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38章 保罗被囚
 哈门·艾伦       2019-04-03       1357

(本章根据:徒21:17-23:35)

“到了耶路撒冷,弟兄们欢欢喜喜的接待我们。第二天,保罗同我们去见雅各;长老们也都在那里。”

保罗和他的同伴这一次将外邦教会捐助犹太穷苦弟兄们的款项,正式交给那些在耶路撒冷领导圣工的人。保罗和他的同工为了募集这些捐款,已经耗费不少光阴、心血,与劳力。这一笔款项已远超出耶路撒冷长老们所预料的,也代表了外邦信徒多方面的牺牲,甚至严格的刻苦精神。

这些乐意捐显示了外邦信徒对于上帝在全世界有组织之圣工所怀的忠诚,而理应为大众以感激领谢的心情接受;但保罗和他的同伴明显地看出,甚至连目前他们所会晤的这些人中,也有几个还不能赏识到那曾经促成此种捐献的弟兄友爱精神。

当福音传到外邦的初期,在耶路撒冷领导圣工的弟兄有一些坚持过去的偏见和思想习惯的人,并未全心全意地与保罗和他的同伴合作。他们既然热衷于保留一些已经失去意义的形式和礼节,因此就忽略了那经由努力使各地圣工合一而必定临到他们与他们所爱护之工作的福气。他们虽然渴望维护基督教会的最大利益,但却未能随着上帝逐步的引领而前进,反而想凭自己人性的智慧,在其它工作人员身上加以种种不必要的限制。这样就产生了一班人,他们既没有亲身经验到遥远地区工作人员所处的不同环境和特殊需要,而又坚持自己有权指示这些地区的弟兄必须遵循一定的工作方法。他们觉得传福音的工作理应依照他们的意见去推进。

若干年前,耶路撒冷的弟兄们曾会同来自其它主要教会的代表们,仔细考虑一些困难的问题,涉及向外邦人传道之人所遵循的方法。那次会议的结果是由弟兄们联合一致向各教会提出几项有关某些礼节和习惯的决议,包括割礼的问题在内。弟兄们联名向各教会推荐巴拿巴和保罗为配得每一信徒充分信任的工人,也是在那一次的会议上。

出席那次会议的人中,有一些曾经严厉地批评过那些负责传福音给外邦的使徒所采用的工作方法。但在会议期间,这些人对于上帝旨意的看法扩大了,他们便和弟兄们联合,一致通过了一些明智的决议,得使全体信徒从此团结起来。

后来,当外邦信徒显然迅速增多时,在耶路撒冷领导圣工的弟兄中,有几位又重新开始怀存他们先前对于保罗和他的同伴们所有的偏见。这些偏见随着年月的消逝而越发加深了,直到有些领导人决定传福音的工作今后必须按照他们自己的意见进行。如果保罗肯屈使他的方法迁就他们所提倡的某些规程,那么他们就愿意承认并支持他的工作;否则,他们就再不能加以赞同或予以援助了。

这些人忽略了下列事实,那就是:上帝乃是他百姓的教师;每一参加圣工的人均应亲自获得服从神圣领导者的经验,而不可一味仰赖人的直接指挥;为上帝作工的人不应受人的见解,而应受神的形象的陶冶与塑造。

使徒保罗传道的时候,他教训人“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他所宣讲的真理乃是圣灵所启示给他的;“因为圣灵参透万事,就是上帝深奥的事也参透了。除了在人里头的灵,谁知道人的事?像这样,除了上帝的灵,也没有人知道上帝的事。”保罗宣称:“我们讲说这些事,不是用人的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将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林前2:4,10-13)

保罗在他传道的工作中,自始至终一直仰赖上帝直接的引领。同时,他也非常审慎地依照耶路撒冷会议所作的决议而从事圣工。结果众“教会信心越发坚固,人数天天增加。”(徒16:5)如今虽然有一些人对他不表同情,但他却深知自己业已尽到本分而问心无愧,因他已在他所引领悔改的人心中激起了忠贞、慷慨和友爱的精神,这都表现在他这一次所能摆在犹太长老面前的慷慨捐献上。

