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71章 大卫的犯罪与悔改
 哈门·艾伦       2019-04-03       950

在《圣经》中很少看到赞扬人的话。即使是最杰出的人物,《圣经》也没有多少篇幅记载他们的德行。这样的不记载,不是没有意义、不含教训的。因人所具有的一切美德,都是上帝的恩赐;人的好行为,乃是借着上帝有基督里的恩典实行出来的。他们的一切成就既都仰赖于上帝,则他们的人格或行为所得的荣耀自然就应该归给他;而人则不过是他手中的工具而已。再者,根据《圣经》历史中的一切教训,赞扬或抬举人乃是极危险的事;因为一个人若忘记完全依靠上帝而想靠自己的力量,必会跌倒。人类所必须应付的对手比人强大多了。“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2)我们若靠自己的力量,决不可能应付这种战争;凡足以使我们自高自恃离弃上帝的,都是造成我们败亡的因素。《圣经》中的大旨,就是要教导人不可依靠人的力量,而要依靠上帝的能力。

那使大卫失足的,就是这种自恃自大的精神。诌媚、权力和奢侈生活的蛊惑,在他身上并不是没有影响。而与四围列国的交往,也发挥了邪恶的作用。当时,东方统治者的普遍恶习是只许君王作恶,不许百姓犯罪;君王不像百姓一样,有约束自己的本分。这一切,就减弱了大卫对罪恶的可憎性的感觉。于是他不再依靠耶和华的能力,反而依靠自己的才智和力量了。什么时候撒但要使人与上帝——能力的唯一泉源——隔绝,他就要激起人肉体的情欲。这个仇敌的工作,不是突如其来的;也不是初来就使人感觉突兀可惊的;乃是暗地埋伏着,要向正义的堡垒进行破坏。开始的时候,似乎是在一些小的事情上不完全效忠上帝,不完全依靠他,并随从世俗的习惯和行为。

大卫与亚扪人的战事尚未结束之前,他就把带领军队的责任交给约押,自己回耶路撒冷去了。这时亚兰人已经归顺以色列人,而亚扪人完全覆亡似乎已成定局。大卫正在享受他胜利之果实和他贤明政治的尊荣,当他生活安逸而没有戒备的时候,那试探者就利用这机会来占据了他的心。上帝既使大卫与他有那么密切的联络,并曾向大卫显示那么大的恩惠,这一事实本应该大大激发他来保守自己品格的纯洁无疵,可惜,当大卫在安逸和有恃无恐之时,竟松开了那握住上帝的手,他屈服于撒但,而使自己的心灵染上罪恶的污点。他原是天上所指派的一个元首,上帝所拣选来执行他律法的人,而他自己竟把这律法践踏在脚下。他原来应该使行恶的人惧怕,如今他的行为反倒鼓励他们作恶了。

大卫在幼年所遭遇的危险中,因自觉良心无愧,所以能把自己交托上帝。耶和华的圣手也曾引导他,安全的摆脱那预设在他脚前的无数网罗。但如今他既犯了罪,又没有悔改,他也没有祈求天上的帮助与引领,反而想靠自己,来解脱他犯罪所造成的危险。那使王陷入网罗的美女拔示巴,原是大卫最忠勇的战士赫人乌利亚的妻子。如果大卫的罪被人张扬出去的话,谁也不能预料将来会有什么结果。上帝的律法既宣布犯奸淫的人必被治死,那勇武的战士又被王那样无耻地亏待了,他就足有刺杀大卫的理由,甚至可以发动全国性的叛乱来报仇雪恨。

大卫为掩饰自己罪所作的一切努力都是徒然的。他既自陷于撒但的权势之下;四面就有危险埋伏,而且比死亡还难堪的羞辱正摆在眼前。现在似乎只有一条路可逃,他就在绝境之中急不暇择,在奸淫之外又加上了杀人的罪。那曾促成扫罗毁灭的,这时正在引诱大卫使他走到败亡的地步。虽然二者的性质不同,但都是引诱违犯上帝的律法。大卫想,如果乌利亚在战场上死在仇敌的手中,他的死就不能怪罪于王,拔示巴自然就可以作大卫的妻,嫌疑能以避免,而王的名誉也能保全了。

