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41章 在火窑中
 哈门·艾伦       2019-04-03       994

(本章根据:但以理三章)

那赐予尼布甲尼撒大像的梦将直到末时的大事展现在他面前,原为使他明白在世界历史中他所要扮演的角色,以及他的国与天国所应保持的关系。在这梦的讲解中,他也曾清楚的蒙指示,得悉有关上帝设立永远国度的事。但以理曾说:“当那列王在位的时候,天上的上帝必另立一国,永不败坏,也不归别国的人,却要打碎灭绝那一切国,这国必存到永远。……这梦准是这样,这讲解也是确实的。”(但2:44-45)

王曾承认上帝的权能,对但以理说:“你们的上帝,诚然是万神之神,……又是显明奥秘事的。”(但2:47)此后,尼布甲尼撒虽然一度受敬畏上帝的意念所影响,但他的内心仍未清除属世的野心和自高的欲望。他在位时国家的强盛使他满心骄傲。当他不再尊荣上帝时,他就怀着更大的热忱和固执而恢复敬拜偶像了。

“你就是那金头,”这句话在王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国内的哲士就利用这一点,并趁王返回敬拜偶像的机会,而建议王造一个与他梦中所见相似的像,并把它设立在一个地点,使众人都可以看到那被解释为代表他国度的金头。

王对于这个谄媚的建议颇为喜悦,于是决意付诸实行,并要作得更进一步。他无意于仿造他所见到的像,却要超过那原来的。他的像在价值方面不可从头到脚逐渐减低,却应全部以纯金铸造,通礼象征巴比伦为一永存、不灭、而拥有全能的王国,她必打碎其他列国,并要存到永远。

建立一个存到永远的帝国和王朝,这种思想非常投合这位雄主所好,因为凡他兵力所及之处,地上列国均不能抵敌。这时他怀着无限的野心和自私的骄傲,开始与他的哲士们商议如何实现这事。王和国内的谋士既忘记了那与大像的梦有关的显著神意,也忘记了以色列的上帝曾借他仆人但以理解明这大像的含义,以及那与讲解有关的国内大人物得幸免可耻之死亡的事;更忘记了一切而只企图建立自己的势力与威权,因此就决意利用各样可能的方法,力图高举巴比伦为至尊,配受普世的忠顺。

这个原为上帝所用以向王和众民启示他对于地上列国所有旨意的象征性表号,如今竟要被用来荣耀人的权势了。但以理的讲解要被拒绝、被遗忘;真理也要被曲解、被妄用。上天所命定要将未来重要事件向人心意阐明的表号,如今竟要被用来拦阻传布上帝定意令世人领受的知识了。撒但正是这样借着一班野心家的计谋,致力于破坏神对于人类的旨意。人类的仇敌知道,没有谬论掺杂的真理本是救人的大能。但当人们用来高抬自己并促进人的计划时,它就成为行恶的势力了。

尼布甲尼撒从他丰富的宝藏取出金子来命人铸了一个大金像,形状与他在异象中所见的大致相似,只是所用的材料不同。迦勒底人见惯异教神明的庄严大像,可是从来没有制造过像这般庄严雄伟,而高达六十肘、宽达六肘的光耀夺目的大像。在这敬拜偶像蔚然成风的国中,将此一设置在杜拉平原、代表着巴比伦的光荣伟大和强盛的壮丽而贵重的大像,供奉作为敬拜的对像,原是不足为奇之举。这事准备妥了,就有谕旨颁布,命令一切臣民在行开光礼的那一天都要跪拜这像,以表示他们绝对忠于巴比伦的权势。

到了指定的那一天,无数从“各方、各国、各族”来的人,都聚集在杜拉平原。依照王的命令,一听见乐器的声音,全体聚集的人“就当俯伏敬拜……金像。”在这重要的一天,黑暗的权势似将获得显著的胜利,敬拜金像可望与拜偶像的既定形式永远联在一起,而被公认为巴比伦的国教。撒但希望借此破坏上帝使被掳到巴比伦的以色列人成为造福一切异教国家之媒介的旨意。

