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23章 亚述的掳掠
 哈门·艾伦       2019-04-03       1029

在不幸的以色列国末后的几年,特别充满了暴行和流血的事,这种情形甚至在亚哈统治之下最纷乱不安的期间也未曾见过。二百余年以来,十个支派的诸统治者“所种的是风;”故此他们“所收的是暴风。”(何8:7)君王相继被弑,而为其他具有统治野心者所取代。主论到这些不敬虔的篡位者说:“他们立君王却不由我;他们立首领我却不认。”(何8:4)每一项公义的原则都被弃置一旁;那些应在世上万国面前作神恩之保管者的人,却“向耶和华行事诡诈,”(何5:7)彼此之间也是如此。

上帝设法用最严厉的责备,使这个怙恶不悛的国度,觉悟它即将遭受全然毁灭的危险。他借何西阿与阿摩司屡次传信息给这十个支派,劝勉他们彻底悔改,并声言如果继续犯罪,结果必罹大祸。何西阿说:“你们耕种的是奸恶,收割的是罪孽,吃的是谎话的果子;因你倚靠自己的行为,仰赖勇士众多。所以在这民中必有哄嚷之声,你一切的保障必被拆毁。……到了黎明,以色列的王必全然灭绝。”(何10:13-15)

先知论到以法莲(先知何西阿常用以法莲作为背道的以色列国的代表,因为他在各支派背道的事上居于领导的地位。)说:“外邦人吞吃他劳力得来的,他却不知道;头发斑白,他也不觉得。”“以色列丢弃良善。”这十个支派既“被审判压碎,”就不能认明自己恶行所有的不幸结果,所以不久就“飘流在列国中”了。(见何7:9;8:3;5:11;9:17)

以色列的某些首领深深感觉到他们的声望已经低落,所以很想加以恢复。但他们不但不肯转离那些使国家衰落的行为,反而继续沉溺于罪恶之中,并自欺自慰地以为:他们在机会来到时,还可以同异教国家缔结盟约,借此获得政治上的权势。“以法莲见自己有病,犹大见自己有伤,他们就打发人往亚述去。”“以法莲好像鸽子愚蠢无知;他们求告埃及,投奔亚述。”“与亚述立约。”(何5:13;7:11;12:1)

主曾借着那出现在伯特利祭坛前的神人,借着以利亚与以利沙,借着阿摩司与何西阿等,屡次向以色列的十个支派说明不顺从的恶果。可惜以色列竟不顾责备和劝告,而在离道反教之中越陷越深。主说:“以色列倔强,犹如倔强的母牛;”“我的民偏要背道离开我。”(何4:16;11:7)

有时上天的刑罚重重地降在这悖逆的子民身上。上帝说:“因此,我借先知砍伐他们,以我口中的话杀戮他们;我施行的审判如光发出。我喜爱良善,不喜爱祭祀;喜爱认识上帝,胜于燔祭。他们却如亚当背约,在境内向我行事诡诈。”(何6:5-7)

最后所传给他们的信息乃是:“以色列人哪,你们当听耶和华的话:……你既忘了你上帝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祭司越发增多,就越发得罪我;我必使他们的荣耀变为羞辱。……我必因他们所行的惩罚他们,照他们所作的报应他们。”(何4:1,6-9)

以色列在被掳到亚述之前五十年中的罪恶,与挪亚的日子中的一样,也与世人在拒绝上帝并任意作恶的其他各时代中的一样。世人高举自然过于自然界的上帝。敬拜被造之物代替创造主,结果往往造成最严重的罪恶。因此当以色列民敬拜巴力和亚斯他录,将最高的崇敬献与自然界的能力时,他们就与一切具有提拔超升之性质的事物绝缘,而轻易地成为试探的掠物了。这些迷途的敬拜者心灵的屏障既被破坏,他们就没有抵御罪恶的防壁,因而完全屈从于人心的邪情恶欲了。

