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14章 以利亚的心志能力
 哈门·艾伦       2019-04-03       1264

自从以利亚的日子以来,在那过去漫长的许多世纪中,他毕生工作地经历已为凡蒙召在背道之中坚持正义的人带来了鼓舞和勇气。而对于“我们这末世的人”(林前10:11)尤具有特别的意义。现今历史正在重演着。今日的世界也有它的亚哈和它的耶洗别。现今的时代乃是拜偶像的时代,正如以利亚在世的时代一样。虽然表面上没有看得见的神龛;也没有供人瞻仰的偶像;但是千万人却正在随从今世的诸神,追随财富、名誉、享乐和那悦耳的、容人随从未曾重生之心的倾向的荒渺言语。许许多多的人对于上帝和他的神性有了错误的观念,并且正如古时敬拜巴力的人一样去侍奉假神。甚至许多自称为基督徒的人,也竟与完全反抗上帝和他真理的权势联盟。这样,他们就被引诱离弃真神而高举世人了。

我们这个时代所流行的风气,乃是一种不信和背道之风,一种因有真理的知识而自命为开明的精神,其实这是最盲目的僭越自恃。人的理论被高举,而且被置于上帝和他的律法所应居的地位。撒但引诱男女悖逆,并应许他们必在不顺从中得到解放和自由,使他们可以像神一样。现今可以见到一种反抗上帝明确的圣言,一种有如拜偶像一般抬高人类智慧过于神圣启示的精神。人们因随从世俗的习惯和影响,而使自己的思想昏昧混乱,以致他们似乎失去了一切分辨光明与黑暗、真理与谬论的能力。他们已如此远离正路,以至认为少数所谓哲学家的见解较比《圣经》的真理更为可靠。上帝圣言的劝勉和应许,以及对于不顺从和拜偶像的警告,这一切似乎根本不能感化他们的心。他们认为那曾鼓舞保罗、彼得、约翰的信仰,乃是不合时宜而神秘莫测的,根本不值得现代思想家运用才智加以考虑。

起初上帝曾将他的律法赐给人类,作为获致幸福和永生的媒介。撒但破坏上帝旨意的唯一希望,就是要引诱世人违背这个律法;他之所以不断地努力,也就是要曲解它的教训,抹杀它的重要性。撒但的杰作就是企图改变律法,以便引诱人违犯其中的训令,而在名义上还算是顺从它。

有一位著作家将改变上帝律法的企图,比作把两条路相交的重要岔路口上的路标转往错误方向的古老恶作剧。这种行为所时常引起的困惑和艰难是非常严重的。

上帝已为那些行经世路之人立了一个路标。这路标的一端指明乐意顺从创造主为幸福和生命之道,另一端则指明悖逆为祸患和死亡的路。那通向幸福之道正如犹太人时代导往逃城之道一样,乃是清楚标明的。但正在人类遭遇不幸之时,众善之大敌却将这路标掉转了方向,因此许多人便误认了道路。

主借着摩西吩咐以色列人说:“你们务要守我的安息日;因为这是你我之间世世代代的证据,使你们知道我耶和华是叫你们成为圣的。所以你们要守安息日,以为圣日,凡干犯这日的,必要把他治死;……凡在安息日作工的,必要把他治死。故此,以色列人要世世代代守安息日为永远的约。这是我和以色列人永远的证据,因为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第七日便安息舒畅。”(出31:13-17)

主在这几句话中,清楚地说明了顺从乃是通往上帝圣城的道路;但那个“大罪人”竟更改路标,使它指向错误的方向。他已设立了一个伪安息日,并使男男女女以为在这日休息就是顺从创造主的命令。

上帝已声明第七日乃是耶和华的安息日。当“天地万物都造齐了”时,他高举这日为他创造之工的纪念。上帝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上帝赐福给第七日,定为圣日。”(创2:1-3)

在出埃及的时候,安息日的制度曾显著地摆在上帝子民的面前。当他们仍在为奴之时,他们的督工曾企图以加添他们每周工作的定额,来勉强他们在安息日作工。后来他们工作的条件越来越困难而苛刻。但以色列人终于从奴役中被拯救出来,并被领到一个可不受阻挠而遵守耶和华一切律例的地方。在西奈山上律法颁布了;并且它的副本,就是“上帝用指头写的”两块石版,(出31:18)也交给了摩西。在以色列人将近四十年的飘流时期中,上帝每逢第七日不降吗哪,并神奇地保存预备日所降的双份吗哪,借此经常提醒他们记得他所命定的安息日。

在以色列人进入应许之地以前,摩西又劝勉以色列人要“守安息日为圣日。”(申5:12)主定意要以色列人借着忠心遵守安息日的命令,不断地记念自己对于他为创造主和救赎主所有的责任。只要他们常以正确的精神遵守安息日,拜偶像的邪教就不能存在;但如果他们将十诫训令的要求置诸一旁,认为不再有遵守的必要,那么,创造主就要被人忘记,世人也就要去敬拜别神了。上帝宣布说:“又将我的安息日赐给他们,好在我与他们中间为证据,使他们知道我耶和华是叫他们成为圣的。”然而“他们厌弃我的典章,不顺从我的律例,干犯我的安息日;他们的心随从自己的偶像。”所以当他恳劝他们归向他时,他叫他们要重新注意守安息日为圣的重要性。他说:“我是耶和华你们的上帝;你们要顺从我的律例,谨守遵行我的典章,且以我的安息日为圣;这日在我与你们中间为证据,使你们知道我是耶和华你们的上帝。”(结20:12,16,19-20)

