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04章 五旬节
 哈门·艾伦       2019-04-03       1442

(本章根据:徒2:1-39)

当门徒从橄榄山回到耶路撒冷的时候,众人都看着他们,原想从他们的脸上看到忧伤、惶惑和颓丧的表情;然而他们所看到的,却是平安与喜乐。门徒们现在不再因失望而哀恸了。他们已经见到上升的救主,而他那离别时的应许也还言犹在耳呢。

门徒遵从基督的吩咐,在耶路撒冷等候着天父的应许,——就是圣灵的沛降。他们并非无所事事的耽待着,《圣经》记载说他们“常在殿里称颂上帝。”(路24:53)他们也聚集在一起,奉耶稣的名向天父祈求。他们知道在天上他们有一位代表,有一位中保在上帝的宝座那里。他们以敬畏的心跪下祈祷,反复重述主的应许:“你们若向父求什么,他必因我的名,赐给你们。向来你们没有奉我的名求什么,如今你们求就必得着,叫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约16:23-24)他们高而又高地举起信心的手,提出那强而有力的理由说:“有基督耶稣已经死了,而且从死里复活,现今在上帝的右边,也替我们祈求。”(罗8:34)

门徒们在等候着应许实现的时候,他们诚心实意地悔改,承认自己的不信。这时,他们想起基督受害之前向他们所说的话,就更加完全明了其中的意义了。那已经遗忘的真理,如今他们又再度记起来了,而且彼此谈论着。他们为对救主的误解而自怨自责。基督奇妙的一生,好像一幕一幕地在他们眼前经过。当他们沉思他那纯洁圣善的生活时,不禁感觉到只要能在自己的生活中见证基督品格的可爱,便没有什么劳苦是太难堪的,也没有什么牺牲是太大的了。他们想假若能重度那过去三年的生活,则他们的行为将有如何的不同啊!假若能再见到夫子,他们将要何等诚恳地竭力向他表示自己是如何深切地爱他,并为过去那使他担忧的不信言行何等真诚地懊悔!但他们一想到自己已蒙饶恕,就得着安慰。于是他们就下定决心:今后要尽可能地在世人面前放胆承认他,借以弥补他们过去的不信而有的亏欠。

门徒极其诚切地祈祷,以求适于应付人,并得以在日常的交往中,能说出话来引领罪人归向基督。他们放弃了各种争论和一切争取高位的欲望,而在基督徒的交谊中团结一致。他们愈来愈亲近上帝了,而且在这样行的时候,他们就发觉自己得以与基督有如此亲密的联络,该是何等的荣幸。他们过去由于自己理解力的迟钝,未曾明白他为了他们的益处所要教导他们的教训,以致多次使他担忧;言念及此,他们的心中便充满了悲伤。

这准备的日子也是深深省察己心的日子。门徒既已感到自己属灵方面的需要,于是就向主祈求圣灵的恩膏,俾使他们适合担任救灵的工作。他们并非单为自己求福。那救人的重担已放在他们的身上了,他们既认明福音是要传遍天下的,于是便充分要求基督所应许的能力。

在先祖的时代,圣灵的感化力虽曾经常彰明昭著地显示过,但从未作充分地沛降。现在门徒遵照救主的话,为这一恩赐献上了他们的请求,而基督在天上又加上了他的代求。他要求获得圣灵的恩赐,以便将其浇灌他的子民。

“五旬节到了,门徒都聚集在一处。忽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

圣灵沛降在这班祈祷等候的门徒身上,充满了各人的心。那位无穷无尽之主大有能力地向教会彰显了他自己。这一感化力似乎已被禁制了若干世代,到现在,天上也因圣灵的恩典能以丰富地倾降给教会而欢喜快乐。并且在圣灵的感动之下,就有得蒙赦罪的颂赞歌声与悔罪改过的话语调和。感恩和预言的话也听到了。全天庭对于这出自无与伦比而不可思议之爱的智慧,无不屈身表示关注与崇敬。众使徒不胜惊讶地喊着说:“这就是爱了!”他们领受了这授予的恩赐。结果怎样呢?那新近以能力磨快并受天上电光浸润的圣灵宝剑,刺透了不信的心。于是一日之间有数千人悔改了。

基督曾对他的门徒说过:“我去是与你们有益的;我若不去,保惠师就不到你们这里来;我若去,就差他来。”“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明白一切的真理;因为他不是凭自己说的;乃是把他所听见的都说出来。并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约16:7,13)

基督的升天乃是一个信号,表示跟从他的人必要领受所应许的福分。他们在开始工作之前,必须为此等候。基督进入天上的门户之后,他要在众天使簇拥崇拜之中即位为王。这典礼一经完成,圣灵随即丰富地倾降在门徒身上,基督便真正得到了荣耀,就是他自亘古以来与父同享的荣耀。五旬节圣灵的沛降,乃是天国所发的通告,说明救赎主的登基典礼业已完成。他已按照他的应许,从天上赐下圣灵给跟从他的人,作为一种证据,表示他已经以君王和祭司的身份取得了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并且是他子民的受膏君了。