但上帝所命定的却不是如此。当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跪拜那代表世人权势的偶像。在那敬拜的群众当中,有三个人坚决不肯如此侮辱天上的上帝。他们的上帝乃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他们不肯跪拜别的神。

这时,有消息呈报到这踌躇满志的尼布甲尼撒面前,在他的臣民之中竟有人敢于不遵他的谕旨。某几个哲士对于王所赐与但以理三个忠心同伴的尊荣心怀嫉妒,这时便向王禀告这些人竟明目张胆地违逆他的心意。他们说:“愿王万岁!……现在有几个犹大人,就是王所派管理巴比伦省事务的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王啊,这些人不理你,不侍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

王吩咐把这三个人带到他面前来。他问道:“你们不侍奉我的神,也不敬拜我所立的金像,是故意的吗?”他力图用威吓来劝诱他们参与群众的行动。他指着火窑提醒他们,如果他们坚持不肯服从他的旨意,就有这种刑罚等待着他们。但是这三个希伯来人却坚决地表明他们对于天上上帝的忠贞,和对于拯救大能的信心。大家都明白向金像下跪乃是一种崇拜的行为。他们只能对上帝作这样的敬拜。

当这三个希伯来人站立在王面前时,他深信他们具有某种特质,是他国内其他哲士所没有的。他们已经忠心履行各项的本分。他愿意再给他们一次试验。只要他们表示愿意与众人一同拜像,则一切都没有问题。他又加上一句说:“若不敬拜,必立时扔在烈火的窑中。”于是他表示侮慢而举手向天发问说:“有何神能救你们脱离我手呢?”

王的威吓毫无效用。他无法转变这些人对于宇宙主宰的效忠。他们已从其列祖的历史中得知不顺从上帝的结果乃是羞耻、灾难和死亡。而敬畏主却是智慧的开端,一切真兴盛的基础。他们泰然自若地面对火窑,说:“尼布甲尼撒啊,这件事我们不必回答你。即便如此,我们所侍奉的上帝能将我们从烈火的窑中救出来,王啊,他也必救我们脱离你的手。”当他们声称上帝必因拯救他们而得到荣耀时,他们的信心就越发增强起来,于是他们凭着因绝对信靠上帝而产生的胜利把握,再加上一句说:“即或不然,王啊,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侍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

王这时怒不可遏。他“怒气填胸,”向这三个原是被轻视被俘虏民族的代表“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变了脸色。”吩咐人把窑烧热,比寻常更加七倍,又吩咐他军中的几个壮士将这三个敬拜以色列上帝的人捆起来,准备立即执行火刑。

“这三人穿着裤子、内袍、外衣和别的衣服,被捆起来扔在烈火的窑中。因为王命紧急,窑又甚热,那抬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的人都被火焰烧死。”但是主却没有忘记属他自己的人。当他的见证人被扔进火窑时,救主便亲自向他们显现,并与他们一同在火中游行。在控制冷热的主面前,火焰失去了它销毁的力量。

王从他的御座上观看,希望见到这三个抗逆他的人全然烧灭。但他胜利的感觉突然改变了。站在他旁边的贵胄只见他从御座上起来,面色变得苍白,紧张地望着那炽烈的火焰。王惊恐万状,转身对他的大臣说:“我们捆起来扔在火里的不是三个人吗?……看哪,我见有四个人,并没有捆绑,在火中游行,也没有受伤;那第四个的相貌好像神子。”

这个信奉异教的王怎能认明上帝儿子的相貌呢?原来这些希伯来俘虏在巴比伦充任要职时,曾在生活与品格上向他表现过真理。当有人问到他们信仰的缘由时,他们曾毫不迟疑地作答。他们曾简明地提述公义的原则。借此将有关自己所敬拜的上帝的知识教导周围的人。他们也曾讲到基督,就是那位要来的救赎主。因此王能从在火中第四位的形状,认出那就是上帝的儿子。

这时,尼布甲尼撒忘记了自己的伟大和尊严,竟从他的御座上下来,走近火窑的门口,呼叫说:“至高上帝的仆人……出来,上这里来吧!”

