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06章 在圣殿门口
 哈门·艾伦       2019-04-03       1205

(本章根据:徒2:41-4:31)

基督的门徒既已深深感觉自己的无能,因此他们就本着祈祷和自卑的精神,而使自己的软弱结合他的能力,使自己的愚昧结合他的智慧,使自己的不配结合他的公义,使自己的穷乏结合他的丰富了。他们既有这样的力量和准备,就毫不迟疑地在侍奉夫子的工作上勇往直前。

彼得和约翰在圣灵沛降不久,紧接着一番恳切的祷告之后,就上圣殿去礼拜,在美门口看见一个生来瘸腿的人,年约四十岁,从出生到现在,一直度着痛苦病弱的生活。这个不幸的人久已渴望见到耶稣,以便得到医治;但他既是近乎孤弱无助,而又与那位大医师的工作地区相距甚远。但他的请求终于感动了一些朋友将他抬到圣殿门口,可是到了那里,他却发现他所寄予希望的那一位已经遭人残害了。

他的失望引起了这些人的同情,因为他们知道他久已热切地期望得到耶稣的医治,于是他们天天将他抬到圣殿门口,使过路的人得因怜悯他而予以少许周济,以解救他的亟需。所以当彼得和约翰经过的时候,他也向他们求周济。这两个门徒慈怜地望着他,彼得说:“你看我们。”那人就留意看他们,指望得着什么。彼得说:“金银我都没有。”当彼得这样说出他的穷乏时,瘸子便面容沮丧了;但是及至使徒继续说:“只把我所有的给你,我奉拿撒勒人耶稣的名叫你起来行走。”他的脸上就发出了希望的光。

彼得“于是拉着他的右手,扶他起来;他的脚和踝子骨立刻健壮了;就跳起来,站着,又行走;同他们进了殿,走着、跳着,赞美上帝。百姓都看见他行走,赞美上帝;认得他是那素常坐在殿的美门口求周济的;就因他所遇着的事,满心希奇惊讶。”

“那人正在称为所罗门的廊下,拉着彼得、约翰;众百姓一齐跑到他们那里,很觉希奇。”他们觉得惊奇,因为门徒竟能施行耶稣所行的同样神迹。然而这一个人,四十年来都是无可救助的瘸子,现在竟因自己的脚完全行动自如毫无痛苦而欢喜,并因相信耶稣而快乐。

当门徒看见百姓表示惊奇时,彼得便发问说:“以色列人哪,为什么把这事当作希奇呢?为什么定睛看我们,以为我们凭自己的能力和虔诚,使这人行走呢?”他告诉他们这一次的医治实在是奉拿撒勒人耶稣的名,并借他的功劳而行的,而且上帝已经使他从死里复活了。使徒宣称:“我们因信他的名,他的名便叫你们所看见所认识的这人健壮了。正是他所赐的信心,叫这人在你们众人面前全然好了。”

使徒坦白地讲述犹太人在拒绝那位生命的主,并将他置诸死地的事上所犯的大罪;但他们却很小心地不使听众失望。彼得说:“你们弃绝了那圣洁公义者,反求着释放一个凶手给你们;你们杀了那生命的主,上帝却叫他从死里复活了;我们都是为这事作见证。”“弟兄们,我晓得你们作这事是出于不知,你们的官长也是如此。但上帝曾借众先知的口,预言基督将要受害,就这样应验了。”他宣称现在圣灵正在呼召他们悔改归正,并且告诉他们:若不借着那位被他们钉死的主的慈怜,就实在没有得救的希望。唯有借着相信他,他们的罪才能得蒙赦免。

他大声说:“所以他们当悔改归正,使你们的罪得以涂抹,这样,那安舒的日子就必从主面前来到。”

“你们是先知的子孙,也承受上帝与你们祖宗所立的约,就是对亚伯拉罕说,地上万族,都要因你的后裔得福。上帝既兴起他的仆人,就先差他到你们这里来,赐福给你们,叫你们各人回转,离开罪恶。”