主在呼召犹大国注意那终于促使他们被掳到巴比伦去的罪时,宣称说:“你……干犯了我的安息日。”“所以我将恼恨倒在他们身上,用烈怒的火灭了他们,照他们所行的报应在他们头上。”(结22:8,31)

在尼希米时代重建耶路撒冷的时候,干犯安息日的罪行曾受到严厉的责问:“从前你们列祖岂不是这样行,以致我们上帝使一切灾祸临到我们和这城吗?现在你们还犯安息日,使忿怒越发临到以色列。”(尼13:18)

基督在世上传道的时候,曾强调遵守安息日的义务;他在一切的教训中都表明尊重他自己所颁布的制度。在他的日子,安息日已被曲解,以致遵守这日只反映自私和专横之人的品性,并不反映上帝的圣德。基督废弃了那些自称认识上帝之人所用以误表他的假道理。他虽遭受拉比们的无情反对,但一点也没有显出迎合他们的要求的样子,只知勇往直前,依照上帝的律法遵守安息日。

他以明白无讹的话语证明他重视耶和华的律法。他说:“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我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我实在告诉你们: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划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所以无论何人废掉这诫命中最小的一条,又教训人这样作,他在天国要称为最小的;但无论何人遵行这诫命,又教训人遵行,他在天国要称为大的。”(太5:17-19)

在新约的时代,人类幸福的大敌常以第四诫的安息日作为他特别攻击的目标。撒但说:我要设法阻挠上帝的旨意。我要使跟从我的人有力量去废弃上帝的记念日——第七日的安息日。这样,我便可向世人表明上帝所分别为圣并赐福的日子已经改变了。人们的脑海中必不再有这一天存在。我要叫人忘掉它。我要拿不带上帝任何凭证的一天,也就是不能作为上帝和他子民之间的证据的一天,来代替它。我要引领那些接受这日的人,将上帝赐予第七日的神圣性转移到这一天上。

我要借着我的代理人来高抬我自己。七日的第一日必被高举,基督教界必要接受这个伪安息日为真安息日。由于不遵守上帝所设立的安息日,我就可以使他的律法被藐视。我要利用“这是你我之间世世代代的证据”这句话来支持我的安息日。

这样,全世界就必成为我的了。我必作地上的主宰,世界的君王。我必这样控制一切在我权势下之人的心理,而使上帝的安息日成为人所特别憎厌的对像。证据?我要使遵守第七日成为不忠于地上政权的证据。世人的律法必变得非常严格,以致男男女女都不敢遵守第七日的安息日。他们因为害怕缺衣乏食,就必与世人一同违犯上帝的律法。这样,全地就必服在我的权下了。

仇敌借着设立一个伪安息日,想要改变节期和律法。但他在改变上帝律法的事上真的成功了吗?出埃及记第三十一章的话就是一个答复。那位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主,曾论及第七日的安息日而宣称:“这是你我之间世世代代的证据。”“这是……永远的证据。”(出31:13,17)那被改变了的路标虽然指向错误的方向,但上帝却没有改变。他依然是以色列全能的上帝。“看哪,万民都像水桶的一滴,又算如天平上的微尘;他举起众海岛好像极微之物。黎巴嫩的树林不够当柴烧,其中的走兽也不够作燔祭。万民在他面前好像虚无;被他看为不及虚无,乃是虚空。”(赛40:15-17)他现今仍要爱惜维护他的律法,正如在亚哈和以利亚的日子一样。

但是这律法是何等地被人藐视啊!且看今日世人竟公然背叛上帝。这真是一个悖谬的世代,充满了忘恩负义、形式主义、虚伪不实、骄傲自大,与离道反教等罪恶。世人轻视《圣经》,恨恶真理。耶稣看到他的律法被拒绝,他的慈爱被侮蔑,他的使节被轻视。他曾以慈悲说话,但这些话却无人感激;他又以警告发言,但所说的也无人留意。世人心殿的外院已变成污秽的市场。自私、仇恨、骄傲、恶毒,样样俱备。

许多人不假思索地讥讽上帝的圣言。那些相信《圣经》明文记载的人,都成了嘲笑的对像。轻视法律和秩序的情况日益严重,其直接的原因就是违犯耶和华明白的命令。暴乱和罪行乃是离弃顺从之道的结果。且看无数在偶像祠庙敬拜的人那种可怜不幸的景况,他们追求幸福与平安,却都徒劳无功。

