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47章 马丁路德
 哈门·艾伦       2019-04-03       1123

在一切蒙召引领教会脱离教皇制度的黑暗而走向更纯净之信仰的人中,马丁路德是站在最前哨的。他是一个火热、殷切、忠实的人。除了上帝之外,他别无畏惧;除了《圣经》之外,他不承认任何其它标准为宗教信仰的基础。路德确是当代所需要的人物。借着他,上帝在改革教会和光照世界的事上成就了一番伟大的工作。

有一天路德在大学的图书馆里翻阅图书,偶然发现一本拉丁文的《圣经》。他曾在公众礼拜时听过福音书和新约书信中的片段,他曾以为那些片段,就是《圣经》的全部。这时是他平生第一次看到一部完整的《圣经》。他带着敬畏及诧异身份“的心翻阅那神圣的篇页。他情绪激动地亲自阅读生命之道。他一面读,一面叹道:“唯愿上帝给我这样一本书作我自己的宝贝!”有天上的使者在他身边,并有从上帝宝座那里来的光照明真理的宝藏使他可以了解。固然,他向来是不敢得罪上帝的;但现在他深深觉悟到自己是一个罪人,这种觉悟是他从来所没有过的。他那想急切脱离罪及与上帝和好的热望,终于使他进入寺院,全心献身于寺院的生活。

路德在每日劳作上所能节省下来的光阴,他都用来读书,甚至废寝忘餐,专心研读。他所最喜爱研究的乃是《圣经》。他在修道院里找到一部《圣经》,是用链条锁在墙上的,他便时常到那里去阅读。

后来路德被封为神甫,又经威丁堡大学聘他担任教授,他就离开了修道院。在大学里,他专心研究原文《圣经》。他又开始讲授《圣经》,将诗篇、福音书和新约书信讲给成群欢喜听道的人。那时他已经是很熟悉《圣经》的了,而且有上帝的恩典在他身上。他的口才吸引住了他的听众,他使真理显得清楚有力,使众人感悟而折服,他的热忱熔化了他们的心。

由于上帝的安排,他有一次决定到罗马城去访问。教皇曾颁布御旨,应许凡双膝下跪攀登所谓“彼拉多阶梯”的人,他们的罪都可得蒙赦免。有一天路德正在攀登这个阶梯时,忽然有一个声音像雷霆一样似乎对他说:“义人必因信得生。”(罗1:17)他立即羞愧惶恐地站起身来,离开他的愚行之处。那一节经文在他心中始终具有大力;从那时起,他更清楚地看出,靠自己的行为得救是多么愚妄,并看出自己必须经常信靠基督的功劳。他的眼睛已被打开,看见了罗马教廷魔鬼式的欺骗,而且今后永不会再盲从。当他掉转脚步离开罗马的时候,他的心也就永远转离罗马了。从那日起,他与罗马之间的分离越来越远,直到他与罗马教会完全绝交为止。

路德从罗马回来之后,便在威丁堡大学得到神学博士学位。这时他能比早先更自由地专心研究《圣经》了。他已经起了严肃的誓约,愿意终身细心研究上帝的话,并忠实地传讲上帝的话,不讲教皇的言论和教训。他已经不再是一个普通的修道士或大学教授,而是正式被任命为讲解《圣经》的人。他已蒙召作牧人,喂养上帝渴慕真理的羊群。他坚定的声称,除了那以《圣经》的权威为基础的教训之外,其它的言论,基督徒应当一概拒绝。这句话直接打击到教皇至高权威的根基,并且包含着宗教改革运动的基本原则。

这时路德便挺身而出,成为真理的战士。他常在讲台上发出诚恳严肃的警告。他向人说明罪恶的可憎性,并教训他们,人决不能靠自己的行为减轻自己的罪愆或逃避其刑罚。罪人唯有向上帝悔改并笃信基督,才能得救。基督的恩典是不能用钱购买的;它乃是白白给人的恩赐。他劝人不要买赎罪券,却要凭着信心仰望钉十字架的救赎主。他叙述了自己过去的痛苦经验,讲到他自己曾怎样妄想靠自卑和苦修获得救恩,并向听众保证说,借着不看自己而相信基督,他才找到了平安和喜乐。

路德的教训在德国普遍地引起了一般有思想之人的注意。从他的讲章和著作中发出亮光,唤醒并光照了成千上万的人。一个活泼的信仰正在取代那长久束缚着教会的形式主义。百姓对于罗马天主教的迷信逐渐失去信心了。偏见的障碍渐渐被拆毁了。路德所用来试验每一个教义和主张的上帝的圣言,正像一把两刃的利剑一直刺入人心。处处有追求属灵长进的热望;处处有着空前饥渴慕义的心。众人长久仰望人为的礼节和地上的中保。这时却以痛悔及信心转向钉十字架的基督了。

路德的作品和他的教训已经散布到基督教世界的每个国家。改革的工作一直传到瑞士和荷兰。路德的作品也传到法国和西班牙。在英国,人将他的教训视为生命之道而领受。比利时和意大利也得到了这真理,成千的人从死亡般的麻痹状态中醒悟过来,接受了这活泼信仰的喜乐和指望。

【路德与罗马教廷分离】

罗马教廷坚决要消灭路德,但上帝作了他的保障。他的教训已经到处传闻——在农民的茅屋里,在修道院中,在贵族的堡垒和各大学里,以及王家的宫廷之内,各地都有高贵的人们起来支持他。

路德写了一封信给德国的皇帝和诸侯,为宗教改革运动辩护,信中论到教皇说:“看见这个自命为基督的代理人竟敢如此铺张,甚至其富丽堂皇的场面决非任何皇帝所能及,真是可怕。这样的人像不像那贫穷的耶稣或那卑微的彼得呢?他们竟说,教皇是全世界的主;而他所自命代替的基督却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难道一个代理人所统治的区域可以超出他主人所统治的范围吗?”

关于大学教育问题,路德写道:“我深恐各地大学若不殷勤努力解释《圣经》,并把它的真理印刻在青年人心上,这些机关就要变成地狱的门户。我劝诫众人不可把自己的孩子送到一个不以《圣经》为至上的学校。一个学校里的人若不是经常在研究《圣经》,那学校至终必要渐渐腐化。”

这个呼吁很快就传遍德国,并在众人身上发生了有力的作用。全国都振奋起来拥护宗教改革运动。路德的敌人渴欲复仇,故催促教皇采取断然的措施对付他。于是教皇下令,路德的教训必须立即予以制裁。他给路德和他的同人六十天的宽限,如果他们在期满之后尚未反悔,就要被开除教会。

及至教皇的敕令交给路德时,他说:“我鄙视,我要打倒这个敕令,因为它是不虔敬悖谬的……这敕令所制裁的乃是基督……我因配为这最神圣的运动受苦而欢喜。现在我已经感到更大的自由在我心里,因为我终于确知教皇就是那‘敌基督的’,而且教皇的宝座就是‘撒但的座位。’”

但罗马的敕令仍然是有权力。牢狱、酷刑和刀剑究竟是有力的武器,可强迫人们顺服。一切事上似乎显出改革的工作就要完结,许多懦弱的迷信之徒一听到教皇的敕令,就震惊不已。虽然众人普遍地同情路德,但许多人觉得生命太宝贵,不肯为改革运动冒性命的危险。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