门徒就这样传讲了基督的复活。听众之中有许多人正期待着要听这个见证,既听见就相信了。这见证使他们想起基督所说过的话,他们就和那些接受福音的人站在一起。救主所撒的种子已经发芽生长,结出果子来了。

门徒对百姓说话的时候,“祭司们和守殿官,并撒都该人,忽然来了;因他们教训百姓,本着耶稣传说死人复活,就很烦恼。”

在基督复活之后,祭司们曾到处散布谣言,说他的身体是在罗马卫兵睡觉的时候被门徒偷去的。因此无足为奇的,当他们听到彼得和约翰宣讲说他们所杀害的那一位已经复活了,他们便大为不悦。尤其是撒都该人则极为恼怒。他们觉得自己所最重视的教义已受到威胁,而自己的声誉也发生问题了。

相信这新信仰的人数迅速地增加,于是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一致认为:如果容许这班新兴的教师一直宣传下去而不加阻止,那么他们自己的威信就必较比耶稣在世时更有危险了。因此,守殿官在撒都该人协助之下,逮捕了彼得和约翰,当时因天已经晚了不便审问,就把他们下在监里。

门徒的仇敌不得不相信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因为证据确凿,不容置疑。虽然如此,但他们还是硬着心肠,不肯痛悔他们处死耶稣的罪行。犹太的官长们已经得到充分的凭据,证明使徒是在上帝启示之下说话行事,但他们顽固地抗拒了真理的信息。基督降临的方式既与他们所希冀的不同,所以他们虽然有时感悟他确是上帝的儿子,却终于昧着良心钉死了他。上帝本乎慈悲赐予他们更多的凭据,而现在又给他们一个转向他的机会。他差遣门徒告诉他们,他们曾经杀害生命的主,而在这一可怕的控诉中,他给予他们再一次悔改的呼召。但是犹太的教师们反倒自以为义而心安理得,不肯承认这班责备他们钉死基督的人乃是受了圣灵引导说话。

祭司们既委身于反对基督的行径,因此每一抗拒的行动就激起他们采取另一次的同样行为。他们的顽固越来越坚强了。这不是说他们不能顺服;他们能,只是不肯。他们之所以与救恩隔绝,并不只是因为他们犯了罪该死,也不只是因为他们杀害了上帝的儿子;而是因为他们决心与上帝作对。他们一再地拒绝真光,泯灭圣灵的感动。那控制悖逆之子的势力在他们心中作祟,导使他们凌辱上帝所借以行事的人。他们既连续反抗上帝和他所赐予他仆人传讲的信息,他们悖逆的恶性便因每一次的反抗而愈益剧烈了。犹太的领袖们拒绝悔改,每日重新进行叛逆,准备收获自己所撒的种子。

上帝向怙恶不悛的罪人表示忿怒,不仅是因为他们所犯的罪,而是因为在号召悔改的时候,他们竟甘愿继续反抗,在藐视他所赐真光的事上一再重犯过去所犯的罪。如果罪人由于连续抗拒,也就将自己置于圣灵无法感化的地步了。

医治瘸子的次日,大祭司亚那和该亚法以及圣殿中其它显贵们聚集举行审判,将囚犯带到他们面前。彼得过去曾在这同一厅堂中,并在某些相同的人面前,可耻地否认他的主。这时临到他自己出庭受审,不禁往事如绘涌上心头。他现在可有一个挽回他过去怯懦的机会了。

在场的人也有想起彼得于他夫子受审时所作之事的,他们认为他这次可能会被监禁和死亡的威胁吓倒。可是现在这个被带到撒都该人面前受审的彼得,竟和先前在基督有急难时否认他的那个易受冲动、果于自信的彼得判若两人了。自从那次失败之后,他已彻底悔改。他不再是傲慢自夸,而是温和自谦的了。他已被圣灵弃满,而且靠着这一能力,他决心要尊荣他所一度否认的圣名,借此洗刷他过去背叛的污点。

祭司们直至现在仍然避免提及耶稣的被钉或复活。可是这时,为实现他们的目的起见,他们不得不问被告那个残废的人是怎样治好的。他们发问说:“你们用什么能力,奉谁的名,作这事呢?”