“又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开落在他们各人头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圣灵化成火焰舌头的样式,落在那与会之人的头上。这是一种象征,表明当时赋予门徒的恩赐竟使他们能流利地讲说他们所从未通晓的语言。火焰的出现则预示着使徒从事工作的炽烈热情,以及那随工作以俱来的能力。

“那时,有虔诚的犹太人,从天下各国来,住在耶路撒冷。”犹太人在被掳释放以后,几已散布在世界各有人烟之处。他们在流亡中学会了讲说各种不同的方言。这时许多这样的犹太人都适逢其会,正在耶路撒冷参赴当时举行的宗教节日。那些与会的人说着各种著名的语言。这种语言上的分歧,对福音的传播的确是一大障碍;因此上帝就以神奇的方式补足了使徒们的缺点。他们自己终其一生所不能成就的,圣灵替他们作成了。现在他们可以将福音的真理广泛地传开,正确地说出他们工作对象之人的语言来。这一种神奇的恩赐乃是强有力的凭据,向世人显明他们的使命带有天国的印证。从今以后,门徒们不论是说本地话或外国语,他们的言语都是纯正、简明、而准确的。

“这声音一响,众人都来聚集,各人听见门徒用众人的乡谈说话,就甚纳闷;都惊讶希奇说:看哪!这说话的人不都是加利利人么?我们各人怎么听见他们说我们生来所用的乡谈呢?”

祭司和官长们看到这种奇妙的表现,就甚恼怒,但他们不敢遂下毒手,因为害怕触犯众怒以致引起暴乱。他们已将那位拿撒勒人置于死地;但此时竟有他的仆人,就是这班不学无术的加利利小民,居然用起当时通行的各地方言,来讲述他的生平和工作。于是祭司们定意根据自然的现象来解说门徒所有神奇的能力,就声称他们是因大量地饮用为节筵所备的新酒而致醉狂了。在场的民众中有些极愚昧的人竟将此说信以为真,但较有见识的人却知道那是假话;而且那些通晓各种不同语言的人,也都证明门徒们所用的方言全都是正确的。

彼得在答辩祭司们的指控时,就证实这一表现正是直接应验先知约珥的预言,因为他早已预言将有这种能力降赐给人,使他们适于担任特别的工作,彼得说:“犹太人和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哪!这件事你们当知道,也当侧耳听我的话:你们想这些人是醉了,其实不是醉了,因为时候刚到巳初。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上帝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你们的少年人要见异象;老年人要作异梦。在那些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使女;他们就要说预言。”

彼得用清晰有力的话,为基督的死和复活作见证说:“以色列人哪!请听我的话:上帝借着拿撒勒人耶稣,在你们中间施行异能奇事神迹,将他证明出来,这是你们自己知道的。他既……被交与人,你们就借着无法之人的手,把他钉在十字架上杀了。上帝却将死的痛苦解释了,叫他复活了;因为他原不能被死拘禁。”

彼得并未引用基督的教训来证明他的论点,因为他明知他的听众成见极深,他在这个题目上所说的话一定不会产生效果。因此,他向他们讲论到犹太人所认为其民族先祖之一的大卫来作为代替。他宣称:“大卫指着他说:我看见主常在我眼前,他在我右边,叫我不至于摇动;所以我心里欢喜,我的灵快乐;并且我的肉身要安居在指望中;因你必不将我的灵魂撇在阴间,也不叫你的圣者见朽坏。……”

“弟兄们!先祖大卫的事,我可以明明的对你们说:他死了,也葬埋了,并且他的坟墓,直到今日还在我们这里。”“他……讲论基督复活说,他的灵魂不撇在阴间,他的肉身也不见朽坏。这耶稣,上帝已经叫他复活了,我们都为这事作见证。”

这真是饶有兴致的一幕。看到众民从各方而来,要听门徒为耶稣所传讲的真理作见证。他们蜂拥而进,挤满了殿宇。祭司和官长们也在那里,他们脸上仍带着阴森恶毒的怒容,心中依旧固执对基督充满了憎恨,他们的手尚未涤除那钉死世界救赎主时所流的血。他们原想看到使徒在压迫与杀害的毒手之下因惧怕而畏缩,不料竟发现他们毫不畏惧,并且被圣灵充满,大有能力地宣讲拿撒勒人耶稣为神。他们听见使徒们大胆地宣称这位最近遭受羞辱、讥笑、被毒打、并被钉死的,乃是生命之君,现在已上升坐在上帝的右边了。