保罗献上了这些捐款之后,就“将上帝用他传教,在外邦人中间所行之事,一一地述说了。”这一番事实的述说使众人,连那些曾经怀疑的人在内,都由衷地相信他的工作确已蒙受上天的福惠。“他们听见,就归荣耀与上帝。”他们觉得使徒所实施的工作方法,确实带有上天的印记。那摆在他们面前的大量捐款,也加强了使徒为外邦新成立之教会的忠心所作的见证。在耶路撒冷负责领导圣工的人中,有些曾经主张采取独断措施的人对保罗的传道工作也有了新的认识,并觉悟到他们自己过去的作风是错了;他们曾受犹太教的风俗和遗传所束缚;更由于他们没有认明那横阻在犹太人和外邦人之间的隔断的墙,已经因基督的死而拆毁了,以致大大地阻碍了福音的工作。

这正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得由所有担任领袖的弟兄们坦白地承认上帝确已借着保罗施行大事,并承认他们过去因听信他仇敌的谗言而生出嫉妒和偏见是做错了。可惜他们非但没有联合一致地致力于为这位曾受亏待者剖白雪冤,反而向他提出劝告,表明他们仍旧感到保罗应为众人对他所存的偏见负大部分的责任。他们没有仗义执言地为他辩护,没有指出那些不满之人的错误,反而劝他作一件事借以委曲求全,在他们的意下以为这样作就必消除一切引起误解的原因。

他们回答他的见证,说:“兄台!你看犹太人中信主的有多少万,并且都为律法热心。他们听见人说,你教训一切在外邦的犹太人离弃摩西,对他们说,不要给孩子行割礼,也不要遵行条规。众人必听见你来了,这可怎么办呢?你就照着我们的话行吧。我们这里有四个人,都有愿在身。你带他们去,与他们一同行洁净的礼,替他们拿出规费,叫他们得以剃头。这样,众人就可知道,先前所听见你的事都是虚的;并可知道,你自己为人,循规蹈矩,遵行律法。至于信主的外邦人,我们已经写信拟定,叫他们谨忌那祭偶像之物,和血,并勒死的牲畜,与奸淫。”

弟兄们本来希望保罗遵照他们的建议,可以给那有关他的谣言一个明确的驳斥。他们向他声明,前次会议对于外邦信徒与仪文律法所作的决定依然是有效的。其实他们现在所提供的意见并不符合那一次的决议。上帝的灵并没有提示这一番教训,这乃是出于怯懦的结果。耶路撒冷教会的领袖们知道:如果基督徒不遵守仪文律法,就必招致犹太人的愤恨,而使自己受到逼迫。那时犹太公会正在竭力阻止福音的进展。这个团体选派专人追踪使徒,尤其是保罗,并尽可能地反对他们的工作。如果相信基督的人得以在公会面前被定为是破坏律法的,他们就必被当作犹太教的叛徒而迅速遭受严厉的刑罚。

这时许多已经接受福音的犹太人依然尊重仪文律法,所以很愿意在这一方面作下策的让步,希望借此可以博得自己同胞的信任,消除他们的偏见,并争取他们来相信基督为世界的救赎主。保罗深知只要耶路撒冷教会的许多领导人仍然继续对他怀有偏见,他们就必一直要尽力破除他的影响。他感觉到如果他能借着合理的让步赢得他们来归顺真理,他就必在其它地区为福音的成功排除一个很大的障碍了。但上帝并没有授权给他作他们所要求的那么大的让步。

每当我们想到保罗极其愿意与弟兄和谐,他温柔地对待信心软弱的人,他尊敬那些曾经跟过基督的使徒和主的弟兄雅各,以及他尽可能在不牺牲原则下向什么样的人就作什么样的人的宗旨,当我们想到这一切时,也就不会稀奇他为什么迫不得已而偏离他过去所一向遵循的坚定方针了。可惜他这一求和的努力非但没有达到他所指望的目的,反而突然引起了危机,催促了他那预言要受的苦难,而结果竟使他与弟兄们分离,以致教会丧失了一根最坚固的柱石,并使各地基督徒的心因而感到伤痛。

