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01章 路锡甫的堕落
 哈门·艾伦       2019-04-03       2236

路锡甫尚未叛变之前在天上乃是一位崇高的天使,在尊荣上仅次于上帝的爱子。他的容貌像其他天使一样,是温和而带有快乐表情的。他的额头又高又宽,表明他有强大的智力。他的体格是健全的;他的风度高贵而威严。他脸上焕发出一种独特的光辉,向四处照耀,比其他天使的光辉更加明亮,更加美丽;然而上帝的爱子基督却在天使全军之上居首。在众天使尚未被造之前,他与父原为一。路锡甫妒忌基督,便逐渐僭取了基督所独有的指挥权。

那伟大的创造主招聚了天庭的全军,以便在众天使面前将特别的尊荣赐予他的儿子。圣子与圣父同坐宝座,天上的全体圣天使都聚集在他们周围,于是圣父声明他曾亲自命定他的爱子基督与他同等;因此他的儿子在哪里,也就等于他在哪里。圣子的话应当像圣父的话一样,欣然为众生所遵奉。他已经将指挥天庭全军的权柄授予他的儿子。他的儿子特别要在创造大地以及其一切生物的工作上与他自己联合。他的儿子将要执行他的旨意与计划,但决不凭自己行为行事。圣父的旨意将要成全在圣子身上。

路锡甫妒忌耶稣基督。然而当众天使都向耶稣下拜,承认他的至高与无上权威,及合法的统治时,他也和他们一同下拜;但他的心中依然充满了嫉妒与仇恨。上帝曾经为他的计划与基督进行特别的商议,但路锡甫对这些计划却不得而知。他既不明了,也无权获知上帝的计划。但基督却是公认的天国主宰,他的能力和权柄要与上帝相同。路锡甫以为他自己乃是在天国众天使中最蒙宠爱的。他曾被提升得到高位,但这并没有使他感激并颂赞他的创造主,他渴望着属于上帝的崇高地位。他竟以自己的高位自豪。他知道他是众天使所尊敬的。他有特别的任务要执行。他曾接近那位伟大的创造主,而那环绕着永生上帝的无限光辉也曾特别照耀在他身上,他想到众天使曾经如何乐意殷勤奉行他的命令。他的衣袍岂不是光明而美丽的么?何以基督要受尊敬过于他自己呢?

路锡甫既不知足而又充满妒忌耶稣基督的心,便离开不侍立在圣父的面前。他隐瞒着自己的真意,招集了天使全军。他提出了他的问题,就是关于他自己的事。他以一个受委屈者的态度说明上帝如何偏爱了耶稣而疏忽了他。他告诉众天使,他们过去所享有甘美的自由就此终止了。因为上帝岂不是已经委派了一个统治者来管理他们,要他们今后必须屈从于他么?他向他们声明:他招集他们的目的,乃是要向他们保证今后不再容忍这种侵犯他和众天使之权利的行为;他绝不再向基督屈膝;他要自己争取那本应归于他的尊荣,而且他也要作凡愿跟从他并听他话之天使的指挥。

天使中间就起了斗争。路锡甫和他的从者想要改革上帝的政体。他们不知足,不快乐,因为他们不能探明他无穷的智慧,也不明了上帝高举他儿子并赐给他无限的能力与指挥权的旨意。他们背叛了圣子的权威。

忠实真诚的天使曾力图劝解这个大有势力的叛逆的天使顺服他创造主的旨意。他们为上帝尊荣他儿子的行为辩护,并以有力的论证设法要说服路锡甫:他现在所有的尊荣,较比他在圣父宣布将尊荣授予他儿子之前所有的毫未减少。他们清楚地指明基督乃是上帝的儿子,在天使尚未被造就早已与他同在;并永远站在上帝的右边,而且他那和平慈爱的权威,在此以前从未被怀疑过;何况他过去所发的命令都是天庭全军所乐于执行的。他们强调基督当着众天使从天父所领受的特别尊荣,并不减损路锡甫所素来享有的尊荣。众天使痛哭了。他们热切地设法要感化他放弃他那邪恶的心意,并服从他们的创造主;因为在此以前一直都是平安与和谐的,究竟是什么引起这个不协调的叛逆之音呢?

