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11章 福音传到撒玛利亚
 哈门·艾伦       2019-04-03       1328

(本章根据:徒8章)

司提反死后,有非常残酷的逼迫临到耶路撒冷的信徒,以致他们“都分散在犹太和撒玛利亚各处。”扫罗却“残害教会,进各人的家,拉着男女下在监里。”他后来提到自己此时对于这种残酷工作的热心说:“从前我自己以为应当多方攻击拿撒勒人耶稣的名。我在耶路撒冷也曾这样行了……我就把许多圣徒囚在监里;……在各会堂,我屡次用刑,强逼他们说亵渎的话;又分外恼恨他们,甚至追逼他们直到外邦的城邑。”根据扫罗自己的话:“他们被杀,我也出名定案。”(徒26:9-11)可见当时遭受死难的不止司提反一人。

在这危急之秋,尼哥底母却大无畏地挺身而出,公开承认自己对于被钉之救主的信仰。尼哥底母原是犹太公会的一位议员,曾与其它的人同受耶稣教训的感动。当他目睹基督奇妙的作为时,他在心中曾经信服并确定这就是上帝所差来的那一位。但他因过于骄傲,不肯公开承认自己同情这位加利利的教师,所以就设法作一次秘密会面。在这一次会见中,耶稣曾向他阐明救恩的计划,和他到世界上来的使命;但尼哥底母仍然迟疑不决。他将真理隐藏在心,有三年之久并无显然的效果。不过尼哥底母虽然没有公开承认基督,但他却在犹太公会中屡次阻挠祭司们杀害他的阴谋。当基督最后在十字架上被举起来时,尼哥底母想起了基督在橄榄山的夜间会见中对他所讲的话:“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照样被举起来。”(约3:14)于是他就看出耶稣确是世界的救赎主了。

尼哥底母曾与亚利马太的约瑟一同负担埋葬耶稣的费用。当时门徒都不敢公然显明自己是跟从基督的人,但尼哥底母和约瑟却大胆地前来援助他们。这两个富贵之人的帮助,乃是在那黑暗时辰中所极其需要的。他们为死了的夫子所能作的事,乃是那班贫穷的门徒所作不到的;而且他们的财富和势力,也曾大大地保护了门徒脱离祭司和官长们的毒手。

如今,正当犹太人设法消灭这幼小的教会时,尼哥底母便挺身而出加以保护。他不再瞻前顾后,将信将疑,反而要鼓励门徒的信心,又用他的财富来帮助维持耶路撒冷的教会与推进福音的工作。那些从前尊敬他的人,如今反过来讥诮他,迫害他;他在属世的财物方面变得贫穷了;然而他在维护自己的信仰上却毫不动摇。

那临到耶路撒冷教会的逼迫,结果给予福音工作以伟大的推动力。该处的传道工作既获得成功,就有使门徒过于久留该地、而不注意救主那往普天下去之使命的危险。他们忘记了那抵挡邪恶的力量最好是从进攻性的工作得来,却开始以为再没有什么工作较比保卫耶路撒冷的教会免受仇敌攻击更为重要了。他们不但没有教导新近悔改的人将福音传给那些尚未听见的人,反而有采取导使众人因已有的成功而自满之行径的危险。故此上帝容许逼迫临到他的代表,使他们分散到各处去为他人工作。于是信徒被迫离开耶路撒冷,“往各处去传道。”

在那些领受救主所给的“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这个使命的人中(太28:19),有许多是从事比较低微职业的,——是已经学会敬爱他们的主,并已决心效法他那无私服务之榜样的男女。这些卑微的人,正如那曾于救主在地上从事传道工作时一直与他同在的门徒一样,也是受了重托的。他们要将这借基督而得救的大喜信息传给世人。

当他们因逼迫而分散时,心中充满了布道的热诚出去。他们认明了本身使命中的责任。他们知道自己手中握有供应饥饿世界的生命之粮;他们也受了基督之爱的激励,要将这粮分给一切需要的人。主借着他们行事。他们无论往那里去,病人就得到医治,穷人就有福音传给他们。

七个执事中的腓利也是被迫离开耶路撒冷的。他“下撒玛利亚城去,宣讲基督。众人听见了,又看见腓利所行的神迹,就同心合意的听从他的话。因为有许多人被污鬼附着,那些鬼……从他们身上出来;还有许多瘫痪的、瘸腿的,都得了医治。在那城里,就大有欢喜。”

基督在雅各井旁所传给撒玛利亚妇人的信息已经结出果子来了。当时那妇人听了他的讲论之后,曾去向城里的人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基督么?”于是他们就与她同去,听耶稣讲道,并且信了他。他们渴望多听,所以求他住下,他就和他们同住了两天,“因耶稣的话,信的人就更多了。”(约4:29,41)

当门徒逃离耶路撒冷的时候,有一些人就以撒玛利亚为避难所。撒玛利亚人欢迎这些福音的信使,于是这些新近悔改的犹太人就在那一度为他们死敌的人中收获了宝贵的庄稼。

腓利在撒玛利亚的工作既有了显著的成效,因此他得到了鼓励,就向耶路撒冷请求帮助。这时,使徒们就更充分地明白基督之话的意义了:“你们……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徒1:8)

