而受困了。他说:“我是敬畏上帝的,你们照我的话行,就可以存活;你们如果是诚实人,可以留你们中间的一个人囚在监里,但你们可以带着粮食回去,救你们家里的饥荒;把你们的小兄弟带到我这里来,如此,你们的话便有证据,你们也不至于死。”虽然他们声称他们父亲是不会放便雅悯与他们一同回来,但他们同意接受这个建议。约瑟与他们交谈原是用翻译官传话的,弟兄们以为约瑟听不懂他们的话,所以彼此随便在约瑟面前谈话。他们为从前对待约瑟的事自责说:“我们在兄弟身上实在有罪,他哀求我们的时候,我们见他心里的愁苦,却不肯听,所以这场苦难临到我们身上。”流便从前曾在多坍设计救他的兄弟,这时他说:“我岂不是对你们说过,不可伤害那孩子吗?只是你们不肯听,所以流他血的罪向我们追讨。”约瑟听了他们的话,不能自禁,就退去哭了一场。从前他们虐待约瑟时,西缅原是唆使和主动人,因此约瑟回来的时候,就吩咐把西缅在他们面前选出,捆绑起来,再把他下在监里。

约瑟在还没有让他哥哥们回去之前,吩咐人给他们粮食,并把各人的银子私下放在他们口袋里。回去时,在路上喂牲口的饲料也替他们预备好了。他们中间有一个人在路上打开口袋,看见自己的一包银子仍在口袋里,很是惊奇。他把这事告诉众弟兄,他们都大大的困惑惊讶起来,就彼此说:“这是上帝向我们作什么呢?”他们应当把这事看为耶和华善待他们的征兆呢,或者是他让这事发生来刑罚他们的罪,陷他们于更深的苦难之中呢?他们认明上帝已经看清了他们的罪,而且现在正是在刑罚他们。

雅各焦急地等待着儿子们回来,他们一到家,全家的人都热切地围着他们,听他们向父亲述说一切的经过。他们都极其恐慌疑惧。这个埃及的宰相似乎怀有恶计。当他们打开口袋发现各人的银子都在口袋里,他们就更加恐惧了。这个年迈的父亲,在忧苦之中向众子喊着说:“你们使我丧失我的儿子;约瑟没有了,西缅也没有了,你们又要将便雅悯带去,这些事都归到我身上了。”流便回答说:“我若不带他回来交给你,你可以杀我的两个儿子,只管把他交在我手里,我必带他回来交给你。”这几句鲁莽话一点也不能安慰雅各的心。他回答说:“我的儿子不可与你们一同下去;他哥哥死了,只剩下他,他若在你们所行的路上遭害,那便是你们使我白发苍苍,悲悲惨惨的下阴间去了。”

那地饥荒甚大,不久,他们从埃及带来的粮食快吃尽了。雅各的众子深知若不带便雅悯同回埃及去,一定是徒劳往返的。他们也没有多大希望能改变父亲的决心,只好一言不发的等着事情的发展。饥荒的灾像越来越严重了;这位老人在全家人焦急的神色上,看出他们的缺乏,最后他说:“你们再去给我籴些粮来。”

犹大回答说:“那人谆谆的告诫我们,说:你们的兄弟若不与你们同来,你们就不得见我的面。你若打发我们的兄弟与我们同去,我们就下去给你籴粮。你若不打发他去,我们就不下去,因为那人对我们说,你们的兄弟若不与你们同来,你们就不得见我的面。”犹大看出他父亲的决心已经有了一点松动,于是就接下去说:“你打发童子与我们同去,我们就起身下去,好叫我们和你,并我们的妇人孩子,都得存活,不至于死。”他又为他的兄弟作保,若不把他带回来交还父亲,他就情愿永远担罪。

雅各再也不能坚持下去了,他嘱咐他们准备出发。并嘱咐他们要带一点礼物,就是被饥荒所蹂躏的迦南地所出的土产,“乳香、蜂蜜、香料、没药、榧子、杏仁,”给那地的宰相,并要加倍带银子去。他说:“也带着你们的兄弟,起身去见那人。”当雅各的众子们正提心吊胆地准备上路时,这位年迈的父亲站了起来,向天伸手,为他们祷告说:“但愿全能的上帝使你们在那人面前蒙怜悯,释放你们的那弟兄和便雅悯回来;我若丧了儿子,就丧了吧。”