乌利亚竟带了执行自己死刑的命令回去。王写信给约押,叫乌利亚带去,信内说:“要派乌利亚前进,到阵势极险之处,你们便退后,使他被杀。”(见撒下11:12)约押既然已经犯过一次任意杀人的罪,这时就毫不迟疑地执行了王的指示,乌利亚便在亚扪人的刀下丧生了。

在此事以前,大卫的王业本是世上君王很少足与比拟的。《圣经》记载,他“向众民秉公行义。”(撒下8:15)他的正直曾博得国人的信任和忠顺。但当他离弃上帝,屈服于那恶者的时候,他一时就成了撒但的工具;然而他仍有上帝所赐给他的地位和威权,因此,凡屈从大卫威权的人,虽然是顺命,却也是陷在危险之中了。约押忠于王的命令过于上帝的命令,也是因他作了王令他作的事,而违犯了上帝的律法。

大卫的权柄固然是上帝所赐的,但他行使权柄时必须符合那神圣的律法。当他的命令与上帝的律法有抵触时,那么顺从他的命令便是犯罪了。“凡掌权的都是上帝所命的。”(罗13:1)但他们的命令若违背上帝的律法,我们就不可顺从。保罗在写信给哥林多人时曾提出我们所该遵循的原则。他说:“你们该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样。”(林前11:1)

约押把执行王命的经过差人奏告大卫王,他措词非常审慎,以免自己与王受到牵连。约押“嘱咐使者说:你把争战的一切事,对王说完了,王若发怒,……你就说:王的仆人赫人乌利亚也死了。使者起身,来见大卫,照着约押所吩咐他的话,奏告大卫。”

王回答说:“你告诉约押说,不要因这事愁闷,刀剑或吞灭这人,或吞灭那人,没有一定的,你只管竭力攻城,将城倾覆;可以用这话勉励约押。”

拔示巴遵着习俗的日期,为她丈夫哀哭。“哀哭的日子过了,大卫差人将她接到宫里,她就作了大卫的妻。”从前在自己性命危殆时,因温慈的良心和崇高的正义感,而不肯伸手攻击耶和华受膏者的大卫,如今竟堕落到这样的地步,亏负并杀害他最忠勇的一个战士,而还想安然享受犯罪的酬报,哀哉,“黄金何其失光,纯金何其变色!”(哀4:1)

撒但从起初就常向人缕述人因违犯律法而能得到的利益。他如此引诱了天使,他如此试探了亚当和夏娃,叫他们犯罪。他也正在照样引诱许多人悖逆上帝。他粉饰了违犯律法的道路,使它显出很可羡慕;但“至终成为死亡之路。”(箴14:12)那曾擅自行走这路,在尝了犯罪的苦果之后,还能及早回头的人,是有福的。上帝凭着他的大怜悯,没有任凭大卫受罪中之乐的欺骗,而被引诱到全然败亡的地步。

为了以色列的缘故,上帝也有亲自干涉的必要。过了一些时候,大卫对拔示巴的罪终于被人发觉,以至众人怀疑必是大卫谋杀了乌利亚。那么,耶和华也就受了侮辱。他曾恩待并高举大卫,而大卫的罪误表了上帝的品德,并玷辱了他的圣名。这事必在以色列中把敬虔的标准降低了,并在许多人心中减弱他们对罪的憎恶;同时,那些不敬爱上帝的人就必在罪恶之中更加胆大妄为了。

