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21章 在自己“以外的地方”
 哈门·艾伦       2019-04-03       1271

(本章根据:徒16:7-40)

时候已到,福音必须传到小亚细亚境外。保罗和他的同工渡海到欧洲去的道路已经准备好了。在近地中海边的特罗亚,“夜间有异象现与保罗,有一个马其顿人,站着求他说:请你过到马其顿来帮助我们。”

呼召紧急,不容迟延。那陪同保罗、西拉和提摩太往欧洲去的路加说:“保罗既看见这异象,我们随即想要往马其顿去,以为上帝召我们传福音给那里的人听。于是从特罗亚开船,一直行到撒摩特喇,第二天到了尼亚波利;从那里来到腓立比,就是马其顿这一方的头一个城,也是罗马的驻防城。”

路加继续写道:“当安息日,我们出城门,到了河边,知道那里有一个祷告的地方;我们就坐下,对那聚会的妇女讲道。有一个卖紫色布匹的妇人,名叫吕底亚,是推雅推喇城的人,素来敬拜上帝;她听见了,主就开导她的心。”吕底亚欣然接受了真理,她和她一家的人都悔改领了洗,并强留使徒住在她家里。

当十字架的信使出去正要从事教训人的工作时,有一个被巫鬼附着的妇人跟随他们喊着说:“这些人是至高上帝的仆人,对你们传说救人的道。她一连多日这样喊叫。”

这个妇人是撒但的一个特别工具,她曾用法术叫她的主人们大得财利。她的影响曾加强了拜偶像的风习。撒但知道他的国度在遭受着攻击,所以他采用这个手段来反对上帝的工作,希望以他的诡辩来混淆那些传福音信息之人所教导的真理。这个妇人所说推荐的话乃是有害于真理事业的,会使众人分心不注意使徒的教训,使福音受到羞辱;并使许多人相信那些本乎上帝的圣灵和能力说话的人,也是被这个撒但使者的同一个灵所鼓动的。

使徒一时忍耐了这种反对;后来保罗在圣灵的感动之下吩咐邪灵离开那妇人。她的立时安静下来就证明使徒乃是上帝的仆人,鬼魔也认识他们,因而服从他们的命令。

那妇人身上的邪灵既被赶出并且恢复了理智,她就愿意作基督的门徒。于是她的主人们为自己的职业恐慌了。他们看出借着这妇人的法术和占卜得利的一切指望都已没有了,而且如果容许使徒继续宣传福音,则他们发财的门路不久就必完全断绝了。

城内还有许多其它的人也是借着撒但的欺骗而得利的;这些人也害怕这一有力的影响终止他们的事业,就大声喊叫攻击上帝的仆人。他们把使徒带到官长面前,控告他们说:“这些人原是犹太人,竟骚扰我们的城,传我们罗马人所不可受,不可行的规矩。”

众人被一种疯狂的情绪所鼓动,一同起来攻击门徒。暴乱的精神得了势,官长也默许他们,并吩咐剥下使徒的外衣,“……用棍打。打了许多棍,便将他们下在监里,嘱咐禁卒严紧看守。禁卒领了这样的命,就把他们下在监里,两脚上了木狗。”

使徒因为置身困境,足带刑具而感到痛苦非常,但他们并没有发怨言。反而在那暗无天日且寂寞凄凉的牢狱中,彼此用祈祷的话互相勉励,并因配为主的缘故受羞辱而赞美上帝。他们的心因深切热爱救赎主的圣工而鼓舞欢欣。保罗想起自己从前被利用作为工具逼迫基督的门徒,如今他的眼睛终于看到、心灵也感到他过去所一度轻视之光荣真理的能力,因而感到快乐。

其它囚犯听见内监发出来的祷告和唱诗的声音,不禁大为惊异。他们在更深夜静时听惯了尖叫、呻吟、咒诅和谩骂,却从未听到有祷告和颂赞的话语出自那幽暗的囚室中。卫兵和囚犯都感到惊异,心想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能在饥寒磨难之中仍然快乐呢。

这时官长均已回家,并因所作迅速而断然的措施竟平息了一次暴乱而深自庆幸。但是他们在路上又听到一些特别有关他们所判处责打囚禁之人的品格和工作的话。他们看到那脱离撒但权势的妇女,并因她容貌举止的改变而大为惊异。她在过去曾使该城受到许多困扰;如今竟成为安静温和的了。当他们觉察到自己很可能已在两个无辜的人身上施用了罗马律例苛酷的刑罚,他们就深自懊恼,并决定次日早晨下令私下释放使徒,护送他们出城,以免有遭遇暴徒逞凶的危险。

然而正当世人表现残酷复仇的精神,或违命忽略那属于他们的严肃责任时,上帝却没有忘记恩待他的仆人。全天庭都注意那为基督的缘故受苦的人;有天使奉命到监牢中来了。他们一到,地就震动起来。深锁紧闩着的监门敞开了,锁链桎梏从囚犯的手脚上脱落了,监牢里也洋溢着灿烂的光辉。

禁卒曾惊异地听到在囚禁中的使徒的祷告和唱诗。当他们关进来的时候,他曾看到他们身上青肿流血的伤痕,他又亲手将他们的脚锁在木狗上。他原想一定会听到他们发出痛苦的呻吟和咒诅;不料他所听到的却是喜乐和赞美的歌声。当这些声音正在他耳中萦回时,禁卒便睡着了,随后就被地震和监狱墙壁的摇动所惊醒。

