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17章 重访哥林多
 哈门·艾伦       2019-04-03       854

到了秋天,保罗再次访问哥林多,他从远处眺望哥林多的塔楼和高耸的城堡。乌云笼罩着群山,给下面的城市投下了一层深影,似乎象征着错谬和邪恶正威胁着当地教会的兴旺发展。保罗此时思绪万千。他就要会见他在福音信仰里的子女了。他们当中有些人曾犯下严重的罪行。他原来的一些朋友忘记了他的爱以及过去的友谊和信任,变成他的敌人,对他是不是基督的真使徒,奉派传福音提出疑问。教会中大多数人虽然转离了他们的罪,听从保罗的吩咐,但不可能恢复到他们未犯罪时的那种状态。老师和学生之间,不大可能有他第一次访问时的那种联合、爱心和信任。

在教会中还有一些人,虽然受到保罗的斥责,却仍然坚持自己的罪恶行为,藐视他的警告,否认他的权威。时候已到,他必须采取果断措施来制止这种反对的势力。他曾警告过哥林多信徒他此行的目的是亲自处理那些顽固犯罪的人:“对那犯了罪的和其余的人说,我若再来,必不宽容,你们既然寻求基督在我里面说话的凭据,我必不宽容。”他曾推迟了他的访问,为了给他们时间反省和悔改。但是现在,所有继续坚持错误罪恶行为的人应当从教会里开除出去。他们过去曾因保罗凭爱心长期宽容他们而说他胆小软弱。他现在将不得不采取行动来驳斥这种指控。

保罗这次走近哥林多,与他那次走近大马色,其情形有了何等鲜明的对比啊!当时他“向主的门徒口吐威吓凶杀的话。”这两次行程中,现在的保罗和当日的扫罗,在面貌,目的和精神上是何等不同啊!那时他拿着世俗权力的宝剑,作为犹太公会的代表,审讯信徒,要扑灭异端,寻索牺牲品予以囚禁,鞭打和用石头砍死。他踌躇满志,骑马往大马色去,有仆人听他吩咐把囚犯解往耶路撒冷。现在他是步行的,没有显示身份和权力的外部标志,也没有司法官员听候他吩咐。对于那些藐视他权威的人,他所能做出的最高处罚就是把他们与被人视为无知卑贱的信徒团体分离开来。他的敌人说他身体状况虚弱,他的讲话没有什么了不起。可是使徒并不像他们所说的那么软弱。他负有万王之王的委任。全天庭都动员起来支持他。他的武器不是属于肉体的,而是靠着上帝摧毁罪恶和撒但堡垒的大能。

使徒的外貌和精神状态都有了很大的改变。过去他“向主的门徒口吐威吓凶杀的话”,“残害教会”,“拉男女下在监里”,“强逼他们说亵渎的话”。“分外恼恨”一切尊崇耶稣圣名的人。他的心充满苦毒,恶意和仇恨,然而他受迷惑甚深,反以为自己是在为上帝工作,实际上却在做撒但的工作。现在,傲慢易怒的扫罗已经被基督恩典改变了。他的心惦念那些最苦毒地反对他的人。一想到他们,他就难过伤心。他写信给他的弟兄们说:“倘若我叫你们忧愁,……谁能叫我快乐呢?”他请他们原谅他不得不严厉地对待他们。扫罗身上一切美好高尚的品质仍然存在,在他心灵的祭坛上燃烧着同样的热情,只是已经过圣化纯炼献为基督服务了。

陪伴保罗去哥林多的,有几个曾和他一起在马其顿同工,还有几个为耶路撒冷教会筹集捐款的助手。在目前的危机中他不能指望这些弟兄的同情和支持。虽然哥林多教会的状况在一些方面是令人痛心丧气的,但他也有高兴和感恩的理由。许多一度败坏堕落,崇拜偶像的人,现在成了基督真诚而谦卑的门徒了。不少人对使徒依然怀有深厚的感情,把他看作第一个传宝贵福音真光给他们的人。当他再次见到这些门徒并看到他们忠诚和热心的表现时,他就觉得自己的工作没有白费。保罗既能与他亲爱的同伴和忠心的信徒相聚,他那疲惫伤痛的心灵就得着安息和鼓励了。

保罗在哥林多逗留的三个月时间里,一方面不息不倦地为当地教会工作,一方面有机会眺望更广阔的工作园地,为新的出征做准备。他仍在考虑从耶路撒冷到罗马去的计划。他最大的一个宿愿就是看到基督的信仰竖立在那个欧西世界的大中心。那时在罗马已经有教会建立,所以保罗希望得到那里信徒的合作,以完成圣工。这些同道弟兄既是他所不认识的,所以为了给将来到他们中间准备工作条件,他就给他们写了一封信,说明他打算访问罗马,并希望得到他们的帮助,在西班牙树立起十字架的旗帜。