先知拿单受命传达一个责备的消息给大卫。这个消息严厉得可怕。人对君王发出这样的谴责,很少是不以性命作孤注的。拿单毫无畏惧地传达了神圣的判决;但他运用了天赐的智慧,引动了王的同情,唤醒了他的良知,使他从自己口中定他自己的死罪。先知以大卫为上帝所指派维护他百姓权利者的身份,向他讲一个故事,说明一个人怎样被亏待、受欺压,并要求赔偿。

他说:“在一座城里有两个人,一个是富户,一个是穷人。富户,有许多牛群羊群;穷人,除了所买来喂养的一只小母羊羔之外,别无所有;羊羔在他家里和他儿女一同长大;吃他所吃的,喝他所喝的,睡在他怀中,在他看来如同女儿一样。有一客人来到这富户家里;富户舍不得从自己的牛群羊群中,取一只预备给客人吃,却取了那穷人的羊羔,预备给客人吃。”

王就大怒,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行这事的人该死;他必偿还羊羔四倍,因为他行这事,没有怜恤的心。”(撒下12:5-6)

于是拿单定睛望着王,并向天举起右手,严肃地宣告说:“你就是那人。”他又说道:“你为什么藐视耶和华的命令,行他眼中看为恶的事呢?”犯罪的人尽管像大卫一样,设法遮掩住自己的罪过,瞒过世人;他们尽管设法把恶事隐藏起来,永远不叫人看见,不让人知道;但是,“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来4:13)因为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太10:26)

先知拿单声称:“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说:我膏你作以色列的王,救你脱离扫罗的手。……你为什么藐视耶和华的命令,行他眼中看为恶的事呢?你借亚扪人的刀,杀害赫人乌利亚,又娶了他的妻为妻。……所以刀剑必永不离开你的家。……我必从你家中兴起祸患攻击你;我必在你眼前,把你的妃嫔赐给别人,……你在暗中行这事,我却要在以色列众人面前,日光之下,报应你。”

先知的责备打动了大卫的心;他的良心发现;他的罪过显出了极端严重的性质。他虚心地在上帝面前痛悔了。他嘴唇发颤着说:“我得罪耶和华了。”一切伤害别人的事,都由受害的人达到上帝面前。大卫深切感到自己是对乌利亚和拔示巴犯了一件极严重的罪,但他更严重地得罪了上帝。

虽然在以色列中没有人敢在耶和华的受膏者身上执行死刑,但是大卫唯恐自己的罪不蒙赦免,却要被上帝迅速的刑罚所剪除,所以心中战栗不已。但先知传给他一个信息说:“耶和华已经除掉你的罪;你必不至于死。”然而公义还是必须维持的。死刑从大卫身上转移到他犯罪所生的孩子身上。这样,上帝给王一个悔改的机会;同时,孩子的受苦和死亡,既是大卫应受刑罚的一部分,就比他自己死了更加难堪。先知说:“只是你行这事,叫耶和华的仇敌大得亵渎的机会,故此你所得的孩子,必定要死。”

当他的孩子受击打的时候,大卫禁食自卑地为这孩子的生命恳求。他脱去王袍,摘下王冠,夜复一夜的躺在地上,肠断心碎地为这替他的罪受苦的无辜者代求。“他家中的老臣来到他旁边,要把他从地上扶起来,他却不肯起来。”大卫想到过去,当上帝向有些人或城邑宣布刑罚的时候,往往因人自卑悔改,而使他的忿怒转消,那乐意饶恕人的无穷慈爱者就差使者传达和平的信息。这种思想鼓舞了他,只要孩子一息尚存,他就恒切地为他恳求。及至他知道孩子死了,他便安然地顺服上帝的旨意。他自己所宣布公义报应的第一次打击,就此落在他头上了;但大卫依靠上帝的怜爱,也不是没有安慰的。

