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46章 早期的改革家
 哈门·艾伦       2019-04-03       961

在罗马教掌权的悠长时期中,全地都黑暗了,可是真理的光并未全然消灭。每个时代都有上帝的见证人。他们笃信基督为上帝与人类之间的唯一中保,他们以《圣经》为人生的唯一指南,他们也遵守安息日为圣日。后代的人永不会充分赏识这些人对全世界所有的贡献。当时人竟诬告他们为叛教徒,侮蔑他们的动机,破坏他们的名誉,他们的作品被禁止发行,或被诽谤和窜改。可是他们并不动摇,却世世代代保持自己信仰的纯洁,作为传给后代的神圣基业。

《圣经》所受到的摧残十分猛烈,故此有些时期所存在的《圣经》册数及少;然而上帝并没有让人将他的话完全除灭。其中的真理也不是可以永远埋没的。上帝从前怎样打开监狱的铁门,为要解救他的仆人,他也能很容易地将那束缚生命之道的锁链解开。欧洲各国都有人受上帝圣灵的感动寻求真理,如同寻找隐藏的财宝。上帝先引导他们找到《圣经》,于是他们便热切的研究其中神圣的篇页。他们为接受真光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他们虽然未能洞悉其中的一切教训,但有许多埋没了多年的真理却被他们发现了。于是他们以天国钦差的身份,出动撕断谬道和迷信的锁链,并号召那些久受奴役的人起来争取自由。

时候已经来到,必须把《圣经》翻译出来,使各地人民都能有自己方言的《圣经》。世界的午夜已过;黑暗的时辰渐渐消逝,许多地方已有清晨的曙光出现。

【宗教改革的晨星】

在第十四世纪有所谓“宗教改革的晨星,”在英国出现。约翰威克里夫乃是宗教改革的先驱,不单是为英国,也是为整个基督教界。他乃是清教徒的祖先;他的纪元乃是荒野沙漠中的绿洲。

主依其美意曾将改革的工作委托给一个才学卓越的人,以便增进他工作的威信。这会使藐视的声音止息,并防止真理的敌人讥讽真理事业的捍卫者为愚夫,借此使人不相信这个工作。威克里夫学业完成之后,便下手研究《圣经》了。他在《圣经》中找到了他过去所多方寻找而未能寻见的真理。在《圣经》中,他看到救恩的计划启示出来,并看见基督被高举为人类唯一的中保。他看明罗马天主教已经离弃了《圣经》的道路,走在世人遗传的途径之中。他献身要为基督服务,决心要宣扬他所发现的真理。

威克里夫一生最大的工作,乃是将《圣经》译成英文。这是有史以来第一部英译本的《圣经》。那时印刷术尚未发明,所以要增加《圣经》数目,唯一的办法是用手抄的方法慢慢辛苦的誊写;虽然如此,这项工作仍然完成,英国人民得到了用他们自己的语言译出来的《圣经》。如此上帝圣言的光芒开始射在黑暗之中。上帝的手正在为伟大的宗教改革运动预备道路。

诉诸于理智的办法,使人从被动的盲从教皇的教条中起来。一般上层阶级的人对《圣经》都表示欢迎,那时只有这一等人是受过教育的。威克里夫这时宣讲了基督教教义的特点——因信基督而得救,以及只有《圣经》才绝不会错。许多神父也参加了他发行《圣经》和宣传福音的工作;这些人的工作和威克里夫之著作的影响非常大,以至几乎英国人民的半数接受了这新的信仰。黑暗之国发抖了。

威克里夫的敌人企图阻止他的工作并杀害他性命的努力都没有成功。他在六十一岁的时候在主领圣餐时平安去世。

【改革运动继续发展】

由于威克里夫的著作,波希米亚的约翰胡斯终于放弃了罗马教的许多错误而参加了改革的工作。胡斯象威克里夫一样,是个高贵的基督徒,又是才学渊博坚定效忠真理的人。他所引证的经文和他对于僧侣们荒唐腐败的生活的大胆谴责,引起了广泛的注意,结果成千上万的人接受了那更纯净的信仰。这事激怒了教皇、主教、神父和僧侣们,所以胡斯终于奉命出席君士坦丁的宗教会议去为倡导异端的罪名受审。德国的皇帝发给他通行护照,而且他到达君士坦丁之后,教皇还亲自向他保证不会有人伤害他。

在长期审讯的过程中,胡斯一直坚持真理,最后他必须选择或是收回自己的教训,或是遭受死刑。他拣选了殉道者的终局,便在亲眼看见他所写的书籍被焚烧成灰烬之后,他本人也被捆在柱上被焚。上帝的这个忠仆在会场中,教会和国家的许多显贵人物面前对罗马天主教会的腐败罪行,曾提出严肃而忠诚的抗议。他之被处死刑,无耻地违犯了最严肃而公开的保护的诺言,向全世界暴露了罗马教会卑鄙而残酷的手段。这样,真理的敌人在无意之中恰好推进了他们所妄想消灭的事业。

逼迫的势力虽然强烈,但在威克里夫去世之后,对流行的腐败的宗教信仰,继续有人提出沉着、虔诚、恳切、而恒忍的抗议。许多人像使徒时代的信徒一样,为基督的事业慷慨地牺牲了他们属世的财物。

罗马天主教作了狠命的努力,要巩固并推展他们的势力。但当教皇们依然以基督的代表自居时,他们的生活却极度腐化,令人民憎厌。借着印刷术发明之助,《圣经》的流传更为广泛,许多人因而看出天主教的教义并没有《圣经》的根据。

每当一个见证人被迫放下真理的火炬时,另一个人就把它接过来并以无畏的勇气高举起来。争战已经开始,其结果不但要恢复个人和教会的自由,也要恢复许多国家的自由。一百年之后,有人伸手和威克里夫时代的洛拉尔德派的人握手。在马丁路德的领导之下,改革运动在德国开始了,在法国有加尔文传扬福音,在瑞士有萨文黎。当“宗教自由”的口号从一国响到另一国时,全世界就从长期的昏睡中觉醒起来了。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