彼得本着圣善的勇敢,并靠着圣灵的能力,一无所惧地宣称:“你们众人和以色列百姓,都当知道,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人得痊愈,是因你们所钉十字架,上帝叫他从死里复活的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他是你们匠人所弃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这一番勇敢的辩护,使犹太人的领袖们感到惶恐了。他们原来以为门徒被带到公会面前时,一定会张惶失措的。然而这两个见证人说话正如基督过去说话一样,反倒具有一种令人折服的能力,使对方哑口无言。当彼得论到基督说:“他是你们匠人所弃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时,他的声调没有一点惧怕的迹象。

彼得在这里采用了祭司们所熟悉的比喻。先知们曾论到这块被弃的石头;基督自己有一次和祭司长老们讲话时也曾说:“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主所作的,在我们眼中看为希奇:这经你们没有念过么?所以我告诉你们,上帝的国必从你们夺去;赐给那能结果子的百姓。谁掉在这石头上,必要跌碎;这石头掉在谁的身上,就要把谁砸得稀烂。”(太21:42-44)

祭司们听了使徒大无畏的言词,就“认明他们是跟过耶稣的。”

《圣经》记载门徒在基督登山变像的一幕奇妙景象结束之后,“他们举目不见一人,只见耶稣在那里。”(太17:8)“只见耶稣”——这几个字已含着表现在早期教会史上所有生活与能力的秘诀。在门徒最初听到基督的训言时,他们就感觉需要他。他们寻求,就寻见,并且跟从了他。他们在圣殿里,在餐桌旁,在山边和田野,常与他同在。他们好像学生跟着先生,每天从他领受永生真理的教训。

在救主升天之后,那种充满慈爱与光明的有圣神临格的感觉,依然与门徒同在。那是一种亲身的临格。那位曾与他们同行共话、一同祈祷,并向他们讲说希望与安慰内心之话的救主耶稣,当他口中还在发出平安的信息时,就从他们中间被接升天了。当天使的车辇迎接他的时候,他有话临到他们说:“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20)他已带着人的形体升天了。他们确知他站在上帝的宝座面前,依然是他们的良友和救主;他的同情是永不改变的;他必永远与受苦的人类视同一体。他们深知他正在将他流血的功劳呈献在上帝面前,伸出他那受伤的手脚作为他替得赎之人所付代价的纪念。这种思想加强了他们为他的缘故而忍受一切凌辱的力量。他们现在与他的联合,较比他亲自与他们同在时还要坚强。那位常住在里面的基督,这时借着他们发出光明、慈爱与能力来,致使凡看见的人都感到希奇。

彼得为基督辩护所说的话都有他的印记为证。那位神奇地得蒙医治的人紧站在门徒身旁,作为一个足资信服的证人。这个人在几小时前还是一个无可救治的瘸子,现在确已恢复健康;他的出庭就为彼得的供词加添了有力的佐证。祭司和官长们无言可答。他们虽不能反驳彼得的申诉,但他们要制止门徒教训人的决心却并未因此而稍减。

基督至大的神迹——使拉撒路复活——曾使祭司们下定决心,要消除那足以迅速摧毁他们在民间势力的耶稣的世界和他所行的奇事。他们虽已将他钉死;但这里却出现了确凿的凭据,证明他们既未能阻止奉他的名行神迹,也未能禁抑宣讲他所教导的真理。那瘸子的得蒙医治和使徒的传道,这时已经轰动了耶路撒冷全城。

祭司和官长们为掩饰他们的困窘起见,便吩咐将使徒带出去,以便彼此商议对策。他们一致同意,若要否认那人未得痊愈乃是没有用的。他们若能用谎言来掩蔽这神迹,那就称心如意了;可惜这是办不到的,因为这神迹乃是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行出来的,而且已经为几千人知道了。但他们觉得门徒的工作必须停止,否则,耶稣就必得到许多的信徒。同时他们自己势必有失体面,因为他们必被认为犯了杀害上帝儿子的罪。