许多人读到大卫失足的历史,就怀疑说:大卫的这一件事,为什么要公诸大众?上帝为什么要把上天所如此高举之人的生活史上黑暗的一页,暴露在世人面前呢?先知在责备大卫的时候,关于他犯的罪,曾说出这样的话:“只是你行这事,叫耶和华的仇敌大得亵渎的机会。”在以后的各世代中,许多不信上帝的人们要指着大卫品格的污点,得意地嘲笑说:“这就是合上帝心意的人!”这样,信仰就受了侮辱,上帝和他的话受了亵渎,许多人在不信之中硬了心肠,而那些披着敬虔外衣的人,也在罪恶中胆大妄为了。

但大卫的历史,事实上并不能为罪恶张目。他之称为合上帝心意的人,乃是在他遵行上帝旨意的时候。当他犯了罪时,情形就不是如此了,直到他悔改归向耶和华为止。上帝的话明明说:“大卫所行的这事,耶和华甚不喜悦。”(撒下11:27)耶和华借着先知对大卫说:“你为什么藐视耶和华的命令,行他眼中看为恶的事呢?……你既藐视我,……所以刀剑必永不离开你的家。”大卫虽然悔改了他的罪,并蒙了耶和华的赦免和悦纳,但他自己所撒的种子,已经为他结出可悲的果子来。上帝降在他身上和他全家的刑罚,证明上帝是多么憎恶这罪了。

以前,上帝曾保护大卫,使他脱离仇敌的阴谋,上帝也曾直接施行他的权能拦阻扫罗,不让他害大卫。但是大卫既犯了罪,他与上帝的关系就改变了。耶和华万不能容许罪孽。他不能行使他的权能来保护大卫脱离他犯罪的结果,如同从前保护他脱离扫罗的仇恨一样。

大卫自己有了很大的改变。他因明了自己的罪情,明了这罪影响的广大,就精神颓丧,似乎是再不能在他百姓的面前抬头了。他的影响力减弱了。在此以前,人人都以他审慎顺从耶和华的命令为他兴盛的缘由。但如今他的百姓既知道他犯了这罪,他们也就要更大胆地去犯罪了。同时,他在自己家庭中的权威,以及他在众子间所应得的尊敬和顺从也被轻忽了。当他应当谴责罪恶的时候,因自觉有罪,也只得闭口无言;他的权力因而减弱了,以至不能在家庭中主持正义。他那邪恶的榜样在众子身上发生了影响,而其结果就是上帝也不会予以阻止的。他让事情自然发展,使大卫受到严重的惩罚。

大卫失足之后的一年,他的生活似乎还是太平的;那时还没有上帝不喜悦他的迹象。但上帝的刑罚终必临到他身上。刑罚和报应的日子正在迅速而必然地临到,而且这决不是悔改所能挽回的;惨痛和羞耻使大卫在世的日子黯淡无光。那些指着大卫的榜样想要减轻自己罪责的人,应当从《圣经》的记载中看出犯罪的路是“崎岖难行”的。即或他们能像大卫一样离弃邪恶,可是罪恶的苦果就是在今生也是很难以忍受的。

上帝的旨意是要以大卫失足的历史作一个警告,来警惕凡蒙他特别赐福和恩待的人,万不可自觉安全而忽略警醒祈祷。凡虚心领受上帝教训的人,都当领略这意旨。自古以来,已有千万人从此看出自己易受撒但试探的危险。蒙耶和华所如此尊荣的大卫的堕落,使他们觉悟自己是不可靠的。他们看出,人唯有借着信靠上帝的能力,才能得蒙保守。他们既知道自己的能力和安全都在乎上帝,所以他们连一步也不敢踏入撒但的阵地了。

神圣的判决尚未向大卫宣布之前,大卫已开始收到犯罪的苦果了。他的良心很是不安。他那时所受心灵上的惨痛,在诗篇第三十二篇中叙述得很清楚。他说:“得赦免其过,遮盖其罪的,这人是有福的。凡心里没有诡诈,耶和华不算为有罪的,这人是有福的。我闭口不认罪的时候,因终日唉哼,而骨头枯干。黑夜白日,你的手在我身上沉重;我的精液耗尽,如同夏天的干旱。”(诗32:1-4)