于是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便当着广大的群众面前走了出来,显明他们并没有受伤。他们救主的临格已经保卫他们不受伤害,只是捆绑他们的绳索被烧尽了。“那些总督、钦差、巡抚和王的谋士,一同聚集看这三个人,见火无力伤他们的身体,头发也没有烧焦,衣裳也没有变色,并没有火燎的气味。”

这时,那如此隆重设立的大金像完全被遗忘了。众人在永生上帝的面前无不恐惧战兢。这个傲气全消的王不得不承认:“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的上帝是应当称颂的,他差遣使者救护倚靠他的仆人,他们不遵王命,舍去己身,在他们上帝以外不肯侍奉敬拜别神。”

那一天的经历导使尼布甲尼撒颁布了一道谕旨:“无论何方何国何族的人。谤渎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之上帝的,必被凌迟,他的房屋必成粪堆。”他强调颁布这道谕旨的理由说“因为没有别神能这样施行拯救。”

巴比伦王用以上这些以及类似的话语,力图在世上万民之前宣扬,他确信希伯来人上帝的能力和权威是配受无上崇敬的。上帝对于王这样尽力向他表示尊敬,并传布他承认效忠的事至全巴比伦领域,也甚感喜悦。

尼布甲尼撒王这样作公开的表白,并力求高举天上的上帝过于一切别神,固然是应当的;但他在企图强迫他的臣民作同样的信仰表白,并显出同样的尊敬这件事上,却超越了一个地上君王的权限。他不论在民事方面或道德方面,都无权制定法令将不肯敬拜金像的人投进火窑,也不得以死亡威吓不敬拜上帝的人。上帝决不强迫人顺从他。他任凭各人自由选择他们所要侍奉的。

主借着拯救他忠心仆人的事,表示他与受压迫的人站在一起。并要斥责一切反抗上天权威的属世势力。这三个希伯来人向巴比伦全国宣布了他们对于所敬拜之主的信心。他们倚靠上帝。他们在受试炼的时候记得这个应许:“你从水中经过,我必与你同在;你趟过江河,水必不漫过你;你从火中行过,必不被烧,火焰也不着在你身上。”(赛43:2)他们对于永生之道的信心,已当着众人眼前通过神奇的方式而受到尊重。那些应尼布甲尼撒之邀而来参加开光典礼的各国代表,也将他们蒙奇妙拯救的消息带到许多国家去。上帝便借着他儿女的忠心而在全地得到了荣耀。

从这些希伯来青年在杜拉平原的经验所学得的教训颇为重要。今日上帝的许多仆人虽然并无任何错行,也必被交在那些受撒但所鼓动、心中充满嫉妒与宗教偏见之人的手中,备受凌辱和虐待。人必特别迁怒于凡尊第四诫的安息日为圣的人,并且最后必有一道普世性的命令发出,指责他们是应该处死的。

那在上帝子民面前的遭难时期,是需要他们以毫不畏缩的信心来应付的。他的儿女必须显明他乃是他们唯一敬拜的对像,没有任何理由足以诱使他们对敬拜假神作丝毫让步,纵使牺牲性命亦在所不惜。在忠心的人看来,多罪而有限之人的命令若与永生上帝的圣言相较,就显得微不足道了。纵然顺从的结果是监禁、放逐,或死亡,真理总是必须顺从的。

主必为那些为正义而坚立的人施行大事;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的日子怎样,世界历史结束的日子也必怎样。他的门徒无论置身何处,那位与希伯来三杰同在火窑中游行的主也必与他们同在。他的永久同在必给予安慰与支持。在大艰难——从有国以来直到此时从来没有的大艰难——时期中,他的选民必屹然坚立,决不动摇。撒但与一切恶使者都不能毁灭上帝圣徒中最软弱的一个。“有大能的天使”必保护他们,耶和华必为他们的缘故显现自己为“万神之神,”足能拯救一切信靠他的人到底。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