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27章 该撒家里的人
 哈门·艾伦       2019-04-03       864

福音工作最大的成功素来是在比较卑微的人中成就的。原来“蒙召的,接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林前1:26)在一个可怜而没有朋友的囚犯保罗,实在不能希望他能得到有财富有地位的罗马公民的注意。他们的全部生活,包括灵智体方面,与保罗是大相径庭的。对于这一等人,社会上的邪恶风俗常以迷人的诱惑使他们甘心作罪恶的俘虏。但是从他们所压迫的辛劳疲惫缺衣乏食的人中,甚至于从那些可怜的奴隶之中,倒有许多人乐于听从保罗的话,并因相信基督而得到希望和平安,使他们在艰苦的命运之下鼓舞起来。

保罗的工作虽然在卑微低贱的人中间开始,但它的影响却逐渐扩大,一直发展到皇帝的宫廷里。当时罗马城乃是欧西世界的都市。傲慢的该撒皇帝几乎为地上的每一个国家制定法律。君王和朝臣不是根本不认识拿撒勒人耶稣,就是以仇恨和嘲笑对待他。可是不到两年,福音竟从这个囚犯的陋室一直传到帝国的宫廷里。保罗虽然被捆绑,像作恶的人一样;“然而上帝的道,却不被捆绑。”(提后2:9)

在那些附笔问候腓立比教会的圣徒中,使徒特别提到“该撒家里的人。”(腓4:22)世上没有什么地方比罗马宫廷存在着与基督教更为敌对的气氛。尼禄似乎已从心中消灭了最后的一点像上帝的性情,甚至于连人性也没有了。他简直是受了撒但的印记。他的侍从和朝臣的品格大都与他一样——凶恶,堕落,腐化。基督教若要在尼禄的官庭中得一点立足之地,似乎是一件绝对不可能的事。

然而在这一件事上,像在许多其他的事上一样,证明保罗所说的话确是真理;他说:“我们争战的兵器,……是在上帝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林后10:4)甚至在尼禄的家里得了十字架的战利品。尼禄的邪恶侍从所伺候的是比他们更加邪恶的君王,可是他们中竟有人悔改信主,成为上帝的儿女。这些人不是暗地,而是公开作基督徒的。他们不以自己的信仰为耻,他们对于那些在基督徒信仰和经验上时间较长的人,怀有最热烈的感情,他们不怕承认这些人为弟兄,也不以为耻。

基督教凭着什么方法能进入那似乎不可能进入的地方,而得到一个坚固的据点呢?保罗往年曾以得人的能力公开传扬基督的信仰,并且以神迹奇事对于它神圣的性质作了不容误解的见证。他屹然站立在希腊的哲士面前,用他的知识和口才驳倒骄傲的哲学论据。他也以不屈不挠的勇气站在君王和巡抚面前讲论公义,节制和将来的审判,直到这些傲慢的官长恐惧战兢,好像已经看到上帝大日的忿怒一样。

如今保罗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他被禁闭在自己的寓所,只能对那些来找他的人宣讲真理。他没有像摩西和亚伦一样受上帝的命令到荒淫的法老面前奉“自有永有”大君的名谴责他暴虐和压迫的行为。然而正当福音的主要代言人在表面上无法公开传道时,福音却得了一次伟大的胜利;从该撒的家里竟有人加入了教会。

保罗在致腓立比人的书信中,把他从尼禄的家里得人归向真理的成绩,归因于他自己的被囚。他唯恐他们认为他的苦难妨碍了福音的进展,所以确切地对他们说,情况正好相反:“弟兄们,我愿意你们知道,我所遭遇的事更是叫福音兴旺,以致我受的捆锁,在御营全军和其余的人中,已经显明是为基督的缘故。”(腓1:12,13)

尼禄的宫廷之所以注意基督,不是由于保罗的讲道,而是由于他的捆锁。征服统治者的乃是一个囚虏。他这次打破了许多人在罪恶奴役中的枷锁,乃是正当他自己戴着锁链的时候。但结果并不止于此。他说:“并且那在主里的弟兄,多半因我受的捆锁,就笃信不疑,越发放胆传上帝的道,无所惧怕。”(腓1:14)

保罗在长期受不公道的监禁之中所表现的忍耐和温柔,引起了公众的注意,令许多人不得不相信。保罗之所以这样乐意受苦,他对于自己所宣传的教义一定有着不可动摇的信心。他在受苦和监禁之下所表现愉快的精神与世界上受苦不幸之人的精神迥乎不同,证明他具有比地上一切力量更高的能力。他的勇敢和信心乃是一种经常不断的见证。他的榜样使其他的基督徒获得了更大的能力。他们感到自己应不失时机地勇敢宣传真理,推进保罗所暂时退出的工作。保罗的捆锁就这样发挥了有力的影响,以致正当他的能力和用处似乎割断,显然不能有所贡献时,他却能在那似乎完全与世隔离的地区为基督收集禾捆。