路锡甫不肯听劝。于是他转离了那些忠实真诚的天使,痛斥他们为奴才。这些效忠上帝的天使既看到路锡甫在发动叛逆的事上成功,就大为震惊。他应许为他们建立一个比过去更好的新政权,使大家都享有自由。有很多天使表示决心接受他为他们的领袖和元帅,当他看到自己的计谋有了相当成效时,他妄想他终必博得全体天使的支持,他终必于上帝同等,并且终必发号施令,指挥全天庭全军了。忠实的天使再度警告路锡甫,向他说明他坚持这种立场的必然后果;并且说明那能创造众天使的主也能用他的大能推翻他们一切的权柄,并用明显的方式刑罚他们的大胆无礼与可怕的叛逆。想想看,一个天使竟胆敢抗拒那与上帝一般神圣的律法!他们警告叛逆的天使掩耳不听从路锡甫狡猾的理论,并劝他和一切受他影响的天使去到上帝面前承认他们的过错,就是竟敢存有怀疑上帝权威的思想。

在同情路锡甫的使者中,有许多愿听从忠实天使的劝告,并悔改自己不满之罪而再蒙圣父和他爱子的信任。这时那大有势力的叛徒声称他熟悉上帝的律法,而且如果他卑躬屈从的话,他的尊荣就必被剥夺,再也不会有崇高的任务交托给他了。他告诉他们说:他自己和他们都已经走到无可挽回的地步了,所以他宁愿冒不计任何后果之险,而决不低头屈服敬拜上帝的儿子;上帝是不肯赦免他们的,所以他们现在必须维护他们的自由,并用武力争夺上帝所不乐意给予他们的地位和权柄。[注:路锡甫,即“明亮之星”,分享上帝荣耀,并侍立在他宝座前的一位天使,就是这样因犯罪而成了“撒但”,成了上帝和一切圣者的仇敌。]

忠实的天使急忙赶到上帝儿子那里,向他报告那在众天使当中所发生的事。他们发现圣父正在与他的爱子进行会商,要决定如何为顾全忠实天使的最高利益,永远遏制撒但所僭取的权柄。而伟大的上帝原可立即将这大骗子从天上摔下去;但这不是他的旨意。他要让叛逆的天使有平等的机会,与他的儿子和他的忠实天使较量一下。在这场战争中,每一个天使要自行决定站在哪一边,并公开表明其立场。为确保安全起见,就不能容忍凡与撒但共谋叛逆的天使继续留在天庭。他们已经获悉那真正背叛永不改变之上帝律法的教训。那是无可挽救的。如果上帝使用他的权能去惩罚这叛逆的魁首,那些愤愤不平的天使就不能显明出他们的情形来;所以上帝采取了另一种方针,因为他要向天庭的全军清楚地彰显他的秉公行义。

天上有了争战

背叛上帝的政权乃是最严重的罪行,全天庭似乎都震动了,众天使排列成队,各队都由司令的天使率领。撒但正在与上帝的律法作战,因为他存高抬自己的野心,而不愿服从上帝的儿子,就是天上大元帅的权威。

天庭的全军都被召集到上帝的面前,以便对每一案情作成决定。撒但厚颜无耻地声明他不满于基督的提升超越他。他骄傲地站了起来,力陈他应与上帝同等,并应与天父一同参加会议,明了他的一切旨意。上帝告诉撒但:他的隐密旨意只启示给他的儿子,而且他要天庭全家,连撒但也在内,都毫无保留毫无疑问地顺服他,然而他(撒但)却已经显明自己不配在天上保有一席地位了。于是撒但耀武扬威地指着他那为数近乎全体天使一半的同情者,喊叫说:“这些都是支持我的!难道你也要驱逐这些天使而使天庭有如此的空虚么?”他随即声明他准备抗拒基督的权威并借武力维护他在天庭的地位,以势力对抗势力。

善良的天使听了撒但的话和他那狂妄的夸口,就流泪痛哭。上帝宣布一切叛徒都不得再留在天庭。他们原来所有崇高和幸福的地位,乃是以顺服上帝所用以管理高级生灵之律法为条件的。并没有为凡胆敢违犯他律法的预为准备得救的方法。撒但在叛逆的路上越发胆大妄为了,竟公然表示蔑视创造主的律法。这是撒但所忍受不了的。他主张天使不需要任何律法,而应任由他们随从自己的心意,心意必能永远指引他们行走正路;他声称律法乃是限制他们自由的,而他所采行动的目的就是要废除律法。他认为众天使的景况需要改进。但上帝的心意不是如此,因为他已经制定律法,并将之高举与他同等。全体天使的幸福乃在于完全顺服律法。每一个天使都有指定给他的特殊工作,而且直到撒但叛变为止,天上始终是有完善秩序与和谐行动的。

于是天上有了争战。上帝的儿子,就是天上的大君,与他忠实的天使同那叛首和那些与他联合的使者交战了。结果上帝的儿子和真诚忠实的天使得胜;撒但和他的党羽就被逐出天庭。天庭全体都承认并敬拜公义的上帝。天上没有留下一点叛逆的余毒,一切都像以前一样安宁和谐了。天上的使者为那些曾经在幸福与极乐中作他们同伴者所遭受的厄运而悲伤。天庭深深感受到这一次的损失。

圣父与他的儿子商议,要立即执行他们为创造的人住在地上的计划。他要先给人类一个试验时期,以便在他得以永保安稳之前测验他的忠诚。如果他受得起上帝所认为适于加在他身上的考验,他最终便要与天使同等。他将要得蒙上帝的眷爱,并要与天使互相交好来往。但他并不认为将他们置于悖逆权势之外是合适的。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