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48章 改革运动的进展
 哈门·艾伦       2019-04-03       1016

德皇查理第五即位,罗马的使臣急忙前来道贺,并劝诱皇帝使用他的权力来镇压宗教改革运动。在另一方面,撒克逊的选候利用查理因获得皇位而对他感激,便请求查理在尚未审问路德之前,不要采取任何干涉他的行动。

查理即位不久,便决定在俄姆斯召开德国各州的议会,这件事便引起了各派人士的注意。在这次议会上将要讨论重大的政治问题,但这些问题若和威丁堡的那个修道士的问题比起来,却显为无足轻重了。

查理曾预先指示撒克逊的选候把路德带来赴会,他也保证他的安全,并应许他可以和那些有权威的人在所争论的问题上进行自由讨论。路德则急愿谒见皇帝。

路德的朋友们却惊恐张皇起来了,他们深知罗马教廷对路德的成见和恶意,所以唯恐皇帝所发的护照也不为人所尊重,他们遂恳请路德不要冒性命的危险。他回答说:“这些罗马教徒们并不想要我到俄姆斯去,只要将我定罪而处死。但这毫无关系。你们不要为我祈祷,但要为上帝的道祈祷。”

【路德在议会前】

路德终于站在大会面前了。皇帝坐在御座上。帝国中的显赫人物都在他的周围。从来没有人出席过比马丁路德这一次必须为自己的信仰作辩护的大会更为庄严的会场。

马丁路德居然能出席这次会议,这件事本身就是真理的一次显著的胜利。教皇已经定为有罪的人,竟要受另一个法庭的审问,实际上这就等于否定了教皇的最高权威。那改革家虽然已经处于教皇的咒诅令之下,又被禁止与任何人往来,但如今却领有护照并在国内最高的显贵人物面前得到发言的机会。罗马天主教会已经下令封闭他的口,但他却要对来自基督教世界各地的成千的人讲话。他镇静而温和,同时又勇敢而高贵地站在世上的伟人当中,俨然作为上帝的见证人。路德用缓和而谦恭的声调作答,既不激昂,也不急躁。他的举止谦恭有礼,同时也表现一种信心和喜乐,使会众感到惊奇。

那些故意闭眼不看真光并坚决不受真理感化的人,被路德讲话的能力所激怒了,在他讲完之后,议会的代言人愤恨地说:“你还没有答复我们所发的问题。……你必须作一个清楚明确的答复。……你究竟撤回还是不撤回?”

这位改革家回答说:“最贤明的皇上和诸侯既然要我作一个明白简单而确切的答复,我的答复就是这样:我不能将我的信仰交给教皇或议会去审断,因为很明显的,他们常常犯错误,并且互相矛盾。若不是借着《圣经》的明证或清晰的推理使我信服,若不是根据我所引证的经文使我满意,若不是使我的良心受到《圣经》的约束,我就不能也不愿撤回这些著作,因为一个基督徒违背自己的良心是不妥当的。这就是我的立场,此外我别无主张。愿上帝帮助我,阿们!”

这个义人就这样地立在《圣经》的稳固根基之上,有天上的光辉照耀在他的脸上。当他指控谬道的权势并证明那得胜世界的信心的超越性时,他向众人表现了他人格的伟大和纯洁,以及他内心的平安与喜乐。

路德坚如磐石,而世界上的权力所能发动最猛烈的风浪徒然向他袭击。他简明话语之中所含的力量,他那无畏的风度和沉着,富有表情的眼目,以及一言一行所表达的坚强意志在会众身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很明显的,无论是利诱或是恫吓,都不能使他屈服于罗马的命令。

借着路德的见证,基督已经用大能和威严讲话,并一时令朋友和敌人都肃然起敬而大为惊奇。有上帝的灵临格在大会之中,感动全国首领们的心,有几位诸侯大胆承认路德的改革运动是公义的。许多人的心被真理所折服;但是有些人所受的感动只是暂时的。另外有一批人,那时未表露他们的意见,但经过亲自考查《圣经》之后,再过一段时期就成了宗教改革运动无畏的拥护者。

选候腓特烈曾经焦虑地等待着路德来出席议会,他现在深受感动地听他的演说。他亲眼见到路德的勇敢,坚决和沉着,就以作他的保护者为荣。他把敌对的双方比较一下,就看出教皇,君王和主教们的智慧在真理的能力之下已化为乌有。罗马教廷已遭受到一次失败,而其影响将要波及各代各国。