当上帝的仆人退出工作的岗位,人们再也听不到他鼓励和责备的声音时,我们短小的目光往往会认为他不再能起作用了。但是上帝却并不这样看。我们往往不明白其中奥秘的天意,而上帝的旨意却要藉此成就一番其他方法所不能成就的工作。

基督徒在被弃和受苦之下所表现忍耐和愉快的精神,甚至以平安和镇定的精神应付死亡,来表示毫不动摇的信心,能够胜过福音仇敌的反对;他所成就的事,可能要比他竭尽全力,为他们的悔改而昼夜操劳的效果更大。

当基督的仆人积极出发,与流行的罪恶和迷信作斗争时,他们是在做主所交托他们的工作,捍卫福音的事业。当他们因撒但的毒恨而遭受迫害,所进行的工作受到拦阻时,当他们被下在监里,最后被拖到断头台或火刑柱时,就是真理将得到更大胜利的时候。当他们用自己的鲜血印证他们的信仰时,一些原来犹疑不定的人就必信服他们的真诚。从殉道者的尸灰中竟为上帝的真理生长了丰富的庄稼。

基督的门徒切莫认为:当他不能再为上帝和他的真理公开而积极作工时,他就不能再有什么贡献,也不能再得什么报赏。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决不会被弃而不用的。或健康或患病,或生或死,上帝总是能使用他们的。正是在痛苦,损失,试炼和逼迫的黑暗中,基督徒信仰的光照耀得最亮,而上帝的应许也显得最为宝贵。当坟墓接纳上帝的儿女时,他虽死仍在作见证。他作工的效果随着他。人们想起他劝诫和鼓励的话,想起他曾在一切环境下坚持真理,这时,他的见证比他活着的时候更加有力。

忍耐和勇敢同样是可以得到胜利的。在试炼下的温柔和在工作上的勇气一样能得人归向基督,如果基督徒能安心于表面上工作的停止,乐意离开战场休息一下,摆脱工作上的担子,他们就会在耶稣的脚前学到美好的教训,看出他们的主在他们表面上停工的时候,是和在他们积极工作的时候一样有效地使用他们的。

当基督众教会起初听说保罗要去访问罗马时,他们盼望福音在那城市中能有显著的胜利。保罗曾到许多地方传扬真理,在许多大城市中作工。这个信心的勇士岂不能在罗马城甚至在尼禄的官庭里也引多人归向基督吗?但当他们听说保罗作为一个囚犯到罗马去时,他们的希望就断绝了。他们曾满心期望福音在这个中心都市扎下根来,就可以迅速地扩展到各国,成为地上占优势的力量。这时他们的失望是何等惨重啊!人的希望虽然断绝,但上帝的旨意却必成全。保罗虽然不能像他所希望的那样工作,但在那两年的监禁期中,他能这样说:“我受的捆锁,在御营全军和其余的人中,已经显明是为基督的缘故;”在那些附笔问候腓立比信徒的人中,他特别提到“该撒家里的人。”(腓1:13;4:22)

保罗和他的同工所有的热忱和忠贞,以及那些悔改相信基督教之人,在那么不利的环境中所表现的信心和顺从,对于一般懒惰和缺少信心的基督徒乃是一种责备。我们决不可以凭着我们人短浅的目光去限制上帝的计划和工作。我们决不要寻找借口不去努力救人归主,即使是在最不利的地区。保罗和他的同仁尽可以辩解,要尼禄的臣仆悔改相信基督必是徒然的,因为他们常受猛烈的试探,并为严重的阻碍所包围,又容易招惹苦毒的反对。即使他们感服真理,他们又怎能顺从呢?但保罗并没有这样设想。他凭着信心把福音传给这些人,在听他的人中居然有人决意顺从,任何代价均所不惜,无论有多少障碍和危险,他们总是愿意接受真光;并靠上帝的帮助,把他们的光照耀在别人身上。

比起那些该撒的宫廷里放弃异教而接受基督教的人来,有谁处在更为不利于过宗教生活并带来更大的牺牲,危险和剧烈反对的环境呢?没有一个人是处在不能顺从上帝的环境中的。今日的基督徒实在大小信了。他们只是在能够看见有利成果的前景时才肯为基督和祂的事业工作。上帝的恩典将会配合每一个真信徒的努力,这恩典在一切环境之中是够我们用的。基督的灵要在一切忠心顺从的人品格上发挥更新,完善的能力。

上帝是伟大的自有永有者,是生命的泉源,权威和能力的中心。他的儿女不论处在什么环境中,都没有充分的理由不顺从上帝的要求。上帝要我们对照在我们道路上的亮光负责。我们可能被似乎不能胜过的障碍所包围,我们也尽可以拿这些作为自己不顺从耶稣真理的借口。但这样所提出的理由都是不堪一击的。如果是真有理由的话,那就证明我们的天父是不公平的。并证明他为我们定了一些不能履行的得救条件。