他们又跋涉到了埃及,去晋见约瑟。约瑟一看见他同母的兄弟便雅悯,就深深的触动了手足之情。但他勉强地隐忍着情感,吩咐人把他们带到他的屋里,并预备筵席,叫他们和他一同吃饭。当弟兄们被领到相府时,他们大大吃惊,深怕是为了前次口袋里的银子要他们交代。他们认为这或许是故意放在那里,好有把柄强迫他们为奴仆。他们担心地与约瑟的家宰商量,说明他们到埃及来的情形;并且为了证明自己无罪,他们就告诉他,他们已把口袋里所发现的银子带回来了,另外又带银子来籴粮;他们又加上一句说:“不知道先前谁把银子放在我们的口袋里。”那人回答说:“你们可以放心,不要害怕,是你们的上帝,和你们父亲的上帝,赐给你们财宝在你们的口袋里,你们的银子我早已收了。”于是他们的忧虑就解除了,而且当西缅从监里被放出来与他们相聚时,他们就觉得上帝实在是恩待他们了。

当宰相再接见他们时,他们就把礼物呈上,又谦卑地“俯伏在地,向他下拜。”于是先前所作的梦又浮现在他心头,约瑟问候他们之后,就赶紧问:“你们的父亲,就是你们所说的那老人家平安吗?他还在吗?”他们又低头下拜,回答说:“你仆人我们的父亲平安,他还在。”约瑟举目看见便雅悯,就说:“你们向我所说那顶小的兄弟,就是这位吗?”“小儿啊;愿上帝赐恩给你。”可是,这时触动他手足之情,不能自禁,再也不能说下去了。他就“进入自己的屋里,哭了一场。”约瑟既哭完了,就隐忍着出来,于是大家一同坐席。按当时阶级的惯例,埃及人是不可与别国人同桌吃饭的。所以雅各的众子坐了一席,约瑟因为地位的关系,自坐一席,埃及人也分开坐下。当大家都入席坐定之后,弟兄们见自己的席位是按着长幼的次序排列,就大大诧异。”约瑟把他面前的食物分出来。”但便雅悯所得的比别人多了五倍。他这样优待便雅悯,希望借此知道弟兄们是否嫉妒怨恨这顶小的兄弟,像他们从前待他一样。弟兄们仍然以为约瑟不懂他们的话语,他们就彼此自由谈话,这样他就有机会获知他们的真情。但是他还要试验他们,在他们回去之前,他吩咐人把他的银杯放在最小兄弟的口袋里。

弟兄们欢欢喜喜地起身回家。有西缅和便雅悯和他们在一起,而且他们的牲口又驮着很多粮食。大家都感觉到他们已经安然脱离了那似乎环绕着他们的危险。但不料他们刚到了效外,宰相的家宰就追上来,严厉地质问他们说:“你们为什么以恶报善呢?这不是我主人饮酒的杯吗?岂不是他占卜用的吗?你们这样行是作恶了。”那时代的人,认为这样的杯能发现盛在其中的任何毒物,借以保护使用的人不致中毒,所以是颇有价值的。

弟兄们回答家宰的咎责说:“我主为什么说这样的话呢?你仆人断不能作这样的事。你看,我们从前在口袋里所见的银子,尚且从迦南地带来还你,我们怎能从你主人家里偷窃金银呢?你仆人中,无论在谁那里搜出来,就叫他死,我们也作我主的奴仆。”

家宰说:“现在就照你们的话行吧,在谁那里搜出来,谁就作我的奴仆,其余的都没有罪。”

于是马上进行搜查。“他们各人急忙把口袋卸在地下,各人打开口袋。”家宰就下手挨口袋查搜,从流便起,依次搜到最小的为止,那杯竟在便雅悯的袋中搜出来。

弟兄们就撕裂了衣服,表示他们极端的悲苦,慢慢地回到城里。依着他们自己的话,便雅悯是注定一生要作奴隶了。他们随着家宰到了相府,见约瑟仍在那里,他们便俯伏在他的面前。宰相对他们说:“你们作的是什么事呢?你们岂不知像我这样的人必能占卜吗?”约瑟这样讲,乃是要他们承认自己的罪。他从来没有说自己有占卜的能力,只是要他们相信,他能洞悉他们生平的秘密。

犹大回答说:“我们对我主说什么呢?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们怎能自己表白出来呢?上帝已经查出仆人的罪孽了;我们与那在他手中搜出杯来的,都是我主的奴仆。”

