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18章 保罗末次到耶路撒冷
 哈门·艾伦       2019-04-03       1025

保罗极想在逾越节之前到达耶路撒冷,以便与那些从世界各处来过节的人见面。他常希望能用某种方法来消除他同胞的偏见,以便引领他们接受福音的宝贵亮光。他也希望访问耶路撒冷,把外邦教会送与犹太穷苦弟兄的礼物带给他们。他希望藉着这一次的访问把犹太弟兄与外邦信徒之间的感情更加巩固起来。

保罗既完成了他在哥林多的工作,就决定坐船直接到巴勒斯坦的一个海口去。当一切都准备就绪,快要上船的时候,他忽然听说犹太人设计寻索他的命。过去这些反对真理的人曾多次想要制止保罗的工作,但每次都失败了。自从五年以前犹太人设法使迦流判他的罪却没有成功以来,他们一直未能煽动百姓和官长反对他。尽管他们竭力反对,福音工作仍在进展。从各方面都传来有关这新道理消息。说这新道理教训犹太人不必再遵守礼节和仪文的律法,而且外邦人与犹太人同有作亚伯拉罕子孙的权利。保罗在哥林多传道时曾提出他在书信中所那么强烈主张的论据。他强调说:“并不分希腊人、犹太人,受割礼、未受割礼的。”他的仇敌认为这样的话乃是狂妄的亵渎,所以他们决定必须止息他的声音。由于保罗处在罗马当局的保护之下,所以公开袭击他未免显得不智,但当船一离岸,他们就可以实施报复,要贿赂船长或水手去干任何暴行并不是一件难事。

保罗既听到犹太人陷害他的阴谋,就决定改变路线,绕道马其顿,并有足够多的弟兄陪伴保护他。这样,他就必须放弃原来打算到耶路撒冷过逾越节的计划,但他希望可以到那里过五旬节。上帝的旨意使保罗这一次推迟了行程。要是他逾越节在耶路撒冷的话,他就会被控煽动一场暴乱和残杀了,其实这场动乱是由一个自称弥赛亚的埃及骗子的野心所引起的。

保罗停在腓立比过逾越节。那时只有路加和他在一起,其他的同伴则先到特罗亚去等他。腓立比人是保罗所引领悔改信主的人中最为亲热最真诚的,所以在这八天的节期中他能平安快乐地与他们相交。

从腓立比开船因受逆风影响,花了五天才到达特罗亚,而不是平时所需要的二天,保罗在特罗亚住了七天,按照他素来的习惯,勉励和坚固信使。

在保罗逗留特罗亚的最后一个晚上,弟兄们“聚会擘饼”。他们所爱的教师将要离开,所以这一次聚会的人特别多。他们聚会的地点是在一座楼房的第三层楼上。在温暖的春天夜晚,这是一个最凉快最舒服的聚会地点。外面漆黑一片,屋里却灯火通明。保罗深感等待着他的危险,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他的弟兄,他有重大的真理要传给他们,他因热爱和关怀他们,就同他们讲论到半夜。

有一个少年人名叫犹推古,坐在一个敞开的窗台上。他竟在这个危险的地方睡着了,就从上面掉下去。讲道中断了,大家惊骇并混乱起来。他们把这个少年人扶了起来,他却已经死了。许多人围在他的旁边哭号悲痛。但保罗挤进惊慌的众人中间,抱着他,献上恳切的祷告,求上帝使这个死人重得生命。他的祈求蒙了应允。保罗用高过众人悲哀痛哭的声音说:“你们不要发慌,他的灵魂还在身上。”目睹这次上帝能力和恩典的明显彰显,信徒们又快快乐乐而深深自卑地聚集在楼上。他们吃了圣餐后,保罗又继续讲道直到天亮。犹推古这时已完全恢复,众人把他带进会场,得的安慰不小。

离别的时候到了。保罗的同伴已经上了船准备开航了。保罗自己却拣选了一条较近的旱路。从特罗亚步行到亚朔,在那里与他的同伴相会。他这次到耶路撒冷所要遭遇的困难和危险,那里的教会对于他和他的工作所抱的态度,众教会景况以及其他地区福音的工作——这一切都是他深深焦虑的事;所以他趁这个独自步行的机会默想并与上帝交通。

