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10章 哥林多
 哈门·艾伦       2019-04-03       963

保罗没有在雅典等他的弟兄西拉和提摩太,而是留话叫他们跟来,自己则马上往哥林多去。在这里,他进入了一个与雅典完全不同的工作园地。他遇见的不是好奇而爱批评的哲学学派的弟子,而是一个大商业中心忙碌流动的人群。街道上满是希腊人,犹太人,罗马人以及来自各地的外客。这些人都在殷勤地从事商业,或寻找娱乐,很少考虑日常生活以外的事。

哥林多不仅是希腊,也是欧洲西部的一个主要都市。它位于两个海之间的狭长地带,控制着东西的贸易、其地位极为重要。一大块山岩,骤然耸立于平原之上,高达海平线以上两千英尺。形成了哥林多及其两个海港的天然屏障。哥林多的繁荣超过曾一度领先的雅典。这两个城市都曾饱经沧桑。哥林多从废墟中兴起,远远超过了过去的繁荣,而雅典却未能达到其过去的繁华。雅典被公认为艺术和学术的中心,而哥林多则是政府和贸易的所在地。

这个大商埠直通罗马城,从水路和陆路到达帖撒罗尼迦,以弗所,亚力山大和安提阿也很方便。所以这里提供了传福音的便利。福音一旦在哥林多扎下根来,就很容易传住世界各地。

然而使徒在开展工作时处处遇到一些严重的障碍。全城的居民几乎都是迷信拜偶像的。最受人崇敬的乃是维纳斯女神,而敬拜这女神要雇用许多淫荡的妇女,以吸引普遍淫恶的信徒。就是在异教人看来,哥林多人也是以极端邪淫而著称的。

当时哥林多的犹太人要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多。犹太人原来还能得到当局的好感,受到不少照顾。但是有一段时间,他们变得傲慢和狂妄起来。他们在拒绝和钉死之世上之光耶稣基督之后,就随从自己昏暗的悟性,公开显露出对统治者的嫉妒和仇恨,自豪地吹嘘将有一位犹太人的王带着大能力来临,推翻一切敌人,建立庞大的王国。就是因着这种糊涂的信念他们拒绝了救主。那致使他们迫害上帝儿子的同样恶毒的精神使他们反叛罗马政府,他们不断制造动乱,造反,直至因为他们悖逆的行为而被赶出罗马。许多犹太人在哥林多找到了栖身之地。

侨居在这里的犹太人中,有些并没参预他们同胞中间的错误行为。这等人中有亚居拉和百基拉,他们后来成为著名的基督徒。保罗既了解他们的为人,就投奔了他们。保罗从小就已学会制造帐棚的手艺,帐棚在温暖的气候中是很有用处的。所以保罗就做帐棚谋生。

上帝曾藉着他的仆人摩西教导希伯来人训练自己的儿女养成劳动的习惯。他们把懒惰看作是一件大罪。每一个儿女都要学会一种手艺。在必要时可藉以谋生。凡疏忽这样做的人被视为远离了上帝的训诲。劳动被认为是高尚的,要教导孩子们把宗教和事业结合起来。在基督的时代,即使有钱的犹太人,也要遵循这古老的习惯。

保罗受过高深的教育,他的天赋和口才为人钦佩不已。他的同胞曾选他为公会议员。他是一名才华出众的拉比,但是如果他没有学会一种有用的手艺,他的教育就不算是完美的。保罗很高兴自己能用手艺自力更生,屡次声称自己用双手供给自己的需要。当他来到陌生的城市时,他不愿意靠任何人供给。他把所有的经济都用来推进基督的圣工之后,仍靠手艺谋生。

在耶稣的门徒中,没有人比保罗更热忱,更积极,更克己的了。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教师之一。他远渡重洋,到处奔波,直到世界上很多地区的人都从他口中听到了十字架的故事。他有火一般的热情,要藉着救主的爱让将亡的人认识真理。他全神贯注于传道工作;可是他也坐下来从事卑微的手艺,使自己不致成为贫穷教会的负担。他虽然建立起许多教会,却拒绝他们的供养,唯恐人们怀疑他是为得利而传福音,因而影响到他福音执事的功能和成效。他要设法去除仇敌令人误解他的藉口,使他所传的信息不致失去力量。

作为一个福音工人,保罗本来可以要求得到供给,而不必自力更生的。但他愿意放弃这个权利。他身体虚弱,还要白天从事圣工,晚上劳动,时常通宵达旦的工作来供给自己和别人的需要。保罗为基督教传道工作提供了基督教的最高范例。他把教导人与他的工作结合起来;当他和同行一起劳动的时候,他就指教他们得救之道,接触到一班用其他方法所接触不到的人。

