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43章 保罗和彼得殉道
 哈门·艾伦       2019-04-03       994

使徒保罗和彼得在他们的工作上多年以来是相隔很远的,因为保罗的工作乃是把福音传给外邦人,而彼得则特别为犹太人作工。但由于上帝的带领,二人都要在世界的大都市为基督作见证,并在那里流出鲜血作为后代许多圣徒与殉道者广大“庄稼”的“种子”。

约在保罗第二次被捕的同时,彼得也被捕,下在监里。彼得曾积极而成功地揭露行邪术的西门的骗术并破坏他的许多阴谋毒计,以致招惹当局特别的仇恨。行邪术的西门曾跟彼得到罗马,反对并拦阻福音的工作。尼罗皇帝是迷信法术的,所以雇用过西门。故此他对彼得非常愤怒,因此下令逮捕他。

在保罗第一次被监禁期间,皇帝家庭里的一些人和其他有声望的人,曾悔改信奉基督,故此皇帝对保罗的仇恨更为加深。所以他使保罗第二次的监禁,比第一次的远为严酷,给他很少传福音的机会;同时尼罗决定一有似是而非合适的借口,他就要把保罗治死。尼罗对保罗在最后受审时所说之话的力量,印象深刻,使他迟迟不予判决,既不开释,也不定罪。但不久,终于宣判了,判定保罗进入殉道者的坟墓。但因他是罗马公民,按律法不能施以酷刑,所以判处斩首。

彼得既被视为‘外籍’的犹太人,故被判受鞭打,并钉十字架。彼得一想到这种可怕的死,就回忆自己在耶稣受审时所犯否认基督的大罪;他唯一的思想是,现在让他像他的夫子一样钉死,他不配获得这样的光荣。彼得已经真诚地悔改,并蒙基督给予他喂养群羊的崇高使命,表明他已经饶恕了他;但他总不能饶恕自己。就是想到最后可怕情景时的痛苦,也不足以减轻他为罪忧伤悔恨的苦楚。他向执行死刑的人最后的要求是,让他头朝下倒钉十字架。他们准了他的要求,于是这个伟大的使徒就这样去世了。

保罗被秘密地解往刑场。因为逼迫他的人慑于他广大的感化力,唯恐有人看见他从容就义而归依基督,故此准许在场看的人极少,可是那些押解他的无情的士兵,听到他的言语,看到他临死时所表现愉快甚至喜乐的神情,也感到惊异不置。对于一些看见他殉道的人,他那饶恕杀害他之人的精神,和始终依靠基督而毫不动摇的信心就成了“活的香气”叫他们活。不止一人,不久就接受了保罗所宣讲的救主,并且大无畏地用鲜血印证了他们自己所信的道。

保罗的一生,直到最后一刻,都在证明他过去在哥林多后书中所讲的道乃是真理:“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上帝,已经照在我们心里,叫我们得知上帝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上帝,不是出于我们,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身上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林后4:6-10)他所以能承担这些事,并不是在乎自己,乃是由于充满在他心中的圣灵的工作,使他所有的心意都顺服基督。他自己的生活既然能作为他所宣讲之真理之实例,就使他的言行发挥感服人的能力,先知说:“坚心依赖你的,你必保守他十分平安,因为他依靠你。”(赛26:3)就是保罗脸上所表现的这种天赐的平安,吸引了许多人接受福音。

这时,保罗仰望着那广大的将来,没有一点犹疑,也没有一点畏惧,只有喜乐的盼望和热切的期待。当他站在殉道之处时,他没有看见刽子手手中闪亮的大刀,也没有看见那即将吸收他鲜血的草地;他却抬头从夏天蔚蓝的天空看到永生上帝的宝座。他所说的是,主啊,你是我的安慰、我的福份。我何时能拥抱你呢?我何时能亲眼瞻仰你?再没有使人视线模糊的幔子相隔呢?

保罗在他世上的一生中带着天国的气氛。凡与他交接的人都感受到他因与基督联络并与天使相伴而生的影响。真理的能力就在于此。圣洁的生活所自然而然,不知不觉发挥的感化力,乃是为基督教所能作的最折服人的讲道。辩论即使叫人无言可答,可能只是激起人的反对,但一个虔敬的榜样却具有一种人无法完全抵拒的力量。

保罗忘记了他自己所将受的痛苦,只深切关怀他所要遗留在世的门徒,他们要去应付世人的偏见、仇恨和逼害。他再三述说上帝对于为义遭逼迫之人所发极大宝贵的应许,想借以坚固及鼓励那几个陪他走到刑场的基督徒。他向他们断言,上帝所说一切关乎他受试验忠心的儿女的话,没有一句会落空。他们要兴起发光,因为主的荣光将要发现照耀他们,当主的荣耀显现的时候,他们就要穿上华美的衣服。他们或许要因百般的试探而心情暂时沉重,他们或许缺乏属世的舒适,但他们总要鼓励自己的心说:“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直到那日。”(提后1:12)他的责罚必会终结,而和平快乐的曙光和正午的辉耀必要来到。

我们救恩的元帅,已经帮助他的仆人预备好去应付那最后的大斗争。保罗既被基督的牺牲所救赎,又有他的宝血洗净一切罪污,并且披上了他的公义,他就在自己身上,有确实的证据,知道他的灵魂在救赎主的眼中看为宝贵。他的生命已经和基督一同藏在上帝里面,所以他确信那战胜了死亡的主能保守保罗所交托给他的。保罗的心握住救主的应许:“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约6:40)他的思想和指望都集中于他的主的第二次降临。当刽子手的刀落下,死亡的阴影笼罩在这殉道者的心灵时,他最后的思想一跃而到复活的早晨去迎见那赐生命的主,主必要欢迎他进入蒙福之人的喜乐。

自从年迈的保罗为上帝的道和耶稣基督的见证流出他的鲜血以来,几乎二千年已经过去了,没有人为后来的世代据实记录这一个圣徒最后的情景;幸有《圣经》为我们保存了他临死的见证。他的言语像嘹亮的号筒流传万世;他的勇气加强了千万为基督作见证的人,他那胜利喜乐的回声鼓舞了千万被忧伤所压倒的人说:“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今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提后4:6-8)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