当这一班旅行的人从亚朔开船南行时,他们经过了保罗长久工作的地点以弗所城。保罗极想访问那里的教会,因为他要给他们重要的教训和劝告。但经考虑以后,他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多耽搁几天,会使他无法在五旬节以前到达耶路撒冷。虽然如此,当他到达米利都,听说船在那里要作短暂停留时,就立刻打发人去请以弗所的众长老到这里来见他。米利都到以弗所只有三十英里,使徒希望至少能与他们交谈几个小时,因为以弗所教会能否兴旺与他们有很大的关系。

长老们既得到他的呼召,就来到米利都。保罗对他们说:“你们知道,自从我到亚西亚的日子以来,在你们中间始终为人如何,服事主凡事谦卑,眼中流泪,又因犹太人的谋害,经历试炼。你们也知道,凡与你们有益的,我没有一样避讳不说;或在众人面前,或在各人家里,我都教导你们;又对犹太人,和希利尼人,证明当向上帝悔改,信靠我主耶稣基督。”

保罗一向是高举上帝律法的。他曾向人指出他们干犯律法的大罪,以及悔改这种罪过的义务。他告诉他们,律法本身没有能力救人脱离违犯律法的刑罚。他们必须悔改自己的罪,并在上帝面前自卑,因为他们违犯他的圣律法已经招惹他的义怒;同时他们也应当信靠基督的宝血为获得赦免的无二法门。上帝的儿子已经舍命作他们的牺牲,并已升到天上的天父面前作他们的中保。因此,他们可以藉着悔改和相信得以脱离罪的刑罚,从此以后,藉着基督的恩典能以顺从上帝的律法。

保罗继续说:“现在我往耶路撒冷去心里迫切,不知道在那里要遇见什么事;但知道圣灵在各城里向我指证说,有捆锁与患难等待我。我却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证明上帝恩惠的福音。我素常在你们中间往来传讲上帝国的道,如今我晓得你们以后都不得见我的面了。”保罗本来没有意思要说这样的话,但他说话的时候,有圣灵感动他,证实了他以前的担心,即这是他与以弗所弟兄最后的一次见面了。所以他要给他们留下劝勉和告诫的话作为他的遗嘱,好让他们在见不到他时照此执行。

“所以我今日向你们证明,你们中间无论何人死亡,罪不在我身上。因为上帝旨意我没有一样避讳不传给你们的。”没有什么怕得罪人或是博得人的友好和称赞的心理,足以使保罗避讳不说上帝所赐给他教训,警告或纠正他们的话。基督的传道人不可单传讲一些最悦耳的真理,而避讳不讲那足以使人难受的其他真理。他应当以深切的关怀注意他们品格的发展。如果他看到他“羊群”中的任何一个怀藏罪恶,他就当作一个忠心的牧人,根据他们的景况从上帝的圣言中给他合适的教训。如果让他们自信自恃、一意孤行、而不予以警告,则他们的灭亡必要由他负责。凡忠心履行崇高使命的牧者必要将基督徒信仰的每一细节都忠心地教导他的教友,指明他们应当作怎样的人,行怎样的事,才能在上帝的大日站立得住,无可指责。

保罗劝勉他的弟兄们说:“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要为全群谨慎,牧养上帝的教会,就是祂用自己血所买来的。”福音的使者若能经常记得自己所牧养的乃是一班基督用宝血所买来的人,他们就必要深切地感到自己工作的重要性。他们必须为自己并为全群谨慎。他们既作为生命之道的教师,就不可给人批评真理的任何把柄。他们既作基督的代表,就必须维护祂圣名的尊严。他们要藉着完全的献身,纯洁的生活和敬虔的言行证明自己配担任这个职分。靠着良好的榜样,他们会发挥一种单凭言语所无法产生的影响,在他为主作工的人中间激起信心,圣洁热忱的爱,献身以及忠诚。上帝要求祂所有的仆人毫无畏惧地传扬祂的圣言;不管受到怎样的藐视,谩骂,反对或迫害,仍要坚定不移地实行祂的训词。每一个忠心教导真理的人,在他们工作结束的时候,都能与保罗一同说:“无论何人死亡,罪不在我身上。”