保罗第二天就开始实行长老们的忠告。他带着那四个有愿在身而行将届满的拿细耳人(参见民6:)进了圣殿,“报明洁净的日期满足;只等祭司为他们各人献祭。”这时为洁净礼的一些相当贵重的祭物尚待奉献。

那些劝保罗采取此一步骤的人并未充分考虑到他所必然遭受的危险。在这个时节,耶路撒冷住满了从各地来的朝拜者。保罗在履行上帝所给他的使命将福音传到外邦时,他曾访问当时世界许多最大的城市,所以在那些从外地到耶路撒冷来过节的人中,有成千上万的人是认识他的。这些人中又有许多是满心痛恨他的;所以要保罗在公众节日进入圣殿,乃是冒着生命的危险。头几天他参杂在朝拜的人们中间进出圣殿,似乎没有引起注意;但在所指定的期限届满之前,当他正和一个祭司商谈献祭的问题时,他就被几个来自亚西亚的犹太人认出来了。

他们以鬼魔般的狂怒向他冲来,喊叫说:“以色列人,来帮助!这就是在各处教训众人践踏我们百姓和律法,并这地方的。”当众人响应这呼助的号召时,另一个罪名又加上了,“他又带着希腊人进殿,污秽了这圣地。”

根据犹太人的律法,一个未受割礼的人如果进入这神圣殿堂的内院,那就犯了该判死刑的罪,有人曾看见保罗与以弗所人特罗非摩同在城里,便推测保罗也把他带进了圣殿。其实他并没有这样作;而他自己既是犹太人,则他进入圣殿的行为并不是违法的。虽然控告的话完全是虚构的,但终于引起了公愤。当众人将这喊叫的话传遍了圣殿院内时,聚在那里的群众就激怒如狂。这消息迅速地传遍了耶路撒冷,于是“合城都震动,百姓一起跑来。”

一个以色列的叛徒竟敢趁千万人从世界各地前来朝拜的时候污秽圣殿,这就激起了群众最猛烈的情绪。他们就“拿住保罗,拉他出殿,殿门立刻都关了。”

“他们正想要杀他,有人报信给营里的千夫长说,耶路撒冷合城都乱了。”千夫长革老丢•吕西亚熟知他所必须应付的这种疯狂的暴乱,于是他“立时带着兵丁和几个百夫长,跑下去到他们那里;他们见了千夫长和兵丁,就止住不打保罗。”这罗马的千夫长虽不知道骚乱的原因,但见群众的愤怒都集中在保罗身上,就断定保罗必是他所听说,而过去一直漏网在逃的某一个埃及籍的叛徒。因此他“上前拿住他,吩咐用两条铁链捆锁;又问他是什么人,做的是什么事。”立时有许多人大声愤怒地控告他,“众人有喊叫这个的,有喊叫那个的;千夫长因为这样乱嚷,得不着实情,就吩咐人将保罗带进营楼去。到了台阶上,众人挤得凶猛,兵丁只得将保罗抬起来。众人跟在后面,喊着说:‘除掉他!’”

保罗在这次暴动中依然是镇静而泰然自若。他坚心依赖上帝,并且深知有天使在他的周围。他颇不愿在没有致力向自己同胞宣讲真理之前就离开圣殿。所以当他将要被带进营楼的时候,他对千夫长说:“我对你说句话,可以不可以?”吕西亚回答说:“你懂得希腊话么?你莫非是从前作乱,带领四千凶徒,往旷野去的那埃及人吗?”保罗回答说:“我本是犹太人,生在基利家的大数,并不是无名小城的人,求你准我对百姓说话。”

要求获得了允准,于是“保罗就站在台阶上,向百姓摆手。”这种举动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同时他的风度也博得了众人的尊重。“他们都静默无声,保罗便用希伯来话对他们说:“诸位父兄请听!我现在对你们分诉。”众人听到熟悉的希伯来话,“就更加安静了;”在这普遍的静默中,保罗继续说:

“我原是犹太人,生在基利家的大数,长在这城里,在迦玛列门下,按着我们祖宗严紧的律法受教,热心侍奉上帝,像你们众人今日一样。”没有人能反驳保罗的这一番话,因为他所提到的事实是许多当时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所熟知的。于是他讲到自己过去热心逼迫基督的门徒,甚至将他们治死;然后他述说自己悔改的情形,告诉听众他那颗自己骄傲的心,是如何终于向钉十字架的拿撒勒人耶稣屈服了。如果他企图与反对他的众人辩论,他们就必顽强地不肯听他的话;但他所讲述的经验带有令人感服的能力,似乎一时软化并折服了他们的心。

随即他就尽力说明他在外邦人中的工作不是出于自己的选择。他原来希望为自己的同胞作工;但上帝的声音曾在那圣殿里在异象中向他说话,指示他要“远远的往外邦人那里去。”

众人直到此时都在凝神倾听,但保罗一讲到他已奉命在外邦人中作基督的使徒时,他们的愤怒就重新发作了。他们素来以自己为天之骄子,所以不愿容许那些被轻视的外邦人分享他们所一向看为自己独有的特权。于是他们扬声压倒说话人的声音,喊叫说:“这样的人,从世上除掉他吧!他是不当活着的。”

“众人喧嚷,摔掉衣裳,把尘土向空中扬起来。千夫长就吩咐将保罗带进营楼去,叫人用鞭子拷问他,要知道他们向他这样喧嚷,是为什么缘故。”

“刚用皮条捆上,保罗对旁边站着的百夫长说:人是罗马人,又没有定罪,你们就鞭打他,有这个例么?百夫长听见这话,就去见千夫长,告诉他说:你要作什么?这人是罗马人。千夫长就来问保罗说:你告诉我,你是罗马人么?保罗说:是。千夫长说:我用了许多银子,才入了罗马的民籍。保罗说:我生来就是。于是那些要拷问保罗的人就离开他去了。千夫长既知道他是罗马人,又因为捆绑了他,也害怕了。”

“第二天,千夫长为要知道犹太人控告保罗的实情,便解开他,吩咐祭司长和全公会的人,都聚集,将保罗带下来,叫他站在他们面前。”

这时那准备审问保罗的,正是使徒在悔改之前身为其中一员的公会。他站立在犹太的官长面前,泰然自若,脸上显出基督的平安。他“定睛看着公会的人,说:弟兄们!我在上帝面前行事为人,都是凭着良心,直到今日。”他们一听这话,便怒火重燃;“大祭司亚拿尼亚,就吩咐旁边站着的人打他的嘴。”保罗一听到这样无人性的吩咐,便高声说:“你这粉饰的墙!上帝要打你;你坐堂为的是按律法审问我,你竟违背律法,吩咐人打我么?”“站在旁边的人说:你辱骂上帝的大祭司吗?”保罗凭他一贯的礼貌回答说:“弟兄们!我不晓得他是大祭司;经上记着说:‘不可毁谤你百姓的官长。’”

“保罗看出大众一半是撒都该人,一半是法利赛人,就在公会中大声说:弟兄们!我是法利赛人,也是法利赛人的子孙。我现在受审问,是为盼望死人复活。”

“说了这话,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就争论起来,会众分为两党。因为撒都该人说没有复活,也没有天使和鬼魂;法利赛人却说两样都有。”于是这两个党派开始自相争执,这样一来,他们对付保罗的力量就分散了。“有几个法利赛党的文士站起来,争辩说:‘我们看不出这人有什么恶处。倘若有鬼魂,或是天使,对他说过话,怎么样呢?’”

在接着发生的骚乱中,撒都该人竭力想把使徒夺过来,以便置诸死地;然而法利赛人却竭力要保护他。“千夫长恐怕保罗被他们扯碎了,就吩咐兵丁下去,把他从众人当中抢出来,带进营楼去。”

后来,当保罗回顾这一天痛苦的经验时,他开始担心自己的行为或许不能蒙上帝的喜悦。难道他到耶路撒冷来访问,竟是犯了错误吗?难道他追求与弟兄团结的热望,反而招致这样不幸的后果吗?

