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42章 真正的伟大
 哈门·艾伦       2019-04-03       1066

(本章根据:但以理四章)

尼布甲尼撒虽然在属世的尊荣上登峰造极,甚至连《圣经》也承认他为“诸王之王,”(结26:7)但他有几次仍不得不将他国度的光荣和他王朝的声威,归功于耶和华的恩宠。在他梦见那大像之后就是如此。他的心因这异象和以下的思想而深受感动,那就是,巴比伦帝国虽然席卷天下,但终必倾覆,其他各国必相继掌权,直到最后,一切属世的列强都要被天上的上帝所建立的国代替,而这国乃是永不败坏的。

尼布甲尼撒后来在他的经验中,竟忘记了他对于上帝为万国所定旨意的高贵认识。然而及至他的傲气当着那聚集在杜拉平原的群众面前受到挫折的时候,他就再度承认上帝的国“是永远的,他的权柄存到万代。”他虽然出生并受教为拜偶像之人,又身为拜偶像之民族的元首,但他却具有天赋的真诚与正义感,所以上帝能利用他作为惩罚悖逆之徒并成就神圣旨意的工具。尼布甲尼撒被称为“列国中的强暴人,”(结28:7)他经过多年的忍苦耐劳。终于征服了推罗,埃及也在他胜利的队伍之前倾覆而成为掠物;当他将各国一一并吞于巴比伦国领土之内时,他身为当代最伟大的统治者的威望也就越来越高了。

这个野心勃勃、狂傲成性、而无往不利的君王,竟因受诱而偏离那唯一导往真正伟大的谦卑之路,原是无足为奇的事。他在征战之余,也曾多用心机来巩固并美化他的京都,直到巴比伦城成为他国度中的最大光荣,“黄金的城邑,”为“全地所赞美的。”他那作建筑家的热忱,以及他使巴比伦成为世界奇观之一的显著成就,都助长了他的骄傲,直到他陷入有破坏自己为贤明君王、可供上帝续用为完成神圣旨意之工具的记录的严重危险。

上帝本乎慈怜又赐给王另一个梦兆,将他的危险以及那为陷害他而布置的网罗警告他。尼布甲尼撒在夜间的异象中,见到一棵大树在全地当中渐长,高得顶天,树枝一直伸展到地极。来自群山之间的牲畜、走兽都在它的荫下休息,天空的飞鸟也在其枝上搭窝。“叶子华美,果子甚多,可作众生的食物;……凡有血气的,都从这树得食。”

当王注视着这棵大树时,他见有“一位守望的圣者”来到树前,大声呼叫说:“伐倒这树,砍下枝子,摇掉叶子,抛散果子;使走兽离开树下,飞鸟躲开树枝;树墩却要留在地内,用铁圈和铜圈箍住,在田野的青草中,让天露滴湿;使他与地上的兽一同吃草,使他的心改变,不如人心,给他一个兽心,使他经过七期。这是守望者所发的命,圣者所出的令、好叫世人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要将国赐与谁就赐与谁,或立极卑微的人执掌国权。”

王因这梦而大为不安,因为它显然是一个不祥的征兆,所以他就将梦告诉“那些术士、用法术的、迦勒底人、观兆的。”这梦虽然非常明显,但哲士中却没有一人能加以圆解。

这个拜偶像的国家将再次得到一个见证,说明唯有敬畏上帝的人才能明白天国的奥秘。王在困惑之中差人将他的臣仆但以理召来,因为他是一个在正直和忠实以及盖世无双的智慧、都受人尊重的人。

当但以理应召侍立在尼布甲尼撒面前时,王就对他说:“术士的领袖伯提沙撒啊,因我知道你里头有圣神的灵,什么奥秘的事,都不能使你为难,现在要把我梦中所见的异象,和梦的讲解告诉我。”尼布甲尼撒在讲述他的梦之后,就说:“伯提沙撒啊,你要说明这梦的讲解,因为我国中的一切哲士,都不能将梦的讲解告诉我。唯独你能,因你里头有圣神的灵。”

这梦的含义对但以理而言,乃是明显的,而它的关系重大也使他感到震惊。他“惊讶片时,心意惊惶。”王既看出但以理的迟疑和作难,就向他的仆人表示关怀说:“伯提沙撒啊,不要因梦和梦的讲解惊惶。”

但以理回答说:“我主啊,愿这梦归与恨恶你的人,讲解归于你的敌人。”先知这时发觉上帝已经将一项最严肃的任务交给他,就是要向尼布甲尼撒宣布那因他的骄傲自大而将降于他的刑罚。但以理必须用王所能明了的话向他解释这梦,虽然这梦的可怕含义曾使他惊讶无言,但不论后果对他自己如何,他仍须讲明其中的真理。