传道人若认为自己在基督的圣工上遇到大的困难和穷乏,他们就可以在想象中去参观保罗的工场,并记得,当这个蒙上帝特选的人裁剪帆布的时候,他藉此所赚来的饮食,乃是他作为使徒在传道工作上本来应得的工价。一遇到责任的召唤,他就要应付最剧烈的反对者,止息他们狂傲自夸的话,然后继续去从事他卑微的手艺。他的热诚和勤劳对于在基督圣工中懒惰和贪图自私的安逸乃是有力的谴责。任何造福人类推进上帝圣工的工作都是值得尊重的。

保罗在哥林多传福音所用的方法和他在雅典作工的方法不同。在雅典他曾设法使自己的传道法适应听众的心理。他花很多时间去讨论自然宗教,用逻辑应付逻辑,用科学应付科学。但后来他回顾在雅典传扬基督所花的时间,所做的工作,并没有结出多少果子,故此决定今后要采取另一种方法。他决心避免复杂的辩证和议论,而尽量向罪人传讲基督救恩的道理。他在致哥林多弟兄的信中,描述了他在他们中间作工的方法。

“弟兄们,从前我到你们那里去,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对你们宣传上帝的奥秘。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害怕,又甚战兢。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上帝的大能。”

使徒在这里采用了引人从错谬的无知和黑暗转向真光的最有效的方法。如果传道人愿意在这方面更加紧密地效法保罗的榜样,他们的工作就会取得更大的成功。如果所有的传道人都首先洁净心灵和生活,与上天保持更加密切的联系,他们的教训就会有感服人心的更大的能力。

基督在世的时候,全国各地的犹太人都警觉起来注意祂的一举一动,因为祂影响到哪里,哪里祂们的宗教就不安全了。探子不断地追随耶稣,要从祂的言行中找出把柄来控告他。保罗也遇到同样反对的精神和盲目的偏见。他先在犹太人的会堂里讲道,他根据摩西和众先知的著作进行辩论,讲到主在古时所严厉处罚的罪恶,讲到怨言和悖逆乃是招致上帝不喜悦祂选民的最可悲的罪孽。

他向听众说明仪文律法的表号和象征都如何应验在基督身上——祂的被钉,祂作祭司,以及祂在圣所的工作。祂在天上圣所的工作从犹太的历史上反映出来。基督作为弥赛亚,乃是一切祭牲所预表的真体。使徒根据预言和犹太人所希冀的,证明弥赛亚是从亚伯拉罕和大卫的后裔出来。于是他追溯耶稣的家谱,从诗人大卫到先祖亚伯拉罕。他根据圣经从众圣先知的见证中证明所应许之弥赛亚的性质和工作,以及祂在地上所受的接待和遭遇。然后再指明这些预言都在耶稣的生活,工作和牺牲上应验了,所以祂就是世界的救赎主。

他用最有说服力的证据证明福音无非是希伯来信仰的发展。基督来,是先施恩给那个仰望他来临作为犹太教制度的实现和光荣的民族。使徒然后尽量使他们认识到只有悔改拒绝基督的罪,才能救他们的国家免遭迫在眉睫的毁灭。他斥责他们根本不懂这些经文的意义,而这些经文正是他们自夸完全理解的。他揭露他们贪爱世俗,喜好地位,名誉,炫耀,和他们无度的自私自利。

但哥林多的犹太人闭眼不看保罗所提出那么清楚的证据,不肯听他的劝言。他们把拒绝基督的精神也迁怒在保罗身上。若不是上帝保护祂的仆人,使他可以继续向外邦人传福音,他们就要把他害死了。

“他们既抗拒,毁谤,保罗就抖着衣裳说,你们的罪归到你们自己头上,与我无干,从今以后,我要往外邦人那里去,于是离开那里,到了一个人的家中,这人名叫提多犹士都,是敬拜上帝的,他的家靠近会堂。”这时西拉和提摩太已经过来帮助保罗,于是他们一同向外邦人作工。

保罗没有要求自己和悔改信主的人去遵守犹太人的仪式和习惯,以及他们形形色色的礼节和祭祀,因为他认识到上帝儿子的死已经作了充分的最后供献。带来更清晰的真光和知识的时代已经来到。虽然早期的教育并没有使他看见这光,反而使他苦毒地反对上帝的圣工,然而基督在大马色的路上对他的显示改变了他整个人生的方向。他的性格和工作突出地显示了他神圣之主的品格和工作。他的教训引导人度更活跃的属灵生活,使相信的人能超脱一切仪式。“你本不喜爱祭物,若喜爱,我就献上。燔祭你也不喜悦,上帝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上帝啊,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诗51:16,17)

使徒并没有用口才来哗众取宠,也没有用哲学的理论去说服人,因为这样做并不能触动人的心。他传扬基督的十字架,不是靠雄辩的口才,而是靠上帝的恩典和能力;他的话感动了众人。“管会堂的基利司布和全家都信了主。还有许多哥林多人听了,就相信受洗。”

