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49章 保罗最后的书信
 哈门·艾伦       2019-04-03       1208

(本章根据:提摩太后书)

保罗从该撒的审判厅回到他的牢房,认明自己这次所得到的不过是短暂的缓刑。他明知他的仇敌若不达成致于他死命的目的,是决不罢休的。但他也知道真理已经一时得到胜利了。能以在一大群听他讲论的人面前宣扬一位被钉而又复活的救主,这事本身就是一次胜利。那一天已经发动了一种工作,这工作必要扩展、加强、且是尼罗和其它一切与基督为敌的人所企图拦阻或破坏而徒劳无功的。

保罗日复一日地坐在他那幽暗的牢房中,知道只要尼罗说一句话或点一下头,他的性命就要牺牲了,因此他想念到提摩太,并决定差人去请他来。提摩太因奉命照料以弗所的教会,所以当保罗最后一次来到罗马时,他就留在那里。保罗和提摩太二人之间的感情非常深厚坚强。提摩太自悔改以来就常与保罗同辛劳共患难,因此他们二人之间的友谊日益坚强深厚,而且更加神圣,直至提摩太对于这位年迈力衰的使徒有如儿子对于敬爱的父亲一般。无怪乎保罗在孤独寂寞之中渴望见他一面。

提摩太从小亚细亚到达罗马,在最顺利的情况之下,也需要经过几个月的时间。保罗知道自己的性命悬悬无定,深恐提摩太不及赶来见他。他有紧要的劝告和教训,要传给这个负有非常重大责任的青年;他一方面催促提摩太赶紧到他这里来,一方面也将他或许不能面述的临终遗言笔录下来。保罗对于这个在福音里所生的儿子和他所看管的教会,心中充满亲爱的关怀,因此设法要将提摩太须忠于所受神圣委托的重要性铭刻在他的心中。

保罗用问候的话开始他的信说:“写信给我亲爱的儿子提摩太:愿恩惠、怜悯、平安,从父上帝和我们主基督耶稣归与你!我感谢上帝,就是我接续祖先,用清洁的良心所侍奉的上帝,祈祷的时候,不住的想念你。”

这位使徒随即劝勉提摩太必须在信仰上坚定不移。他写道:“为此我提醒你,使你将上帝借我按手所给你的恩赐,再如火挑旺起来。因为上帝赐给我们,不是胆怯的心;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你不要以给我们的主作见证为耻,也不要以我这为主被囚的为耻;总要按上帝的能力,与我为福音同受苦难。”保罗恳劝提摩太要记得他已经蒙受“圣召”去传扬那位“借着福音,将不能坏的生命彰显出来”之主的能力。他自称:“我为这福音奉派作传道的,作使徒、作师傅。为这缘故,我也受这些苦难;然而我不以为耻;因为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直到那日。”

保罗在他那长期的服务中,从来没有在效忠救主的事上犹豫畏缩。他无论在什么地方,不拘是在横眉怒目的法利赛人,或在罗马当局面前;不拘是在路司得狂怒的暴徒,或在马其顿监狱中已判刑的罪犯面前;无论是在破坏的船只上向惊慌失措的水手讲话,或孤立在尼罗阶下为自己的性命辩护,他从不以自己所维护的事业为耻。他基督徒生活的一个大目的,就是侍奉他所曾一度轻蔑其圣名的主;没有什么反对或逼迫能使他偏离这目的。他那因努力而刚强、因牺牲而纯洁的信心支持了他,也坚固了他。

保罗继续说:“我儿啊!你要在基督耶稣的恩典上刚强起来。你在许多见证人面前听见我所教训的,也要交托那忠心能教导别人的人。你要和我同受苦难,好像基督耶稣的精兵。”

上帝的真实传道人决不规避困难或责任。他从那向来不使诚心寻求神能之人失望的“源头”领取力量,使他能以应付并得胜试探,也能履行上帝所放在他身上的本分。他所领受之恩典的性质,能扩大他认识上帝和他圣子的能力。他的心灵渴慕为主作得蒙悦纳的服务。当他在基督徒的历程上向前迈进时,他就得以“在基督耶稣的恩典上刚强起来。”这种恩典能使他为所听见的事作忠心的见证人。他不至轻视或疏忽他从上帝那里所已领受的知识,却将这知识交托忠心的人,叫他们再去教导别人。