保罗在罗马书中说明了他想亲自去阐述的福音大原则。他对于当时犹太和外邦教会所纷纷议论的一些问题表白了自己的立场,并说明那曾一度专属犹太人的指望和应许现在也已提供给外邦人了。保罗非常清楚而有力地阐明了因信基督而称义的真理。保罗在给罗马的基督徒写信的时候,也希望其他教会从而得到教训。但他对于自己的言语所要发挥更远大的影响,当时所能料到的是多么有限啊!世世代代以来,罗马书所阐述的因信称义的伟大真理像光明的灯塔一样一直引领着悔改的罪人走上生命之路。那驱散马丁路德心灵中的黑暗,并向他显出基督宝血洗除罪恶之能力的,就是这光。这同一个光也已引领成千背负罪担的罪人找到赦罪与平安的源头。每一个基督徒都应当为罗马书而感谢上帝。

正当保罗怀着兴趣和希望眺望西部的工作新园地时,却发生了一些事,使他为过去在东部的工作园地深为忧虑。在哥林多他得到了来自加拉太教会的消息,表明那里发生了很大的混乱。甚至公开背道,犹太师傅们反对使徒的工作,设法破坏他的工作成果。

在每一个教会中,几乎都有一些犹太人。犹太师傅很容易接近这些人,并通过他们在教会里站住了脚跟。他们无法用圣经的根据推翻保罗的教训,就采用最卑鄙的手段破坏他的影响,削弱他的权威。他们宣称他不是耶稣的门徒,没有受耶稣所委派,却竟敢宣传与彼得,雅各和其他使徒完全相违的道理。这些犹太教的代言人就是这样成功地使许多基督徒离开了他们福音的导师。达到了这一点之后,他们又劝诱信徒去遵守仪文律法作为得救的重要条件。信靠基督,顺从十诫的律法被认为是无关紧要的。加拉太一带的信徒很快发生了分裂,异端和放纵情欲的事。

保罗看到侵入信徒的种种邪恶很快就要毁灭这些教会,不禁心如刀割,深为不安。他立时给加拉太信徒写信,揭露他们所接受的假道,并非常严厉地责备那些偏离信仰的人。

在信的开头,他声明自己使徒的资格“不是由于人,也不是藉着人,乃是藉着耶稣基督与叫祂从死里复活的父上帝。”他的任命不是从人,而是从天上最高的权威领受的。保罗向教会问候以后,就一针见血地说;“我希奇你们这么快离开那藉着基督之恩召你们的,去从别的福音,那并不是福音。加拉太信徒所领受的道理,无论从什么意义上说,都不能算为福音;这是出于人的教训,与基督所教导的道理完全相抵触的。

使徒继续说:“有些人搅扰你们,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但无论是我们,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

保罗对于加拉太信徒所用的方法和他对于哥林多教会所用的是何等不同阿!他曾小心翼翼、温柔和蔼地责备哥林多教会,但对于加拉太教会则作无情的申斥。哥林多信徒曾被试探所胜。那里有一些假师傅用巧妙的诡辩为谬道装上真理的面具,使信徒思想混乱,因而受了迷惑。若要教训他们分辨真伪,就不得不审慎从事,忍耐应付。如果保罗表现粗鲁苛刻的态度,或过于急躁的精神,这就要在他所要帮助的人身上破坏自己的影响力。

但在加拉太的各教会中,公开赤露的谬道已经在代替福音的信仰。那里的信徒简直已经否定了那作为信仰真基础的基督,而代之以犹太教的陈旧礼节。保罗看出,如果要抢救加拉太的信徒脱离那威胁着他们的危险,他就必须采取最果断的措施,并发出最严厉的警告,才能使他们认识到自己的真实状况。我们若想在各种不同的情况下聪明地应付各种不同心理,就需要上帝圣灵所圣化所光照的智慧和见解。每一个基督的传道人所应当学习的一个重要教训乃是根据他们所要帮助的对象对症下药。温柔和忍耐,果断和坚毅,都是不可缺少的;但必须酌情运用。上帝的仆人唯有和主保持密切的联系,才能审慎地应付教会里所产生的试炼和困难。