于是但以理便解明了全能者的命令。他说:“你所见的树渐长,而且坚固,高得顶天,从地极都能看见,叶子华美,果子甚多,可作众生的食物;田野的走兽住在其下,天空的飞鸟宿在枝上。王啊,这渐长又坚固的树就是你。你的威势渐长及天,你的权柄管到地极。”

“王既看见一位守望的圣者从天而降说,将这树砍伐毁坏;树墩却要留在地内,用铁圈和铜圈箍住,在田野的青草中,让天露滴湿;使他与地上的兽一同吃草,直到经过七期。王啊,讲解就是这样,临到我主我王的事,是出于至高者的命。你必被赶出离开世人,与野地的兽同居,吃草如牛,被天露滴湿,且要经过七期;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要将国赐与谁就赐与谁。守望者既吩咐存留树墩,等你知道诸天掌权,以后你的国必定归你。”

但以理既已忠实地讲解这梦,就劝谏这位骄傲的君王悔改归向上帝,借着行义或可避免那迫近眉睫的灾祸。先知恳劝说:“王啊,求你悦纳我的谏言,以施行公义断绝罪过,以怜悯穷人除掉罪孽;或者你的平安可以延长。”

先知的忠告和谏言,在尼布甲尼撒的心中,一时留下的印象颇为深刻。但那未经上帝恩典所改造的心,很快就失去圣灵所留下的印象。任性和野心还没有从王的心中除掉,过不久这些癖性又死灰复燃了。尼布甲尼撒不顾如此恩慈地赐与他的指教,以及过去经验的警告,而竟又任由那对于将来要继兴的各国所怀的嫉妒心控制自己。于是他过去所慨施的德泽仁政就变成苛政了。他竟硬着心肠用上帝所赐给他的才干来荣耀自己,高举自己过于那位赐他生命与权势的上帝。

经过数月之久,上帝的刑罚迟迟不降。可是王非但没有因这种长久的容忍而悔改,反而放纵自己的骄傲,直到不再相信那梦的解释,并对自己先前的恐惧觉得可笑。

尼布甲尼撒受到警告后过了一年,正在自己的王宫里游行,傲然想到自己作君王的权能和作建筑家的成功,便感慨地说:“这大巴比伦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为京都,要显我威严的荣耀吗?”

这狂傲的话在王口中尚未说完,就有声音从天上宣布上帝所指定刑罚的时候已经到了。有耶和华的命令传到他的耳中,说:“尼布甲尼撒王啊,有话对你说,你的国位离开你了。你必被赶出离开世人,与野地的兽同居,吃草如牛,且要经过七期;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要将国赐与谁就赐与谁。”

顷刻之间,上帝所赐给他的理性被取去了。王所认为健全的判断力和他所引以自豪的智慧都被挪除了,结果昔日的大统治者竟成了一个疯子,他的手再不能执掌王权了。尼布甲尼撒不顾警告的信息,因此创造主所赐与他的权柄此时被剥夺了,他被赶出离开世人。“吃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湿,头发长长,好像鹰毛,指甲长长,如同鸟爪。”

七年之久,尼布甲尼撒成了使他臣民惊骇的怪物,七年之久,他在全世界面前降卑了。后来他的理性又恢复了,于是他从所受的惩罚中认明了神圣的手段,便虚心地仰望天上的上帝。他在公布的谕旨中承认自己的罪,以及上帝在使他复原的事上所彰显的伟大慈怜。他说:“日子满足,我尼布甲尼撒举目望天,我的聪明复归于我,我便称颂至高者,赞美尊敬活到永远的上帝,他的权柄是永有的,他的国存到万代。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为虚无;在天上的万军和世上的居民中,他都凭自己的意旨行事,无人能拦住他手,或问他说,你作什么呢?

“那时我的聪明复归于我,为我国的荣耀威严和光耀,也都复归于我;并且我的谋士和大臣,也来朝见我,我又得坚立在国位上,至大的权柄加增于我。”

这个一度骄傲的君王,变成了上帝谦卑的孩子,这个暴虐苛刻的统治者,变成了贤明仁慈的国王。他曾抗拒并亵渎天上的上帝,但这时却承认至高者的能力,又诚恳地设法倡导敬畏耶和华并促进他臣民的幸福。尼布甲尼撒在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的斥责下,终于学得了每一个统治者都需要学习的教训,真正的伟大乃寓于真正的善良之中。他承认耶和华为永生的上帝,说:“我尼布甲尼撒赞美尊崇恭敬天上的王,因为他所作的全都诚实,他所行的也都公平;那行动骄傲的,他能降为卑。”

上帝要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彰显他荣耀的旨意,这时已经实现了。尼布甲尼撒在这道公布的谕旨中承认上帝的慈怜、良善和权柄,乃是圣史中所记载的他生平最后行的一件事。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