当责备的信息从上帝那里传给大卫的时候,诗篇五十一篇乃是他悔改的表示:“上帝啊,求你按你的慈爱怜恤我,按你丰盛的慈悲涂抹我的过犯。求你将我的罪孽洗除净尽,并洁除我的罪。因为我知道我的过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求你用牛膝草洁净我,我就干净;求你洗涤我,我就比雪更白。求你使我得听欢喜快乐的声音,使你所压伤的骨头可以踊跃。求你掩面不看我的罪,涂抹我一切的罪孽。上帝啊,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不要丢弃我,使我离开你的面;不要从我收回你的圣灵。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乐,赐我乐意的灵扶持我;我就把你的道指教有过犯的人;罪人必归顺你。上帝啊,你是拯救我的上帝,求你救我脱离流人血的罪,我的舌头就高声歌唱你的公义。”(诗51:1-14)

这样在民众的公共集会中,大卫当着他的朝臣——祭司和审判官,首领和战士,歌唱这一首神圣的诗;而且这一首诗要使人人都知道他的失足,直到末时;在这篇诗中,以色列的王述说自己的罪过、悔改以及他因上帝的怜悯而蒙赦免的盼望。他没有企图掩饰自己的罪过,反而希望别人从他失足的惨史中得到教训。

大卫的悔改是真诚而深切的。他没有企图文饰自己的罪过,没有希望逃脱该受的刑罚,这是他的祷告所表现的精神。但是他看出,得罪上帝的过犯是何等的可憎;并看出自己心灵受了污秽;他深深厌恶自己的罪。他的祷告不单是祈求赦罪的恩典,同时也求心灵的清洁。大卫没有在绝望之中自暴自弃。他在上帝向忏悔者所发的应许中,看出自己蒙赦免与悦纳的保证。

“你本不喜爱祭物,若喜爱,我就献上;燔祭你也不喜悦。上帝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上帝啊,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诗51:16-17)

大卫虽然失足,耶和华却将他救拔起来了。如今他比失足之前更完全地与上帝和谐,更深切地同情自己的同胞。他在得解脱之后的喜乐中歌唱说:“我向你陈明我的罪,不隐瞒我的恶;我说,我要向耶和华承认我的过犯。你就赦免我的罪恶。……你是我藏身之处,你必保佑我脱离苦难,以得救的乐歌,四面环绕我。”(诗32:5-7)

许多人认为大卫犯了那么大的罪过还能得蒙赦免,而扫罗的罪看来似乎还没有他的严重,结果扫罗倒被上帝弃绝了,因此许多人就埋怨上帝待人不公。但他们没有看明,大卫曾自卑地认罪,而扫罗却藐视责备,硬着心不肯悔改。

大卫的这一段历史,对于悔改的罪人是富有意义的。它向我们生动地叙述了世人经过的挣扎、试探、与向上帝真诚悔改,并笃信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一些经过。在各世代,这是一切堕入罪中,并在罪担下挣扎之人的勉励。当上帝的许多儿女陷入罪中即将绝望时,他们便想起大卫的经验;他虽然为自己的罪受苦,但他的真诚悔改与认罪蒙了上帝的悦纳,于是他们也就得了勇气来悔改,并重新努力遵行上帝的诫命了。

凡受上帝的责备而能像大卫一样自卑认罪悔改的人,可以确知自己是有希望的。凡因信而接受上帝应许的人,必蒙赦免。上帝决不丢弃一个真实悔改的人。他已经发出应许说:“让他持住我的能力,使他与我和好;愿他与我和好。”(赛27:5)“恶人当离弃自己的道路;不义的人当除掉自己的意念,归向耶和华,耶和华就必怜恤他;当归向我们的上帝,因为上帝必广行赦免。”(赛55:7)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