当腓利仍在撒玛利亚的时候,他蒙天上的使者指示“向南走,往那从耶路撒冷下迦萨的路上去。……腓利就起身去了。”他对于这个呼召既毫无疑问,也毫不迟疑地听从了;因为他已经学会了顺从上帝的旨意。

“不料,有一个埃提阿伯人,是个有大权的太监,在埃提阿伯女王干大基的手下总管银库,他上耶路撒冷礼拜去了;现在回来,在车上坐着,念先知以赛亚的书。”这个埃提阿伯人乃是一个职位显赫、权势广大的人。上帝看出他若悔改,就必将他所接受的亮光传给别人,也必为赞助福音而发挥强有力的影响。上帝的天使要照应这个追求真光的人,他正在被吸引来亲就救主。主借着圣灵的服务,使他与那能引领他得见真光的人接触。

腓利蒙指引去到这埃提阿伯人那里,向他解释他所念的预言,圣灵说:“你去贴近那车走。”“腓利既走近了,就问那太监说:你所念的,你明白么?他说:没有人指教我,怎能明白呢?于是请腓利上车,与他同坐。”原来他所念的经文乃是以赛亚论到基督所说的预言:“他像羊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羔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他也是这样不开口。他卑微的时候,人不按公义审判他,谁能述说他的世代?因为他的生命从地上夺去。”

太监问道:“先知说这话,是指着谁?是指着自己呢,是指着别人呢?”于是腓利向他阐明救赎的伟大真理。并从这段经文起,“对他传讲耶稣。”

当门徒为他解释经文时,这人心中深受感动;解说完了,他就准备要接受上帝所赐的真光。他并没有以自己属世的高位为拒绝福音的借口。“二人正往前走,到了有水的地方。太监说,看哪!这里有水,我受洗有什么妨碍呢?腓利说,你若是一心相信,就可以。他回答说,我信耶稣基督是上帝的儿子。于是吩咐车站住,腓利和太监二人同下水里去,腓利就给他施洗。”

“从水里上来,主的灵把腓利提了去,太监也不再见他了,就欢欢喜喜的走路。后来有人在亚锁都遇见腓利,他走遍那地方,在各城宣传福音,直到该撒利亚。”

这个埃提阿伯人代表一大批需要像腓利这样的布道士——就是那愿意听从上帝的声音、到他所差遣的地方去的人来加以教导的人们。现今有许多人正在阅读《圣经》,而不能明白其真实的意义。世界各地都有男女在有所希冀地望着上天。那些渴望亮光、恩惠和圣灵之人所发出的祷告、眼泪、与询问上达天庭。许多人正临近天国的边缘,只等待有人将他们领进去。

从前有天使指引腓利到一个追求真光、并准备领受福音的人那里去;在今日,天使也必指引凡愿让圣灵洁净他们的口舌、并提炼他们的心意之工作者的脚步。那奉差遣到腓利那里去的天使原可自己向那埃提阿伯人作工的,但这不是上帝工作的方法。他的计划乃是要人们为自己的同胞工作。

那交给首批门徒的委托,各世代的信徒也都有份。每一已经领受福音的人,同时也已赋予神圣的真理要传授与世人。上帝忠诚的子民素来都是勇往直前的传道士,他们献上自己的资财来尊荣他的圣名,并善用自己的才能为他服务。

过去基督徒的无私服务应作为对我们的实例与鼓舞。上帝教会的教友都应当热心善工,放弃属世的野心,追随那周流四方行善事之主的脚踪而行。他们的心中充满了同情与怜悯,去为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服务,引领罪人认识救主的爱。这样的工作固然需要辛勤的努力,但也带来丰富的报赏。凡真心实意从事这工的人必可看到许多人归向救主,因为那照应这神圣使命之实际执行的势力乃是无可抗拒的。

可是出去完成这一使命的责任,并不单是放在牧师身上。每一接受基督的人都已蒙召为同胞的得救问题而工作。“圣灵和新妇都说来。听见的人也该说来。”(启22:17)传递这一邀请的命令包括全教会在内。凡听见这邀请的人都要从山上从谷中响应这信息说:“来。”

那认为救灵工作单靠传道人员的看法乃是一个严重的错误。那些蒙主赐予更大责任的人,应当鼓励谦卑献身的信徒——就是葡萄园的主人所赋予救灵之重责的人。那些在上帝的教会中担任领袖的人,应当认明救主的使命乃是交给凡相信他名之人的。上帝必差遣许多未曾因行按手礼而献身传道工作的人到他的葡萄园里去。

成千上万听见救恩信息的人,他们原可从事某种实际工作的,却仍在市上闲站着。基督对这些人说:“你们为什么整天在这里闲站呢?”他又说“你们也进葡萄园去。”(太20:6-7)为什么还有更多的人未曾响应这呼召呢?是不是因为他们自以为既不在讲坛上就得以卸责呢?他们务要明白在讲坛以外,还有一番伟大的工作须由千万献身的教友去作呢。

上帝已经长久等待着整个教会具有服务的精神,以至每一个人都能按照自己的能力为他工作。当上帝教会的教友们,都在国内和国外许多有需要的地区从事所指派与他们的工作,以完成福音的使命时,全世界就必很快受到警告,主耶稣就必有能力有大荣耀地回到这地上来。“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太24:14)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