保罗曾向加拉太人传授基督纯正的福音。他的教训向来与圣经相符,并有圣灵为他的工作作证。因此他警告弟兄们不可听从任何与他所教导的真理相抵触的谬道。

保罗谈到了加拉太人原来已了解他自己的经历。他提醒他们他精通犹太人的学问,曾为他们的宗教发热心。在他年青的时候,他甚至是犹太教一名能干和热心的捍卫者。但当基督向他显示以后,他马上放弃了所有可望得的荣誉和利益,献身传扬十字架的道理,没有以世俗为动机。他接着告诉他们,他悔改以后没有机会从人那里得到指教。他们传的道理是耶稣基督向他启示的。在大马色见异象之后。保罗退到阿拉伯与上帝交通。三年以后他才上耶路撒冷。在那里只逗留了十三天,就出发向外邦人传福音了。他宣称“那时犹太信基督的各教会都没有见过我的面,不过听说那从前逼迫我们的,现在传扬他原先所残害的真道,他们就为我的缘故归荣耀给上帝。”

使徒在这样回顾自己历史的时候,设法向大家说明,他之所以能看明并掌握旧约圣经所记载,基督在地上的生活所体现的伟大真理,乃是由于上帝大能的特别显示。他这次以如此严肃而确切的语气警告并劝诫加拉太的信徒,也是由于他从上帝所领受的知识。他传福音不是犹疑不定的,而是出于稳固信心和绝对知识的把握。在书信中清楚地说明受教于人和直接受教于基督的区别。

保罗恳劝加拉太的信徒,他们唯一安全的途径,就是离开那些把他们引到错路上的假师傅,而转回到他们从真理和智慧的源泉所领受的信仰。那些假师傅是一些心地不洁,生活腐化的伪善者。他们的宗教无非是一套形式,他们妄想靠这些形式来得上帝的眷爱。他们根本不羡慕那告诉人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上帝的国”的道理。他们认为这种宗教需要太大的牺牲,因此坚持自己的谬道。自欺欺人。

今日一般没有经过重生的人对于这种以宗教仪式代替圣洁的内心和生活的道理还是很欢迎的,正如使徒的时代一样。因此,今天仍有许多假教师,人们喜欢听他们欺人之谈。撒但深思熟虑地设法使人转离得救的唯一途径,即信靠基督,并顺从上帝的律法。这个大仇敌在每一个时代随机应变地根据人们的偏见和嗜好来试探他们。在使徒时代,他使犹太人注重仪文律法并拒绝基督;在现时代他叫许多自命为基督徒的人一面伪装尊重基督,一面则藐视道德律法,并教训人说,人人可以随便干犯律法而不受刑罚。上帝的每一个忠心仆人都有责任坚决而果断地抵挡这些歪曲信仰的人,并用真理的道揭穿他们的错谬。

保罗继续维护自己作为基督使徒的身份,说这不是出于人的意思,而是出于上帝的能力。他描述自己曾到耶路撒冷去解决了加拉太各教会中现在正在争论的问题,就是外邦人是不是要受割礼和遵守仪文律法。这是他唯一的一次把其他使徒的见解置于他自己的见解之上。他先进行私下的拜访,把整个问题摆在主要的使徒彼得,雅各和约翰面前。凭着他卓有远见的智慧,他断定如果先说服这些人采取正确的立场,问题就容易解决了。如果他先把问题向会议提了,就可能引起意见的分歧。因为他没有叫外邦人受割礼而引起的强烈偏见会使许多人采取反对他的立场。这次访问就达不到目的,他的工作就会受到阻碍。可是在这方面没有受别人偏见影响的三位主要的使徒,既已争取到正确的立场来,他们向会议提出了这个问题,就使大会一致决定解除外邦人遵守仪文律法的义务。

保罗进一步驳斥敌人的指控。他说他使徒的身份是耶路撒冷的会议所确认的,他在外邦工作时也曾完全遵循耶路撒冷会议所作的决定。那些想要破坏他影响的人声称自己承认彼得,雅各和约翰为教会的柱石。他们不断地吹捧这些使徒,竭力证明他们的地位和权威比保罗高。但保罗说,他的敌人假装尊敬这些使徒并不能证明他们的行为是正确的。保罗虽然尊重他们是基督的忠心的执事,但他们并从未试图教导他或委派他传福音的工作。他们坚信上帝已经选召保罗传真理给外邦人,正如祂任命彼得专门向犹太人作工一样。所以他们在会议上承认保罗的神圣使命,接纳他为与他们地位相等的同工。

保罗之所以这样向那些否定他使徒身份的人证明自己“一点不在那些最大的使徒之下”,不是为要高举自己,而是为要彰显上帝的恩典。那些想要蔑视他的使命和工作的人乃是与基督抗争。因为基督的恩典和能力是藉着保罗彰显出来的。由于敌人,甚至是他弟兄的反对,保罗不得不坚决维护自己的地位和权柄。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