约瑟回答说:“我断不能这样行,在谁的手中搜出杯来,谁就作我的奴仆;至于你们可以平平安安的上你们父亲那里去。”

这时犹大极其悲苦,他就近前向宰相说:“我主啊,求你容仆人说一句话给我主听,不要向仆人发烈怒,因为你如同法老一样。”犹大用最动人的口吻,述说他父亲丧失约瑟的悲伤,以及父亲怎样不愿意让便雅悯和他们同到埃及来,因为他是他母亲拉结所留下的唯一的儿子,而拉结又是雅各所深爱的。犹大又说:“我父亲的命与这童子的命相连,如今我回到你仆人我父亲那里,若没有童子与我们同在,我们的父亲见没有童子,他就必死,这便是我们使你仆人——我们的父亲白发苍苍、悲悲惨惨的下阴间去了。因为仆人曾向我父亲为这童子作保,说:我若不带他回来交给父亲,我便在父亲面前永远担罪。现在求你容仆人住下,替这童子作我主的奴仆,叫童子和他哥哥们一同上去。若童子不和我同去,我怎能上去见我父亲呢?恐怕我看见灾祸临到我父亲身上。”

约瑟满意了。他已经在他哥哥们身上看出真实悔改的表现。他既听到犹大自愿牺牲的崇高进言,就吩咐在旁侍立的人都出去,于是放声大哭,对他弟兄们说:“我是约瑟,我的父亲还在吗?”

弟兄们惊惶失措,目瞪口呆。原来埃及的宰相就是他们所曾嫉妒,所想谋害,最后出卖为奴的兄弟约瑟!他们过去一切苦待他的事,这时都回想起来了。他们记得从前如何藐视他的梦,并如何竭力阻止梦的实现。孰料他们却促成了梦的应验。如今他们完全在他的权柄之下,无疑地他要为过去所受的害报仇。

约瑟看出了他们的窘态。便和蔼地说:“请你们近前来,”他们既近前来,他就接下去说:“我是你们的兄弟约瑟,就是你们所卖到埃及的。现在不要因为把我卖到这里,自忧自恨,这是上帝差我在你们以先来,为要保全生命。”他觉得他们已经为这虐待他的事受够了苦,所以慷慨地设法消除他们的疑惧,并减轻他们自责的烦恼。

约瑟又说:“现在这地的饥荒已经二年了,还有五年不能耕种,不能收成。上帝差我在你们以先来,为要给你们存留余种在世上,又要大施拯救,保全你们的生命。这样看来,差我到这里来的不是你们,乃是上帝,他又使我如法老的父,作他全家的主,并埃及全地的宰相。你们要赶紧上到我父亲那里,对他说:你儿子约瑟这样说,上帝使我作全埃及的主,请你下到我这里来,不要耽延。你和你的儿子、孙子,连牛群、羊群并一切所有的,都可以住在歌珊地,与我相近,我要在那里奉养你,因为还有五年的饥荒,免得你和你的眷属并一切所有的都败落了。况且你们的眼和我兄弟便雅悯的眼,都看见是我亲口对你们说话。”“于是约瑟伏在他兄弟便雅悯的颈项上哭,便雅悯也在他的颈项上哭。他又与众弟兄亲嘴,抱着他们哭,随后他弟兄们就和他说话。”他们谦卑地承认了自己的罪,并求他饶恕。他们已经多年为他担忧自责,如今既知道他还在世,就不胜欣喜。

这一切经过很快地传到法老王耳中。他急于要向约瑟表示感激,就赞助约瑟请他全家到埃及来,说:“埃及全地的美物,都是你们的。”于是约瑟打发弟兄们回去,大量供给他们粮食和车辆,以及他们搬家到埃及来所需要的一切。约瑟赠送给便雅悯的东西比其他弟兄更为珍贵。他又恐怕他们在回家的路上会发生纠纷,所以当他们将要离别的时候,就吩咐他们说:“你们不要在路上相争。”

雅各的众子带着喜讯回到他们的父亲那里说:“约瑟还在,并且作埃及全地的宰相。”老人起先惊异不已,不能相信这话,但当他看到许多车辆和满载货物的牲口,而便雅悯又在他身边,他就相信了。并且心花怒放地说:“罢了,罢了,我的儿子约瑟还在,趁我未死以先,我要去见他一面。”

