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66章 第二次的死
 哈门·艾伦       2019-04-03       1111

撒但见到了基督的威严和光荣,似乎全身瘫痪了。这一度作过遮掩约柜的基路伯,想起了自己是从何处堕落的。他曾是一个发光的撒拉弗,“早晨之子;”何竟改变,何竟堕落!

撒但看出他那自动的反叛已经使他不能居留天上。他已经惯于用自己的能力去反抗上帝,所以天庭的纯洁,平安与和谐对于他必是极端的痛苦。他对于上帝的慈爱与公义的诬告现在已经哑口无言。他所想要加在耶和华身上的罪名,现在完全都落在他自己头上了。到此撒但不得不低头下拜,承认自己所受的处分是公正合理的。

在这长久斗争中一切有关真理与谬道的问题现在都已辨明。上帝的公义也完全证实了。在全宇宙之前,圣父与圣子为人类所付出的伟大牺牲已经清楚地显明了。现在时候已到,基督要站在他应有的地位上,并享有大尊荣,远超过执政的掌权的和一切有名的。

撒但虽然不得不承认上帝的公正;并向基督的至高权威低头,但他的品性并没有改变。叛逆的精神像一股汹涌的洪流,再度暴发,他心内充满狂怒,决意在这场大战争中顽抗到底。时候已到,他必须对天上的君王作最后的挣扎。于是他冲到自己所统治的人中,尽力以自己的狂怒来鼓动他们,激发他们立即作战。不料,在他所引诱参加叛变的无数群众中,现在却没有一个人再承认他有至高的权柄了。到此,他的权势已经结束了,恶人固然像撒但一样,仍旧充满仇恨上帝的心理。但他们看出大势已去,他们决不能胜过耶和华了。他们便向撒但和他所用来欺骗的爪牙工具大发烈怒,并以恶魔般的疯狂向他们猛扑过来,接着就是一场普遍的战争。

【火从天上降下】

那时先知的话便要应验:“耶和华向万国发忿恨,向他们的全军发烈怒,将他们灭尽,交出他们受杀戮。”“他要向恶人密布网罗,有烈火、硫磺、热风,作他们杯中的份。”(赛9:5;诗11:6)从天上上帝那里有火下降,地也裂开了。藏在地底深处的武器也拿出来。从每道裂开的深坑中,有灭人的火焰喷出。连岩石本身也都着起来了。“势如烧着的火炉”的日子已经来到,“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玛4:1;彼后3:10)陀裴特的火已经为悖逆之王预备好,又深又宽,“耶和华的气如一股硫磺火,使他着起来。”(赛30:33)地面看起来是一片熊熊熔岩,一个广大沸腾的火湖,这乃是不敬虔之人遭受报应与沉沦的时候——因为耶和华有报仇之日,为锡安的争辩,有报应之年。”(赛34:8)

恶人要在这世上受报。“万军之耶和华说,那日临近,势如烧着的火炉,凡狂傲的,和行恶的,必如碎秸。”(玛4:1)有一些人只烧片刻而毁灭了,但有一些人却要受苦多日,各人都要“照着他们所行的”受罚。义人的罪都已归到罪恶的源头撒但头上,所以他不但要为他自己的叛逆受刑,也要为他所引诱上帝子民所犯的一切罪受刑。他所遭受的刑罚要比一切受他迷惑之人所受的远为可怕。在那些受迷惑之人都被烧尽之后,他还要活着受苦。在这一场洁净地球的火焰之中。恶者终于都被除灭,根本枝条一无存留——撒但是根本,跟从他的是枝条。公义的要求已经满足;于是圣徒和天使全军大声说:阿们。

当整个地球为上帝报仇之火所包围时,义人却安然居住在圣城里。“在头一次复活有份的,……第二次的死在他们身上没有权柄。”(启20:6)上帝对于恶人乃是烈火,但对于他的子民却是日头和盾牌。(见诗84:11)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