且看世上几乎普遍轻视安息日的诫命。再看那些一面制定律法为维护七日的第一日假想中的神圣性,一面却制定准许贩酒的法律之人的狂妄不敬。他们自以为聪明过于《圣经》的记载,竟企图强迫人的良心,同时又赞许那使照着上帝形象而造的人变为禽兽并归于毁灭的恶行。那鼓动制定这种法律的,乃是撒但自己。他熟知上帝的咒诅必临到一切高举人的条例过于神的律法的人;所以他尽力要诱导人走在那引到灭亡的大路上。

世人既已如此长久崇拜人的意见和人的制度,以致几乎全世界都在随从偶像了。那曾经力图改变上帝律法的,正在运用各种欺骗的诡计引诱男男女女列阵反抗上帝,并反抗那用以辨明义人的标记。但主绝不会长此让人破坏并藐视他的律法,而不予以谴罚。时候要到,“眼目高傲的必降为卑,性情狂傲的都必屈膝;唯独耶和华被尊崇。”(赛2:11)怀疑派可能以嘲笑、讥刺,并否认来对付上帝律法的要求。尽管世俗化的精神玷污多数人而控制少数人;尽管上帝的圣工唯有付上非常的努力和不断的牺牲才能坚守阵地;然而真理至终必光荣地获得胜利。

当上帝在地上的工作行将结束之际,他律法的标准必再度被高举。假的宗教尽管流行,不法的事尽管增多,许多人的爱心尽管渐渐冷淡,髑髅地的十字架尽管被忽视,黑暗尽管像死亡之幕笼罩全世界;社会的潮流尽管倾其全力反对真理;千方百计尽管被设想出来要毁灭上帝的子民;但在最危急之时,以利亚的上帝必要兴起一班人作为助手,来传扬那无法禁压的信息。在地上人烟稠密的城市中,在人们讲说最狂傲的话来抵挡至高者的地方,必定可以听到严正责备的声音。上帝所指派的人必要大胆地斥责教会与世俗的联合。他们必恳切地呼唤男男女女转离人为的制度而遵守真安息日。他们必向万民宣告:“应当敬畏上帝,将荣耀归给他!因他施行审判的时候已经到了;应当敬拜那创造天、地、海和众水泉源的。……若有人拜兽和兽像,在额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记,这人也必喝上帝大怒的酒,此酒斟在上帝忿怒的杯中纯一不杂。”(启14:7-10)

上帝决不会毁弃他的约,也不会改变他口中所出的话。他的话永远坚定,如同他的宝座一样不能改变。在审判的时候,上帝用指头所清楚写出的这约必显示出来;而世人都要被传到无穷公平之主的台前领受判决。

今日,正如以利亚的日子一样,遵守上帝诫命之人和敬拜假神之人中间的界线乃是清楚地划分了的。从前以利亚大声疾呼说:“你们心持两意要到几时呢?若耶和华是上帝,就当顺从耶和华;若巴力是上帝,就当顺从巴力。”(王上18:21)今日的信息则是:“巴比伦大城倾倒了,倾倒了。……我的民哪,你们要从那城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灾殃;因她的罪恶滔天,她的不义上帝已经想起来了。”(启18:2,4-5)

时候快到,试验要临到各人。那时我们要被强迫遵守伪安息日。争点乃在于上帝的诫命和人的诫命之间。凡业已逐步屈从世俗的要求以致依附世俗习惯的人,必要向这些权势屈服,而不愿忍受嘲笑、侮辱、监禁,或死亡的威胁。那时,精金和渣滓就必分别开来。真实的敬虔与那徒具外表的虚饰,也必清楚地辨明。我们素来所景仰的许多“明星”必要陨落于黑暗之中。那些妄自穿着圣所中的衣袍,而没有披戴基督之公义的人,到那时必要露出他们赤身的羞耻来。

在地上的居民之中,还有许多未曾向巴力屈膝的人分散在各处。这些忠心的人像天上的星一般,只在夜间出现,必在黑暗遮盖大地,幽暗遮盖万民的时候才发出光来。在信奉邪教的非洲,在信奉天主教的欧洲和南美洲,在中国,在印度,在各海岛,和地上一切黑暗的角落里,上帝保留着一群璨若星辰的选民,他们要在黑暗中发光,向背道的世界清楚地显明顺从他的律法所有的变化之能。即使在现今,这些人也已在各国、各方、各民中出现;在背道情形最严重的时候,正当撒但尽他最大的力量,以死刑的威胁“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启13:16)都接受伪安息日的印记时,这些“无可指摘,诚实无伪,……作上帝无瑕疵的儿女”的忠心之人必“显在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腓2:15)黑夜越深,他们必越显光明。

在上帝降罚于背道的众民身上时,以利亚所作数点以色列人的工作,该是何等的奇特啊!他数出只有一个人站在主这一边。但是当他说:“只剩下我一个人;他们还要寻索我的命”时,主的回答使他惊奇万分:“我在以色列人中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王上19:14-18)

既然如此,但愿没有人想在今日数点以色列人,唯愿人人务必怀有一颗“肉心”,一颗温柔同情的心,一颗像基督的心一样的心,切望拯救丧亡的世界。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