他在惶恐中惊醒过来,只见监门全开,便惊慌失措,以为囚犯都已逃走。他想起了昨晚将保罗、西拉交给他留心看管的明令,确知自己这一次显然的失职一定会受到死刑的处分。因此他在悲苦心情之中觉得不如自杀,以免遭受可耻死刑的执行。在他正要拔刀自刎时,却听见保罗出声说着安慰的话:“不要伤害自己,我们都在这里。”每一个人都被上帝借着一个同监的囚犯所施展的能力禁制住了,留在原处未动。

禁卒所加于使徒的严酷待遇,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愤慨。保罗和西拉所具有的乃是基督的精神,而不是报复的精神。他们心中既充满救主的爱,就没有仇恨那逼迫他们之人的余地了。

禁卒放下他的刀,叫人拿灯来,赶紧到内监里去。他要看一看这些遭受残酷待遇而以德报怨的人到底是怎样的人。他到了使徒所在的地方,就俯伏在他们面前求他们饶恕。随后又领他们出到外院,问他们说:“二位先生,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

禁卒看见上帝在地震中所显示的忿怒,因而恐惧战兢;当他想到囚犯都已逃走时,他曾准备自杀;但这一切比起他心中所感受到的新奇的恐惧,以及他对于使徒在苦难凌辱下所显示的平静与愉快所生羡慕的心情,那就似乎无足轻重了。他在他们的面容上看到天上的荣光;他知道上帝曾以神奇的方式亲自干涉,要拯救他们的性命;同时那被巫鬼附着的妇人所说的话特别有力地打动了他的心:“这些人是至高上帝的仆人,对你们传说救人的道。”

他以深切自卑的心请求使徒给他指明生命之道。他们回答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于是“他们就把主的道,讲给他和他全家的人听。”禁卒就在那时候洗了使徒的伤,并伺候他们,随后他和他一家的人都受了洗。有一种圣洁的影响并及监牢里一切的人,众人都敞开心门倾听使徒所讲的真理。他们深信这两个人所侍奉的上帝曾经神奇地拯救他们脱离了捆绑。

腓立比的市民曾因地震而大起恐慌;到了早晨,管监的人将夜里所发生的事禀告官长,他们也感到惊慌,就打发差役去释放使徒。保罗却说:“我们是罗马人,并没有定罪,他们就在众人面前打了我们,又把我们下在监里,现在要私下撵我们出去吗?这是不行的,叫他们自己来领我们出去吧。”

这两位使徒都是罗马的公民。一个罗马人除非犯了穷凶极恶的罪,鞭打他就是非法的;况且没有经过公正的审判就剥夺他的自由,也是不合法的。保罗和西拉曾公开地被监禁,如今他们非经官长说明正当的理由,就不肯私下被释放。

当这话传到官长那里时,他们唯恐使徒会向皇帝申诉,所以十分惊惧;于是立刻到监牢里去,为不公平和残酷的待遇向保罗和西拉道歉,并亲自领他们出监,请他们离开那城。官长害怕使徒所加在百姓身上的影响,同时他们也惧怕那为这两位无辜之人出面干涉的大能者。

使徒实行基督所给予的教训,不愿勉强居留在他们不受欢迎的地方。于是“二人出了监,往吕底亚家里去;见了弟兄们,劝慰他们一番,就走了。”

使徒并不认为自己在腓立比的工作乃是徒然的。他们曾经遭遇许多反对和逼迫;但上帝为他们的缘故而作的干预,以及禁卒和他一家的悔改,却实足以补偿他们所忍受的羞辱与苦难而有余。使徒受非法监禁以及神奇地蒙救的消息传遍了那一带地方,这事使他们的工作引起了许多用其它方法所不能接触之人的注意。

保罗在腓立比工作的结果,终于建立了一所教会,而且教友的人数不断增加。他的热心和专诚,尤其是他那乐意为基督受苦的心愿,在悔改信主的人身上发挥了深切而永久的影响。他们珍视使徒付出那么大的牺牲所传给他们的宝贵真理,并全心全意献身从事救赎主的圣工。

这个教会并未免于遭受逼迫,这事曾在保罗写给他们的书信中说明。他说:“因为你们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并要为他受苦。你们的争战,就与你们在我身上从前所看见的……一样。”然而他们在信仰上还是那么地坚定,以至保罗说:“我每逢想念你们,就感谢我的上帝。每逢为你们众人祈求的时候,常是欢欢喜喜的祈求;因为从头一天直到如今,你们是同心合意的兴旺福音。”(腓1:29-30,3-5)

在真理的使者所奉召从事工作的重要都市中,善恶两大势力之间的斗争是非常剧烈的。保罗说:“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争战。”(弗6:12)上帝的教会与那些在恶天使控制下的人之间必有斗争,直到末时。

早期基督徒须经常与黑暗的权势发生正面冲突。仇敌力图用诡辩和逼迫使他们转离真道。现今,正当万物的结局迅速临近的时候,撒但要不顾死活地拼命诱惑世人。他正在千方百计地从事霸占人心,使之不注意那些得救所必需的真理。他的爪牙正在每一座城市中忙于将那些反对上帝律法的人结成党派。这个大骗子正在发动一些混乱和叛逆的因素,而人们竟被一种莫名其妙的热狂激动着。

邪恶正要到达空前未有的巅峰了,然而许多传福音的人还在高呼“平安稳妥”。但是上帝忠心的信使却当稳步向前推进圣工。他们要穿戴天上的全副军装,一无所惧地胜利地前进,非等到他们所能接近的每一个人都接受了现代真理的信息,决不罢休。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请分享给需要的人!