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30章 在尼禄皇帝面前
 哈门·艾伦       2019-04-03       861

当保罗被传到尼禄皇帝面前受审时,他是前途无望,必死无疑的了。他被告的罪状既是那么严重,而仇恨基督徒的心理又是那么得势,他就没有多少希望可以得到有利的结果。

在希腊和罗马人中,通常准许被告人雇请律师在法庭前为他辩护。藉着有力的论据,动人的辞令,或者由于央告,恳求和流泪,这样的一个律师往往能为囚犯获得有利的判决,即或不能做到一点,也能设法减轻他的处分。但当保罗被传到尼禄面前时,没有人敢出来做他的顾问或律师;也没有朋友在场记录那些控告他的罪状,或保存他为自己辩护时所提出来的论据。在罗马基督徒当中,没有一个人在这严峻的时刻出来站在他旁边。

关于那一次审讯唯一可靠的文献乃是在保罗写给提摩太的第二封书信的记录。他说:“我初次申诉,没有人前来帮助,竟都离弃我,但愿这罪不归他们。唯有主站在我旁边,加给我力量,使福音被我尽都传明,叫外邦人都听见。我也从狮子口里被救出来。”(提后4:16,17)

保罗站在尼禄面前——这是何等鲜明的对照阿!这个傲慢的帝王,就是那属上帝的人在他面前为信仰申辩的暴君,在属世的能力,权威和财富方面已经达到最高顶峰,而同时他的邪恶和罪孽也已落到最卑鄙的程度。他的权力和强大是盖世无双的。没有人敢质问他的威权或抗拒他的意志。列国的君王都要把冠冕放在他的脚前,强大的军队遵照他的命令出发,他海军的旗帜乃是胜利的表征。他的雕像立在各审判厅中,元老院的议案和审判厅的判决无不仰他的鼻息。成千上万的人俯伏顺从他的谕旨。尼禄的名字使全世界战栗不已。人若敢招惹他的不悦,就必丧失财产,自由,生命;他的怒容比瘟疫更为可怕。尼禄在外表上虽有属世的显赫和威风,被人敬若神明,里面却包含着一颗恶魔般的心。

年迈的保罗没有金钱,没有朋友,没有辩士,从令人恶心的地牢带出来受审决定生死。他的一生乃是贫穷、克已、痛苦的。他有易感的性情,渴望得到仁爱和同情,可是他却无畏地应付误会、责骂、仇恨和侮辱,勇敢地忍受危险和痛苦所带来的令人寒心的恐惧。他像他的主一样,在地上做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为真理的缘故生活受苦,设法解除人类的重担,在自己的生活中体现基督的生活。这个反复无常动辄发怒,荒淫无度的暴君尼禄,根本不懂得克己,正直和高尚人生的价值,他怎么能够明白或赏识这一个上帝儿子的品格和动机呢?

保罗和尼禄面面相对!年青的君王罪迹斑斑的容貌上,留下了统治他内心之情欲的可耻记录,而年迈的囚犯安详宽厚的面容,则显明一颗与上帝和世人和好的心。两种不同的教育和训练的制度所带来的结果在那天形成明显的对照。一种是纵情恣欲,放荡不羁的生活,一种是完全舍已的生活。这里有两种宗教的代表——基督教和异教;有两种人生观的代表——克己忍耐,若有必要,就愿为别人的利益牺牲性命的纯朴的人生观,和唯利是图,不惜一切代价去追求暂时满足的穷奢极欲的人生观。有两种属灵势力的代表——基督的使者和撒但的奴隶。他们当时所处的位置,证明在黑暗之君的统治之下,这个世界已经堕落到何等的程度。道德败坏,乱伦杀母的人竟坐在宝座上,身披皇袍,而最纯洁最高尚的人却站在被告席上,受人藐视憎恨被带上镣铐。

大厅里聚集了一群热切而浮躁的人,他们都挤向前去,要看要听一切所要发生的事。无论高低、贫富、智愚、贵贱,他们都缺乏生命和得救之道的真知识。

犹太人仍旧拿从前控告保罗犯了煽动叛乱和异端的罪名加在他身上,这些犹太人和罗马人一同控告他怂恿焚烧罗马城的罪。当敌人把这些罪名强加在保罗头上的时候,他始终保持着镇定的风度,没有一丝恐惧愤怒的阴影破坏他面上的平静安宁。众人和法官都惊奇地望着他。他们曾经出席多次的审判,看过许多被告的囚犯;但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像他们面前的这个因犯一样带着这么神圣镇定的姿态。法官们以惯于观察囚犯脸色的锐利目光探看保罗的面容,想要看出一点有罪的表情,却是徒然。当保罗蒙准为自己辩护时,大家都以热切的兴趣听他讲话。

保罗有了再一次的机会在一群凝视倾听的人面前高举十字架的旗帜。他以超人的口才和能力对他们讲论福音的真理。上帝的智慧借着他的仆人显示出来。当保罗站在世上的皇帝面前时,他的话打动了众人的心弦,连最刚硬的铁石心肠也受了感动;他的话与天使的工作相配合。清晰而令人折服的真理推翻了谬道。这一群人从来没有听过像这样的话。真光得以照耀在许多人黑暗的心中,他们后来就欣然跟从这光。那天保罗所讲的真理将永不消失。通过一位年老体衰的囚犯所说的真理必要震动列国。虽然发表这些话的嘴唇将要在殉道者的坟墓中紧闭起来,但真理必要流传万代,感化人心。

当保罗注视着面前的众人——犹太人、希腊人、罗马人和从许多地区来的外国人时,他心中不禁为他们的得救起了一种强烈的愿望。当时的场面,环绕他的危险,以及那似乎很快就要临到他身上的可怕厄运,他都忘记了。他只是看见那作中保的耶稣在上帝面前为这些有罪的人代求。他热情地向听众指明那为堕落人类所付出的伟大牺牲。告诉他们做人的真正尊严和价值。基督已为救赎人类付了无限的代价,并已为他们作了准备,使他们能与上帝同坐宝座,承受不朽的财富。通过天上的使者,地与天已经接连起来了。世人所有的行为,无论善愚,在无穷的审判者跟中,都是赤露敞开的!

