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48章 保罗在尼罗面前
 哈门·艾伦       2019-04-03       1143

当保罗被传到尼罗皇帝面前受审时,他已是前途无望、必死无疑的了。那控告他的罪状既然性质严重,而对基督徒的仇恨又颇为得势,因此就没有多少可望得到有利结果的余地了。

在希腊和罗马人中,按照惯例准许被告有权雇请律师出庭为他辩护。这样的一个律师借着有力的论据,动人的辞令,或者由于央告、恳求、与流泪,往往竟为囚犯获得有利的判决,即或不能作到,也可能减轻他的严重处分。但当保罗被传到尼罗面前时,却没有人敢于出面作他的顾问或律师;也没有朋友在场记录那些控告他的罪状,或保存他为自己辩护时所提出来的论据。在罗马的基督徒当中,没有一个人在这苦难的时辰出来站在他旁边。

关于那一次审讯唯一可靠的记录,乃是保罗在写给提摩太的第二封书信中亲自留下的。使徒写道:“我初次申诉,没有人前来帮助,竟都离弃我;但愿这罪不归与他们。唯有主站在我旁边,加给我力量;使福音被我尽都传明,叫外邦人都听见;我也从狮子口里被救出来。”(提后4:16-17)

保罗在尼罗面前,这是何等鲜明的对照啊!这个傲慢的帝王,就是那位属上帝的人在他面前为自己信仰申辩的暴君,他在属世的能力、权威、和财富方面,都已达到巅峰了,同时他的恶行和罪孽却已落到了最低的深渊。他在权力和雄大方面乃是盖世无双的。无人敢质问他的威权,或抗拒他的意志。列国的君王都要将冠冕放在他的脚前。强大的军队遵照他的命令出发,他的海军旗帜乃是胜利的表征。他的雕像设立在各审判厅中,元老院的命令和审判官的判决不过是他意愿的随声附和而已。千万的人都俯伏顺从他的谕旨。尼罗的名字曾使全世界战栗不已。招惹他的不悦,就要丧失财产、自由、生命;他的怒容较比瘟疫更为可怕。

这个没有金钱,没有朋友,没有辩士的老年囚犯站在尼罗面前,皇帝的面貌表露着他内心酝酿的邪情恶欲;而被告的容颜则显明一颗与上帝和好的心。保罗的一生经历乃是贫穷、克己、和痛苦的。他虽然经常被人误表、责难和凌辱,虽然他的仇敌力图借这种手段来威吓他,但他依然毫无畏惧地高举十字架的旗帜。他像他的主一样,曾经是个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他也像他一样,曾经一生造福人群。这一个反复无常,动辄发怒,而且荒淫无度的暴君尼罗,怎能明了或赏识到这个上帝的儿子的品格和动机呢?

广大的厅堂里挤满了一班狂热而浮躁的群众,他们都涌向前面去要看看听听一切所要发生的事。无论高下、贫富、智愚、贵贱,他们都是同样的缺乏生命和得救之道的真知识。

犹太人仍然将从前那煽动叛乱和异端的罪名加在保罗身上,同时犹太人和罗马人又一同控告他教唆焚城的罪。当这些罪名强加在保罗头上的时候,他始终保持着镇定的态度。民众和审判官都惊奇地望着他。他们都曾出席过多次的审判,看见过许多的罪犯;但从未见过一个人像他们面前这个囚犯一样,带有这么神圣镇定的态度。审判官以惯于察觉囚犯脸色的锐利眼光观察保罗的面容,竟看不出一点有罪的表情。当他蒙准许为自己申诉时,大家都以热切的兴趣倾听着。

保罗又再一次有机会在一班惊讶的群众面前高举十字架的旗帜。当他注视着他面前的群众犹太人、希腊人、罗马人,以及从许多地区来的外国人时,他的心中不禁为他们的得救兴起了一种强烈的愿望。他无视于当时的场面,那环绕他的危险,以及那似乎十分临近的可怕厄运。他只看见那作中保的耶稣,为这些有罪的人在上帝面前代求。保罗以超人的口才和能力讲论福音的真理。他向听众指明那为堕落之人类所作的牺牲。他声称为了救赎人类,无限的代价已经付出了。并已作了准备,使人能与上帝同坐宝座。借着天上的使者,地与天已经接连起来了,而且世人所有的行为,无论善恶,在无穷的公义者眼中,都是赤露敞开的。

这位真理的捍卫者就是这样提出辩护。他站在不信悖逆的人中间,作上帝的信实忠贞的代表;他的声音像是从天上来的声音。无论言语或容貌,都表露着毫无惧怕、忧愁、或失望。他因无罪的良心而刚强壮胆,披戴真理的甲胄,深以自己是上帝的儿子而欢喜快乐。他的言语好像是战场上胜利的呐喊。他声明他所奉献一生从事的事业,乃是唯一永远不能失败的事业。虽然他或许要被消灭,但福音决不至消灭。上帝是永活的,他的真理必定要得胜。

那一天,许多观看他的人,“见他的面貌,好像天使的面貌。”(徒6:15)

这一群人从未听过像这样的话。这些话连那些最刚硬的心肠也感动了。清晰而令人折服的真理推翻了谬道。真光照耀在许多人的心中,他们后来就欣然跟从这光。虽然发表这些话的嘴唇将要在殉道者的坟墓中紧闭起来,但那一天所讲述的真理却命定要震动列国,而且流传万代,感化人心。

尼罗从未听过像他在这一时际所听到的真理。他那一己生活的穷凶极恶也从未这样向他显露过。天上的光穿透了他那被罪恶所玷污的心房,他一想到自己虽身为世上的帝王,但最后必要被传到审判台前,他的行为必要受到公义的报应,便不禁恐惧战栗起来了。他惧怕保罗的上帝,不敢判决使徒的罪,因为那告他的罪状没有一件是有根据的。畏惧的感觉一时遏制了他那残忍好杀的精神。

天国的门一时向这个罪恶昭彰而心地刚硬的尼罗敞开了,天上的平安和纯洁似乎是可羡慕的。在那片刻之间,慈怜的邀请竟向他发出了。可惜那欢迎赦免的思想只是昙花一现。随后就有命令发出将保罗带回他的牢房,当牢门将上帝的使者关闭在里面时,那悔改的门也就永远向这罗马的皇帝关闭了。再没有从天上来的光线穿透那笼罩着他的黑暗,不久他就要受上帝报应的刑罚了。

这事过去之后不久,尼罗有远征希腊之行,他在那里因卑鄙荒淫的行为而使自己和他的国家都蒙受了羞辱。他大张威势返回罗马,与他的群臣纵欲宣淫。正在狂欢之际,忽然听见街上有骚乱的声音。他差派一个使者去探明究竟,使者回来报告一个人令人胆寒的消息说:叛军首领革尔霸已经率军迅即逼近罗马,城内业已起了叛乱,街上满是怒气汹汹的暴徒,要寻索皇帝及其支持者的性命,并且已经逼近王宫了。

在这危急之时,尼罗不像忠心的保罗一样,有一位全能慈悲的上帝可以倚靠。这个可怜的暴君唯恐在暴徒手下吃苦,并可能被迫遭受折磨,就想设法自尽,但在这生死关头,他的勇气消失了。他完全丧失了男子的气概,可耻地逃出城去,企图躲避在几里路外的一个别墅中;但结果还是徒然。他的藏匿之处不久被发现了,当追赶的马兵临近之时,他叫一个奴仆协助他自杀身亡。正当三十二岁盛年的暴君尼罗,就此丧命了。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