犹太人以上帝所承认的子民身分在不信的世人面前所有的表现,令使徒深感痛心。那些异教的军官们对于他们持有怎样的看法呢?他们既然自称是敬拜耶和华的人,并且负有圣职,却仍为盲目而毫无理性的狂怒所控制,甚至企图杀害那些在信仰上敢于持不同意见的弟兄,结果竟使自己最严肃的议会变成混乱和纷争的场所。保罗深觉他上帝的圣名实在已经在外邦人的眼中受到羞辱了。

现在他已经被下在监里了,而且他明知他的仇敌在极度恼恨之余,必要不择手段将他置诸死地。难道他为众教会所作的工作便就此结束了,而现在就任凭凶暴的豺狼进入吗?基督的圣工原是保罗所最关心而念念不忘的,因此他以深切的焦虑想念到各地教会面临的危险,他们也要遭受到他在公会面前所遇见的这一等人的逼迫。于是他在苦闷与灰心之余只得痛哭祈祷。

主在这黯淡的时辰并没有不注意他的仆人。在圣殿院子里,他曾护卫着他脱离暴徒的手;在公会前,他曾与他同在;在营楼里,他也和他在一起;现在他更向他忠心的见证人亲自显现,以答应使徒恳求指导的祈祷。“当夜,主站在保罗旁边说:放心吧!你怎样在耶路撒冷为我作见证,也必怎样在罗马为我作见证。”

保罗已长久指望去访问罗马,他极愿在那里为基督作见证,但他却感到自己的计划过去一直被犹太人的仇恨所破坏了。即使现在,他也没想到自己终于竟以囚犯的身分往罗马去。

正当主鼓励他仆人的时候,保罗的敌人却正在热烈地设计要杀害他。“到了天亮,犹太人同谋起誓,说:若不先杀保罗,就不吃不喝。这样同心起誓的,有四十多人。”这正是主借以赛亚所谴责的一种禁食,一种“互相争竞,以凶恶的拳头打人”的禁食。(赛58:4)

这些阴谋暗杀的人竟“来见祭司长和长老说:我们已经起了一个大誓,若不先杀保罗,就不吃什么。现在你们和公会要知会千夫长,叫他带下保罗到你们这里来,假作要详细察考他的事;我们已经预备好了,不等他来到跟前就杀他。”

祭司和官长们非但没有责备这种残酷的毒计,反而热烈地予以赞同。保罗先前曾将亚拿尼亚比作粉饰的墙,实在不错。

但上帝却出面干涉,要拯救他仆人的性命。保罗的外甥听见了这些图谋暗杀的人“设下埋伏,就来到营楼里告诉保罗。保罗请一个百夫长来,说:你领这少年人去见千夫长,他有事告诉他。于是把他领去见千夫长说:被囚的保罗请我到他那里,求我领这少年人来见你;他有事告诉你。”

革老丢•吕西亚和蔼地接见了这个少年,“就拉着他的手走到一旁,私下问他说:你有什么事告诉我呢?他说:犹太人已经约定,要求你明天带下保罗到公会里去,假作要详细查问他的事。你切不要随从他们,因为他们有四十多人埋伏,已经起誓,说:若不先杀保罗,就不吃不喝;现在预备好了,只等你应允。”

“于是千夫长打发少年人走,嘱咐他说:不要告诉人你将这事报给我了。”

吕西亚立即决定将保罗从他的辖下移交给巡抚腓力斯看管。当时的犹太民族因处于一种愤激的情形之下,因此时常发生骚乱。使徒若继续留在耶路撒冷,可能引起不良的后果,对于全城,甚至对于千夫长本人都有危险,因此“千夫长便叫了两个百夫长来,说:预备步兵二百,马兵七十,长枪手二百,今夜亥初往该撒利亚去;也要预备牲口叫保罗骑上,护送到巡抚腓力斯那里去。”