祭司们纵然亟欲除灭门徒,但他们除了恐吓门徒说如果再奉耶稣的名讲论行事,就必受到极重的刑罚之外,也不敢另采行动。于是将门徒叫到公会面前,命令他们不可再奉耶稣的名讲论教训人。但彼得和约翰却回答说:“听从你们,不听从上帝,这在上帝面前合理不合理,你们自己酌量吧。我们所看见所听见的,不能不说。”

祭司们若能惩罚这两个对于自己神圣职务忠贞不屈的人,那就称快一时了,但他们又害怕百姓,“这是因众人为所行的奇事,都归荣耀与上帝”。故此,又恐吓了一番,就将门徒释放了。

当彼得和约翰被拘押的时候,其它的门徒既知道犹太人的恶毒,便不住地为他们的弟兄祷告,唯恐那加诸基督的残暴行为又将重演。使徒一被释放之后,就立刻去找其余的门徒,将审讯的结果报告给他们。信徒便大为欢喜。“他们听见了,就同心合意的,高声向上帝说:主啊!你是造天、地、海和其中万物的;你曾借着圣灵,托你仆人我们祖宗大卫的口,说:外邦为什么争闹,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也聚集要敌挡主,并主的受膏者。希律和本丢彼拉多,外邦人和以色列民果然在这城里聚集,要攻打你所膏的圣仆耶稣,成就你手和你意旨所预定的必有的事。”

“他们恐吓我们,现在求主监察,一面叫你仆人大放胆量,讲你的道,一面伸出你的手来医治疾病,并且使神迹奇事,因着你圣仆耶稣的名行出来。”

门徒祈求主在传道的工作上授予他们更大的能力;因为他们看出来他们必要遇到基督在世时所遭遇的同样坚强的反对。当他们的联合祈祷借着信心升达天上时,就得到了应允。聚会的地方震动了,他们也都重新被圣灵充满。他们的心中满有勇气。于是再度出去在耶路撒冷传讲上帝的道。“使徒大有能力,见证主耶稣复活,”上帝也显著地赐福与他们的努力。

门徒对那不可奉耶稣的名讲道的禁令回答说,“听从你们,不听从上帝,这在上帝面前合理不合理,你们自己酌量吧。”他们在这件事上所大胆坚守的原则,也就是后来在宗教改革运动时期中那些皈依福音之人所努力持守的。当一五二九年德国诸侯举行斯拜耳兹大会时,会议提出了皇帝限制宗教自由,并禁止人再传布改革运动教义的谕旨。那时世界的希望似乎将要扑灭了。诸侯甘愿接受这道谕旨吗?福音的真光是否就要被遮蔽,以致它不能照耀那仍处于黑暗之中的群众?世界大局已临到重要关头了。于是凡接受改革信仰的人就聚集会议,作出一致的决定说:“我们务要拒绝这道谕旨。在良心的问题上,多数人是没有权柄的。”

我们在现今的时代也应坚持这个原则。那在过去各世代中由福音教会的创立者与上帝的见证人所高举的真理和宗教自由的旗帜,在这最后的斗争中已交在我们手中了。这伟大恩赐的责任已落在凡蒙上帝赐福明白他圣言之人的身上了。我们应接受圣言为最高的权威。同时我们也应承认人间政府是神所命定的。在其合法的范围之内,教导人服从政府乃是神圣的义务。但当政府的要求权与上帝的要求权发生冲突时,我们就必须顺从上帝,而不顺从人。人必须承认上帝的圣言高过一切世人的法律。我们决不可以“教会当局如此说”或“政府当局如此说”来代替“耶和华如此说”。基督的王冠必须被高举,超过一切地上的君王与掌权者的冠冕。

我们不需要反抗掌权的人。我们的言论,不拘是口说的或书写的,都当慎重考虑,以免为自己留下发表似有反抗法令之言论的记录。我们不应当讲什么或作什么,以致自己受到无谓的阻碍。我们只要奉基督的名前进,拥护所托付我们的真理。若有人禁止我们作这样的工作,那时我们也可以像使徒一样地说:“听从你们,不听从上帝,这在上帝面前合理不合理,你们自己酌量吧;我们所看见所听见的,不能不说。”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