这位真理的捍卫者就是这样向众人提出劝告。他作为上帝的一个忠心代表,站在悖逆的人中间;他所发的声音像是从天上来的。他的言语或态度没有一点惧怕,忧愁或失望。他因无罪的良心而刚强壮胆,披戴真理的甲胄,深以自己是上帝的一个儿子而欢喜快乐。他的言语好像是战场上胜利的呐喊。他声明他奉献一生所从事的事业,乃是唯一永远不会失败的事业。虽然他的肉体也许要被消灭,但福音决不会消灭。上帝是活的,祂的真理必要得胜。

他的容貌发出天上的光,好像在反映太阳的光辉。在审判厅许多观看他的人“见他的面貌,好像天使的面貌。”(徒6:15)许多从来没有流过眼泪的眼睛也泪眼模糊了。福音的信息传到许多人的心中。要不是保罗的被囚,他们永远也听不到的。

尼禄从来没有听过像他在这一个时机所听到的真理。他自己穷凶极恶的生活从来没有这样显露在他面前。天上的光穿透他那被罪恶所玷污的心房。他一想到自己虽是世上的帝王,但最后必要被传到上帝的审判台前,他的行为必要受到公义的报应;他不禁恐惧战栗起来了。他惧怕保罗的上帝,不敢判决保罗的罪,因为告他的罪状没有一件是有根据的。畏惧的感觉一时遏制了他那残忍好杀的天性。

天国的门因着保罗的话一时向尼禄敞开了。在他,天上的平安和圣洁似乎是可羡慕的。在那片刻之间,慈怜的邀请竟向罪恶昭著心地刚硬的尼禄发出了。可惜他的思想只是昙花一现。随后他就发出命令叫人把保罗带回囚室。当囚室的门把上帝的使者关在里面时,悔改的门也就永远向这个罗马的皇帝关闭了。再没有从天上来的亮光穿透那笼罩他的黑暗;不久他就要受上帝报应的刑罚了。

这事过去以后不久,尼禄远巡希腊,他在那里因卑鄙荒淫的行为而使他自己和他的国家都蒙了羞辱。他大张威势,返回罗马,在金碧辉煌的皇宫中与他臭名昭著的群臣纵欲宣淫。正在狂欢之际,忽然听见街上有骚乱的声音。他差派一个使者去探明究竟,使者回来报告一个令人胆寒的消息,说叛军首领加尔巴已率军逼近罗马,城内已经起了叛乱,街上满是怒气汹汹的暴徒,并且已逼近王宫,要寻索皇帝和朝臣的性命。

这个可怜的暴君,既残忍又胆小。他完全失去了大丈夫的气概。他从暴食滥饮的筵席旁一跃而起,在仓皇失措之际,他掀翻了筵桌,把上面贵重的瓷器摔得粉碎。他像疯子一样东奔西窜,拍着自己的额头说:“完了,完了!”在这危急之秋,他不像忠心的保罗一样有一位全能慈悲的上帝可以依靠。他知道自己若落入敌人手里,就会受到侮辱和折磨,所以他想如何尽量少受痛苦地结束自己的性命。他叫人拿毒药来,但当毒药拿来时他又没有勇气吃;他又叫人拿剑来,但他看了看锋利的刀刃,就把剑放在一边,于是他穿上女人的衣服逃出皇宫,穿过阴暗狭窄的街道到台伯河,但他看着黑黑的深水,又失去了勇气。有一个跟随他的人建议他逃到几里路外的一个别墅里,在那里他可以得到安全。于是他掩上脸,跨上马逃走了。

当皇帝可耻地逃命的时候,罗马元老院因骚乱和加尔巴的逼近而壮起胆来,通过一项法令宣布尼禄为国家的敌人,判处他死刑。他的一个朋友把这项决定的消息传给尼禄时,尼禄问,他将怎么死法,朋友告诉他要剥光衣服,头上带枷鞭打致死。这个暴君曾因判处基督徒最不人道的刑罚而欢欣不已,他现在想到自己也要受同样的刑罚就十分恐惧。他拿起一把匕首,尽力想鼓起勇气把它刺入自己的心脏。但匕首的刀锋使他不寒而栗。他在绝望的呻吟中把匕首抛在一边。这时外面传来了骑兵的声音,原来他的藏匿之处被发现了。再过几分钟,他就要落入敌手。想到受折磨和自杀,他都感到害怕,但他仍在犹疑。最后他被迫让一位奴隶帮助他颤抖的手把匕首刺进他的喉咙。正当盛年的暴君尼禄只有三十二岁就此丧命了。

上帝凭着祂的慈怜,长期忍耐干犯祂律法的人。在亚伯拉罕的时代,祂宣布拜偶像的亚玛力人可以被宽容到第四代,因为他们还没有恶贯满盈。祂容忍他们久达四百多年。但当他们不肯悔改,在罪中心地刚硬,而与上帝的子民交战,他们宽容的时期就结束了,他们彻底灭绝的命令发出来了。无穷的上帝为各国和每个人的不敬虔行为都保留着一个准确无误的纪录。他长期以恩慈待他们,呼唤他们悔改。但他们一旦恶贯满盈,他的案子就成定局;上帝的慈怜不再替他们求情,上帝的忿怒开始倾降。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