众先知针对当时所流行公开的欺压,凶暴的不公,罕有的奢侈浪费,无耻的宴乐醉酒,和极度的荒淫纵欲而大声疾呼;但他们的抗议都归于徒然,他们对罪恶的责难也不起作用。阿摩司说:他们“怨恨那在城门口责备人的,憎恶那说正直话的。”他们“苦待义人,收受贿赂,在城门口屈枉穷乏人。”(摩5:10,12)

这就是耶罗波安设置两只金牛犊的一些后果。这种偏离业已确立之敬拜仪式的初步导致了拜偶像的更恶劣的仪式,直到最后全地居民几乎都沉溺于敬拜自然的诱人行为中了。以色列既忘记自己的创造主,就“深深的败坏”了。(何9:9)

众先知不断地向这些罪恶提出抗议,并恳劝众人行义。何西阿劝告说:“你们要为自己栽种公义,就能收割慈爱;……你们要开恳荒地,等他临到,使公义如雨降在你们身上。”“你当归向你的上帝,谨守仁爱、公平,常常等候你的上帝。”“以色列啊,你要归向耶和华你的上帝;你是因自己的罪孽跌倒了。……用言语祷告他说:求你除尽罪孽,悦纳善行。”(何10:12;12:6;14:1-2)

那些犯罪的人曾蒙赐予多次悔改的机会。在他们背道情形最严重而最需要也最迫切的时候,上帝所传给他们的却是饶恕和希望的信息。他说:“以色列啊,你与我反对,就是反对帮助你的,自取败坏。……现在你的王在哪里呢?治理你的在哪里呢?让他在你所有的城中拯救你吧。”(何13:9-10)

先知劝告说:“来吧,我们归向耶和华;他撕裂我们,也必医治;他打伤我们,也必缠裹。过两天他必使我们苏醒,第三天他必使我们兴起,我们就在他面前得以存活。我们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他出现确如晨光;他必临到我们像甘雨,像滋润田地的春雨。”(何6:1-3)

主向那些曾经忽略他历代以来用以拯救陷于撒但权势下罪人之计划的人,提供了复兴与平安。他说:我必医治他们背道的病,甘心爱他们;因为我的怒气向他们转消。我必向以色列如甘露;他必如百合花开放,如黎巴嫩的树木扎根;他的枝条必延长,他的荣华如橄榄树,他的香气如黎巴嫩的香柏树,曾住在他荫下的必归回,发旺如五谷,开花如葡萄树;他的香气如黎巴嫩的酒。以法莲必说:我与偶像还有什么关涉呢?我耶和华回答他,也必顾念他;我如青翠的松树。你的果子从我而得。

“谁是智慧人,可以明白这些事;谁是通达人,可以知道这一切。因为耶和华的道是正直的,义人必在其中行走;罪人却在其上跌倒。”(何14:4-9)

寻求上帝所有的利益,曾被有力地加以强调。主邀请说:“你们要寻求我,就必存活。不要往伯特利寻求,不要进入吉甲,不要过到别是巴;因为吉甲必被掳掠,伯特利也必归于无有。”

“你们要求善,不要求恶,就必存活;这样,耶和华万军之上帝必照你们所说的,与你们同在。要恶恶好善,在城门口秉公行义;或者耶和华万军之上帝,向约瑟的余民施恩。”(摩5:4-5,14-15)

听到这些邀请的人多数不肯加以接受而借此得益。上帝的信使所讲的话,与怙恶不悛之人的邪情私欲是完全相反的,甚至在伯特利拜偶像的祭司也打发人到以色列王那里去,说:“阿摩司在以色列家中图谋背叛你;他所说的一切话,这国担当不起。”(摩7:10)

主借着何西阿说:“我想医治以色列的时候,以法莲的罪孽和撒玛利亚的罪恶,就显露出来。”“以色列的骄傲当面见证自己;虽遭遇这一切,他们仍不归向耶和华他们的上帝,也不寻求他。”(何7:1,10)

主世世代代都曾容忍他悖逆的儿女;就是现在,正当他们大胆背叛的时候,他仍然切望向他们显示自己为乐意拯救的主。他呼喊说:“以法莲哪,我可向你怎样行呢?犹大啊,我可向你怎样作呢?因为你们的善良如同早晨的云雾,又如速散的甘露。”(何6:4)