这十个弟兄还有一件难堪的事不得不作。就是向父亲认罪,说明他们的欺骗和残忍,使他和他们的生活这么多年都如此悲苦。雅各没有料到他们会犯这么卑鄙的罪,但他看出万事都互相效力,为要叫他们得益处,所以他就饶恕了这些犯错误的儿子,并为他们祝福。

父亲和他的众子,以及眷属、牛羊和许多仆从,不久就起身往埃及去了。他们带着愉快的心情赶路,当他们来到别是巴时,雅各就在那里奉献感恩祭与上帝,并恳求耶和华应许与他同去。夜间上帝在异象中对他说:“你下埃及去不要害怕,因为我必使你在那里成为大族。我要和你同下埃及去,也必定带你上来。”

“你下埃及去不要害怕,因为我必使你在那里成为大族,”这是个意义深长的应许。上帝从前应许亚伯拉罕,他的后裔必要像天上的星那样无数,但到目前为止,选民的人数还是增加得很慢。并且现在的迦南地,还不适于建立一个像预言所说那样的大国。如今迦南地还有强大的外邦民族盘据着,必须等到“第四代”(见创15:16)他们才要被赶出去。如果这时以色列的子孙要在迦南地成为大族,那么,就必须把迦南人赶出去,或是散居在他们中间。按着上帝的安排,他们现在还不能把迦南人赶出去,若是与迦南人杂居,他们就有被引诱拜偶像的危险。而埃及却正有实现上帝旨意的必要条件。那里有一个灌溉充足、土地肥沃的区域任他们使用,使他们得有迅速繁殖的各种便利。他们因为职业的缘故,必要遭受埃及人的憎嫌,“因为凡牧羊的都被埃及人所厌恶。”(创46:34)这样,使他们能以保持独特的民族性,使他们不致参加埃及人拜偶像的恶习。

这一群人一到埃及,就直接往歌珊地去。约瑟坐着轿车,带着仆从而来。他一时把四围的荣华和地位的高贵都忘记了,只有一个思想充满他的心,只有一个热望兴奋着他。当他看见家人来到之时,那多年以来被遏止着的孺慕之情,这时再也抑制不住了。他从车上一跃而下,赶紧跑去迎接他的父亲,“就伏在父亲的颈顶上,哭了许久。以色列对约瑟说:我既得见你的面,知道你还在,就是死我也甘心。”

约瑟带着他的五个弟兄去见法老,从法老那里领得土地,作他们将来寄居之所。法老王为要酬谢他的宰相,原可派他们担任官职,但忠于敬拜耶和华的约瑟,不愿他们遭受异教朝廷中所必有的试探。所以预先告诫他们,如果王询问他们的时候,就要直言无隐地说明他们的职业。雅各的众子听从了他的劝告,同时也谨慎地说明他们来是要在这地寄居,并不是永远住在那里,这样就保留了随时离去的权利。法老安排一个地方给他们住,就是他所说“最好的地”歌珊。

雅各全家到埃及不久,约瑟便领着他父亲去见法老。先祖雅各平生本没有进过君王的宫廷,但是他在大自然的幽雅景象中,曾与一位更大的君王交谈,所以如今他带着一种很自然的优越感,举手为法老祝福。

雅各初见约瑟时,曾表示他多年的焦虑和忧伤,临终既得到了快乐,就是死也甘心。但他并没有想到自己还能在歌珊地,平平安安地享受十七年的桑榆晚景。这几年的幸福是已往的岁月所无可比拟的。他看见众子表现的真心悔改,他见到家庭是处在有利于发展大国的环境中,他的信心就把握定了他们将来在迦南地建国的可靠应许。他自己则享有埃及宰相所能给予他的一切敬爱和照顾,于是他和久别重逢的儿子在一起,融融洩洩地终其天年。

当雅各知道自己的死期将近时,他就差人叫了约瑟来。他仍然固守着上帝关于迦南产业的应许,便对约瑟说:“请你不要将我葬在埃及,我与我祖我父同睡的时候,你要将我带出埃及,葬在他们所葬的地方。”约瑟应许这样作,但雅各还不放心,他要约瑟严肃起誓,把他葬在麦比拉洞他列祖的旁边。