保罗在写给提摩太的最后一封书信中,将一种高尚的理想摆在这个青年同工面前,指明那授与他作基督使者的种种本分。使徒写道:“你当竭力在上帝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你要逃避少年的私欲,同那清心祷告主的人追求公义、信德、仁爱、和平;唯有那愚拙无学问的辩论,总要弃绝,因为知道这等事是起争竞的。然而主的仆人不可争竞,只要温温和和的待众人,善于教导,存心忍耐,用温柔劝诫那抵挡的人;或者上帝给他们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

使徒警告提摩太务要防备那些设法潜入教会的假师傅。他说:“你该知道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因为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贪爱钱财,自夸,狂傲,谤讟,违背父母,忘恩负义,心不圣洁,……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这等人你要躲开。”

他接着说:“只是作恶的和迷惑人的,必越久越恶,他欺哄人,也被人欺哄。但你所学习的,所确信的,要存在心里;因为你知道是跟谁学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有得救的智慧。《圣经》都是上帝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上帝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上帝已经为我们准备了充足的武器,使我们与那在世上的恶者作战时可以获胜。《圣经》是我们的武器库,我们可从而获得装备从事斗争。我们必须以真理束腰。我们必须以公义护胸。我们必须手拿信德的藤牌,头戴救恩的头盔;并用圣灵的宝剑,就是上帝的道,从罪恶的诸般障碍和拦阻之中打开一条出路。

保罗知道教会前途将有一段大危险的时期。他知道那些担负众教会之责任的人必须作成一番忠心而热诚的工作;他写信给提摩太说:“我在上帝面前,并在将来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凭着他的显现和他国度嘱咐你: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

这一向提摩太如此热诚而忠心的人所发的严肃训言,乃是一个强有力的见证,说明福音使者工作的重要和责任。保罗将提摩太传唤到上帝的审判台前,嘱咐他务要传道,不可传人的虚谈和习俗;要随时准备,一有机会无论是在人数众多的大会前或在私人家庭中,在路旁或在炉边,向朋友或向仇敌,不论是在平安稳妥或遭遇困难及危险、耻辱及丧亡的时候,都要为上帝作见证。

保罗唯恐提摩太的温良柔顺的性情会使他规避一项必须的工作,因此劝他务要忠心谴责罪恶,甚至用锐利的言语责备那些犯了严重过失的人。但他仍必须以“百般的忍耐和各样的教训”来进行这事。他必须显出基督的忍耐和仁爱,用《圣经》的真理来说明并加强他责备的话。

要一面恨恶并谴责罪恶,而同时对于罪人表示怜悯与温和,的确是一件不易作到的事。我们自己追求心灵与生活方面之圣洁的努力愈恳切,我们对于罪恶的感觉就必愈敏锐,我们对于任何偏离正义之事的反对就必愈坚决。我们必须谨防对于行错事的人过分严厉;同时我们也必须小心,不可忽视罪的非常恶劣。对于有过失的人,需要表现基督化的忍耐和仁爱,但也不可对于他的过失太过于容忍,以免他以为自己原不应受责备,并以为责备乃是不必需不公正的因而加以拒绝。

福音的使者往往会因宽恕犯错的人而落到容许罪恶、甚至参与罪恶的地步,以致造成极大的危害。他们这样作,就是导致原谅并文饰上帝所谴责的罪恶;过了一时,他们就会成为盲目无知的,甚至称赞上帝所要他们责备的人。那曾经不正当地宽容凡为上帝所谴责之人而致使自己属灵见解趋于鲁钝的人,不久就必因以严厉苛刻的手段对待上帝所悦纳之人而致犯更大的罪。

许多自称为基督徒并自觉有资格教导别人的人,由于矜夸属世的智慧,轻蔑圣灵的感动,并厌弃《圣经》的真理,就必被诱转离上帝所要求的条件。保罗对提摩太说:“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真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

使徒在这里所提到的,并不是公开反宗教信仰的人,而是自命为基督徒、却以自己的意向为依归而致成为自己奴隶的人。这等人只乐意听那些不谴责他们的罪恶或不严咎他们爱宴乐的行为的道理。他们被基督忠心仆人所讲直率的话所触怒;而宁愿选择那称赞他们谄媚他们的教师,无怪乎在自称为传道的人中间,竟有只传讲人的意见,而不传讲上帝圣言的。他们既不忠于所托,就将那些仰望他们作属灵领导的人引入歧途了。