在听使徒讲论的人中间,有一些是曾积极参与将基督定罪并治死的。他们在那班暴民喊叫要钉死他的时候,也曾随声附和。当时耶稣和巴拉巴在审判厅中站在他们面前,彼拉多问“你们要我释放哪一个给你们?”他们曾经喊着说:“不要这人,要巴拉巴!”(太27:17;约18:40)后来彼拉多将基督交给他们,说:“你们自己把他钉十字架吧;我查不出他有什么罪来;”“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他们也曾喊叫说:“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约19:6;太27:24-25)

现在他们听见门徒宣称那位被钉十字架的,竟是上帝的儿子。祭司和官长于是颤栗了。民众也悔恨交加。“众人听见这话,觉得扎心,就对彼得和其它的使徒说: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在那班倾听门徒讲论的人中,也有些虔诚的犹太人,一向是忠于信仰的。那随讲述者言词而来的能力,使他们相信耶稣实在是弥赛亚。

“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各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上帝所召来的。”

彼得深入而诚恳地向那自觉有罪的民众力陈这一事实,那就是他们过去之所以拒绝基督的,乃因受了祭司和官长们的欺骗;如果他们仍然继续期望从这班人得到指导,并要等到他们承认基督之后,自己才敢承认,那么他们就永不会接受他了。这些有权势的人虽然自命敬虔,但却贪求属世的富贵荣华。他们是不愿来就基督接受真光的。

在这种上天明光照耀的感应之下,那曾经由基督向门徒解说过的经文,如今又以纯全真理之光出现在他们面前了。那曾经阻碍他们看到业已废除之事的结局的帕子,现在除去了,他们完全清楚的明了基督使命的目的和他国度的性质了。他们竟能大有力量地讲述救主的事;而且他们一向听众说明救恩的计划,就有许多人认罪相信了。祭司们所谆谆教导的遗传和迷信就此从他们的心思中一扫而空,转而接受了救主的教训。

“于是领受他话的人,就受了洗;那一天,门徒约添了三千人。”

犹太的领袖们原以为基督一死,他的事工便终结了;谁知大谬不然,他们竟目睹这五旬节令人惊奇的景象。他们听到门徒以举世未曾闻的天赋予能力传讲基督,他们的话都由神迹奇事而得以证实。以致在这犹太教的大本营耶路撒冷城中,竟有数千人公开宣称他们相信拿撒勒人耶稣为弥赛亚。

门徒们也因救灵的伟大收获而感到惊奇,并大为欢喜。他们并不认为这一奇妙的收获乃是他们自己努力的成绩;反而承认他们乃在享受别人辛劳的成果。自从亚当堕落以来,基督常将他圣言的种子交托他所拣选的仆人,要撒播在世人的心里。当他生活在世时,他也曾撒下真理的种子,并用自己的血加以浇灌。五旬节所发生的悔改情形乃是这一撒种的结果,这是基督工作的收获,显明了他教训的能力。

单靠使徒们的论证,纵然清楚明白而令人信服,仍不足以化除那对抗如许证据的偏见。但圣灵却以神的能力使这些论证得以深入人心。因此使徒的话语便如全能者的利箭一般,使人为其拒绝并钉死荣耀之主的大恶知罪悔过。

门徒在基督的训练之下,曾受引导感觉到自己需要圣灵。他们在圣灵的教导之下,获得了结业的资格,出去从事其毕生的工作。他们不再是愚昧无知与不学无术的了,他们不再是一班各自为政、或互不协调、彼此冲突的乌合之众了。他们的希望也不再寄托在属世的伟大上了。他们是“同心合意”,“一心一意的。”(徒2:46;4:32)基督充满了他们的思想;他们的目的乃是促进他的国。他们在思想和品格上已经与他们的夫子相似,并且众人也“认明他们是跟过耶稣的。”(徒4:13)

五旬节给他们带来上天的启导。那些当基督与他们同在时所不能了解的真理,现在也揭晓了。他们以一种前所未知的信心与确证接受了《圣经》的教训。基督是上帝的儿子,这在他们已不再是信仰的问题了。他们深知他虽取了人的样式,但他的确是弥赛亚,同时他们也本着自信将自己的经验转告世人,这种自信令人感服确有上帝与他们同在。

他们之所以能用确信的口气讲述耶稣的圣名,岂不是因耶稣是他们的朋友和长兄吗?他们既与基督有密切的交往,便得以和他在天上的席位上同坐。他们在为他作见证时所用以修饰思想的,该是何等热诚的言词啊!他们的心中洋溢着非常丰盛、极其深厚、无比广泛的仁爱,驱使着他们要到地极去为基督的大能作见证。他们满心渴望要推进他所开始的工作。他们认清了自己对上天所负债务的重大,以及本身使命的责任。他们既因圣灵的恩赐而刚强起来,便满怀热忱地出去扩展十字架的胜利。有圣灵鼓舞他们并借着他们说话,他们的脸上焕发着基督的平安。他们既已奉献自己的一生为他服务,因此就连他们的容貌也都带有他们所作皈依的明证。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