另有一件要事必须注意的,就是要正式把约瑟的儿子列在以色列的子孙之中。所以约瑟带着以法莲和玛拿西来见父亲最后一面。这两个少年因了母亲的缘故,便与埃及最高的祭司团体有了关系,如果他们愿意与埃及人结交,则尽可以因他们父亲的地位而打开了名利双收之门。但约瑟的愿望,却是要他们与自己的本族联合。他表示坚信上帝立约的应许,宁可在被轻视的牧羊民族中得一地位,也不愿他的儿子享受埃及朝廷所能给他们的一切尊荣,因为上帝已经把他的圣言交托他们了。

雅各说:“我未到埃及见你之先,你在埃及地所生的以法莲和玛拿西,这两个儿子是我的,正如流便和西缅是我的一样。”他们要归于雅各的名下,作为两个支派之首。这样,流便所丧失的长子名分,其中一个权利就归到约瑟头上,在以色列中得双份的产业。

雅各年纪老迈,眼睛昏花,他还不知道这两个少年已经在他面前,如今他既看见两个人影,就问说:“这是谁?”约瑟告诉了他,他接着说:“请你领他们到我跟前,我要给他们祝福。”当他们近前来时,先祖就和他们亲嘴,抱着他们,并严肃地按手在他们头上,为他们祝福。于是他祷告说:“愿我祖亚伯拉罕,和我父以撒所侍奉的上帝,就是一生牧养我直到今日的上帝,救赎我脱离一切患难的那使者,赐福与这两个童子。”这时候,他再没有自恃的精神,再没有依靠人的能力或巧计。上帝曾一直保守并支持了他。他并没有因过去所受的患难发什么怨言。过去的试炼和忧伤,他不再看为逆境。他只想起那在他人生旅程与他同在之上帝的怜悯和慈爱。

祝福完了,雅各又向他的儿子约瑟保证说:“我要死了,但上帝必与你们同在,领你们回到你们列祖之地。”他为后世——那经过多年奴役和忧患的世世代代,留下这一个信心的见证。最后,雅各的众子都聚集在他临终的床前。雅各叫他的儿子们前来,说:“雅各的儿子们,你们要聚集而听,要听你们父亲以色列的话,”“我好把你们日后必遇的事告诉你们,”他过去曾经时常为他们的前途忧虑,并想描绘各支派将来的历史。如今当他的众子等待着他最后为他们祝福时,有感动人的灵降在他身上,在预言的异象中,将他后裔的将来展开在他面前。他把众子的名字一个接着一个地都提到了,各人的品格也都描绘出来,各支派将来的历史也简单地说明了。

“流便哪,你是我的长子,是我力量强壮的时候生的,本当大有尊荣,权力超众。”

父亲这样说明了长子流便原来应该有的地位,但是他在以前所犯的重罪,使他不配承受长子的福分。雅各接着说:“但你放纵情欲、滚沸如水,必不得居首位。”

祭司的职任分给利未,王权和弥赛亚的应许给予犹大,双份的产业赐给约瑟。流便支派在以色列中一直没有高升到杰出的地位,它的人数不及犹大,约瑟,或但,而且后来也列在最先被掳的支派之中。

西缅和利未的年龄仅幼于流便。他们曾联合起来残杀示剑人,而且在出卖约瑟的事上,他们的罪也是最重的。雅各对这两个儿子这样说:“我要使他们分居在雅各家里,散住在以色列地中。”

在进迦南地之先,数点以色列民人数的时候,西缅支派人数最少。摩西最后为以色列民祝福的时候,他也没有提到西缅支派。约书亚分配迦南地的时候,西缅支派仅仅在犹大支派的地业中间得了一小份,至于后来他们中间出来一些强壮的家族,在圣地边界之外的区域,成立了若干小的部落。利未支派除了得到分散在迦南各处的四十八座城之外,也没有得什么别的产业。至于这一个支派,后来当各支派都背弃上帝时,他们仍旧忠于耶和华,故得以在圣所中供职,于是咒诅就变成祝福了。

长子名分最大的福气转给犹大了。犹大这个名字的意义——赞美——也在预言这支派的历史中说明了:“犹大啊,你弟兄们必赞美你,你手必掐住仇敌的颈项,你父亲的儿子们必向你下拜。犹大是个小狮子,我儿啊,你抓了食便上去;你屈下身去,卧如公狮,蹲如母狮,谁敢惹你?圭必不离犹大,杖必不离他两脚之间,直等细罗来到,万民都必归顺。”