蔓延全地的罪恶,终于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于是就有可怕的判决向以色列宣布,说:“以法莲亲近偶像;任凭他吧。”“以色列人必知道降罚的日子临近,报应的时候来到。”(何4:17;9:7)

现在以色列的十个支派就要收获那因在伯特利和但设立外邦祭坛而形成的背道后果了。上帝传给他们的信息乃是:“撒玛利亚啊,耶和华已经丢弃你的牛犊;我的怒气向拜牛犊的人发作;他们到几时方能无罪呢?这牛犊出于以色列,是匠人所造的,并不是神;撒玛利亚的牛犊,必被打碎。”“撒玛利亚的居民,必因伯亚文的牛犊惊恐;崇拜牛犊的民,和喜爱牛犊的祭司,都必……为它悲哀。人必将牛犊带到亚述,当作礼物,献给耶雷布王。”(何8:5-6;10:5-6)

“主耶和华的眼目察看这有罪的国,必将这国从地上灭绝;却不将雅各家灭绝净尽,这是耶和华说的。我必出令,将以色列家分散在列国中,好像用筛子筛谷,连一粒也不落在地上。我民中的一切罪人说:灾祸必追不上我们,也迎不着我们;他们必死在刀下。”

“象牙的房屋,也必毁灭;高大的房屋,都归无有;这是耶和华说的。”“主万军之耶和华摸地,地就消化,凡住在地上的,都必悲哀。”“你的儿女必倒在刀下,你的地必有人用绳子量了分取;你自己必死在污秽之地,以色列民定被掳去离开本地。”“以色列啊,我既这样行,你当预备迎见你的上帝。”(摩9:8-10;3:15;9:5;7:17;4:12)

这些预言的刑罚迟延了一段时期,而且在耶罗波安第二的长久统治之下,以色列的军队还得过几次显著的胜利;但这段外表昌盛的时期在怙恶不悛之人的心中并没有起什么作用,于是最后便宣判:“耶罗波安必被刀杀,以色列民定被掳去离开本地。”(摩7:11)

这句勇敢率直的话,对于长期怙恶不悛以至于极的国王与民众并无效用。那在伯特利拜偶像的祭司中为首领的亚玛谢,因先知谴责全国和国王的直言而激怒,便对阿摩司说:“你这先见哪,要逃往犹大地去,在那里糊口,在那里说预言;却不要在伯特利再说预言;因为这里有王的圣所,有王的宫殿。”(摩7:12-13)

先知对于这番话却坚定地回答说:“耶和华如此说:……以色列民定被掳去离开本地。”(摩7:17)

对于背道的那些支派所宣布的话果然句句应验了;但国家的毁灭是逐步临到的。主在发怒的时候还“以怜悯为念,”(哈3:2)所以最先当“亚述王普勒来攻击以色列国”的时候,以色列王米拿现还没有被掳,仍被容许保留王位,作亚述国的臣仆。“米拿现给他一千他连得银子,请普勒帮助他坚定国位。米拿现向以色列一切大富户索要银子,使他们各出五十舍客勒,就给了亚述王。”(王下15:19-20)亚述人既将这十个支派贬降,便暂时回到本国去了。

米拿现非但没有悔改那令他国度败坏的邪恶,反而“终身不离开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他的继承人比加辖和比加,也“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王下15:18,24,28)在比加作以色列王的二十年间,亚述王提革拉毗列色侵犯以色列,并从位在加利利和约旦河东岸的支派中掳去了一大群俘虏。“流便人、迦得人、玛拿西半支派的人”以及其他住在“基列、加利利和拿弗他利全地”的人(代上5:26;王下15:29),都分散到远离巴勒斯坦的外邦地方去了。