倘若路德仅仅让了一步,撒但和他的全军就必得胜了。但由于他坚定不移的忠心,教会终于获得了释放。一个新的,更美好的时代已经开始,这一个在自己的宗教信仰上,敢想敢做的人,不仅影响到当代的教会和世界,也要影响到以后的每一个时代,他的坚强和忠心将要坚固每一个遭遇同样经历的人,直到末时。在那一次的会议上、上帝的能力和威荣已经显露出来,超过了人的计谋和撒但的权力。

我看到路德在谴责罪恶和倡导真理的工作上,是火热而勤奋,胆大无畏的。他不因恶人或鬼魔而惧怕,因他知道他有一位比他们远为强大的主在支持他。路德是拥有热心、勇气及胆量的,但有时他有走向极端的危险。所以上帝兴起性情与路德恰好相反的梅兰克吞来帮助路德推进改革的工作。梅兰克吞胆小、怯懦、审慎,并大有耐心。他也是大蒙上帝眷爱的。他对《圣经》有渊博的知识,他也有卓越的判断力和智慧,他对上帝圣工的热爱不小于路德,二人的心深相契合;他们是不可分离的密友。在梅兰克吞有胆小及迟缓的危险时,路德对他的帮助很大,而在路德有操之过急的危险时,梅兰克吞对路德也是一项极大的帮助。

梅兰克吞远大的眼光和审慎的作风时常避免了许多困难,那是圣工在路德一人领导之下所必然会遭遇的;但假使工作全交给梅兰克吞一人推动,往往它就不会有多少进展。我蒙指示,看明上帝在拣选这两个人去推动改革运动的事上所显的智慧。

【英国和苏格兰得光照】

正当路德向德国的人民打开关闭的《圣经》的同时,廷达尔在上帝圣灵的督促之下,也在英国进行同样的工作。他是殷勤研究《圣经》的学者,并且勇敢地宣讲他对真理的感悟,主张一切的教训都应受《圣经》的考验。他的热忱自然激起了罗马天主教徒的反对。一个和他辩论的搏学的天主教教师感叹道:“与其没有教皇的律法,不如没有上帝的律法。”廷达尔说:“我藐视教皇和他一切的律法,如果上帝让我活着,过不多年,我必使农村中耕田的童子比你更明白《圣经》。”

这就坚定了他素来所怀抱的志向,就是将本国语文的新约《圣经》献给他的同胞,于是他立时着手工作。全英国似乎都闭门不接纳他,他就决意到德国去避难。他在德国开始印行英文新约《圣经》,不久他出版了三千本《圣经》,同年又再版一次。

廷达尔终于为道殉身,借此为自己的信仰作了见证,但他所预备的武器在以后的世纪中使许多其他福音的战士,能以相继兴起作战,直到今日。

在苏格兰,福音在约翰诺克斯身上找到了一个捍卫者。这个忠实的改革家毫不畏惧世人。在他周围猛烈焚烧着的殉道者的火焰,反而使他越发热心。当暴君的刀斧放在他颈上恫吓他时,他仍屹然而立,向左右结实地打击,大力摧毁拜偶像的恶习。他就这样贯彻他的目标,祈祷,为主争战,直到苏格兰获得自由。

在英国拉替麦在讲道时主张众人应当用本国的文字研读《圣经》。他说:《圣经》“乃是上帝亲自”所著作的。《圣经》分有其著作者的能力和永恒的性质。“任何君王,皇帝,官长和统治者……都有本分顺从……他的圣言。”“我们不可行在旁门左道中,但让上帝的圣言引领我们;我们不可随从我们……的祖宗行事,不要问他们作的是什么,但要问他们应该作的是什么。”

廷达尔的忠实朋友巴尼斯和弗黎斯也曾起来维护真理。相继兴起的还有利特理和克蓝麦。这些英国的改革家都是很有学问的人,他们大多数都曾因热诚或敬虔而一度为罗马教会所器重。他们反对罗马教廷,乃是因为看出教廷的许多错谬。他们既然熟悉巴比伦的奥秘。就使他们反对她的见证更显为有力了。

廷达尔、弗黎斯、拉替麦和利特理所维护的伟大原则就是《圣经》的神圣权威和充足的能力。他们拒绝教皇、宗教会议、教父和君王在宗教信仰方面管理人良心的权威。《圣经》乃是他们的标准,作为一切教训,和主张的试金石。当这些人在火刑柱上牺牲他们的性命时,支持他们的,是他们对于上帝和他圣言的信心。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