犹太人对使徒所怀的仇恨这时越为剧烈了。基利司布的悔改和受洗非但没有使那些顽抗的人感悟自己的不是,反而使他们恼羞成怒。他们提不出什么理由说保罗不在传真理,由于没有这样的证据,他们就采取欺骗和恶毒攻击的手段。

他们亵渎真理和拿撒勒人耶稣的圣名。你们在盲目的愤怒之下,不以任何辱骂为太卑鄙,不以任何手段为太可耻。他们不能不承认基督曾行过神迹,但他们说他是靠撒但的能力行出来的;他们竟敢悍然宣称保罗所行的奇事也是出于撒但的能力。

今天,那些传扬不受人欢迎之真理的人常常会遭到自命为基督徒者的反对,正如当年使徒受到不信的犹太人反对一样。他们高谈阔论说得娓娓动听,本应成为世上的擎光者,可是他们却最苦毒无礼地反对上帝所拣选的仆人,他们不仅自己编造谬论和虚言,而且歪曲圣经的真正意义,欺骗别人阻碍他们接受真理。

保罗在哥林多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但他在那腐败的城市中耳闻目睹的情况几乎使他灰心丧志了。他甚至怀疑,用那里所找到的材料来建设教会究竟是否上策。他觉得哥林多是个很有问题的工作园地,决定离开它。他在外邦人中所见到的堕落状况,在犹太人中所遭受的藐视和侮辱,使他精神上非常痛苦。

当他正在打算离开该城到一个更有希望的工作园地,并诚心愿意明白自己的本分时,主在异象中向他显现说:“不要怕,只管讲,不要闭口;有我与你同在,必没有人下手害你;因为在这城里我有许多的百姓。”保罗认定这就是上帝叫他留在哥林多的命令,又是上帝使他所撒的种子有所收成的保证。保罗既得到新的力量和勇气,便留下来继续热心而恒切地工作了一年又六个月。在耶稣基督的旗帜下,一个很大的教会建立了起来。有一些是从外邦最荒淫的人中出来的,这等人中有许多是真心悔改的,结果成为上帝的怜悯和基督宝血洗净罪恶之大能的纪念。

保罗在宣讲基督的工作中取得越来越大的成功。激起了不信之犹太人更坚决的反对。他们同心合意,大吵大闹,把保罗拉到公堂。当时迦流作亚该亚的方伯。犹太人希望政府当局能像过去几次一样偏袒他们,于是他们大声疾呼地控告保罗说:“这个人劝人不按着律法敬拜上帝。”

方伯极厌恶告状之犹太人的偏执和自以为义;不肯受理他们控告的事。当保罗准备开口为自己辩护时,迦流告诉他没有辩护的必要。他对那些怒气汹汹的原告说:“你们这些犹太人,如果是为冤枉或奸恶的事,我理当耐性听你们,但所争论的,若是关于言语,名目,和你们的律法,你们自己去办吧,这样的事我不愿意审问,就把他们撵出公堂。”

迦流果断的措施使一般原来支持犹太人的喧闹的群众看清了事实的真相。自从保罗在欧洲开始工作以来,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暴徒转过来支持他;他们当着方伯的面,凶狠狠地攻击那些带头控告保罗的人,方伯也没有加以干涉。“众人便揪住管会堂的所提尼,在堂前打他,这些事迦流都不管。”

迦流是一个正直的人,他不肯被那些嫉妒成性,阴谋诡诈的犹太人所利用。也不像彼拉多,不愿意冤枉他明知是无辜的人。当时犹太的宗教受罗马政权的保护,所以那些告保罗的人认为他们若能把破坏宗教法律的罪名加在保罗头上,政府很可能把他交给他们去审问并处罚。他们希望这样可以把他置于死地。

在场的犹太人和希腊人都在热切地等待着要听迦流的判决,及至他认为这案件无关公众和利益而当场予以驳回时,犹太人只得狼狈而愤怒地退出法庭,而暴徒则下手攻击管会堂的。甚至是无知的暴民也看出犹太人在指控保罗的事上所表现的不公正和报复的精神。这样,基督教就获得了一次显著的胜利。如果这时使徒因犹太人的恶意而被迫离开哥林多的话;所有悔改信主的人将会处于极危险的境地。犹太人必要按他们惯常的做法乘虚而入,甚至可能在那一带地方把基督教完全消灭。

据记载保罗在哥林多工作了一年又六个月。但是他的工作不限于这个城市,他利用水陆交通便利的条件,或亲自,或通过书信对邻近的城市作工。他以哥林多为总部。他在哥林乡长期的逗留和成功的传道工作,使他的影响发挥到远近各处。有几个教会就是在保罗及其同工的努力下建立起来的。各教会虽然没有时常得到保罗亲自前来照料,但他所写有能力有份量的信件却部分地弥补了这个欠缺。信使们通常把这些信看作上帝藉祂忠心仆人所说的话。这些信要在各教会中宣读。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