自从这次可怕的打击之后,北方的以色列国始终没有复兴起来。那剩下衰弱的“余数”虽然仍保持着政府的形式,但已不再拥有权柄。在比加之后,只有一个王何细亚即位。不久这个国度便永远覆亡了。但在那忧伤和患难的时期,上帝仍“以怜悯为念,”给予众民另一次转离偶像的机会。何细亚在位的第三年,善良的希西家王开始在犹大作王,迅即在耶路撒冷的圣殿崇事上进行重要的改革。他计划守一次逾越节,不但邀请他所治理的犹大和便雅悯支派,并且邀请了北方的各支派来参加。有布告发出,传遍以色列,从别是巴直到但,使他们都来,在耶路撒冷向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守逾越节;因为民许久没有照所写的例守节了。

“驿卒就把王和众首领的信,遵着王命传遍以色列和犹大,”信内发出紧急的邀请说:“以色列人哪,你们当转向耶和华,亚伯拉罕、以撒、以色列的上帝,好叫他转向你们这脱离亚述王手的余民。……现在不要像你们列祖硬着颈项,只要归顺耶和华,进入他的圣所,就是永远成圣的居所;又要侍奉耶和华你们的上帝,好使他的烈怒转离你们。你们若转向耶和华,你们的弟兄和儿女必在掳掠他们的人面前蒙怜恤,得以归回这地;因为耶和华你们的上帝有恩典,施怜悯,你们若转向他,他必不转脸不顾你们。”(代下30:5-9)

希西家所差遣的驿卒将信息“由这城跑到那城,传遍了以法莲、玛拿西,直到西布伦。”以色列人应当认清这是一个恳劝他们悔改归向上帝的邀请。但那些居留在这一度极其昌盛的北国疆域之内十个支派的余民,却以冷漠,甚至以侮辱来对待那些来自犹大的王家使者。“那里的人却戏笑他们,讥诮他们。”但也有少数的人欣然应邀前往。“亚设、玛拿西、西布伦中,也有人自卑,来到耶路撒冷,……要守除酵节。”(代下30:10-13)

约二年之后,撒玛利亚又被撒缦以色王率领的亚述军所侵犯;在随后的围困之中,成群的人都惨死于饥饿、瘟疫和刀剑之下。撒玛利亚城和以色列国同时沦陷了,而十个支派所余下的人全数被掳,并分散在亚述国的各省中。

这北国所遭受的毁灭,乃是上天的直接刑罚。亚述人不过是上帝用来实现他旨意的工具而已。在撒玛利亚陷落之前不久,主曾借以赛亚开始说预言,提到亚述军队为“我怒气的棍”他说:他们“手中拿我恼恨的杖。”(赛10:5)

以色列民已经严重地“得罪……耶和华他们的上帝,……又行恶事。”“他们……不听从,竟……厌弃他的律例,和他与他们列祖所立的约,并劝诫他们的话。”因为他们已经“离弃耶和华他们上帝的一切诫命,为自己铸了两个牛犊的像,立了亚舍拉,敬拜天上的万像,侍奉巴力,”并定意不肯悔改,所以主照他“借他仆人众先知”所传给他们明确的警告,“使他们受苦,把他们交在抢夺他们的人手中,以致赶出他们离开自己面前。”

“这样,以色列人从本地被掳到亚述,”“都因他们不听从耶和华他们上帝的话,违背他的约,就是耶和华仆人摩西吩咐他们所当守的。”(王下17:7,11,14-16,20,23,18:12)

主在降可怕的刑罚于十个支派的事上,定有智慧和慈悲的旨意。他借着他们在他们列祖之地所不能进行的工作,还设法要借着使他们分散在异邦人之间来完成。他原来拯救一切自愿靠赖人类的救主而蒙赦罪之人的计划,终必付诸实现;所以在他加于以色列人身上的诸般苦难中,他正是在预备道路,使他的荣耀得以向地上的万国彰显。被掳的人并不都是怙恶不悛的。其中有一些是始终效忠上帝的,还有一些是在他面前自卑的。他将要借这些“永生上帝的儿子,”(何1:10)使亚述国内的许多人得以认识他圣德的特征和他律法的仁慈。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