圣灵向保罗指出那将要袭击以弗所教会的种种危险。保罗说:“我知道我去之后,必有凶暴的豺狼,进入你们中间,不爱惜羊群。就是你们中间,也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要引诱门徒跟从他们。”当保罗展望到将来的时候,他看到教会必要遭受外来和内在之仇敌的攻击,就为教会恐惧战兢起来。他以严肃恳切的口吻嘱咐他的弟兄们忠于他们神圣委托。他指着自己在他们中间不息不倦的辛劳作为一个例子对他们说:“所以你们应当儆醒,记念我三年之久,昼夜不住的流泪,劝诫你们各人。”

他继续说:“如今我把你们交托上帝,和他恩惠的道;这道能建立你们,叫你们和一切成圣的人同得基业。我未曾贪图一个人的金,银,衣服。”以弗所的弟兄有一些是富足的;但保罗从来没有从他们身上求私人的利益。他所传的信息并没有一句叫人注意他自己需要的话。他说:“我这两只手,常供给我和同人的需用。”在他刻苦的工作和为基督的圣工长途跋涉之时,他不但能供给自己的需要,还能节约一些钱供给他的同工并救济穷乏的人。他若要作到这一点,是非有不停的勤劳和严格的节俭不可的。无怪他能指着自己的榜样说:“我凡事给你们作榜样,叫你们知道,应当这样劳苦,扶助软弱的人,又当记念主耶稣的话说:“施比受更为有福。”

“保罗说完了这话,就跪下同众人祷告。众人痛哭,抱着保罗的颈项,和他亲嘴。叫他们最伤心的,就是他说,以后不能再见我的面那句话;于是送他上船去了。”保罗对真理的忠贞,不仅引起了深深的仇恨,也激起了最深切最热烈的感情。门徒们伤心地跟着他,送他上船,心中充满了忧虑,不仅为他的前途,也是为他们自己。使徒与这些弟兄离别之际,眼泪情不自禁地下流。上船后,岸上传来一阵哭泣声。长老们心情沉重地往家走去,知道他们再也不能指望他的帮助了。保罗曾这么深切地关怀他们,并以这么大的热情为他们以及他所照管的教会工作。

这一批行人从米利都开船,一路顺利,来到小亚细亚西南岸的帕大喇,从这里下船,上了另一只开往腓尼基的船。这一次他们又是顺风,离五旬节还有两个星期,到了推罗,因为船要卸货,他们就上了岸。

使徒现在不再为能否按时到耶路撒冷而担心了。他找到了推罗的几个弟兄,同他们住了七天。那里的弟兄被圣灵感动,知道在耶路撒冷有危险等待着保罗,就劝他不要去,但那警告他苦难,捆锁和监禁的同一位圣灵,也催促他继续前进,甘心被囚。一星期很快过去了,保罗与他们分手,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保罗与他们产生了深厚的感情。所有的弟兄同他们的妻子儿女都来给保罗送行,在开船之前,他们跪在岸上彼此代祷。

他们再向南行,到了该撒利亚,“进了传福音的腓利家里,和他同住;他是那七个执事里的一个。”保罗在这里逗留到节期的前夕,度过了最后几天快乐平安的日子,此后,他必须经过很久才能再享受这样完全的自由。在他进入耶路撒冷迎接等待他的狂风暴雨之前,上帝凭着他的恩慈使他能通过这次休息和快乐的交流,精神得到振作。

腓利对保罗是深深同情的,他具有清晰的判断力和正直的品格。是他第一个打破犹太人偏见的束缚,从而为保罗的工作预备了道路。是他传福音给撒玛利亚人,是他有勇气给埃提阿伯的太监施洗。有一段时期,这两位工人的历史是交织在一起的。由于法利赛人扫罗的残酷迫害,才使耶路撒冷门徒分散,七执事的组织遭到破坏。腓利因逃出了耶路撒冷才改变了工作方法,使他从事保罗为之献身的同一事业。保罗和腓利一起度过了这宝贵的时辰。他们追溯往事,心中激动不已。当年受苦的殉道者司提反举目望天的时候,有光照在他的脸上,这光后来也照到逼迫人的扫罗身上,把这个无助的恳求者带到了耶稣脚前。