既要把保罗解走,就不可耽延片刻。“于是兵丁照所吩咐他们的,将保罗夜里带到安提帕底。”从那里,用马兵护送囚犯到该撒利亚,那四百步兵和长枪手则回到耶路撒冷去。

领队的官长将囚犯交给腓力斯,同时递呈了千夫长所托交的文书:

“革老丢•吕西亚请巡抚腓力斯大人安!这人被犹太人拿住,将要杀害,我得知他是罗马人,就带兵丁下去救他出来。因要知道他们告他的缘故,我就带他下到他们的公会去;便查知他被告是因他们律法的辩论,并没有什么该死该绑的罪名。后来有人把要害他的计谋告诉我,我就立时解他到你那里去,又吩咐告他的人,在你面前告他。”

腓力斯读了文书之后,便问囚犯是哪省的人,既晓得他是基利家人,就说:“等告你的人来到,我要细听你的事;便吩咐人把他看守在希律的衙门里。”

上帝的仆人竟在外邦人中找到避难所,逃脱那些自称为耶和华子民之人的毒手,这样的事倒并不以保罗为第一个例子呢!犹太人由于愤恨保罗,就在自己民族的黑暗历史上又添上了一项罪行。他们既已更进一步地硬着心肠拒绝真理,便因此使自己的厄运更为确定了。

基督在拿撒勒的会堂里宣布自己为“受膏者”时所讲的话,并没有多少人完全认明它的意义。那时他宣布他的使命是安慰、赐福,并拯救伤心和有罪的人;随后,他看出骄傲和不信控制着听众的心,就提醒他们说,上帝过去曾经因他选民的不信和悖逆而转离他们,反向那些未曾拒绝上天所赐亮光的外邦人显示他自己。撒勒法的寡妇和叙利亚国的乃缦,都曾遵照他们所得到的一切亮光而行;因此,他们倒要较比那些退后离开上帝,并为了便利和世俗尊荣而牺牲原则的上帝选民更算为义。

当基督宣称那位上帝忠心的使者(以利亚)在背道的以色列人中竟找不到一个安全的所在时,他就将一项可怕的真理告诉拿撒勒的犹太人了。那时他们既不愿认明他的价值,也不肯重视他的工作。犹太人的领袖们虽然自称是为上帝的尊荣和以色列的幸福大发热心,但实际上他们却是与此二者为敌的。他们在教训和榜样上正是率领百姓越来越远离顺从上帝,率领他们到达他再不能在艰难时日作他们保障的地步。

在保罗的事件上,救主向拿撒勒人所讲谴责的话不仅可用在不信主的犹太人身上,也可用在他自己的同道弟兄们身上。如果教会的领袖们完全放弃他们对于保罗所怀的恶意,而接待他为一位特蒙上帝选召将福音传与外邦人的使者,主就必使他长留在他们中间。上帝并未规定保罗的工作如此迅速结束;但他也不施行神迹来消除耶路撒冷教会领袖们的作风所引起的一连串事件。

这同样的精神现今依然导致相同的结果。教会已因既不重视也不善用出自神恩的供应,以致丧失了许多福惠。一个忠心传道人的操劳如果受到重视,主将会何等经常地延长他的工作。但如果教会容许众生之敌来淆乱心意,以致误传并曲解基督忠心仆人的言行;如果他们阻挡他的工作,又妨碍他的效用,主有时就会从他们收回他所赐的恩典。

撒但经常利用他的爪牙,去折磨并摧残上帝所拣选来完成一番伟大善工的人。这些人虽然甘愿为推展基督的圣工而牺牲,甚至不惜牺牲性命,但那大骗子仍必唆使他们的弟兄猜疑他们。如果怀存了这种思想,那就实足以中伤那对他们品格完整的信任,并因此而削弱了他们的效用。他往往很成功地利用他们自己的弟兄使他们感到极其痛心,以致上帝不得不仁慈地加以干涉,使他受着迫害的仆人得到安息。及至这些仆人双手业已交叉放在那脉搏停止的胸膛上,警戒和勉励的声音业已静息时,那班顽固无情的人或许才醒悟过来,看出并重视他们所已弃绝的福惠。这些仆人的死亡或许能成就他们一生所未能成就的事。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