百兽之王的狮子乃是犹大支派最合适的象征,后来从这个支派出了大卫,而“大卫的子孙”“细罗,”就是“犹大支派的狮子,”一切执政者最后必向他屈膝,列国必向他下拜。

雅各为他多数的儿子预言了一个兴盛的将来。最后来到约瑟的名字,当他为那“与弟兄迥别之人”求福时。父亲心花怒放了:“约瑟是多结果子的树枝,是泉旁多结果的枝子,他的枝条探出墙外。弓箭手将他苦害,向他射箭,逼迫他。但他的弓仍旧坚硬,他的手健壮敏捷,这是因以色列的牧者,以色列的磐石,就是雅各的大能者。你父亲的上帝必帮助你,那全能者必将天上所有的福,地里所藏的福,以及生产乳养的福,都赐给你,你父亲所祝的福,胜过我祖先所祝的福,如永世的山岭,至极的边界;这些福必降在约瑟的头上,临到那与弟兄迥别之人的顶上。”

雅各素来是一个有深情挚爱的人,他对众子的爱心是坚强而温慈的,他临死的遗嘱并没有向他们发一句偏心或愤慨的话。他已经饶恕了他们各人,至终还是疼爱他们的。依着他为父亲的慈爱,他只能说出鼓励和希望的话,但是有上帝的能力在他身上,而且在圣灵的感动之下,虽然这些话对他是痛苦的,而他也不得不据实说出来。

说完了最后祝福的话,雅各重述关于自己安葬之地的吩咐,说:“我将要归到我列祖那里,你们要将我葬在……麦比拉田间的洞,……与我祖我父在一处。”“他们在那里葬了亚伯拉罕和他妻子撒拉,又在那里葬了以撒,和他妻子利百加;我也在那里葬了利亚。”他在一生最后的一件事上,就是这样表现了他对上帝应许的信心。

雅各的晚年,正如人经过一天的愁烦疲劳之后,享受傍晚时宁静的休息一样。在他的人生路程上固然常有忧郁的黑云,但到他的夕阳幕景时,已是天朗气清了,而且有天上的光辉照耀着他临终的时辰。经上说:“到了晚上才有光明。”“你要细察那完全人,观看那正直人,因为和平人有好结局。”(亚14:7;诗37:37)

雅各曾犯过罪,也曾深深地受过苦。自从他犯了大罪,使他从父家逃亡的那一天起,他过了多年辛劳、忧虑和愁苦的生活。他作了一个无家可归的游子,与慈母分离,此生不得再见;他为所爱的人工作了七年,结果反受了卑鄙的欺骗;在贪心吝啬的亲戚手下辛劳工作了二十年之久;虽然财富增添,儿女满堂,但家庭纷争不和,他也得不到多少乐趣;女儿的丑名、她弟兄为她复仇的残暴行为、拉结的去世、流便的逆伦之罪,再加上犹大的罪,以及他的众子在约瑟的事上所有残忍的欺骗和恶毒的行为,这一切都使他至感痛苦,且看这摆在他面前一连串的罪恶是多么黑暗啊!他曾一再地收获了他头一件错行的果子。再三地看到他的众子犯了他自己所曾犯过的罪。惩罚虽是痛苦的,但终于发挥它的作用。这管教虽是愁苦的,但已经结了“平安的果子,就是义。”(来12:11)

《圣经》忠实地记载那些蒙上帝特别恩眷的古圣先贤的过错,诚然是彰显出他们的过错,比彰显他们的德行更为详尽。这一点曾使许多人心中诧异,并给了不信之人一个讥诮批评《圣经》的借口。但是《圣经》没有掩饰事实,也没有隐瞒其主要人物的罪,这正是《圣经》之所以可靠的一个最有力的凭据。人心总不免有偏见,所以世人所写的历史不可能有绝对公正的记载。如果《圣经》是未受圣灵感动之人所写作的,无疑地,他们必要用更夸张的话,来描写其中被推崇之人的伟大品格。但《圣经》既是上帝所默示的,我们就有他们经验的正确记录。