使徒到达该撒利亚不久,先知亚迦布从犹太下来。他曾蒙圣灵警告,得知等待保罗的命运,就采用古代先知象征性的方法解下保罗的腰带,捆上自己的手脚,说:“犹太人在耶路撒冷,要如此捆绑这腰带的主人,把他们交在外邦人手里。”保罗的同伴本来已知道保罗去耶路撒冷会冒很大的风险,可是他们并没有充分预料到危险的程度,现在这种忧虑要变为现实了,除了受犹太人迫害之外还要被罗马人囚禁。他们恳劝保罗留在这里,由他们把外邦教会捐款送到耶路撒冷。该撒利亚的弟兄和保罗的同伴一起含泪祈求:为什么他要去冒这么大的危险呢?为什么要把他宝贵的生命置于犹太人的恶意之下呢?既然上帝的圣灵已有明确的警告再去岂不有点冒昧吗?

这些亲爱弟兄的恳劝使保罗深受感动。在人看来,他有充足的理由放弃这个似乎不智的计划,但他觉得,他是在遵照上帝的旨意行事。朋友的恳劝,甚至是先知的警告都不能使他改变主意。他不肯转离本分,他决意跟从基督,监禁死亡均在所不惜。他不是为自己落泪,而是同情他的弟兄,因为他的决心给他们带来这么大的悲痛。他说:“你们为什么这样痛苦,使我心碎呢?我为主耶稣的名,不但被人捆绑,就是死在耶路撒冷,也是愿意的。”弟兄们既看出这样的劝告徒然使他痛心而不能改变他的意志,他们就不再劝他了,又说:“愿主的旨意成就便了。”

保罗在该撒利亚的逗留不久就届满了,那里的几位信徒陪着他和他的同伴出发到耶路撒冷去,他们因预感到那将要临在保罗身上的迫害而心上笼罩着一层深沉的阴影。来参赴年度节日的人数很多,外地人往往在城里找不到住处,只好住进城外的小屋。使徒和他的同伴却按照事先的安排住在一个老门徒家里“他名叫拿孙,是居比路人。”

自从保罗悔改以来,他每次访问耶路撒冷心情都很沉重。当他看着那些令他回想起他早年生活的地点时,就深深自责。那里有他接受教育的迦玛列学校,有他过去在里面敬拜的圣殿,有大祭司委任他去大马色的房子,有司提反为见证基督而流血的地方。当使徒凝视这殉道的地点时,过去的事生动地浮现在他心头。他是不是也要遭受这同样的命运呢?他从来没有带着这么忧郁的心情踏上耶路撒冷的街道。他知道在那里朋友少而仇敌多。在他的周围有成千一听到他的名字就会激动得发狂的人。他是在那座曾杀害众先知,拒绝并杀害上帝的儿子而有上帝的忿怒悬在上面的城邑,他想起自己从前如何因偏见而苦毒地反对基督门徒,就深切地怜惜那些陷在迷惑之中的同胞。可是他能帮助他们的希望是多么渺茫阿!从前在他自己心中焚烧着的同样盲目的怒气正以说不出来的力量在犹太全国的人心中点燃起来反对他了。

同时,连具有相同信仰的弟兄,保罗也不能依靠他们的同情和支持。那些不信的犹太人紧紧地追随他的脚踪,很快地亲自前往耶路撒冷,或写信散布对于他和他工作最不利的谣言;甚至有几个使徒和长老也轻信这些话,既没有设法予以反驳,也没有表示愿意与保罗和解的意思。保罗虽然被种种令人沮丧的事所包围,却没有灰心失望。他深信那曾向他心灵说话的声音终必也向他同胞的心灵说话,并且他的同道所敬爱所事奉的主终必使他们和他同心合意地从事福音的工作。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