上帝在他圣律法的训词中,已经给予我们一个完全的人生标准;他已经声明这个一点一划也不改变的律法,要在人类身上保持它的权威,直到末时。基督来乃是要使律法为大为尊。他说明这律法是建立在爱上帝与爱人的广大基础上的,顺从它的律例便笼括了全部人所当尽的本分。他在自己的生活上留下了顺从上帝律法的榜样。他在福山宝训中说明了律法的要求如何超越外表的行为,如何涉及内心的思想和意向。

人若顺从律法,就必“除去不敬虔的心和世俗的情欲,在今世自守,公义、敬虔度日。”(多2:12)但那众善的仇敌业已将世界掳去,并已引诱世人违背律法。正如保罗所预先看到的,许多人已经离弃上帝圣言中简明而鉴察人心的真理,而去偏向那些传讲他们所爱听的荒渺言语的师傅。在传道人和民众中间,有许多人正将上帝的诫命践踏脚下。这样,世界的创造主便受了侮辱,而撒但则欢庆自己诡计的成功了。

由于上帝律法的日益遭受轻视,人们就愈益厌烦宗教,愈益自夸狂傲,喜爱宴乐、违背父母、任意妄为;各处的有心人士不禁焦急地询问:当怎样行才能纠正这些惊人的邪恶呢?在保罗给提摩太的训言中可以找到答案,那就是“传道”。在《圣经》中可以找到唯一可靠的行为准则。《圣经》乃是上帝旨意的副本,是神圣智慧的表达。它向人的悟性启明人生的大问题:对于一切听它训词的人,它必成为正确无讹的向导,使他们不致在错误的方向耗费精力,虚度一生。

上帝已经显示他的旨意,人若对他口中所出的话有疑问,真是愚不可及。在无穷的智慧者发言之后,就不可能有什么疑难的问题须待人来解决,也不能有什么未定的可能性还待他去调整,所需要他作的,只是赤诚而热切地遵循上帝所已昭示的旨意。服从乃是理智与良心二者的最高指示。

保罗继续嘱咐说:“你却要凡事谨慎,忍受苦难,作传道的工夫,尽你的职分。”保罗行将跑完他所当跑的路,所以他渴望提摩太继承他的职位,保护教会脱离仇敌那种种足以引诱他们偏离纯正福音的荒渺言语和异端。保罗劝诫他务要规避一切足以拦阻他完全献己为上帝作工的属世事业与牵累;务要以愉快的心情忍受那因他的忠心所引起的反对、辱骂和逼迫;并用尽各种方法为基督所为之而死的人造福,以克尽他传道的职分。

保罗的生活乃是他所教导之真理的例证;他的能力乃在于此。他的心充满了深切而持续的责任感;他一面工作,一面与那为公义、恩慈与真理之根源的主保持亲密的交往。他坚持基督的十字架为他成功的唯一保证。救主的爱乃是他永恒的动机,在他与自我斗争及与邪恶挣扎中支持着他,当他为基督服务时,能冒着世人的敌视与仇敌的反对而奋勇前进。

教会在现今危险的时日中所需要的,乃是一大队工人,正像保罗一样,业已造就自己成为有用的人,在上帝的事上具有深切的经验,并且是充满诚恳与热心的。现今所需要的乃是一班圣洁而自我牺牲的人,不至规避患难与职责的人,勇敢而真诚的人,有基督在心里“成了有荣耀盼望”的人;以及嘴唇沾过圣火而愿意“传道”的人。正因缺少这样的工人,所以上帝的圣工便衰弱无力,所以种种严重的异端便像致命的毒物一样败坏德行,并挫折大部分人类的希望。

当忠心尽职而劳累衰弱的执掌旗帜者,为真理的缘故献上他们的生命时,有谁前来接替他们的地位呢?我们的青年人是否愿意从他们的父老手中接受这神圣的委托呢?他们是否在准备补充那忠心之人死亡所留下的空缺呢?在蛊惑青年的自私及野心的煽动之下,使徒的遗命是否会受到注意,那尽职的号召是否会听从呢?

保罗以个人给几位的传言来结束他的这封信,并且重新催促提摩太尽可能地在冬天以前到他这里来。他提到自己的孤寂无伴,因为有几个朋友遗弃了他,也有因需要而离去的;保罗唯恐提摩太迟迟不来,又怕以弗所的教会需要他的工作,所以就说明自己已经打发推基古去填补提摩太的空缺。

保罗述说自己在尼罗面前受审的情形,他被弟兄遗弃,以及守约之上帝的恩典如何支撑他之后,便结束他的书信,将亲爱的提摩太交托与“牧长”的保护;虽然他手下的牧人可能被打倒,但他仍必照样看顾他的羊群。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