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41章 “几乎叫我作基督徒了”
 哈门·艾伦       2019-04-03       1419

(本章根据:徒25:13-27;26:)

保罗既要上告于该撒,非斯都只得将他解往罗马。但他必须等待一段时间,才能找到合适的船只;并且还有其它的囚犯要与保罗一同解往罗马,而处理他们的案件也有了耽延。这就给予保罗一次机会向该撒利亚的尊贵人,并向最后的一个希律,亚基帕王第二,说明他信仰的缘由。

“过了些日子,亚基帕王、和百尼基氏、来到该撒利亚,问非斯都安。在那里住了多日。非斯都将保罗的事告诉王,说:这里有一个人,是腓力斯留在监里的。我在耶路撒冷的时候,祭司长和犹太的长老、将他的事禀报了我,求我定他的罪。”他概述那导致这个囚犯上告于该撒的种种原因,并述说保罗最近在他面前受审的经过,又说犹太人所控告保罗的并没有他所逆料的那等恶事,“不过是有几样……他们自己敬鬼神的事,又为一个人名叫耶稣,是已经死了,保罗却说他是活着的。”

当非斯都述说他的经历时,亚基帕王甚感兴趣,说:“我自己也愿听这人辩论。”为了符合他的愿望,就在次日安排了一次聚会。“第二天,亚基帕和百尼基大张威势而来,同着众千夫长和城里的尊贵人,进了公厅;非斯都吩咐一声,就有人将保罗带进来。”

非斯都为尊敬他的宾客起见,设法使这一次的场面极显赫炫耀。巡抚和他的贵客所穿华丽的衣服,兵士的刀剑,千夫长的甲胄,使当时的景象大为煊赫。

这时保罗仍然带着锁链,站在聚集的众人面前,这是何等的一种对照啊!亚基帕和百尼基拥有权势和地位,因此世人都恭维他们。可是他们缺少上帝所看重的品质。他们是违犯他律法的,心灵生活都腐化了。他们的行为是上天所憎恶的。

这个用铁链锁在卫兵手上的老年囚犯,他在外表上并没有什么足以使人尊敬之处。然而这个显然没有朋友、财富,或地位,并为信仰上帝的儿子而被囚的人,却是全天庭所关怀的。这时有天使作他的侍从。这些发光的使者只要有一位闪出他的荣耀,则君王的威风和骄傲就必黯然失色;王和朝臣必被击倒在地,正如罗马守兵在基督坟前的情形一般。

非斯都亲自向聚集的人介绍保罗,说:“亚基帕王和在这里的诸位啊!你们看这人,就是一切犹太人在耶路撒冷和这里曾向我恳求、呼叫说:不可容他再活着。但我查明他没有犯什么该死的罪;并且他自己上告于皇帝,所以我定意把他解去。论到这人,我没有确实的事,可以奏明主上。因此我带他到你们面前,也特意带他到你亚基帕王面前,为要在查问之后,有所陈奏。据我看来,解送囚犯,不指明他的罪案,是不合理的。”

于是亚基帕王准许保罗自由申辩。使徒并没有因当时这显赫的炫耀或听众的高贵地位而惊惶失措;因为他知道属世的财富和地位是多么没有价值。地上的炫耀和权势不能片刻挫折他的勇气,或使他失去自制之力。

他分诉说:“亚基帕王啊!犹太人所告我的一切事,今日得在你面前分诉,实为万幸!更可幸的,是你熟悉犹太人的规矩,和他们的辩论;所以求你耐心听我。”

保罗述说自己从顽梗不信拿撒勒人耶稣为世界救赎主的景况中悔改归主的经历,他形容天上来的异象起初是怎样使他充满莫可言喻的恐惧,但后来却成为他最大安慰的根源;这异象乃是上帝荣耀的启示,在异象中坐在宝座上的,就是他所藐视所仇恨的主,而他当时所寻找杀害的却正是这位主的门徒。但从那时以后,保罗已经成了一个新人,成了耶稣的一个忠实热心的信徒,他成为这样的人完全是出于那改变人心的恩典。

保罗用清楚而有力的话在亚基帕王面前述说有关基督地上生活的大事。他证明预言中的弥赛亚已经现身为拿撒勒人耶稣。他说明旧约《圣经》曾如何声称弥赛亚要降世为人在人间显现;而耶稣的生活又如何已经应验了摩西和众先知所描述的每一特征。上帝的圣子为要救赎丧亡的世界起见,已经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轻看羞辱,并已升上高天,得胜死亡和坟墓。

保罗推论说:基督必须从死里复活,为什么看作是不可信的呢?他自己曾经一度看这事为不可信;但后来既然亲自看见听见,他又怎能不信呢?他已经在大马士革城门口亲眼看到被钉而复活的基督,就是那曾经在耶路撒冷街道上行走过,死在髑髅地,打破死亡的捆绑,并升到高天的主。他曾像矶法、雅各、约翰,或任何其它门徒一样,亲眼见过他,并与他谈过话。那“声音”既然吩咐他传扬一位复活救主的福音,他又怎能违背呢?因此他在大马士革,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并在远方,都曾为被钉的耶稣作见证。劝勉各等人“应当悔改归向上帝,行事与悔改的心相称。”

使徒诉说:“因此,犹太人在殿里拿住我,想要杀我。然而我蒙上帝的帮助,直到今日还站得住,对着尊贵卑贱老幼作见证;所讲的,并不外乎众先知和摩西所说,将来必成的事:就是基督必须受害,并且因从死里复活,要首先把光明的道,传给百姓和外邦人。”

全体聚集的人都凝神倾听保罗述说他奇妙的经验。使徒所讲论的正是他最得意的题目。没有一个听他讲论的人能怀疑他的诚意。但正当他那劝服人的口才达到最高潮的时候,非斯都竟打断他的话,大声说:“保罗!你癫狂了吧;你的学问太大,反叫你癫狂了。”

保罗回答说:“非斯都大人!我不是癫狂,我说的乃是真实明白话。王也晓得这些事,所以我向王放胆直言,我深信这些事,没有一件向王隐藏的;因都不是在背地里做的。”于是他转向亚基帕王,直接对他说:“亚基帕王啊!你信先知么?我知道你是信的。”

亚基帕深受感动;他一时竟忘记了周围的景象和自己地位的尊严。他感觉到的只是所听见的真理,看到的只是那站在他面前身为上帝使者的卑微囚犯。他不由自主地回答说:“你这样劝我,几乎叫我作基督徒了。”

保罗热切地回答说:“无论是少劝,是多劝,我向上帝所求的,不但你一个人,就是今天一切听我的,都要像我一样。”他又举起他那带着锁链的双手,加上一句说:“只是不要像我有这些锁链。”

按理,非斯都、亚基帕和百尼基应当带上那捆绑保罗的锁链。他们都犯过严重的罪。这些犯罪的人那一天都已听到那借着基督的名所提供给他们的救恩。其中至少有一个人几乎被劝接受所提供的恩典和赦免。可惜亚基帕放弃了那施与他的恩慈,拒绝接受被钉之救赎主的十字架。

王的好奇心既得了满足,就从位上起来,表示这一次接见就此结束。聚集的人散开之后,他们彼此谈论说:“这人并没有犯什么该死该绑的罪。”

亚基帕虽然是一个犹太人,他却没有法利赛人那种顽固的热心和盲目的偏见。他对非斯都说:“这人若没有上告于该撒,就可以释放了。”但这案件既已转呈到更高一级的法庭,这时已经不是非斯都或亚基帕的权力所能及的了。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