那些为上帝所眷爱,并负有重任的人,有时也不免被试探所胜而犯罪,正如我们今日往往奋斗,有时动摇,而常在错误之中跌倒一般。他们的生活,连同他们的过错和愚妄,都摆在我们面前,作为我们的鼓励和警戒。如果《圣经》描写他们为没有罪过的人,则生来就有罪的我们,或会因自己的过错和失败而灰心绝望了。但当我们看到别人在与我们一样的逆境中怎样挣扎,怎样在试探之下像我们一样跌倒而又怎样重新壮胆,并靠着上帝的恩典而得了胜,我们就必在追求公义的努力上得到鼓励了。虽然他们有时打了败仗,但后来仍旧恢复了他们的阵地,而蒙上帝的赐福,照样我们也可以靠耶稣的力量作得胜的人。同时,他们生活的记录,也可以作为我们的前车之鉴。这显明上帝决不姑息罪恶。他在所最眷爱的人身上监察他们的罪,而且对待他们,甚至于比对待那些少得亮光、少有责任的人更加严厉。

约瑟的哥哥们在雅各安葬之后,心中又充满了恐惧。约瑟虽然曾那么友爱地对待他们,但良心的自责使他们疑惧横生。他们认为约瑟是由于尊重他们的父亲,所以迟迟不向他们报复,如今父亲既死,他就要借他们的罪而把迟延很久的刑罚加在他们身上了。他们不敢亲自去见约瑟,只是打发人去说:“你父亲未死以先,吩咐说:你们要对约瑟这样说,从前你哥哥们恶待你,求你饶恕他们的过犯和罪恶,如今求你饶恕你父亲上帝之仆人的过犯。”这话使约瑟感动得流泪了,因此他哥哥们壮胆前来俯伏在他面前,说:“我们是你的仆人。”约瑟对哥哥们的爱是深挚无私的,想到他们仍旧看他对他们怀有复仇之念,这很使他痛心。于是他对他们说:“不要害怕,我岂能代替上帝呢?从前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上帝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许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现在你们不要害怕,我必养活你们和你们的妇人孩子。”

约瑟的生活正是表彰了基督的生活。约瑟的哥哥们把他卖了为奴,乃是由于嫉妒的心,他们曾设法使他不能大过他们。当他被带到埃及去之后,他们以为不再被他的梦所烦扰而庆幸,并以为这样就排除了这两梦兆实现的一切可能。孰料他们自己所行的是在上帝的支配之下,正成全了他们所想要阻止的事。照样,犹太的祭司和长老们也曾妒忌基督,害怕他要吸引民众离开他们。为免得他作王起见,他们把他处死,但是他们这样行,正好促成了基督为王的计划。

约瑟借着在埃及为奴,作了他父家的救星,然而这一件事并没有减轻他哥哥们的罪过。照样,基督被他的仇敌钉死,使他成了世人的救赎主,堕落人类的救星,全世界的主宰。但是杀害他之人的罪依然是极大的,好像上帝的圣手没有使自己得到荣耀和人类得到救赎管理这事一样。

约瑟怎样被自己的弟兄卖给异邦人,照样,基督也被他的一个门徒卖给他那最狠毒的仇敌。约瑟因自己的德行而被诬告下在监里;照样,基督也因自己公义克己的生活对罪恶是一种谴责,而被人藐视、被人拒绝,他虽然没有犯过什么罪,但他们却凭假见证定了他的死刑。约瑟在虐待和压迫之下忍耐和温柔,以及他对无亲情之弟兄的乐意饶恕和慷慨仁慈,代表救主在恶人的毒害和侮辱之下毫无怨言的忍耐与饶恕,他不但乐意饶恕杀害他的人,也乐意饶恕一切来到他面前承认自己的罪并祈求赦免的人。

约瑟在他父亲死后又活了五十四年,“得见以法莲第三代的子孙,玛拿西的孙子玛吉的儿子,也养在约瑟的膝上。”约瑟眼见以色列民增多兴旺起来,在他一生的年日中,对上帝使以色列归回应许之地的信心,都始终没有动摇过。

当约瑟知道自己将要去世之时,就把亲族召到旁边。他虽然在法老的国中享尽了荣华富贵,但毕竟还是视埃及为寄居之地。他临终时的行事,就表明他愿与以色列民休戚与共。他临终的遗嘱说:“上帝必定看顾你们,领你们从这地上去,到他起誓所应许给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之地。”并且他还要叫以色列的子孙郑重起誓,把他的骸骨一同带回迦南地。“约瑟死了,正一百一十岁,人用香料将他薰了,把他收殓在棺材里,停在埃及。”此后以色列民在埃及服苦役好几百年,这一口棺材经常使他们想起约瑟的遗嘱,提醒以色列人,使他们知道他们在埃及不过是寄居的,并吩咐他们要把希望寄托在应许之地,因为他们蒙拯救的日子终必来临。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