那些在不信的家庭当仆人的人,他们所处的环境和该撒家里的人差不多。这样的人是值得体谅的;因为他们如果要过宗教生活,就必遭受很大的考验。经常在他们面前的,是干犯安息日和疏忽宗教的不良榜样。他们没有什么宗教上的特权;如果他们对宗教表现出兴趣,就可能失去主人的欢心,受到同伴的嘲笑。处在这样环境里的人,若要为基督作见证,争取进入天国,就有特殊的战斗要参加:在他的环境中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作为他忽视上帝要求的借口。凡决心先求上帝的国和他的义的人,任何困难也不能阻止他前进。

基督徒不应该只想到世界末日以前可能遭受的一切试炼。他只须着手事奉上帝,每天为荣耀上帝而生活和工作,这样,那些表面上不可克服的障碍就会逐渐消失。如果他真的遇到他所担心的事,基督恩典也必按照他的需要而分给他。有足够的力量赐给他来应付和克服一切困难。

古时希伯来的俘虏但以理,后来又当上国家的首相,他要过忠于上帝的生活,所遭遇的困难是很大的。但当他开始工作时,就决心不论发生什么问题,总要以上帝的律法作为行动的准则。平时他每天在朝廷朝见外邦的君王,在这种较轻的试炼中,他能保持自己的坚贞。他的信心,勇气和忠直与日俱增。到了国王发令禁止他祷告上帝时,他能够面对狮子坑而忠于原则和上帝。

凡专心事奉上帝的人必能找到机会为祂服务。他必祷告,读经,追求德行,放弃罪恶。他既“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并“忍受罪人这样顶撞”的耶稣,就必勇敢地对待侮辱和嘲笑。信实的主已经应许赐给他们帮助和恩典。对于一切信靠祂的人,上帝必履行祂的应许。

有人想拿环境作为借口原谅自己疏忽基督的宗教吗?让他们记住,他们这样的裹足不前,撒但就能制造出一个又一个的困难来拦阻他们前进的道路。让他们考虑一下那些生活在该撒家里——在皇帝的败坏,朝廷的荒淫之中的门徒的处境吧。在这样的环境下接受基督,无异于赴汤蹈火。这些悔改信主的基督徒在这样艰难和危险之中依然能保持他们的忠贞,我们还有什么理由疏忽本分的要求呢?顺服上帝决不是不可能的。

这些门徒还有一点也是值得我们注意的。该撒家里不但有人悔改相信真理,而且他们在悔改之后依然留在该撒家中。他们觉得不能随便离开自己岗位。他们在哪里相信真理,就仍旧留在哪里,藉着生活和品格的改变为这新信仰改变人心的能力作见证。这些基督徒直接和保罗来往,亲蒙他的教诲和劝勉。他们的榜样具有重要意义。它说明信徒不应总是希望摆脱困难和考验的环境,到较少有试探和反对的地方去。

我们应该时刻记住我们的救主曾离开天庭来到被罪恶污染的世界。他用自己的生活向信徒证明,他们能够在这个世界上而不属世界。他来到世界并不是要享受其中愚妄的宴乐,被其中的风俗所支配,并随从其中的恶习;他乃是来寻找拯救失丧的人。基督徒若把这个目标摆在面前,他就在不敬虔的人中间能站立得住,不受沾染。

凡寻求得救的人决不可故意置身于试探的环境之中,或难以过宗教生活的地方,但如果他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接受真理的,他就当诚恳地求问上帝在这里是否有救灵的工作要他去做。一个基督徒在不信的人中间,在上帝的引导下,可以像一团酵,“放在三斗面里”,发挥作用,直到全团都发起来。始终如一的基督徒生活所起的作用要胜过许多次讲道。不问他地位的高低或环境的好坏,他必能在忠心履行本分的事上显明真宗教的力量。

基督徒的品格不是因脱离试炼,而是在试炼之中发展起来的。基督徒如果什么困难都没有遇到,他就处在属灵懒惰的极大危险之中。恩慈的上帝已经应许不会让他的子民受试探过于他们所能担当的,并要救他们脱离试探。经常遭受挫折和反对会使基督徒更加警醒,更加恳切祈求大能的帮助者。靠着上帝的恩典忍受强烈的试炼会使他得到更深的经验和更大的属灵力量,发展忍耐,警觉和刚毅等美德。

基督的门徒不要指望在世界上会得到比他们的主更好的待遇。但他有上帝作他的朋友和帮助者,就能度过藐视,辱骂和逼迫的寒冬。靠着基督所赐的恩典,他能在最严峻的试炼下坚持信靠上帝。他回想起救主的榜样,知道他若忍受了痛苦和逼迫,就能获得纯洁的品格,谦卑的心,和对耶稣恒久的信靠。基督徒信仰的胜利在于其能使信从的人虽然受苦,却能刚强;虽然受屈,却能得胜;虽然天天冒死,却能活着;并因背十宇架而最终获得不朽的荣耀冠冕。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